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零六章 救国救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羽是后世万中无一的兵王,也是个很偏激的民族主义者。

    他的单兵作战能力极强,一方面是因为他枪法很好,但更重要的是,他的格斗技能很强。

    他懂的格斗技很多,但很少会去专门练,对泰拳、跆拳道,以至巴西柔术那些功夫,他只是浅尝辄止,只注重发现那些格斗技的破绽,用以制敌,自己却是不练的。

    他练的是中国的武术,不是那些用于表演的花拳绣腿,而是真正的国术,用来杀敌制胜的那种。

    国术博大精深,华夏周边那些国家的所谓格斗技,其实都是从国术中学了皮毛,然后发展了几十或上百年发展出来的,溯本逐源,都可以从国术中找出原型来。

    王羽不在乎能不能给国术正名,那种事离他太遥远了,他努力也白搭,他只是固执的认为,想要学到最好的格斗技,必须从真正的国术中寻找。

    若是在民间,他有这个愿望也只能徒呼奈何,自满清入关以后,几百年的禁武,已经将国术的痕迹彻底从民间抹去了,纵有流传,也不是随便能找得到的。不过,军队中却有很详尽的资料。

    王羽的国术,就是这么学来的。

    他学过的流派很多,最喜欢,也最擅长的,就是被誉为内家第一拳的太极拳。当然,他练的肯定不是公园里老太太们打的健身操,而是真正的打法,十年不出门,太极宗师杨露蝉以之打遍京城无敌手的太极拳!

    “太极拳?”徐晃从地上爬起身,晃了晃脑袋,似乎还有点不太清醒,“没听说过,是王将军你自创的?”

    “羽何能?有这等本事?”

    王羽肃容道:“羽少年时心性懦弱,偶遇一位道家前辈,老人家见我心性不足,又云与我有缘,故而传我此法。这拳法正如其名,以太极阴阳之道入武学,无极而生,阴阳互转,故而能阴柔克刚,增益人之心境。羽混沌十余年,一朝顿悟,与此法干系不小。”

    王羽发现,太极拳除了打架很给力之外,还很适合装酷。开始他只是想找个托词,结果说着说着,就发现了,这个借口很好用,很多以前没解释清楚的事情,都可以往这上面推。

    性格大变,在河东用的法术,一身本领,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世外高人教的呗。这说法受认同的程度也很高,古代就流行这个。

    李时珍写本草纲目,为啥假托黄帝内经之名?就是因为世人更愿意相信古人,而不是普通人,王羽不认同这种习惯,但这并不妨碍他利用这个。

    “原来如此,王将军有此际遇,难怪……”徐晃轻轻点头,看他神情,显然是信了。

    难怪主公有那么多手段呢!果然是仙人的弟子啊!”

    “当年大贤良师,不也是遇见了南华老仙,这才……”

    “果然是一脉相承,冥冥中早有安排!难怪大贤良师失败,南华老仙也没出手,也许是他早有预料,故而提前做了布置,主公才是老仙真正属意之人!”

    五百护卫更是激动莫名,甚至把王羽还没想到的说法,都帮忙给圆出来了,听得王羽也是一阵汗颜。

    不过,他心中还是欣喜居多,这样一来,将来收服各地黄巾,让他们改弦易张,就有名义了,张角兄弟背弃了仙人的道统,他的做法不对,自己才是真命天子,指示的才是正道。

    山上的小六没声音了,不过若有人能凑近了看,就会发现,这家伙脸上是笑着的。

    王羽接到信报后,下令放慢速度;徐大哥一现身,他就迎了出来,还抢在徐大哥之前,提出了要赌斗!这说明什么?说明王鹏举对大哥有意思,准备招揽徐大哥!

    扬个虚名,哪有找个明主来的爽快啊?在闻喜的时候,徐大哥就时常念叨着,说要找个明主什么的,眼下这当口,哪还有比王鹏举更明的主儿啊!

    好事,这是大好事!

    “阴阳相生,以柔克刚……”徐晃默念着王羽说的太极拳要诀,沉吟片刻,猛一抬头道:“好一个以柔克刚,可王将军别忘了,这场比试还没结束呢,你以拳法要诀示某,就不怕某……”

    “哈哈,”王羽爽朗一笑,太极拳的要诀,后世小学生都能说上点门道出来,可数遍全国,又有几个真正精于此道,能将这拳法用于实战的?

    要不怎么说,太极拳特别适合用于摆酷呢?用这拳法跟人对敌,可以一边指点关窍,一边把人放倒,就像是师傅教徒弟似的,而且还不怕对手识破玄虚,用以反制!

    继续打最好,这样的切磋,无形之中就会将自己和徐晃的地位拉开,乱世之中,以武会友,打出来的认同,比虚名要管用得多!

    此外,徐晃的质疑,也是个拉拢人心的好机会,自己当然不会放过。

    “公明兄乃是当世英雄,行事磊落,小弟哪有没什么可不放心的?而小弟这拳法,也颇有玄妙,即便小弟倾囊传授,也是远非一时三刻能有所领悟的。”

    “能不能,试过再说!”徐晃断喝一声,长驱而前。

    王羽一记云手迎上了徐晃的直拳,心中暗叹,徐晃的性格比方悦那些人麻烦许多,他稳重得很,半句都不提输了怎么样,看来想收服此人,光打还不行,之后还得有一番唇枪舌剑啊。

    心中千念百转,王羽的手上却不慢,一记缠手勾住了徐晃的手腕,另一手已经自下而上的抬了上来。云手最基本的打法就是这招断腕,一旦被缠上了,整个手臂都有可能被绞断。

    王羽当然不会把招数使尽,不过,徐晃的反应也稍稍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只觉徐晃的手腕猛力一挣,竟然从他的缠手中挣了出去,下一招绞击自然也落了空。

