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四六章 致命杀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战号声越来越响亮,仿佛天地初开之时,巨人盘古的大吼一般。

    天地之间,被这股激愤昂扬之气给填满了,不由自主的用风声相和,一起歌颂着传说中汉军英豪,一起回忆着那些永不磨灭的岁月。

    汉军雄武,

    威播四疆,

    壮哉羽林,

    汉家儿郎!

    王泽扔掉了手中的翡翠,任由那块价值千金的珍宝跌落尘埃。这东西是他打倒了三个同袍,好容易才抢到手的,结果拿到手的欢喜劲还没过去,就再次失去了这件宝贝。

    不过他不后悔,或者说他根本没察觉这些,他的胸口里像是被人塞了什么东西进去,又或者是有人在里面生了一把火,使得他满腔的热血都沸腾起来,直欲破胸而出。

    御林……

    这个词离他并不遥远,因为他就是其中一员,他也曾为了加入这支集万般荣耀于一身的军队而欣喜欲狂过;他也曾充满自豪和憧憬的,听前辈讲述着那些辉煌而灿烂的岁月;为了保家卫国的信念而努力拼搏过。

    但是,残酷的现实,和无情的岁月,抹去了这些荣耀,他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终日只为了军饷能不能按时足量的发放,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而忧心忡忡。

    荣誉?

    那是什么?

    然而,此刻,万人共一呼的战号声,唤起了他心底的记忆,一股莫名的激动,突然让他颤栗起来。

    莫名的,他伸出手,看着那个被他一拳打倒在地的同袍,后者欣然伸出手,与他紧紧的握在一起,两人谁也没有再看地上的翡翠,亦或其他珍宝。

    相视一笑中,仇怨顿消,胸中喷薄欲出的那股激昂之气,终于不约而同的爆发出来。

    “出车彭彭,旌旗烈烈,天子命我,征战四方……”

    他忘情的呼喊着,用尽全身的力气,那杆看得熟的不能再熟的战旗,突然变得生动起来,烈烈招展的起伏中,像是在向他和他千万个同袍诉说着什么。

    开始还是在齐声高呼战号,到得后来,几乎整个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加入了呼喊,喊的内容也渐渐有了变化。

    “我们为何而战?”王泽看到,张潇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战场中央,站在一个小丘上,挥舞着拳头,向周围的将士呐喊着问道。

    “大汉!大汉!”王泽本想上前去道个歉,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呼喝声。

    “我们汉家儿郎……”

    “威武!威武!”不止他一个,周围的人个个如此,狂热的气氛感染了所有人。

    “我们面对的敌人是……”

    “叛逆!天下共讨之!”

    前军的队列开始恢复,士兵们在身边最近的地方拾起了武器,按照日常操练的那样,寻找同袍,寻找自己的位置,士气比开战前还要高出百倍。

    没人会怀疑,陷入狂热中的他们,可以将十倍百倍于己的敌人撕得粉碎。因为,他们的前辈就是这么干的!

    “文,文和先生,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你快想想办法啊!”李村被吓坏了,他感觉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一波三折?

    不,这不是波折,根本就是逆转,逆转,再逆转!

    贾诩说民众起不到作用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的,等到北军的战号声一起,百姓停步,他才恍然大悟,对贾诩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然而,之后的演变就有点吓人了,北军士气高涨,高涨到已经爆棚,这仗还怎么打?

    于校尉已经整好了队伍?没用!先前打不过,现在更打不过!

    幽州军的位置在敌军侧翼?也没用!冲阵的话,他们只会发现自己撞上了一块铁板!

    还有开战以来一直没出现的徐校尉?他手底下顶多几百兵马,又能做些什么?

    至于从溃退开始就不见踪影的王将军……李校尉很怀疑,这位王将军不是跑了吧?不然他扔下大军,干嘛去了呢?

    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这位智谋逆天的贾先生身上了。

    摸摸下巴,贾诩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我不是说过了么?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主公的了。”

    “可是,可是……”

    “物极必反,适才民众要是冲进去了,北军就崩溃了,结果他们停下了,看在无知者眼里,这就是奇迹。”贾诩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家主公,就是个擅长制造奇迹的人。李校尉,你要是实在想做点什么才安心,那就闭上眼睛祈祷吧。”

    “……”李村彻底说不出话了。

    祈祷,祈祷有用的话,还要兵马干嘛?

    其实,如果他看到徐荣的脸色,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将军……”几个亲卫都是一脸担忧的望着主将,哪怕是以他们对自家主将的熟悉,也从未见过徐荣露出这般凝重的神色。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形势大好,民众恢复了理智,正在离开战场,返回营地,己方的军队士气如虹,只待一举击破敌军了。

    至于胡轸和他那些胡骑?被灭了更好,这些祸害早就该死的干干净净了!

