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第九十三章 剑指何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蛾贼不攻城,也不围城,更不肯走,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卫德带着一大群幕僚门客,登上了城楼,远眺城外的白波军阵,心下大惑不解。

    “主公,似乎他们在建祭坛?”回答的门客自己也有些不大确定,白波军劳师远征,沿路的闻喜、安邑都没攻下来,粮道实际上已经断了,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抢时间,实在没理由在这里优哉游哉的建什么祭坛。

    “建祭坛,做什么再?”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据说”半晌,才有人接着说道:“某是冀州人,当年张角三兄弟在冀州兴兵作乱,每逢大战之时,听说也是要设坛作法的。”

    “真有此事?”卫德不大相信,他家是书香门第,两个儿子题字的时候,分别以儒、道命名,儒家人对乱力怪神之类的东西,都是敬而远之的,哪里会相信真有什么法术?

    “移山填海,撤豆成兵的法术,应该是没有的,不过,那法术还是有些效应的。”那幕僚听出主家的意思,自然不会逆着卫德往下说。

    “当年的所谓黄巾力士,就是与这祭坛一起成名的”

    “哦?请赵先责详细说说,为我等解惑。”

    黄巾力士的名头,也曾经响亮一时,黄巾起义初期势如破竹,尤其在冀州战场上,很是威风过一阵子,各路官军也是闻而色变,但这支兵马具体厉害在何处,那就众说纷纭了。

    比较通常的说法,是张角施法过后,这些力士会变得力大无穷,浑身钢筋铁骨,刀枪不入:也有类似张角撤豆成兵,故而黄巾力士无穷无尽之类的说法。这些说法的可信度都不高,随着张角兄弟身死,黄巾军主力覆灭也就慢慢无人再提,此时有人提起,众人也都觉好奇。

    “第一种说法相对符合事实,黄巾力士其实就是蛾贼中相对壮健的兵丁平时的战力不比寻常郡兵强,装备也很差,有件皮甲的,都已经是小帅了。不过,每次张角兄弟登坛作法之后,他们就会变成一群怪物……………”

    “怪物?”

    “嗯。”那冀州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刀枪不入是不可能的,刀砍枪刺他们一样会流血,会受伤,可除非受的是致命伤否则他们就不会倒下,而是更疯狂的拼杀:就算受了重伤,倒在地上,也会拼命向前爬,直到彻底断气为止……”

    “咝!”包括卫德在内,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看外面的军营祭坛,再想象一下黄巾力士疯狂作战的场景无不胆寒。

    传说虽然也很恐怖,但恐怖过了头,就没有足够的〖真〗实度,也不显得多可怕了。反倒是真相更恐怖一些,什么兵能比不怕死不怕受伤的疯子更可怕?

    “莫非白波贼也会那该如何是好?”卫德慌神了。

    “主公勿忧,别说蛾贼没有张角兄弟的能耐,就算有,他们又岂能奈何得了我卫氏的雄城?张角兄弟当年不也屡屡在坚城前面受挫吗?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没了腾挪的余地,以至走投无路了。

    “赵兄说的没错各地的蛾贼战前也会设法坛祭祀,不过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效果,无非就是鼓舞士气罢了。这次的祭坛特别大些想必也是蛾贼发现走投无路了,所以孤注一掷而已不足为虑也。”

    众人七嘴八舌的出言宽慰,卫德的脸色渐渐转好。他转头四顾身后的幕僚,微微醺然,卫家人才如此众多,家财万亿,又适逢乱世,是不是也能厚积薄发,一,…

    正想到得意处,却见幕僚中有一人眉头深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卫德当下一惊,若是别人,他还未必会动容,但此人却是日前献计的那位足智多谋的吴娄吴仲明!

    卫德紧张的问道:“吴先生可是看出了什么?蛾贼另有狡计?”

    吴夜供拱手,语气深沉的说道:“还谈不上看破了什么,不过,吴某心中确有疑虑。”

    “先生何妨直言。”

    吴夜并不推辞,指着城外祭坛问道:“主公,诸君,各位不觉得那祭坛太大,也太靠前了吗?”

    “咦?吴兄不说,我等还真没注意到,看起来,也就五、六百步的距离,弓弩刚好射不到而已。”

    “此中另有玄虚?”

    “难道…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

    卫家目前还没有成为诸侯的迹象,但河东卫氏称雄一方,早就是既成事实了。所以,能被卫家奉为上宾的,即便不是名士,也是小有名气,为名士所看重并举荐之人。

    这样的一群人,被称为智囊也丝毫不为过,先前没多想,此时得了吴夜提醒,很快就得出了差不多的结论。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卫德的反应却没那么快,他的长处在于敛财用人,对战阵之事全无所知:“何者为明,何者为暗?”

