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第九十五章 黄巾力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苍天已死……”

    苍凉的战号声,仿佛蛮荒时代的呼喊,带着不尽的愤怒和悲伤,再次回响在中原大地上。

    这是这个时代最有特色的战号之一,传说中,大贤良师张角,就是一变呼喝着这样的战号,一边撒豆成兵,召唤出了手下最强力的兵种——黄巾力士,并以之纵横天下的。

    不过,在张角兄弟死后,黄巾力士就成了绝响,尽管处处都有黄巾军的影子,但那支传说中的强兵却再未出现过。

    豪强们为之松了口气,黎民们则充满了遗憾和惋惜。曾几何时,黄巾力士的传说,是打破这黑暗世道的一缕光明,给他们带来了不尽的希望。

    传说中,那些刀枪不入的力士,就是高呼着这样的战号,视死如归的冲向敌人的。随着灾荒的扩大,这个战号一次又一次的在华夏大地上响起,但传说中的强兵却始终未能再现。

    白波军对这个战号并不陌生,但今天,当渠帅李乐跳下祭坛,高举战刀,纵声狂吼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黄天当立!”万众响应,激昂的声音从肺腑中奔腾而出,再没有平时的沉凝、冷静,只剩下了不尽的狂热和激愤。

    白波将士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眼中只剩下了城墙处缓缓散开的烟雾,透过烟雾,城内的景象已经依稀可见!

    “岁在甲子……”胡才终于收回了望向王羽的目光,在他的眼中,再找不到震骇和惶恐,剩下的只有一片血红!

    “天下大吉!”人群汹涌而前,阵型不复存在,化成了汹涌澎湃的黄色大潮,军卒们忘情的呼喊着,他们眼中看到的不是血腥的战场,而是梦想中的清平世界。

    大潮在祭坛前一份为二,然后又在祭坛后面汇聚成一处,速度越来越快,疯狂的向城墙处涌了过去。

    “黄巾……力士!?”白波诸将中,只有杨奉没有加入冲锋的队列,他骇然望着汹涌的人群,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尽管阴差阳错的成了中坚,做了渠帅,但他对造反并没有多少热情,所以他才念念不忘的要招安。张角兄弟的下场,让他引以为戒,造反是没前途的,也许初时可以占到点上风,等官军认真起来,义军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黄巾力士了,他们可以用最简陋的装备,发挥出最强大的战力,哪怕遇到名将皇甫嵩,带领的大汉朝最精锐的北军,也能打得有声有色,不落下风。

    可是,那只是传说而已。

    即便是张角兄弟,也不是每次打仗,都用黄巾力士出战的。具体原因杨奉不知道,但他从未把希望寄托在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说上面。

    然而,就在今天,他亲眼见证了黄巾力士的存在……

    没错,黄巾力士不是仙法招出来的,而是用煽动和奇迹唤醒普通黄巾军心底的某种情绪,让他们陷入狂热的状态,然后,就无坚不摧了。

    “黄巾力士?”王羽好奇的问道。

    他听说过这个名词,不过是在神话传说里,而不是在史书上。他今天所做的,只不过是根据黄巾军的特点,结合现实状况,把白波军的战力彻底激发出来,以达成攻破运城的目的而已。

    怎么会突然跟黄巾力士扯上关系了?

    “你,你到底是谁?”杨奉像是见到鬼了似的,腾地一下跳起身来,颤巍巍的指着王羽“你不是朝廷使者,能驱使黄巾力士的,只有太平道的嫡传者!你,你……”

    “……”王羽着实发了会儿愣,这怎么又跟太平道扯上关系了“杨将军,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诶,黄巾力士,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看见有其他人加入啊?”

    “你不知道?”

    杨奉眼角抽动了几下,他指着祭坛下的人潮,大声喊道:“这就是黄巾力士!除了黄巾力士,没有哪支军队能在六百步,甚至上千步外全力猛冲,到了敌人面前后,还能生龙活虎的保持着战斗力!也没有哪支军队能在伤亡过半,甚至伤亡殆尽的时候,还死战不退!也没有哪支军队,面对敌人的矛戈时,不用兵器格挡,而是合身猛扑,任由利刃刺穿身体,还挥舞着兵器奋战!”

    转过头,杨奉脸上也蒙上了一层狂热之色,他高声喊道:“你能使风火法术,又能驱使黄巾力士,怎么可能不是大贤良师的传人?怎么可能是朝廷使者?你到底是谁?”

