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第九十六章 一战定河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早料到这个段落会有点长,可没想到竟一口气写了这么第五更奉上,继续求各种支持,同时也请支持小鱼的朋友不要有压力,肯订阅,小鱼就已经感激万分了,月票那是意外之喜,有最好,没有也没什么好怨怼的,就是给自己一个努力的目标。

    今天就到这里了,虽然还有时间,但小鱼实在没力气再写了。人终究不能逆天,小鱼得先找点东西吃了。

    明天再见~

    激战在最初那一刻,的确是长战。

    血花飞溅,第一批冲进城的白波军,撞了严阵以待的守军。

    数人之力,当然抗衡不了列成半圆阵,数十人同时砍刺出的刀枪。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敌人的阵型和面貌,就已经多处受创了。

    “似乎很顺利……”秦风这样想,卫德这样低语,名士们也这样期盼着。

    不过,也就是似乎而已,他们很快就惊骇欲绝的发现,当年的黄巾力士为何享誉盛名了。

    当先的几个黄巾军受创之后,并没有倒下,而是抛下兵器,用双手死死的攥住了砍刺进身体的利刃鲜血从伤口中泊泊流出,手上也是皮开肉绽,混杂在其中的,是难以想象的剧痛,以及转瞬即逝的生命力。

    然而,就是这样的垂死之人,却爆发出了无以伦比的力量,无论刺杀者如何用力回夺,都无法将兵刃抽回就在其他人准备对伤者施以进一步的打击.以尽早结束这种街时,缺口中又有人涌入。

    新来者似乎参考了同伴的结局,不认为自己能抵挡住来自多个方向的攒刺,所以,那几人踏在残桓断壁之上,借着居高临下之势,高高跃起,合身猛扑向敌人守军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种完全不讲理的进攻.只能手忙脚乱的举起兵器,试图将这几个飞将挡在半空。

    不过,他们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操练,完全行不成配合,再加上那几个兵器被攥住收不回来的,压根就没形成有效的防御。

    参差不齐的攻击可以夺走那几个飞人的性命,但却阻止不了他们的下落尸体重重的砸在阵列之中,引起了一阵混乱。

    几乎就在同时,最初突入的几个黄巾兵也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最后的眼神中.分明带着欣慰和满足兵器被攥住的守军顾不得心中的疑惑和惊骇,奋力回夺兵器,想要尽快恢复战力,然而,下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欣慰从何而来。

    前两批冲阵士卒的惨死,丝毫没有影响到后来者,他们以更猛烈的势头,从城墙缺口猛扑进来而此时,连杀两拨敌兵的守军.已经不复先前之势,他们的队列不再严整,士气也不复之前的高亢.甚至还有一些人,连兵器都抽不出,或被压在了尸体下面此消彼长,局势也迅速的扭转着“杀”黄巾军第一声战号以外的呼声,发自渠帅李乐之口。

    跟一心想得到招抚,混个正经出身的杨奉不同,李乐是造反世家,他老爹是追随张角的第一批黄巾渠帅.他的少年时代.就是听着黄巾力士的传说渡过的。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听到王羽的计划后.就鼎力支持,不惜冒着全军覆没的风险.和得罪郭太的后果。

    现在,他发现自己来对了,他不但有机会向雄霸河东的卫家讨还公道,还能亲眼目睹传说中的黄巾力士是如何诞生的,并且统帅着……不,是与酷少的淘气女孩黄巾力士一起并肩作战当年老爹就是这样战死沙场的吗?比起被官军围剿而死,或者被俘虏后坑杀,再或在逃亡的路上饥寒交迫而死,现在这个,才是男人应有的死法永不退缩,死而无憾“苍天已死......”身后的战号声连绵不绝,如海潮般澎湃不息,李乐热血上涌,大呼酣战。手起刀落处,几个来不及抽兵器的守军翻身而倒,李乐象是一枚钉子似的,直直的插入了敌阵之中“黄天当立”黄色的潮水随之涌入,以求死般的礀态,扑向了守军。

    前锋一般都是敢战的精锐,都有配置真正的兵器,但没有兵器的黄巾军也不肯落后,因为没有兵器,他们跑的更快,不少人都越过前锋,挤到了冲锋阵列之中。

    这些人没有影响前锋突进的速度,反而加速了,因为没有兵器,他们的唯一进攻方式,就是合身前扑扑上,可能会被对方的兵器砍刺而死,那不要紧,他们可以趁机抓住敌人的兵器,为后面突进的兄弟创造战机;也有人躲过了敌人的刺杀,却奈何不了敌人的甲胄,卫家的家业远在王家之上,王匡的私兵装备都那般豪华,卫家私兵又怎么会差了?

    守缺口的都是精锐,身上穿的都是铁甲,甲叶簇新,寒光森然。

    然而,就算铁甲,也抵挡不了黄巾军的亡命攻击,他们用拳头木棍砸,用牙齿咬,用手指戳,用尽一切可以用的方法,誓死要给敌人造成伤害。

    胜负的天平开始倾斜,并且快速的向下滑落着“非常......壮烈。”望着缺口处的激战,王羽心神巨震,这只猛兽是他亲手放出来的,但他确实没想到,居然有这惊人的效果。

    杨奉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正常状态下的白波军,是不可能有这么凶猛的。否则,哪怕没有王羽的风火之术破开城墙,又有猛将在城中,可闻喜那样的县城,一样也只有被一鼓而破的命。

    望着王羽的侧脸,杨奉心中象开了锅似的.司徒王公这次送来的使者,到底是哪路神仙啊?

