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第八十八章 一语惊四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白波谷内设施颇为齐全,俨然一座繁华城市。沿街的房舍,多有被改造成商铺的,路边甚至还有些行走叫卖的商贩。

    王羽看得啧啧称奇,那小头目更加自豪,滔滔不绝的讲起了白波军的辉煌历史:“别看各地的黄巾余部那么多,名号也都叫得响亮,其实啊,谁都没有咱们白波军红火,也就黑山的飞燕将军,能跟咱们稍有一比……”

    此人虽然有自吹自擂之嫌,但王羽觉得他说的确实也不夸张。

    其他地方的黄巾军,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流寇,他们围攻郡县,破了城,就一拥而入,把能吃的都吃光,能拿的都拿走,什么都没有了的百姓,就只好跟着他们走。于是,就像滚雪球似的,队伍规模越来越大,战斗力却越来越低。

    最后,要么被官军剿灭,要么在内讧中败亡。

    肯huā心思经营一块根据地,不四处流窜的还真不多,也就是黑山贼张燕可以相提并论。还有就是汉中的张鲁,这人似乎也是搞宗教起家的,不过跟黄巾军应该不是一码事。

    “郭大统领确实见地,此举活人无数,也是功德无量。”王羽顺手捧了对方一句,谁知那小头目却毫不领情。

    他冷哼一声,向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这才冷笑道:“郭大帅有首倡之功不假,但白波谷有今天这般光景,跟他可没多大关系。要依着他,咱们早就不知流窜到什么地方去了,这都是咱们韩帅的功劳!”

    “哦?”他说的韩帅就是渠帅韩暹,王羽对此人没什么了解,此时一听,颇有些意外。

    “韩帅常说,大贤良师率领咱们起兵,不是为了他一家的富贵,而是为了给兄弟们找口饭吃!这些年,天灾**不断。朝廷和当官的却不肯发善心,咱们是被逼得没饭吃了,这才横下一条心。做这杀头的买卖,其实,谁又想着要打天下,当皇帝了?”

    “起兵后。几次打退了官军,朝廷一时顾不上咱们了,大统领就说要去河内,也有人说要南下渡河,只有韩帅力主留下建城。开垦土地。当时大家都笑,说他没志气,然后就分头出击了,结果怎么样?碰的头破血流,都回来了!乖乖的种地吃粮!”

    “就像韩帅说的,这河谷的土地多好、多肥沃啊!就算咱们这十多万人,一样养活得了!这么好的田地落在咱们手上,这就是黄天赐给咱们的。不好好耕种。跑去四处流窜,杀人盈城,那是害人害己,要遭天谴的!”

    “所以啊,杨帅要接受招安,韩帅也是赞成的。只要朝廷不收走咱们的地,也不用咱们纳粮。或者少纳一点,咱们就听朝廷的。对了。也不能派官来,就让韩帅当太守,当将军,咱们都服气。”

    这小头目的说法应该是很有代表性,韩暹帅府门前的几个卫兵听了,也是纷纷附和,听的王羽既是感叹,又是叹息。

    野心家总是少数,华夏的百姓还是淳朴的多,有块能生存下去的土地,他们也就知足了。可是,这乱世之中,乐土是不存在的,王允的所谓招抚,目的是驱使白波军向南进攻,封锁董卓迁都的路线。

    而卫家之所以跟王允做对,就是担心白波军南下,会危及到他家的基业,所以在封锁王允信使的同时,暗中教唆郭太等人攻打河内,来个祸水东引。

    董卓则不管那么多,只要白波军不南下,不危及到他的退路,就随便他们怎样。

    白波军内部的纷争,想必也由此而来,只有韩暹的见识比较独到。小头目转述的这邪,若是出自韩暹肺腑,那他就应该是个仁厚之人;若只是表面上装个样子,那他必然是个绝顶的枭雄,眼光比其他白波军统领高出无数倍。

    想要争雄天下,最重要是什么?名声,军队,人才,财富?都不是,最重要的是根据地!

    王羽对此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更期望韩暹是个枭雄,那样他说服起来容易的多,若是前者就麻烦了,仁厚之人,通常都是外和内刚,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外人很难改变他的观点,光凭唇舌就更加不可能了。

    “老韩,你怎么说?你说这河谷能养活所有人,可是,那得是勒紧裤腰带才行!弟兄们提着脑袋跟咱们起兵,为的就是窝在这儿吃糠咽菜不成?依我看,还是得找个出路,如果能把河内占下来,跟黑山那边也就连上了,还怕没饭吃吗?”

    黄巾军内规矩少,那小头目也是韩暹亲信,所以也没通报,引着王羽等人就往府里走,刚看到正厅,就听里面传来一阵怒吼声,声音粗豪,怒气满满。

    “先前我说去河内,你们都说怕那个泰山王鹏举,现在好了,他走了,回泰山了,你们又说那袁绍厉害!要我说,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扯淡!那王鹏举很能打,连西凉军都屡屡败在他手上,咱们打不过倒也罢了,那袁绍就是个败家子,从来没打过仗,有啥可怕的?”

    “再说了,到时候还有匈奴人帮咱们开道,他们骑兵多,族人又凶悍,还怕打不过区区袁绍?”

    白波大统领郭太!

    听过许蒙的解说,王羽第一时间想到了说话者的身份,他很是吃了一惊,许蒙只说郭太有意攻略河内,王羽本来并不在意,还对袁绍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可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涉及到了匈奴人,那白波军的河内战略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黄巾军活不下去了向朝廷造反,这是大汉的内部矛盾;加上匈奴人,那就是里通外国!带着外人残害自家百姓,那就更糟,所谓的汉奸,指的就是这种人。

    “郭大哥此言大大不妥,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匈奴人专为劫掠而来,残害的都是如你我一般的良善百姓,我等举兵,为的是替天行道。与这些禽兽同流合污,岂不比那些狗官还无耻?”

