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四七章 一线之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刹那之间。

    战场上的声音好像都消失了。

    冲天般的战号声,战马奔腾的轰鸣声,战鼓声,牛角号声,全部消失了,归于一片沉寂。

    洛阳军军阵正中,那杆仿佛从远古时代便一直屹立至今,恍若永远不会倒下的大旗,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然后缓缓倾倒,带着无尽的不甘与悲伤,落入尘埃,激起了满天烟尘!

    尘土像是受惊的鸟群一般乍然飞起,飞到空中后,才缓过了神,静静的看着抢了自己地盘的那个不速之客,没有愤怒,只有哀伤,仿佛在哀悼一个时代的消逝。

    “呜……”嘹亮的号角声在远方响起,充斥在天地之间。

    惊动了正被惊愕与哀恸之中的人们,当他们骇然回首时,正见一面大旗正冉冉升起,在当空红日的映射下,发出了万道光芒!

    “国贼西来,祸乱京师,汉军威武,奉旨讨逆!”

    泰山军的军阵彻底恢复了,不过,阵型却有了变化,攻守兼备的弯月已经消失,代之的是一往无前的锋芒!

    突击阵势,锋矢阵!

    形势,再次逆转。

    在于禁的指挥下,锋矢阵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发动突击,士气的消长,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己方的优势也还有进一步扩大的余地。

    数千人的呼喊,怎么比得上万人的?

    上万人的呼喊,又岂能比得过十万人的?

    两翼营地的百姓沸腾起来,他们不由自主的加入了呐喊的行列。

    祸乱京师的西贼,是所有人的噩梦,如果真的还有救星,除了眼前这支军队,这支由泰山英雄指挥的军队之外,还能是谁呢?

    “汉军威武,奉旨讨逆!”

    四面汉歌,逆转就在一瞬间,关键就是那杆大旗!

    “王鹏举!”徐荣发出了开战以来,甚至出道以来最高亢的怒喝。

    “徐公卿!你还不降吗?”王羽抬起长槊前指,他没有急着动手。

    若是可以的话,他当然更愿意来个擒贼先擒王,然后再放倒大旗,全面进攻。但他一直没找到机会,外围的阵势在百姓的冲击下,显得有些松散,露出了一些本来没有的破绽,但中军附近却没有丝毫破绽,想要接近徐荣,就只能硬杀过去。

    黄忠的箭术再强,也不可能隔着人墙射中徐荣,所以,他只能先解决大旗,然后再想办法解决徐荣。

    后方不需要他担心,于禁的指挥才能,加上贾诩洞彻人心的造势本领,眼下的形势是顺理成章的。

    外围形势占优,己身旁边却是以寡敌众,王羽干嘛要着急动手?

    “降?降你这个祸乱天下的野心家?做梦!”事出突然,但徐荣对眼下的形势也有着明晰的判断。

    胜负,就在一线之间,比的就是哪边更快!

    前军能重整队列,靠的本来就只有士气,眼下氛围上已是四面楚歌,形势上也是被泰山军和幽州军两面包夹,肯定是无法挽救了。

    当然,幽州军应该不会攻击前军,他们不会想不到后军才是威胁,所以,现在的关键,就是在前军彻底崩溃,或者应该说是泰山军越过前军之前,擒杀王羽!

    他潜行到这里,固然鼓舞了泰山军的士气,同时也把他自己暴露在自己的兵锋之下!

    徐荣明白,王羽此举不仅仅是逞能冲动,他看穿了己方的最大弱点,就是自己这个指挥者。王羽出现在中军,自己的命令就无法顺利传达出去,没有自己的指挥,又失了将旗,这支军队就是一盘散沙。

    现在要比的就是谁的动作更快!

    徐荣挥手断喝:“杀!”

    “杀!”周围的士兵红着眼睛冲了上去。

    其他部队离得远,不知道军旗倾覆的原因,所以心神受到了震慑。如果只是远观,适才旗倒旗升的情景,确实像是冥冥中的某种力量,为世人指明顺逆的归属。

    董贼是不是国贼?

    勤王讨贼有没有错?

    洛阳军是为谁而战?

    深层次的原因无从思考,但表面的原因,加上眼前所见的情景,就足以让洛阳军将士的士气崩溃了。

    当然,这只是对远处的兵将来说,对中军附近这些人而言,被敌人潜到了主将的中军,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箭射倒了将旗,这是莫大的耻辱,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涌上各人心头的,尽是熊熊的怒火!

    如果不能将眼前的敌人挫骨扬灰,这股烈火就无法熄灭!

    “要战?那便战吧!”王羽仰天长啸,不退反进,横槊杀向了徐荣。

    形势已经逆转,可面对徐荣这种敌人,在对方完全失去指挥能力之前,都不能掉以轻心。

    鼓舞士气,整顿队列,以摆脱逆境?对普通武将来说,这可能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是,对那些真正的统帅而言,这不算什么。

    当年韩信在齐地背水一战的时候,不就是上演了一遭溃军反扑,反败为胜的好戏吗?

