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四五章 凤凰涅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逸风,即为张邈出使的那个校尉,他受到的震撼是最大的。

    他亲眼见证过徐荣的两场战役,这两场战役的前半部分是相同的,不过,从己方开始败退的那一刻起,形势就迥然而异了。

    在胡骑逃亡引发的惊变之前,他说不清哪一方更占优势。

    当时,战场的形势很诡异,徐荣的军队分成了三个部分,中前军的一万多人陷入了大乱,右翼的骑兵在幽州军犀利的攻势下覆亡在即,后军却重整了队列。

    看起来泰山军一方似乎有机会获胜,但两次见证过徐荣的军略后,李校尉却不敢这么肯定。后军还是前军,在徐荣手里,都不会有太大差别,当初他能凭一万多兵马战胜兖州联军,现在也有可能凭后军的万余人力挽乾坤。

    而且,前军的混乱也只是一时的,随着财宝的减少,前军将士会慢慢恢复理智,然后重新归属于徐荣的统帅之下。

    反观泰山军这边。

    此刻,那位指挥能力很强的于校尉正在整军,他的手段很高超,溃退中的败军已经有了重整旗鼓的架势。不过,他能不能在敌军之前恢复秩序,还在未知之数。

    想想也是,如果人人都能在短时间内,让溃退的军队重整旗鼓,那韩信也不会被称为军神了。这种战术动作,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能决定胜负的,只有幽州军。

    他们的任务极其艰巨,要在击溃西凉骑兵后,顺势击溃徐荣的后军。以徐荣的本领,这个任务的难度比于校尉重整旗鼓更高。

    徐荣整队的速度太快了,别说幽州军被西凉胡骑耽误了一阵子,就算没受任何阻碍,就那么直冲过去,胜负也在两可之间。

    所以,败局似乎已经无法挽回了。

    唯一的指望,就是不知去向的王将军,会不会还有其他奇谋。

    洒金诈败这招,算是让李校尉大开了眼界,他比公孙越了解的情报更多点,他知道王羽很有钱,王匡之所以得罪了那么多人,就是因为他在河内的横征暴敛。

    也正是因为这笔钱,袁绍才和王家翻了脸,本来其他人都以为王羽会用这笔钱招兵买马,谁知道,他竟然一直留到了现在,一口气全扔出来了。

    能想出这种奇谋的人,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认输了,说句市侩点的话,这么多钱都花出去了,总得收回成本吧?

    然而,任李校尉再怎么想,他也没想到,王羽的后手是这个,在这一刻,他的心里,除了因王羽的深谋远虑而起的恐惧之外,就剩下震撼了。

    天意民心,

    是天地之间最伟大的力量!

    在这股恢弘庞大的力量面前,一切妖魔鬼怪都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没错,就是粉身碎骨!

    最先越过栅栏的几个胡骑首当其冲,还等他们没回过神,想明白到底为什么绵羊变成了怒吼着的虎豹,就已经被飞过来的石头砸晕了。

    随后,像是捣年糕似的,数以十计的木棒,争先恐后的捣在了他们身上,鲜血飞溅,骨断筋折!

    毫不避讳飞溅出来的鲜血,数以百计的手搭在这些半死不活的胡人身上……

    “杀胡虏!”

    “报仇!”

    轰天般的呐喊声中,尸体四分五裂!

    像是破堤的洪水一般,人潮冲出了营地,仿佛洪荒时代那场洪水再现,又仿佛不周山坍塌,天崩地陷的那一幕重演。

    看到此幕的人,无不心神震颤。

    正在追杀胡骑的幽州军都骇然止步,飞快的调转马头,避开了这股洪流;

    眼中只有财宝的前军将士,此刻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骇然回望;

    胡轸以及跟在他身边的胡骑则是魂飞魄散,拼命抽打着战马,生怕也步了同伴们的后尘;

    相对这股洪流,徐荣的军阵仿若一叶扁舟,在滔天巨*之下,岌岌可危!

    “王将军竟然已经谋算到了这个地步吗?”良久,李校尉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从胸中吐出了一口气来。

    胜局已定。

    徐荣放弃一捏就碎的两翼不攻,显然是无法罔顾百姓的安危,这样的人,会对百姓展开杀戮吗?但已经陷入癫狂状态的民众却管不了那么多,右翼的人潮冲破了栅栏,左翼的人群也在骚动,零零散散的,已经有人越过栅栏,走向徐荣的军阵了。

    一旦被人潮卷进去,徐荣就算真是军神转世,他也没有回天之力了。

    这不是赢定了么?

    除非……徐荣背弃自己的信念,对百姓动手,可即便是那样,泰山军的胜算也很大。

    这种奇谋简直……

    “不,这不是王将军的计谋,对他来说,这应该是个意外。”

    “啊?”李村讶然转头,发现说话的是那个胖幕僚,没记错的话,王将军非常器重此人。

    “你不懂?呵呵,无妨,我说给你听听好了……”贾诩笑笑,语气有些幽远,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他总是以为自己是个枭雄,很多人也这么认为,其实啊,他离枭雄还远着呢,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小毛孩子。”

    “文……文和先生?”李校尉的下巴都要掉了,有幕僚会这么说自己的主公么?