    “公明兄领悟的果然够快。”王羽笑了,徐晃这次不是全力出击,而是留了三分力。

    “吃一堑长一智,古人的智慧,总是不会错的。”徐晃脸色严肃,紧跟着又是一拳打来。

    “此一时彼一时,古人可没见过太极拳。”王羽从容应对,一记白鹤亮翅拨开徐晃的直拳,一招单鞭已经甩在了徐晃的背上,将后者打了一个趔趄。

    武艺是用来征战厮杀的,在蒙古鞑子入侵以前,中原没有禁武的规矩,所以,武艺都以兵器为主,拳脚就是锤炼身体用的,根本不受重视。

    有兵器在手的武将,远非拳脚好的人能够匹敌,很难想象,有什么人可以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对付徐晃、吕布这样的猛将,哪怕那些传说中的拳法宗师也一样。

    蒙古鞑子占领中原后,对铁器控制的极严,据说在一个村子里,连铁锅和菜刀都是保管在蒙古村长手里,汉家百姓要做饭,必须去求村长!

    有酷政,就有反抗,兵器不足,就用拳脚!于是,各路拳法在伪元时代发展了起来,兵器在其后的明朝蓬勃发展,在跟伪元差不多满清时代大兴!

    所以,汉朝武将的拳脚功夫,一定比不过自己。王羽对此有着充分的信心,而徐晃的武艺特色是直来直去,正好是太极拳最克制的一种打法,哪怕他有了防备,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这经过千锤百炼的拳术!

    先前两人对战时,飞沙走石,拳脚*击声不绝于耳,让观者为之气沮。

    但此刻,虽然也是尘土大起,‘嘭嘭’的摔打声不绝,但却没了那股凌厉迫人的气势。众人只是看着徐晃摔倒又起身,时不时的被王羽在肩背上拍打,又或脚下被绊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形势的逆转让人看得心惊,王羽的拳法更是让人有高深莫测的感觉。

    尤其当众人看到,没吃一次亏,徐晃都会认真思考一番,而王羽也不吝指点的时候,他们都觉得有种难以言表的感觉。

    把能想到的应对方法都用过一遍,都碰了壁,徐晃不打了,他抱拳道:“王将军的拳脚功夫,果然独步天下,晃心服口服。”

    事不可为,不做无谓的纠缠,很好!王羽也是一抱拳:“公明兄,承让了。”

    “然则,晃有一事不明……”

    来了,果然没那么简单。

    王羽神情不动,徐晃也不兜圈子,直接问道:“王公素有清名,董卓祸国殃民,白波贼则为害一方,将军现身河东,搅动三方局势,究竟意欲何为?”

    众护卫一阵骚动,王羽一抬手,止住众人,反问道:“公明兄以为白波是贼?那依公明兄之见,如何才能彻底平定黄巾之乱呢?把他们都杀光?皇甫将军当年也没少杀人吧?可现在又如何?”

    “……”徐晃默然,这种问题连朝中大臣都解答不了,甚至到两千年后,依然是个难题,他一个县尉,又哪有什么应对良策?

    “黄巾是杀之不尽的,只要有活不下去的百姓,就有黄巾,好好的,谁会跑去造反?”这话听得徐晃心中一动,好像就在不久前,他也听过类似的言论,对了,是小六刚才在山壁上说的。

    小刘是个庶民出身的,能说出这种话并不奇怪,可王家可是泰山的豪强,他怎么……

    “与其起大军清剿白波,不如给他们指条活路,让他们不要四处流窜,攻打州县,挟裹良民,如此一来,白波之乱不就平定了吗?为此做出牺牲的,只有少数为富不仁,欺上瞒下的豪强而已。”

    徐晃默默点头。

    闻喜、安邑的投降,跟王羽关系不大,是地方官胆小才这样的,白波军攻下卫家的领地后,也没有什么扩张的行为,一大半的白波军都放下了武器,拿起锄头,跑到田地里去做农夫了。

    “至于王公和董卓,就更简单了。”王羽言简意赅的说明道:“董卓意欲挟裹洛阳百姓西迁,王公与某不谋而合,都想阻止这件大惨事,拯救数十万人的性命。故而联络白波,让他们南下,威胁西凉军后路,阻挠董卓西迁,如此而已。”

    徐晃眉毛一挑,惊问:“不谋而合?王将军你,莫非是微服潜入洛阳的,并非与王公有约?”

    王羽耸耸肩,答道:“身在险地,不得不谨慎行事。”

    “将军以大仁大勇,行此救国救民之举,晃佩服。”徐晃躬身一礼,起身时,脸上的戒备之意已经少了大半,代之的是敬佩之情。

    “这样说来,将军那随从前往陕县,也是有所为的了?难怪某怎么问,他都不肯开口呢,得罪之处,还望将军见谅。”

    “随从?陕县?”王羽一愣,继而笑了起来:“莫非是许蒙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哦?”徐晃有点迷糊。

    王羽解释道:“此人潜伏在王公府中,可能是西凉军的密探,出行时,某就已经在怀疑了,本待诸事已了,回程时再解决他,谁想到他竟然什么情报都没得到的情况下,就提前开溜了,倒是让某扑了个空。天幸让他撞在了公明兄手上,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竟是这样……”

    “公明兄,你可愿随某同去洛阳,共襄义举?”

    “义之所在,理当如此!”徐晃慨然道:“属下徐晃,参见主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