    前方,战况愈发激烈了。

    两边城墙上的弓箭手本来已经渐渐被组织起来,散射变成了齐射,箭雨的杀伤力正在增强。然而,被缺口处的凶猛厮杀所惊,同样被黄巾军大队的亡命攻势所震慑,弓箭手的士气迅速滑落,很多人甚至双臂颤抖.拉不开弓弦了。

    黄巾军的冲锋没有战鼓助威,一是战鼓本就很少,二来鼓手们也都加入了冲锋的队列,没人敲鼓了。

    然而,万人汹涌前冲带起的脚步声,隆隆而响,比战鼓更有威势冲天的战号声,震得清朗的天空都蒙上了一层烟云,本就是惊天之势,又何须鼓乐助威?

    这么凶猛的敌人.还有妖法相助,这要如何抵挡?

    对,就是妖法不是妖法的话,怎么好好的人,会变成怪兽一样的生物,凶猛如斯?

    缺口的防线,很快就变得支离破碎了。事发突然,敌人的变身又始料未及,无论从心理上,还是其他方面.守军的准备都严重不足。

    李乐已经杀红了眼,彻底陷入了疯狂状态,他身边的亲兵什么的.也失了理智,没人提醒李乐夺取城门,攻占城墙等制高点,或者封锁敌人的逃路。

    这些攻城时必要的注意事项,都没人理会,白波军的眼中只有杀戮。

    头上没有黄巾者,杀举刀相向者,杀敌众我寡.杀在白波军疯狂的冲击下.守军崩溃了。

    运城临河而建,只有三座城门可以用于围攻。黄巾军只有三万众.做不到在三个方向,都对城里的守军形成压倒性优势.为了防止被各个击破,其他两处城门方向,王羽只布置了少量人马监视。

    在如今这种形势下,那两座空出来的城门,就起到了围三阙一的效果。

    守军不愿意继续跟黄巾军拼命了,打赢敌人也是死,打输也死,敌人看起来就像是撒豆成兵变出来似的,无穷无尽最关键的是,最大的依仗—城墙已经灰飞烟灭了这种仗叫人怎么提得起劲头打?

    趁着敌人还没彻底围上来,趁早逃命才是正理。

    开始是东西两个城门零星出现逃兵,他们丢掉武器和盔甲,用绳子滑到城墙脚下,然后飞快逃离,水性好的,甚至直接跳进了河里或者湖中,一个猛子蹿出老远,回头再看运城时,也露出了欣慰和满足的笑容——那些猛兽总不会渡河追来吧?

    绳子很快就不够用了,为了争夺逃生的名额,守军甚至发生了小规模的火并,直到有聪明人打开了城门,溃兵们这才扔掉了武器,成群结队的从城门离开,漫山遍野的逃了开。

    北门的情况稍好,在守将秦风的努力下,守军只是动摇,还没有发生溃逃,实际上,他们也没处可跑,城门外是无穷无尽的黄巾大潮,城内的黄潮正在成形之中,他们能跑到哪儿?倒是城墙上还算安全。

    可是,随着局势的进一步恶化,秦风的严令,卫德的厚赏,都不管用了。

    靠近东西城墙的人,丢下弓箭,往那两个方向跑。路程虽远,但未必来不及,反正城里的黄巾军只是凶悍,却没有控制城门,关门打狗的意思,逃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发现大势已,秦风也只能劝卫德及早突围,只不过,想达成这个目标,却不是一般的难。

    “不,不”

    老头疯狂的嘶吼着:“河东卫氏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西周康叔是千年世家啊,千年我卫家有家财亿万,良田万顷,更有名士无数,甲兵近万,更有雄城可依,富丽堂皇的府邸,怎么可能让一群贱民践踏?我不走,秦风,我命令你,把蛾贼赶出,杀光他们”

    名士们已经开溜了,主公正在气头上,显然不合劝谏,等以后再说吧……嗯,也许没有以后了,看白波军的架势,其他几座坞堡恐怕也难以幸免,还是尽早换个主家才是正理。

    树倒猢狲散,身边彻底冷清下来后,卫德终于恢复了理智,面对忠心耿耿,犹自要保护他突围的秦风,老头惨笑道:“没用了,晚了,现在逃也逃不了,那些蛾贼已经杀疯了。秦风,你自己走吧,洛阳,告诉伯儒,让他给老夫,给卫家报仇”

    秦风还待再劝,老头却语声转厉,须发皆张的厉喝道:“老夫是卫家之主,何等尊崇,焉能落入乱民之手,受辱于卑贱之人?今日既落得如此下场,有死而已”

    说罢,老头猛的推开秦风,纵声从城楼上跳了下,脑筋迸裂,当场身死。

    sp;远远望见了这一幕,王羽虽不知死的是谁,但他已经可以想到战局,以至天下大势的走向了。

    “河东已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