    贾诩自顾自说道:“他从洛阳城救了几十万人出来,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那些人都记忆犹新,以他的口才,想煽动这些人帮他冲阵又有何难?要知道,他在河东已经干过一次了……又何必搞现在这种劳而无功的计谋?”

    “劳而无功?”

    “也不能说劳而无功,否则,我事先就提醒他了,不过,他的计划里,是没这个的,那个自大的小子……”

    贾诩的语速突然变得极快:“总以为自己是战神,总以为自己能只手逆转乾坤……眼前这位可是徐公卿!打败了孙文台,曹孟德这等宿将的徐公卿!哪有那么简单就能打得赢?嘿嘿,幕僚么,总是要为主公拾遗补缺的。”

    说着,他又笑了,笑容中满是狡黠之意。

    “先生你……”

    “你别说出去啊,第一个喊打喊报仇的人,是我安排的。”

    李逸风只觉得脑子里‘嗡’一声,名震天下的王将军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能跟徐荣战得有声有色的于校尉,就已经很让人难以想象了;

    眼前的这个胖子,这个胖子……还是人吗?抛去那些乱七八糟的言论,他的智谋是何等的逆天啊!又是何等的毒辣啊!

    老天爷,王将军手下好像还有两个很受器重的部将,那二位还没出手,不过,从眼前所见就可以推测出,那两个人也不是寻常人物了。

    也就是说,这场战争才打到一半?

    李逸风自己把自己给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像个木桩一样,完全没注意,让他震惊的二人对了一个眼色。

    于禁有些疑惑,他先前已经有所猜测了,他怀疑那个驱民攻徐荣的计策不是出于王羽之手,那不合他的风格,倒像是贾胖子的风格。

    可两个当事人都不说,他也不是多事的人,可谁想到贾诩却突然对一个外人说起此事。

    别说出去?看那个校尉的脸色,他怎么可能不说?张邈问起,他能不回答么?

    贾诩报之以微笑,却不打算解释。

    如果他跟王羽保持从前的状态,自然不好出头,平白担个心狠手辣的名头,以后怎么换老板啊?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么,毒辣阴狠的名头,还是自己担了的好,免得影响主公的光辉形象。

    主公的形象越伟光正,大业就越容易开展,自己的荣华富贵也就有了保障,担点骂名算啥?只是,这些门道却不好向别人解释,以免被误解成邀功。

    反正,以那个小主公的聪明劲,迟早会领悟出自己的良苦用心的,到时候,回报至少也是双倍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赢得此战。

    有了自己的推波助澜,这件事已经不是很难了,接下来,就看小主公的发挥了。

    ……

    “汉升,这的确不是某的计谋,这几天你都跟某在一起,某若是有所安排,你也应该听到不是?再说,此计也奈何不了徐荣,倒是给你我打了掩护……说起来,这事确实有点怪,好像确实有个幕后黑手的样子,难道……”

    “奈何不了徐荣,将军,此话怎讲?”

    “你看。”王羽抬手一指,黄忠循声看去,徐荣的中军,一杆黑色汉字大旗正迎风飘扬,猎猎生威。

    一时间,他心神微微激荡起来,耳边传来了王羽低沉有力的声音:“这些百姓是洛阳的居民,不是黄巾军,他们对这杆旗帜没有仇恨,其实,就算是黄巾,他们对这杆旗帜的仇恨也不是那么深的。统帅汉军的既然是徐公卿,就没有道理会眼睁睁的看着民众冲过来,而束手无策。”

    “那么……”黄忠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打断他的同样是万人齐声发出的呼喊。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这是让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战号,从汉武时代开始,贯穿了整个大汉朝四百年的历史!

    北军,又名御林军!

    他们是大汉朝的第一强兵,曾经横扫大漠,煊赫西域,将汉人不可辱的理念,挥洒四方,一直传递到了两千年以后。

    愤怒中的民众迟疑的抬起头,惊疑不定的看着那杆战旗,乱世的折磨,让他们几乎忘记了这支强兵,但灵魂中的记忆,却不可磨灭!

    “出车彭彭,旌旗烈烈,天子命我,征战四方……”

    如同光辉岁月的再现,如同中兴盛世的重临,民众彻底停下了脚步,年长者脸上已是涕泪纵横。

    “主公……”黄忠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挣扎,甚至还有一丝祈求的神色。

    王羽神情坚毅,丝毫没有因为黄忠换了称呼而来的欣喜,他沉声说道:“不,汉升,我们不是要摧毁这支强兵,而是要让它在我的手里,如同凤凰一般,涅槃重生!这才是对大汉朝曾经的英雄们,对大汉朝曾经的辉煌,最高的敬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