    这个误会貌似太大了点哇!王羽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圆了,承认倒是很简单,说不定顺便还能把白波军给彻底收服了,可问题是,张角、太平道什么的,自己根本就一无所知啊。

    怎么办?王羽陷入了沉思,连指挥的责任都忘记了。

    实际上,这场战斗也用不着他指挥,想指挥也指挥不了。黄巾力士,是三国时代造价最低,最容易指挥的一支军队,除了指明敌人之外,指挥官什么都不用做,顶多就是跟着冲锋陷阵。

    迎接这支军队的第一波攻击,并不是来自于守军,而是王羽制造出来的余波。

    天上下起了一阵碎石雨,以爆裂点为中心,向四周挥洒,那是城墙被爆破后,被抛到天上的砖石碎片。碎石虽然不大,但从高空落下,打在人身上,还是相当疼痛的。

    城头的守军,就是被这阵碎石雨惊醒的,城墙处的惊变,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爆裂点附近的守军,基本上已经死光了;离得稍近些的,也有不少人在剧烈的震动中摔倒,甚至摔下了城墙;离得更远些的,则被吓得目瞪口呆。

    黄巾军之所以爆发,除了王羽先前的煽动之外,这所谓的风火法术,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法术不但摧毁了一段城墙,更重要的是,王羽当时装得太逼真,白波将士依稀从他身上看到了传说中的大贤良师,于是彻底狂热起来。

    对黄巾军来说是奇迹,对卫家人来说就是噩梦!

    幸好有这阵碎石雨,它们不但让守军们恢复了清醒,而且还能给敌人造成妨碍,延缓对方的冲锋,从而给自家留出整军防御的时间。

    这是北城守将的第一个念头。

    “来人呐!”召集起一部分亲卫,守将飞快的指点着战场,对亲卫们吩咐道:“堵住缺口,不要让蛾贼冲进来!”

    仰头看了看,他又大吼道:“让城墙上的弓弩手,快点就位,从两翼射杀蛾贼,不要让他们肆无忌惮的冲击缺。!快,快点行动起来!”

    此人算不上什么名将,但也是从郡兵中脱颖而出的将才,指挥不算多出彩,但面面俱到,也没有丝毫破绽。

    “秦风,这,这能挡得住吗?”

    巨响传来时,卫德和他身边那群名士幕僚,都被吓趴了,有几个甚至还失禁了,被碎石雨一砸,这才哭喊着跳起身来。

    眼见这帮人靠不住了,又听到家将的大吼,卫老头算是找到了点主心骨,步履蹒跚的走到守将身旁,询问形势。

    “主公放心。”秦风一抱拳,沉声道:“蛾贼的妖法虽然厉害,但运城的城墙却也足够坚固,被雷火轰破的缺口,只有两三丈罢了,顶多能容纳下七八个人并肩,蛾贼的兵力完全施展不开。只要缺口处以心腹精锐据守,只要撑过最开始那段最危险的时间,就不要紧了。”

    卫家有钱,兵也多,除了在城墙上据守的,城下还有不少预备队。

    堵缺口,城上的守军一时是指望不上了,整队,恢复士气都需要时间。而城内的预备队受的影响却不是很大,而且也在第一时间赶过来了,以秦风的想法,堵住缺口应该不难。

    黄巾军最大的缺点就是精锐不足,缺口虽然大了点,但只要发挥精锐多的优势,挡住锋芒,等弓弩手整好队,用箭雨覆盖敌人的后队,很快就能扭转局势。

    “那就好,这样老夫就安心了。”卫德抚着胸口,惊魂未定的长吁了一口气:“只要渡过此劫,老夫必当保举于你。”

    “多谢主公!”秦风心中忧喜参半,喜自不用说,前程富贵到手,谁能不喜?忧,是他看到城外的景象后,才生出来的。

    那阵碎石雨没能起到任何作用!

    哪怕是前锋,黄巾军的装备也仅仅体现在武器上,他们手里拿的是刀枪,而不是木棍、草叉,跟本不存在甲胄。

    雨点般的碎石打在他们的身上、脸上,秦风远远看着,眼皮都是一阵抽搐,结果那些蛾贼别说停步躲闪,他们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这还是人吗?秦风心中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他想起了先前名士们的议论,一个名词浮现在他的心头,恐惧随之而生,将他的心狠狠的揪紧,拧成了一团!

    在这股莫名的恐惧的驱使下,秦风声嘶力竭的命令道:“放箭,放箭,不要管齐射不齐射的了,能开弓的,都把箭放出去!”

    “崩,崩,崩!”

    弓弦声连响,箭雨虽然有些稀疏,也没多大准头,奈何白波军的队列实在太紧密了,一波箭雨落下,激起一波血huā飞溅!

    然而,秦风心中的恐惧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而是更浓了,因为,他没有听到哪怕是一声惨叫!

    然而,秦风心中的恐惧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而是更浓了,因为,他没有听到哪怕是一声惨叫!

    只要没有命中致命要害,中箭者就只是微微一滞,然后看也不看的掰断箭杆,继续奔跑!命中要害者,依然保持者前冲的状态,直到力不能支,这才摔倒在尘埃之中,饶是如此,他们还在地上扭动着,拼命要向前爬动!

    只有那些被强弩命中的人,才显得比较正常,强弩的力道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中箭的人双脚离地,倒飞出去,之后也不会再有什么动作。

    然而,可怕的是,就算被强弩射中,那黄巾军士依然没有发出惨叫,顶多也只是闷哼一声,或者中断了呼喊战号!

    “苍天已死……”

    “黄天当立!”

    “黄巾力士……”秦风开始颤抖,在两军短兵相接的最后一刻,他大吼道:“顶住,给我顶住,他们也是人,不是鬼怪!”

    绝望的嘶吼声中,白波军顺着缺口,冲进了运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