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四九章 势不可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披甲……”

    哪怕是前线打得最激烈,陷入全军溃退的窘境之时,泰山军也始终保持着一支预备队,在领军校尉徐晃发令之前,他们甚至连盔甲都没穿。

    眼睁睁的看着同袍死战,他们热血沸腾;

    战局不利,他们激动请战;

    屡次请战被拒,他们懊恼不已;

    奇迹发生的一刻,他们只觉身体里有一座火山在蠢蠢欲动!

    现在,出战的命令终于来了!

    士兵互相帮助着,用最快的速度穿起了盔甲,提起了沉重的兵器,然后,齐齐的看向了他们的校尉,期待着对方的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命令。

    没错,就是最后一个,这支预备队是一支非常特别的军队,他们打仗只需要一个命令就足够了,因为他们是……

    “你们是谁?”士兵们等到的不是命令,而是一句突如其来的问话。

    “白波?”问题勾起了回忆,有人下意识的回答道。

    “泰山军?”大多数人还是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了新身份。

    “勤王军……”更多的答案涌向出来。

    “是,也不是……”徐晃戴上了头盔,这样会使得士兵们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声音也会变得很模糊,不过没关系,这些都不重要,他只需要一个动作,就能将所有需要表达的意思,尽数表达出来。

    他转过身,高高的抬起了手臂,笔直的指向了正前方!

    那里,黑色的汉字大旗猎猎生威!

    “汉军,我们是汉军!”士兵们知道徐校尉要表达的意思了,队伍中响起了一阵欢呼。

    他们是白波,是造过反,不过,那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领导他们的是小天师,无所不能的小天师!

    小天师是大汉朝最忠诚的战士,也是最宽和的人。

    他不计较黄巾将士的过去,也不包庇那些为富不仁的豪强世家;

    他代表了大汉朝最正义的力量,

    他要带领自己这些人开创一个清平盛世!

    一个问题,一个动作,徐晃的阵前宣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起到的效果却无比惊人,他扬起了手中的大斧,笔直的指向敌阵,怒吼声穿透了头盔的阻挡,如同闷雷一般炸响!

    “以汉之名,某命令你们,跟随某,前进!”

    “进!”

    五百人爆发出了数千人的气势,即便没有于禁的将令,泰山军的将士们也不约而同的让出了一条通道,震惊不已的望着这支突然出现的友军。

    他们完全想象不出,这些训练时显得很笨拙的同袍,平时脾气也很和善,身材甚至有些瘦弱的同伴,怎么突然会爆发出这等惊人的杀气!

    白波军中的精锐,放到泰山、丹阳的劲卒当中,就是很不起眼。不少老卒暗地里也在抱怨,埋怨主公怎么把最精良的甲兵委于一支弱旅之手,而不是自己这些老兄弟。

    现在,他们明白了,这支所谓的弱旅,并不像他们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人畜无害,当他们全力爆发的时候,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他们的去路!

    “当!”目送友军前进,一个刀盾兵用手中的刀敲击起盾牌来。

    他的举动迅速感染了其他同袍,刀盾敲击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很快连成了一片。

    长矛兵、盾手用手中的长矛重重的顿在地上,连伤兵都在奋力的跺着脚,数千人制造的声响压倒了战鼓和号角声,轰鸣声惊天动地。

    “出车彭彭,旌旗烈烈,天子命我,征战四方……”

    震天的战号声中,泰山军祭出了最后的杀招。

    ……

    王泽死死的握着盾牌,满心都是愧疚,中军会被突袭,显然跟他和他的同袍们的举动有关,若不是他们搅乱了阵势,又怎么会……

    徐将军被突袭了,没了那位统帅,自己的日子会变得更好吗?不,恐怕会更糟,必须保卫徐将军,哪怕以生命为代价!

    “保卫将军!”身后传来了张潇激昂的鼓舞声,王泽胸口一热,也大声叫喊了起来。

    相同的呐喊声,不停的回响着,压倒了幽州轻骑轰雷般的马蹄声,振奋着全体洛阳军的士气。

    张潇在额头上抹了一下,触手处,一片湿滑,有血也有汗,他无暇理会这些,他只是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敌军阵列。

    敌军也是强弩之末了,只要延缓他们推进的速度,就算前军崩溃,也能给后军争取足够的时间,有自己这些墨门弟子在,就算暂时失去了中军的指挥,大军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崩溃的。

    胜利,依然属于矩子,属于墨门,而不是那些罔顾天下苍生的野心家!

    这一刻,他信心十足。

    然而,下一刻……

    当泰山军的阵列突然如波浪般往两旁分开;

    当战号声冲天般响起;

    当徐晃持斧而前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之上;

    当五百件皇家秘藏的甲兵重现天日,大放光彩之时……

    张潇骇然欲绝!

