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一三章 长街混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羽不是第一次看到吕布以寡敌众了,但每一次看到这个情景,都会让他心生感触,时常联想起后世的一些大片,嗯,比如金刚、哥斯拉什么的……

    怎么看,吕布怎么像那些洪荒时代遗留下来的怪兽,西凉军人数虽多,又是全副武装,但在吕布面前,就仿佛一群试图阻挡狮虎的绵羊一般软弱无力。

    并不是所有随行的护卫都知道董卓的行踪,只有少数心腹才知道李儒的计划。所以,当众人听到车驾内的尖叫,感受到吕布的怒意时,他们再顾不得许多,全力向吕布发动了进攻!

    总不能让这个并州疯子冲撞了丞相吧?

    吕布遭遇的第一波攻击,是数杆长矛的攒刺!

    骑兵对步兵的确有优势,但手无寸铁,以寡敌众的骑兵,只会更容易被围攻,马越高,目标就越大。

    能在强手如云的飞熊军中脱颖而出,成为董卓的护卫,在场的甲士无一庸手,相互配合的也很有默契。数杆长矛从不同方向,在同一时间刺到了敌人身前,让人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若他们的敌人是普通人,那么,唯一的下场就是溅血落马,然而,他们的敌人是吕布!

    面对这一波强而周密的攻势,吕布只是挥了一下手……

    离的太远,王羽也没看清他用的是什么手法,或者他只是单纯的凭速度和力量,直接将数杆长矛挥撞在一处,然后信手一扬!

    像是扇骨合拢似的,长矛以比刺击时更加迅猛的势头倒撞回去,重重撞在那几个甲士胸口,发出了一声击鼓将鼓面击破似的大响!

    甲士颓然而倒,后续者大惊失色,果断的变更了攻击目标。

    “斩马!”一个什长模样的军官大喝一声,指挥着他手下的军士从两侧包抄。

    策略不可谓不对,吕布再强,也不可能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他的马现在只是拖累而已。

    不过,有件事他搞错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赤兔这种神驹也不会成为拖累。

    他的喊声余音尚存,就觉得眼前一huā,本来脚步已经放缓了的赤兔,突然化成了一道红影,迅捷无比的冲到了他面前。

    大骇之下,他举刀欲斩,可是,下一刻,赤兔的长声嘶鸣如同暴风般充斥了他的双耳,眼前则有黑影如山岳般压下!

    “恢!”

    “轰!”

    像是要为自己正名一样,赤兔扬起前蹄,重重的踹在那军官的胸前!

    在神驹的暴怒面前,坚固的札甲就像是绢帛一样,起不到丝毫保护作用,那军官的胸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下去,然后像是投石机上的石子一样,高高的抛飞开去!

    “谁敢拦我!”吕布下马断喝,背后赤兔扬蹄长嘶,一人一马,威风不可一世!

    李肃本来是要上去解释的,但貂蝉那一声尖叫来的实在太不是时候了,一下就把气氛给引爆了。西凉军和吕布交手的速度极快,兔起鹘落之间,前排已经倒下一片人了,直到这会儿,李肃才想明白,似乎是有什么被误会了。

    趁着西凉军被吕布所震慑,吕布大吼示威的空隙,李肃连忙扬声高叫道:“这是误……”

    一句话还没说完,后心处传来的一阵冰凉就将他打断了,冰凉化成了一阵剧痛,李肃的反应再次慢了一拍,他想回头看看,可是,那直刺心脏的一刀又准又狠,瞬间就夺去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用最后的力气回想着,自己身后是谁?

    似乎是个少年,工匠世家,会造车船的?不对,工匠怎么可能有这种刀法,难道他……

    “擒贼擒王,接应温侯!”背后传来的一声喑哑难辨的低喝,像是一盏明灯,照亮了李肃的脑海,他明白了,他全明白了,这场误会是人为造成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假扮工匠的少年!

    敢做,能做到这种事的人只能是……唔,可恨啊!

    “噗通!”在弥留之际猜到了真相,不过已经没用了,李肃颓然落马,在尘埃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杀!杀了吕布!”西凉军眼睛也红了,和他们正面冲突也就罢了,居然还搞暗杀?

    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有杀了此僚,才能洗去身上的耻辱!

    吕布本来也发了一下楞,他是来求亲的,身边根本就没带几个人,更不可能提前布置,搞什么暗杀。何况,以李肃和他的关系,他根本就没杀对方的想法,他需要李肃作为并州军和西凉军的缓冲,解释各种误会呢。

    还有一件让他有些在意的事,杀李肃之人隐身马后,看不清人影,喊叫时似乎也故意哑着喉咙,不过,那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

    一向对外事不在意的吕布,第一次有了对某件事深究的兴趣,然而,西凉军不合时宜的喊杀,又把他给激得暴走了!