    反驳者的声音有些低沉,但语气却颇为激愤。看那小头目突然激动起来的神情。王羽猜想,此人应该就是韩暹。

    “韩兄弟说的没错,去河内要走很多山道,路远不说。大队人马也展不开,咱们以前之所以屡屡在韩浩手里吃亏,不就因为这个吗?去河内行不通,还是南下的好。”有人附和道。

    “小李子,你说话前动动脑子好不好!韩浩已经死了。河内那些豪强被那王鹏举洗了一遍,也没剩多少,此时正是攻打的好时机。”

    郭太冷笑着驳斥道:“你说河内路远,可南下路就近吗?打不下安邑,就只能从汾阴南下,兜了个大圈不说,沿路也没什么可抢的,如果打赢了还好。打不过李催的话。咱们回来的路上吃什么?”

    “那……”被称为小李子的,是渠帅李乐,在五大统领中,他年纪最小,最是敢打敢拼,但脑子却不怎么好用。

    “那什么那?”郭太乘胜追击道:“糊涂和老杨去打闻喜。一连十多天都没消息,看来又要无功而返了。闻喜不过是个小县城。城里一共也就几百个兵,去了两万多人打了这么久。愣是打不下!就这样,你还想着去打安邑?做梦吧!”

    李乐哑口无言。

    黄巾军最大的特点就是人多,装备少,除了各统领的亲军,被称为黄巾力士的那些兵之外,其他的士兵,就是膨。

    人多,打野战还靠能一哄而上,搞人海战术;可攻城就不行了,攻城这种事,是技术活儿,没章法,没器械,难道拿脑袋去撞?

    “老韩,我知道你跟老杨交情好,我也认可,不过,想接受朝廷招抚,不一定非得自己往上贴啊!你看看张飞燕,现在不也是个平难中郎将了?上赶子不是买卖,即便想投降,也得先打几个漂亮的大仗,然后朝廷才会真的重视咱们!”

    “西凉军兵强马壮的,咱们和他们打了好几次,都没讨到便宜,南下的话,肯定又得撞到他们,何必呢?还是向东好,向东,还有帮忙的!老韩,你也别说什么大义不大义的,朝廷叫咱们什么?贼!已经做了贼,还讲个什么大义啊。”

    韩暹也不出声了。

    王羽隐约猜到了原因,河谷的土地,如果有充分的时间开垦耕种,他的确有把握养活白波军,可眼下工具不足,青壮也少,出产不足,想养活所有人,只能让大家节省一点。

    那些老弱妇孺还好,那些老资格的黄巾就没那么容易伺候了。

    像郭太那种人很多,打了这许多年仗,这些人的眼界高了,胃口也大,说是野心勃勃并不为过。比起拿起锄头,从土地里刨食,他们更愿意拿刀子去抢,为此,哪怕跟胡虏并肩作战也在所不惜。

    韩暹虽然有所坚持,但也没可能跟主流声音对着干。只要郭太摆平了李乐、胡才那些人,韩暹就只有听命的份儿。

    看起来形势很糟糕,但王羽却笑了,比起说服韩暹这种人,还是直接跟郭太、李乐这些人对话跟省事。

    他抬腿就往厅里闯。

    那小头目大吃一惊,想要拦他,结果被他随手推开;门口的几个卫兵稍一迟疑,结果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人已经从身边走过去了,大惊转头时,厅里面已经传来了王羽清越、昂扬的笑声。

    “郭将军差矣,韩将军、李将军见事也多有缺失,且让朱某为诸位分说一二。”

    包括小头目在内,许蒙等人都被吓傻了,谁能想到这少年胆子这么大,这么莽撞,就这么冲进去了呢?

    里面那三位是什么人?执掌十万之众,一呼百应的黄巾大统领!他们要翻脸杀人,不要太简单,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许蒙、王三脸色如土,双腿发颤,心中把王羽、王允翻来覆去的骂了个遍,王羽冒失,王允识人不明,却是害了他二人的性命。

    “你是何人?”

    “护卫何在?”

    厅内几人高呼出声,护卫们连忙冲进去,锵锵的拔刀出鞘声,响成了一片。

    王羽看也不看身遭明晃晃的刀锋,仰天大笑道:“各位身居雄城之中,口口声声要建功立业,却不敢听黄口孺子一言么?白波军偌大名头,不过如此,可笑,可叹

    卫士们恼羞成怒,有人当即就要挥刀斩下,就在这时,三将之中,有人高呼道:“慢着!”

    举刀的卫士闻声停手,此刻,刀刃距王羽的身体,已不过尺许!众卫士惊怒之余,也不由暗赞此少年的定力,眼见刀锋临体,不闪不避,甚至连眼睛没没眨,只要不是傻子,有这种定力、气魄的人,必非凡人。

    黄巾三帅也驹动容,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异和迷茫之色。

    其中一人开口道:“少年郎,你既然敢作此大言,想必也是有所觉悟的,某等就给你个说话的机会,免得被人说没有容人之量。但你若说的不好,却不要怪某等不客气了。”

    “那是自然。”王羽从容一笑,道:“白波军的麻烦无非乏粮,不受重视,欲报国而无门罢了。在下有一法,可一举多得,令诸位不再烦恼。”

    “好大口气,你且说说看。”

    “很简单,”王羽悠然道:“只要攻下卫家的几大坞堡,一切难题,俱都迎刃而解!”

    “啊?”一语既出,众皆震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