    “祭坛做法在明,亦真亦假:穴攻偷袭在暗,十有九中!”吴夜一语道破天机。

    “穴攻?他们在挖地道?那该如何应对?”

    “主公放心,虽然没能在第一时间识破蛾贼的狡计,不过我等这几天也没有白费,该做的布置都已经做了主公请看,那条水渠就是专为破穴攻所置。”

    “穴攻之法,主要在于攻其不备,运城地处江湖之间,并不缺水,只消引水入城,发现地道出口后,直接引水倒灌即可,管教蛾贼有来无回。”

    卫家的幕宾很多,却没有指定何人主事。不是卫德不想,实在是这帮人的名声都差不多,难分高下,硬是提拔一人,就会寒了其他人的心。

    这也算是种率福的烦恼,名士太多就这样。

    截至目前,这种态势体现出来的也都是好处。

    守城的布置,众人群策群力,事无巨细,皆是井井有条:有了难题,大家共策共力,互相拾缺补遗,很完美的完善了战略战术:再加上若有若无的竞争意识,更是驱使得众人不遗余力。

    好处这么多,又为何要改变呢?

    不过,卫德还是有所偏重的,两度献计,每次都说到节骨眼上的吴夜,他就很重视。他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众人的宽慰,然后向吴夜问道:“仲明先生,你似乎仍有疑虑?”

    “不瞒主公,夜确有疑虑。”

    吴夜抬手指点城外祭坛,沉声道:“据闻,蛾贼攻打闻喜时,也曾用过穴攻之法,结果被城内守军引水倒灌,无功而返,蛾贼也非无智,岂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施故技,以图侥幸?夜以为,他们兴师动众而来,必有所依仗,关窍就在这祭坛和穴攻之法当中!”

    卫德追问道:“具体是何法?”

    “夜不知。”吴夜摇头。

    “那,以先生之见,应该如何破之?”

    吴夜不答,沉吟半晌,突然猛一抬头,眼中精光一闪,道:“出兵!拆了那祭坛!”

    城头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下一刻,众幕僚齐齐摇头叹气。

    “出兵?就为了吴兄的凭空臆想吗?”

    “谁能保证蛾贼搞这些玄虚,不是为了引娄军出动,设下陷阱,趁机反扑夺城?此议大大不妥。”

    “标新立异也要有个限度,有坚城可守,却偏偏要出城野战,这不是拿卫家的安危开玩笑么?”

    卫德倒是没有附和,但眼中也闪过了狐疑之色,出兵之议,确实不是一般的不靠谱。

    “并非吴某凭空臆想,白波此来,一路全无停留,兵锋直指运城,岂能无因?如今贼军粮道已断,却不急着攻城,而是忙着修建祭坛,暗中则挖掘地道,显然将成败皆付诸此举。敌人想做的是什么不重要,只要将其破坏,贼众就只剩溃败一条路了,何乐而不为呢?”

    吴夜争辩道:“何况,穴攻也未必一成不变,入城偷袭不可行,

    他们或许打着挖空墙基的主意,水灌之法可以防备敌军偷袭入城,却未必防得住……”

    “吴兄差娄。”

    其他幕僚不肯示弱,当即反驳道:“若是普通县城的城墙,蛾贼只要下定决心,挖空墙基倒也不难,可运城的城墙的厚度足有三丈余!蛾贼又不是真的蚂蚁,又怎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么大的工程?”

    “正如赵兄所说,蛾贼的祭坛虽大,但顶多也只能掩藏一两个入口,就凭一条地道,想挖空墙基,又谈何容易?等到他们挖到墙下,我军自然也不会坐视,放水放烟,反向挖掘,以甲兵杀伤,兵书上的克制方法要多少有多少,何必非得冒险出城呢?此议断不可取。”

    “总之,不管蛾贼千般狡计,阴风苦雨,主公只须安坐中军,我等群策群力,运城便稳如山岳,别说区区蛾贼,就算是传闻中被捧到天上去了的那个王鹏举来了,一样只能在城下捧得头破血流。”

    “正是如此!”

    卫德本来还有些犹豫,结果一听王羽之名,他胸中一口闷气直冲上来,腾的一下站起身,用力挥舞着手臂,喝道:“有劳诸君巡视城防,为我御敌,待大破蛾贼之后,我卫家未尝不能借军功而起,省得天下无人,任凭小儿嚣张!届时,德必不忘诸君,亦不负诸君!”

    “遵命!”众人大喜,齐齐起身应命,士气顿时高涨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