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四四章 滔天巨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另外,有关于徐荣,此人不是小鱼杜撰出来的,三国志、资治通鉴、后汉书里,都有记载此人的战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查查,或者等过两天,看小鱼整理的资料。

    小鱼先前说过,此书不会限定于某些史料,而是怎么有趣怎么来,不会有蒋干戏弄周瑜这种情节出现,但有些被埋没的人物,小鱼也会将其演绎出来,比如徐荣。

    没有黑哪个人物,或者捧哪个人物的意思,一切都是为了让故事更好看。

    ————

    “二将军,你说他到底是不是猪?”

    公孙越撇撇嘴,道:“他是不是猪某不知道,但某知道,他一定会跳进鹏举贤弟的陷阱,因为他的手下是一群猪!”

    “真的诶……他们真的勒马停步了,哇,后面的撞上去了……乱了,乱了,彻底乱套了!这些胡种真不是一般的蠢,他们看不出来这是诈败吗?明明已经用过一次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天,二爷我啊,教你个乖。”公孙越哈哈大笑,得意说道:“西方的胡虏,简称西夷,他们崇拜一种龙,那龙啊,长得跟壁虎似的……”

    “跟壁虎一样的?那也能叫龙?西夷怎么这么傻?”公孙越的几个亲卫都凑过来了,虽然还在纵马疾驰之中,可这些人的骑术都极高,跟在平地上也没多大区别。

    “都别打岔,听某说完的。”

    公孙越很不耐烦的摆摆手,继续说道:“反正就是那么个东西,很强,会咬人,还会喷火,嗯,就是这样。这种龙呢,有个癖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黄金珠宝什么的,它们最喜欢了,也不用,就是搂着睡觉,你们觉得,这玩意跟胡虏是不是一个模子的?”

    “二将军您这么一说,还真是……”

    幽州军的将士跟胡虏没少打交道,什么乌丸、鲜卑、匈奴之类的,这些胡虏确实很喜欢金银珠宝,但他们的部落里不用这些珠宝当钱,就是堆在家里好看。还有,胡虏也会杀人放火什么的,长的也挺挫……

    “西凉这些……”公孙越抬手朝身后指指:“也是西边来的,西夷拜的壁虎龙,就是他们,所以啊,扔这些金银珠宝给他们,他们就什么都忘了。”

    “原来如此。”众亲兵恍然大悟,纷纷赞道:“二将军,您真是博闻强记啊。”

    “咳咳,”公孙越砸吧砸吧嘴,谦虚道:“某的记性倒是不错,但这事儿啊,是鹏举贤弟说给我听的……”

    “是鹏举将军啊,难怪呢。”

    “二将军,现在咱们怎么办?”

    “诈败成功了,当然要回头**这群猪!”公孙越不假思索的答道,紧跟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不用急,再跑一会儿,告诉弟兄们,把身上的宝贝都扔光,别心疼,反正等下兜回来的时候,这些东西也都是咱们的,跑不了。”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把珍珠,依依不舍的洒了出去,回头看时,眼角还抽搐了几下,这可都是钱啊!

    “二将军,其实不单是那些胡虏啊,属下都不敢回头看,怕自己一个忍不住……”

    几个珠宝不可怕,可怕的是遍地黄金,谁看了这场面,脑子也都会发晕的,就算是白马义从这样的精兵也一样。要知道,幽州也是很穷的。

    “谁不说呢……”公孙越一副心有戚戚焉的表情,天知道鹏举贤弟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又怎么舍得拿出来打仗,要是换了自己,宁可跟敌人拼命,也不会洒钱啊。

    “您说,要是有别人对咱们用这招,要怎么破?”

    “简单。”公孙越大手一挥:“告诉兄弟们,杀光敌人后,东西人人有份,大哥和某,都是讲究人,弟兄们肯定信服!行了,差不多了,传令下去,准备掉头,杀光胡种,东西人人有份!”

    “噢!”

    ……

    “都起来,上马,别他娘捡了!”

    “幽州人兜回来了,你们不要命了吗?”

    “东西就在这里,杀光幽州人之后,某分文不要,弟兄们人人有份!上马,上马啊!”

    “有……有没有听某说话啊,你们这帮该死的猪!”

    公孙越的主意一点都不高明,胡轸想到了同样的办法,只可惜,这招一点用都没有。

    任胡轸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喊,用刀鞘和鞭子抽打着这群不听话的家伙,都没人理会他,顶多也就是那些被他打疼的人,会往旁边让让,示意胡将军:您是主将,这块地方可以让给您。

    其实,公孙越这招的局限性很大,只有那种真正做到生死相随的部队,才能保持彼此间的绝对信任,西凉胡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洒钱诈败这招,点中了他们的死穴!只要不在同一个人身上反复使用,这招始终都会奏效,而且每次都是一发不可收拾。

    胡轸对此有着无比深刻的体会。

    胡骑们红着眼睛,互相推搡着,发了疯似的在地上摸索着,然后拼了命的把摸索到的东西往怀里揣,偶尔抬起头,看的也不是正在前方不远处再次调转马头的幽州军,而是地上那些亮闪闪的东西。