    可是,主帅到底在担心什么?竟然露出了这种神色?

    “不应该是这样……”徐荣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他只知道,王羽的计谋,不该是这样半途而废的手段。

    当初他在洛阳,明明事不可为,可最终还是搞得翻天覆地,现在这样……

    如果说是百姓攻击胡骑是个意外,那么依照对方的行事风格,若有什么后着,应该趁势发动才对。此人有底线,但绝对不迂腐,否则他就不会这么布阵!

    刚才没发动,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对方怕局势失去控制,彻底将百姓卷入战争;要么就是刚才的时机不对,或者王羽还没准备好。

    到底是什么?能让王羽扭转现在这样的战局?

    徐荣觉得一股浓浓危机感扑面而来,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对方肯定还有杀招没用,因为对方是那个王鹏举!若是当真事不可为,他肯定会抽身而退,来个以退为进。

    那一招,在徐荣的意料之中,但他也没什么应对的办法。

    如果王羽就这么跑了,这里的十数万百姓就会成为巨大的包袱,无论是将他们迁回洛阳,还是设法安置,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这个包袱有可能将自己压垮,不过,代价是沉重的,至少也会付出几万人的生命!

    徐荣很庆幸王羽是个有底线的人,不像他最初预想的那样残暴,同时,这个认知也加深了他的危机感。

    有杀招,一定有!

    可到底是什么?

    徐荣紧张的思考着,脑海如倒映星空的湖面,将战场上的各种因素丝毫不差的映在其中,反复碰撞着,试着找出一条清晰线索,或者哪怕是一点点的征兆。

    终于,他发现了什么……

    他猛然抬头,远眺敌阵,急问道:“泰山军的军旗呢?”

    “啊?回禀将军,那旗不是……”亲卫们都愣住了,远方于禁已经彻底收拾好了溃兵,恢复了旌旗如林的姿态。

    “不是那些旗!”徐荣的语声更加急促,甚至前所未有的带了一丝焦虑的味道:“是汉军旗!前军有夺旗的战报吗?”

    “……没有。”亲卫们回望身后,又远眺敌阵,忽然察觉到了什么。

    己方士气如虹,似乎跟对方没竖汉字旗有关,若是对方也竖着同样的旗帜,同袍们在军阵中的鼓舞就不会这么顺利,难道说……

    “快!敌人已经潜伏到了我军阵中……”徐荣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意识到了危险所在!

    毫无疑问,面对强敌,王鹏举再次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借着刚刚百姓的掩护,他潜入了军中,说不定还换上了北军的服饰,他的目标……

    擒贼先擒王,他要来直取中军!

    而且,第一目标不是自己,而是将旗!

    “加派人手,守卫将旗!”徐荣的亲卫应声而动,对这位战无不胜的统帅,他们的心里只有敬重和崇拜,不问理由,首先执行命令,这就是他们的作风。

    “被发现了么?”王羽注意到了这个变化,然后,他提起了手中的长槊,冲着身后点点头:“汉升,拜托了。”

    “主公放心!”黄忠从背后取下了大弓,这是灵帝宝库中最好的一把弓,现在,这把宝弓重见天日,并且掌握在了最适合它的人手中,它要履行自己的第一件使命,有些残酷的使命!

    另外十名亲卫默默的提起了低垂的武器。

    徐荣的命令已发,中军正陷入了极度紧张的气氛,王羽等人的举动在第一时间引起了周围的注意力。

    一个军侯往这边走来,

    其他人注视着这个方向,

    还有人交头接耳的交谈着,纷纷摇头,脸上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徐荣的兵马是一支杂拼起来的军队,不认识的同袍很常见,没有人会大惊小怪,不过,若是有人突然在中军扬起了兵器,那就没法不引起怀疑了。

    徐荣的视线终于转了过来,与王羽犀利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并且看到了让他惊骇欲绝的一幕!

    一个英武的少年,手持长槊,身后一个壮汉正拉满了雕弓,锋利的箭矢在阳光下散发着无尽的寒芒,指向处,正是那杆黑色的大旗!

    徐荣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他猛地抬起了手,指向王羽,不,他指的是王羽身后的黄忠,张口欲呼!

    亲卫们注意到了主帅的动作,纷纷拔刀挺枪,就要上前;

    其他士兵也都张开了嘴,想要用惊呼将心中的惊讶宣泄出来;

    时间像是停滞住了一般,只有那柄雕弓的行动不受妨碍!

    弓满!

    弦松!

    箭离弦!

    强劲的箭矢划出了一道光弧,仿佛跨越了时间一般,起于雕弓之上,终结于旗杆正中!

    狂风起!

    将旗倒!

    天下闻名的二人,于焉相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