    所以,王羽必须亲自走这一趟,在彻底获得胜利之前,就算不能擒杀徐荣,也要死死的缠住对方,让对方无法指挥全军。

    出奇方能制胜,这就是王羽的奇谋。

    亲卫中分出了两名,紧紧的跟在王羽的身后,他们的任务不是杀敌,而是替王羽护住侧后,以免遭到暗算或围攻。其余八人结成了一个圆阵,将持弓的黄忠护在中心,跟在了王羽身后。

    如果用后世的特种小队分工来说,王羽就是尖刀,而黄忠则是强力狙击手,一近一远,哪怕只是个十二人的小队,也能给敌人造成足够大的威胁。

    灵帝宝库中的宝槊,无论选材还是做工,都极其精良,尤其是在被王羽灌注了全身之力,瞬间爆发出来的时候,横扫千军如卷席也就不是传说了。

    平直的槊杆被巨大的惯性拗成了圆弧状,只有亲造这杆宝槊的名匠,才能准确的衡量出,其中到底蕴含了何等巨大的力量。

    槊杆不是精钢所铸,但最上等的拓木,经过三年以上的反复泡制,其坚韧程度并不在精钢之下。这一点很容易验证,只要用刀斩上槊杆,就会听到金铁碰撞之声。

    这样的槊杆,比起精钢来说,更多了几分韧性,威力更强!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刀盾兵,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他们的进攻,完全是照着训练操典做的,将整个身体都藏在盾牌后面,用全身的力量顶着盾牌,他们不指望自己有本事拿下天下无敌的王鹏举,他们想的,只是尽量缠住对方,哪怕一招也好,从而给紧随而来的同袍们营造出战机。

    然而,当他们听到破空而来的呼啸声时,

    当他们的整个身体都感觉到了,与呼啸声几乎同时到来的巨大力量时,

    他们发现,自己错了,能被世人成为勇武无双的人,自有其道理所在!

    “嘭!”

    一声如击重革的沉闷声响!

    两声戛然而止的惨叫!

    两名悍卒被王羽以一式横扫千军,直接扫得飞退数丈,狂喷着鲜血,撞在了其后蜂拥而来的人群之中。

    如同下山的猛虎,王羽直入敌阵,一柄长槊像是分身万千,化成万道寒芒,漫天飞舞。

    白马义从的老兵说的没错,这种拥有多种攻击方式的重兵器,比长枪更适合王羽的战斗方式,挥舞起这把得自灵帝宝库的宝槊时,王羽如虎添翼。

    “啊!”

    同时,人群后面,也发出了几声惨叫,几名弓箭手惨呼着扔掉了手中的弓箭,捂着心口或喉咙,颓然而倒。

    黄忠比狙击手更强,他的连珠箭可以集中射击一个目标,也可以分取多个目标。他的首要目标,是那些弓弩手,以寡敌众,远程攻击是最大的威胁之一。

    王羽的小队虽然人少,但作为主力的二人却都是当世的顶尖人物,远近结合,又岂是随便百十个兵卒就能阻挡的?

    势如破竹一般,王羽迅速拉近着和徐荣之间的距离。

    “将军,退一退吧,这里太危险了。”徐荣身边的亲卫尽皆变色。

    他们经历过许多场大战,也见识过诸多勇将,都不是胆怯之人,同样,他们也听说过王羽的名声,但王羽的恐怖,依然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光是王羽一人,还不足为惧,这里是北军中军,一人之力再怎么勇猛,最终也会被人海淹没。然而,有了那个恐怖的弓箭手之助,王羽的威胁至少翻了两倍!

    要知道,军旗的旗杆都是有碗口粗的硬木所制,想要将那杆大旗升起来,没有十几个人的协力,都无法做到。

    结果……一箭断旗!

    那个弓箭手的实力可怕到了极点。

    他的箭术不仅仅是威力强,而且射速也快,像是不需要瞄准,也像是可以有身外化身,在短短的数息之间,那柄强弓送出的死亡之风,已经夺取了十数人的性命!

    太危险了。

    “退?往哪里退?”徐荣冷声喝道:“左右听令,结阵迎敌!打旗号,将中军的情况通告全军!”

    “……喏!”众亲卫略一迟疑,最终还是听命而去。很显然,将军已经彻底放弃了前军,准备单以后军迎战了。

    中军遇袭的消息对军队士气也是重大打击,可怎么也比天意所向强,至少后军的将士能够鼓足勇气作战了。

    这是最后一搏,没错,就是一场赌博。

    是失去了指挥的后军在王羽授首之前,挡住泰山军的攻势?

    还是远在大军分出胜负之前,王羽就拿下了徐荣?

    又或是在中军的激战结束之前,泰山军就彻底击溃了洛阳军全军?

    包括王羽和徐荣在内,没人知道答案,胜负只在一线之间。双方能做的,就将所有的底牌尽数推上台面,奋战到最后一刻!

    第一个活动起来的重要筹码……

    是幽州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