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二五章 暗中较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终于……

    挖到刘备的墙角了。

    莫名其妙的,王羽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居然是这个。

    仔细想想,刘备的墙角还真不好挖,皇叔手下的人才虽然多,但主要是到了荆州后,才开始大规模扩充的,在那之前,他手下也就是关张在撑场面,赵云是后来他挖公孙瓒的墙角来的。

    而曹操手下的人才那叫一个多,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北方人。自己在洛阳附近打转,碰到的人才当然都是阿瞒兄的。现在自己麾下人丁单薄,当然见一个就得挖一个,哪有挑挑拣拣的份儿?

    至于眼前这位,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黄忠,王羽觉得也没太大疑虑。

    尽管在小说里,黄忠一直跟着刘表混,但王羽从适才的议论中得知,刘表能成为荆州刺史,主要还是托了孙坚的福。

    在刘表之前,荆州刺史是王睿,此人被孙坚以‘无知’的罪名诱杀,于是才有了刘表的上位。

    现在刘表才刚刚上位的,黄忠从属于另一位死在孙坚手下的官员,南阳太守张咨麾下,应该不算奇怪。

    至于他后来怎么去投的刘表……眼前这场面已经预示了一切。

    黄忠的公道断然是讨不到的,孙坚这个官员杀手坏了朝廷的规矩,但受益者却不少。除了刘表之外,袁术的南阳太守,也是张咨死后才捞到手的。

    卖了这么多人情出去,孙坚的人缘好的很,还怕袁术为难他?就为了一个小小的屯长?

    不可能!

    所以,黄忠最后只能离开南阳。

    如今孔伷死了,孙坚成了豫州刺史,东边是去不得了;北面是洛阳,黄忠想必也没有投靠国贼兴趣,在朝廷中也不像是有奥援的样子;至于西边,除非他也是穿越的,打算提前入蜀去等刘备,否则就只能南下。

    不久之后,刘表跟孙坚开战,他顺势投军报仇……嗯,一切都顺理成章。

    就算不合理,王羽也没有放过黄忠的意思,忠义之人,都是王羽最容易笼络的那种。数遍当今之世,谁能跟他王家父子比忠义?泰山王家,就是满门忠烈之家,名声好的很!

    总之,大战降临,遇见大将,这分明就是旗开得胜的好兆头啊!

    王羽想得入神,一时也是神驰天外,少见的发起了愣,直到画眉扯着他的袖子连摇几下,他才回过神,发现双方已经打起来了,准确来说,是已经打完了。

    就在他发愣出神的当口,十几个守门兵卒全都倒在地上了。

    “尔等既罔顾忠义,仗势凌人,今日也休怪某不念旧情。孙将军祸乱纲纪,袁将军不分黑白的一力维护,还有什么颜面以正义自诩?那泰山王鹏举偌大的名声,却和袁公路、孙文台这种人沆瀣一气,可见也只是沽名钓誉之徒!天下虽大,哪里又有安居之所?唉!”

    转眼间打倒十几人,黄忠脸上却丝毫都没有得意之情,他将夺过来的战刀随手扔在地上,长叹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显然,他也不是徒逞血勇之人,没有民众的支持,旧日的同僚举刀相向,他心灰意冷之下,打算离开南阳了。

    “黄将军且慢。”一听这话,王羽急了。

    哥这是躺着中枪啊!自己连孙坚的面都没见过,跟袁术也只是在攻打洛阳的战事中结盟,杀刺史也好,杀太守也罢,跟自己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怎么就把自己牵扯进去了呢?

    “尊驾是……”黄忠停下脚步,一边疑惑的打量着王羽,一边自谦道:“某在军中,只是个小小的屯长,却是当不起将军的称呼。”

    看起来是个很讲道理的人,嗯,这就好,王羽信念微转,就要自保身份:“某就是……”

    正这时,城门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人未至,怒吼声已至:“谁敢在营前闹事?活的不耐烦了吗?”

    “是祖将军!”

    “祖将军回来了!”

    孙坚的军营虽大,但里面却空荡荡的,以至于那十几个守门兵卒被黄忠打倒后,里面竟然没人出来了。直到马蹄声和怒吼声传来,倒在地上这些兵卒才兴奋的叫喊起来。

    祖将军?孙坚手下有姓祖的?

    王羽转头一看,正见二十余骑从城门方向赶来,身上都背着弓,马侧挂着些野兔、山鸡之类的东西,看样子是打猎刚回来。

    未等王羽开口,一旁黄忠已经变了脸色,排众而出,指着扬声怒喝的那名骑士喝问道:“你就是祖茂祖大荣?执刀杀害张使君的就是你?”

    “是某又如何?”祖茂直承不讳,斜睨黄忠,冷喝道:“就是你要为张咨出头,四处造谣诋毁我家主公?去公路将军那里告状的也是你?今日又打伤我士卒?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如此肆意妄为?”

    “肆意妄为?”黄忠眼中精光一闪,义正言辞的反问道:“孙文台擅杀朝廷大臣,无人敢侧目相视,反倒是黄某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肆意妄为了?真是岂有此理!”

    “废话少说,拿下!”祖茂根本就没有跟黄忠讲理的意思,确认了对方身份,一挥手就喝令拿人。

    “将军,要死的还是活的?”

    “杀了便是!”祖茂抬头看看,见王羽似乎在和黄忠攀谈,于是一皱眉,补充了一句:“都杀了!”