    “想送死就尽管上来,本侯送你们一齐归西!”

    当初投靠董卓是无可奈何,丁原那老匹夫听风就是雨,因为自己跟同乡见过几次面,就大发雷霆,还要打自己军棍!

    杀了此人算是错吗?

    此后为了弟兄们有口饭吃,低下高傲的头,屈从于董卓之下,算是错吗?

    西凉军行为不端,四处劫掠,可自己没有,这也算是错?

    如果这些都是错,那就让自己一错到底吧!

    当胸一脚,将冲在最前的甲士踹飞,吕布随手抓住了两边刺来的两根长矛,双臂向内一抡,两名持矛甲士哪里还站得住脚?砰的一下,对撞在了一起,都是头破血流,天旋地转。

    然而,他们的苦难还没结束,就在他们晃晃悠悠,将倒未倒之时,忽觉脚腕上一紧,身子一轻,下一刻,眼前的天地彻底旋转起来!

    “都给我死!”一声雷霆霹雳般的怒吼,响彻了长街!

    又来了!

    王羽也是惊叹不已,上次在河阴,吕布也用过类似的招数,不过那个时候给王羽的震撼没这么强。当时围攻吕布的西凉军,都是闻讯后,仓促出营的,手里有兵器的就已经是准备充分了,身上多半都没穿甲胄。

    而现在这些西凉军,都是全副武装的精锐!

    这些护卫本来就生得高大彪悍,再穿了全身铁甲,连人带甲怕不有二百多斤!结果吕布就像是提着两个空麻袋似的,一手一个,将两个人形大锤挥舞的跟风车似的,那叫一个轻松自如!

    换成王羽,他也许勉强能把这两个甲士提溜起来,像吕布这样砸人就想都不要想了,这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水准!

    不过,王羽杀人的效率并不比吕布低。

    西凉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吕布身上,只有少数看到王羽杀李肃那一幕的人,才冲上来寻王羽晦气。

    这么几个人,王羽又怎么会放在心上,若不是怕动静太大,引起吕布的注意,他随手也就料理了。要知道,杀李肃的收获,可不仅仅是将误会扩大那么简单,李肃坠马后,王羽还在他怀里摸了一把,如愿的摸到了一把宝刀!

    七星刀!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最适合王羽的一把兵器了。所有兵器之中,王羽用的最好的就是匕首,七星刀比匕首略长,但总体而言就是把短刀,削铁如泥的短刀!

    有了这把宝刀,王羽如虎添翼,近战能力强了何止一筹?

    配合飘忽不定的步法,王羽的身影攸来瞬去,如鬼魅般在乱兵中穿梭,所过之处,全无一招之敌!

    若是普通的匕首,面对这些全身甲胄的甲士,王羽还得费些手脚,寻面孔、咽喉等薄弱处下手。有了七星刀,他只管用最便捷的招式,直击要害就可以了,效率自然高出许多。

    他盯上的目标,主要是那些高级军官,和摧毁指挥系统无关,这些人都是知道内情的,眼下只是还没回过神,万一有脑筋清楚的反应过来,一句话就能将误会解释清楚!

    董卓不在车驾里……

    王羽要做的,就是不给这些家伙说话的机会!

    吕布挥舞着人形大锤乱砸,周围人影翻飞,惨叫声不绝,赤兔紧跟在后面,时不时的就会冲出去踩踏或者撕咬一番,一人一马,仿佛降世的魔神!

    王羽在乱兵中往来自如,所过之处,不时传出低沉的闷哼声,随后,有人颓然倒下,仿佛索命的无常。

    西凉军虽然精锐,人数也多,可在这两大煞神的夹击下,又哪里有逞威的机会?

    将先前使用的那把普通匕首当做飞刀丢出,准确的刺进了一名西凉军官张开的大嘴之中。王羽吁了口气,从四周渐渐减弱的喊杀声中可以知道,就算没人叫破玄虚,这场乱战也持续不了太久了。

    西凉军已生惧意,除非有援兵到达,否则他们只有逃命的份儿了。

    西凉军一逃,真相即将大白,另一场更凶险的战斗,即将展开!

    不出王羽所料,损失了数十人,仍未伤到吕布半根毫毛,军官也在不知不觉中损失殆尽,西凉军的士气崩溃了。

    “丞相不在车驾中!”姗姗而迟的真相,成了压倒护卫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汉不吃眼前亏,回头再跟并州人算账!”既然丞相不在,就没有死战的理由了,西凉军一哄而散。

    人群散尽,满地的尸骸,不绝于耳的呻吟声,再遮挡不住双方犀利的目光,隔着十数丈的距离,视线依然擦出了剧烈的火huā,熊熊战意随之而燃!

    时隔近月,英雄们再次不期而遇!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