    这其中,甚至包括了那些冲在最前排,勒马时被后面的同伴撞倒,受伤的那批人。

    胡轸眼睁睁的看着,其中一个腿都断了的家伙,挣扎着在地上爬行,捡到一块翡翠时,脸上还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很显然,对此人来说,精神上的愉悦已经战胜了**的伤痛,和黄巾力士的暴走是一个道理,只是起因不尽相同……

    胡轸没见过黄巾力士,这场面看得他心里发毛。

    然后,他想通了,这场骑兵战已经败了,摆在了胡人的贪婪和自私,以及没脑子上。

    同样败在了幽州军的令行禁止上,敌骑毫不犹豫的洒出了怀中的珍宝,毫无保留!

    同时,最让胡轸窝火,也是最无奈的,他再一次的败在了王羽的阴谋诡计上……

    这小子太坏了!

    实地看过,胡轸才搞清楚,为什么前阵的士兵,一趴下就不肯起来了,原因就在于那些金银珠宝。

    泰山军洒出来的金银,不是金银锭,而是金银碎屑。这些碎屑都很小,小到地上稍有缝隙,就能钻进去的地步。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河南大地上草木繁茂,这些碎屑躲在草间石缝里,偏偏又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想摸到就难了。

    那些珠宝更坑人,尤其是珍珠。这玩意圆溜溜的,会在地上乱滚,经常会从一个兵的地盘,滚到另一个兵那里去,然后就会引发一场争执,甚至一场小规模的混战。

    反正,胡轸算是看明白了,王羽处心积虑,他扔了这么钱,肯定是要达到目的才肯罢休。

    跟这个坏蛋斗智?

    算了吧,胡轸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拨转马头,远离这帮蠢猪,不要给这帮王八蛋陪葬!

    反正还有徐荣在呢,那个倔老头肯定有办法将局面扳回来的。

    向中军处望了一眼,胡轸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了,徐荣已经将剩下的半个中军与后军整合在了一起,结合部稍微有些混乱,但不影响大局。幽州军就算彻底击溃了胡骑,也休想在严阵以待的北军面前讨了好去。

    身后再次传来了雷鸣般的马蹄声,仿佛催命的更鼓,带来了死亡的气息。胡轸快马加鞭,加速逃离战场。

    那些捡得够多的胡骑开始起身上马,追在了他们的主将身后。

    他们不傻,也知道幽州军杀回来难以抵挡,不过,不要紧,反正捞足了钱,只要抢在其他同伴前面开溜就可以了,至于胜负……

    中原人的战争,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这场仗根本不应该这么打,先从两翼的大营杀起多好?这帮肉羊以为逃出洛阳,就能逃出西凉人的手心了?

    做梦!

    迟早,他们会回来的,让整个中原都在羌人的铁蹄下颤抖!

    “杀,杀!”

    幽州军在公孙越的带领下,杀回来了,人尚未到,一片箭雨已经笼罩在胡骑们的头上,将他们射得人仰马翻。

    没有秩序的部队,就是一盘散沙,在整军而战的幽州军面前,毫无抗力。

    幽州军大概是整个中原,对胡虏的态度最为强硬,仇恨也最深的军队了。和他们的主将公孙瓒一样,他们认为,只有死胡人,才是好胡人。因此,他们杀起胡虏来毫不手软!

    除了动作最快的那些胡人外,剩下的人都被笼罩在幽州军兵锋之下,不过,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对策,外侧的人,开始向侧翼的百姓大营冲了过去,这是他们早就看好的逃生之路。

    “让开,给老子让开,你们这些该死的软脚羊!”

    不用故意做作,胡人们就释放出了足够的狰狞和血腥,入京之后的这段日子,哪个胡骑手上没沾过司隶百姓的鲜血?若不是那个该死的王鹏举,他们本来可以杀得更多,肆虐更久的!

    “还不滚,想死吗?”

    可是,这一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尽管只是隔着一道薄薄的栅栏,但百姓的眼里面没有恐惧,反而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打!”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打死这些胡种!”有人弯腰捡起了石块,有人从栅栏上抽出了木棒,更多的人只是捏紧了拳头!

    “就是他们杀了俺爹,俺要报仇!”

    “他们祸害了喜儿,喜儿死的好惨!”

    “娘啊!看孩儿给您报仇!”

    嘈杂的呼声化成了巨大的声浪,坚定而狂热的凝聚在一起,万人共一呼,响彻了整个大平原:“报仇!”

    自中平六年七月,董卓带兵入京开始,西凉羌骑在洛阳犯下了无数血案,罪恶滔天。

    身在洛阳者,谁家没有亲朋好友惨遭毒手?

    面对西凉大军,百姓敢怒不敢言,但眼前的胡虏正被王将军的铁骑追杀,有何威风可言?

    在儒家还没有彻底统治中原的时代,在崇尚虽远必诛大汉朝,即便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依旧不是绵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