    王羽并没有亲见过孙坚的骄横,不过,在祖茂的言行中也是可窥一斑。看来,这江东猛虎的称号,未必纯是赞誉,说不定也有形容孙坚凶残如虎的意思。

    “喏!”那二十几个骑士并不下马,而是纷纷从肩上取下弓箭,准备用远程攻击解决问题。

    地上倒着的那十几个人是明证,提醒他们,黄忠的身手不同寻常,在这长街上马又冲不起来,最简单的解决办法,还是一阵乱箭将对方射死。

    见这边要动真格的了,围观众也顾不上看热闹了,惊呼着逃散开去。弓箭可不长眼,孙将军的部下也不是将仁义道德挂在的人,等到箭矢乱飞的时候,死了伤了能上哪儿说理去。

    王羽本有意上前干涉,卖个人情给黄忠,好解释误会,进而招揽对方。可是,他脚还没迈开,就见黄忠一脸凝重的将身后背着的弓给摘下来了,他也不看那些正张弓搭箭的骑士,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祖茂。

    很显然,黄忠有意一战,现在不是干涉的时候。

    也罢,正好借机看看黄忠的本领,以黄忠的本领,总不会被这么几个小喽啰就给干掉了吧?王羽将两女护在身后,开始观战。

    黄忠见王羽不肯退远,皱了皱眉,想要开口劝说,可祖茂等人却没给他这个余裕,见大多数人闪开,众骑士毫不迟疑的松开了弓弦。

    “崩,崩,崩!”

    弓弦声连响,破风声漫空,乱箭齐发,将黄忠笼罩在了箭雨之下!

    这些骑士的射术都只能算是普通,箭雨覆盖的范围很广,也没有什么规律,大部分的箭是奔着黄忠去的,少数几支才关照了王羽,另外,还有几支流矢,射向了远处的人群。

    射术再差,数量也足以弥补不足了,这箭雨带来的威胁极大,普通人恐怕连躲都来不及,就被乱箭穿心了。

    周围惊呼声时起彼伏,乱世中,杀人的场面不罕见,但被乱箭射死的人却不多。

    然而,面对致命的杀机,黄忠丝毫不乱,身形几个腾挪间,就已经避开了罗网般的箭雨,这样还不算,当他站定之时,左手上,赫然抓着几支箭!

    躲避的同时,还能空手接箭!

    祖茂虽然桀骜,可毕竟也是战场上宿将,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想避箭接箭,光动作敏捷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眼光的精准!眼前这个屯长,虽然默默无闻,但他的箭术一定十分惊人!

    他心下大骇,更不迟疑,双手一操,腰间的双刀已经竖在胸前,同时,他身形一矮,将大半个身体已经藏在了马身之后,口中高呼道:“冲,冲上去,杀了他!”

    他心知对方的目标是自己,所以先以保全自己为上,射术高的人,武艺不一定高,二十几个骑士一起冲锋,踩也把他踩死了!

    其实祖茂不知道,他能做完这些动作,并不是因为他的动作够快,而是黄忠稍微耽搁了一下,他避开箭雨后,向王羽这边看了一眼,想确认王羽是否躲开了,结果,他看到了相当惊人的一幕,以至于他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一拍。

    他看见王羽丢出了几颗石子,把威胁到自己的那几支箭全给打飞了,顺便还打飞了几支向远处人群飞过去的流矢!

    飞石挡箭?

    这种技艺,实在惊人,黄忠自己就是此道高手,当然知道,这种事的难度,更在他接箭避箭之上!

    箭矢离弦,射中目标,过程何其短暂?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之中,不但要观察并推测出箭矢的轨迹,还要发石击箭!

    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这少年是谁?黄忠微一思考,就想到了一个名字,拥有这种本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宛城的人……恐怕只有那个传说中的人物了。

    猜到了王羽的身份,黄忠明白,不用为对方担心了,同时,他的好胜心也是打起,当下将手中长弓拉成了满月,然后大喝一声:“祖茂看箭!”

    下一刻,就在祖茂伏身马后,众骑士将冲未冲之际,只听得黄忠的弓弦发出‘嗡’的一声响,黄忠左手像弹琵琶似的,连续拨动,那几支箭几乎不分先后的被射了出去,首尾相连!

    连珠箭!

    这同样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技巧,至少对王羽来说是这样的,他只在小说里见过这种神乎其技的箭技。

    很显然,黄忠是想接着连珠箭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我的箭,你是打不落的!

    王羽笑了,这就是黄忠,那个表面谦和,内心骄傲的老黄忠!

    王羽笑了,祖茂却连哭的心都有了。

    黄忠的连珠箭一出手,祖茂就觉得自己被一股死亡的气息给笼罩住了,怎么想到,随便在城里走走,就撞上这么可怕的一个人物?

    他狂吼一声,将双刀交叉在身前,想挡住这可怕的一箭……

    然而,黄忠既然有心报仇,又起了跟王羽较量的心思,这一箭,自然不可能放空……

    这是必杀的一箭!

    “当!”第一箭射在了交叉的双刀上,祖茂双手的虎口裂开!

    “当!”第二箭紧随其后,射在了同样的地方,直接将双刀崩开!

    “噗!”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第三箭了,这支箭矢毫无阻碍的钻进了祖茂的身体,带起了一蓬血雨!

    “噗!噗……”第四支,第五支……

    王羽仿佛见到了后世那些被机关枪打中的人一般,只见祖茂的身体颤抖着飞离马鞍,带着漫天的血雨,落于尘埃之中。

    “嘭!”

    众骑士都被这惊天的一箭吓傻了,故意往刀山射,还能射死祖将军这样的猛将!老天,这还是人吗?自己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黄忠收弓转头,看向王羽,眼神中的骄傲一览无余。

    王羽悠然一笑,老子预定的人,自然是越强越好!哪怕收服起来费点力气,也是值得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