    “奉旨讨逆,降者不论!”

    配合着徐晃及其部属威风至让人无法正视的出场,最后的攻心口号,从四面八方高涨起来。

    张潇呆呆的看着这支队伍,连身遭的方阵崩溃了都没发觉。

    士兵们挺身而战,结果被敌人杀得尸横遍野。

    这支部队穿着最好的甲杖,持着最有杀伤力的制式兵器,仿佛一只钢铁巨兽一般,大嘴开合之间,利齿森然,杀机毕现!

    面对敌人的攻击,他们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只是奋力抬起手中的巨刃,然后向下猛挥。

    洛阳军手中的刀枪,奈何不了京师名匠们精心打造的鱼鳞甲,即便有少许人避开了盔甲最坚固的地方,伤到了里面的甲士,对方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木然的重复有些呆愣的攻击动作。

    呆愣,却有效,巨刃之下,兵折骨断,血肉横飞!

    开始有人转身溃逃,这支甲兵的出现和表现,摧毁了他们最后的士气。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直面生死的,他们只是普通的小兵,没有无敌统帅的带领,他们怎么可能奈何得了这种无法抗衡的敌人?

    王泽却在发呆,不单是他一个,不少跟他一样的人都在发呆。

    不是因为恐惧,他们的视线一直死死的盯在敌人手中的武器上面,这种兵器他们见过,而且知道其代表的意义。

    “斩马剑……”

    中平五年,灵帝听信方士之言,大发四方之兵,讲武于平乐观下。当时,皇帝亲自披戴甲胄,骑上有护甲的战马,自称“无上将军”,绕军阵巡视三圈后返回,将武器授予大将军何进。

    当时天子的仪仗护卫手中所持的,以及天子亲手赐给大将军的,正是斩马剑!

    还有,那些甲士身上穿的甲,跟天子仪仗穿的也一模一样。对王泽这样的老兵来说,眼前这一幕,让他感觉时光倒流,回到了两年以前……

    唯一的区别,就是天子的仪仗站到了与他敌对的一方,他不能再象两年前一样,单纯的以敬仰而尊崇的目光注视那支队伍了。

    “奉旨讨逆……”

    “奉旨讨逆……”

    两翼的百姓也加入呐喊的行列了,看着眼前这支天子仪仗再现般的队伍,王泽的斗志彻底消散了。

    先帝的御卫都出现在对方那边了,大义所在何方,还用质疑吗?

    泰山王将军,的的确确是受到天子认可的忠义之臣啊!

    至于保卫徐将军……王泽相信,天子的亲卫,是不会为难徐将军这样的忠勇之臣的。

    ……

    “斩马剑,御林铁甲……”

    听着四周传来的惊天动地般的呐喊声,远远望见前军如波开浪裂般向两边翻转,让出一条百多步宽的通道来,徐荣突然扬声喝问道:“自那场演武之后,宫中武库就发生了一场火灾,一批最上乘的兵甲就此消失,原来却是被先帝藏起来,然后辗转落在你的手上了吗?”

    “天意人心!”

    王羽用槊柄砸开一面盾牌,一脚踹开那个刀盾兵,借力闪身到黄忠身前,用身体替对方挡了一箭,这才腾出空当来回答徐荣:“先帝在天有灵,亦属意某来拯救天下苍生,重兴大汉,徐将军,你此刻不降,更待何时?”

    王羽的十个亲卫已经战死了八个,剩下的两个也是多处负伤,黄忠早就丢下了弓箭,拔刀应战了,看起来已是穷途末路。可从王羽身上,却看不到半点挫败的情绪,他扬声而笑,仿佛现在被围攻的是徐荣,而不是他自己。

    徐荣不接王羽话茬,他注意到被王羽挡住的那支羽箭,没有刺进去,而是掉落在地上,于是微微颔首道:“先帝的护身软甲,原来也在你身上。”

    “何止这些?”王羽与黄忠交换了一下位置,一槊横扫,架开了几根长矛,顺势还刺倒了一名长矛手:“某的手中长槊,汉升射断大旗的宝弓,又有哪件不是先帝所赐?徐将军,你还不降么?”

    “你将这支甲兵藏到现在,自是要一击致命,这支甲兵也确实甲坚兵利,带兵的将领更是勇不可挡……如果他们能冲到我军阵前,我军自无法抵挡,待幽州军被解放出来,两下合力,我军唯有败亡一途……”

    徐荣依然不答,反而分析起了战局,只听他话锋一转道:“不过,他们发难的太早了,也许不是你交代的,而是代你指挥的那位部将,甚或领兵的这位勇将的主意。”

    王羽朗声长笑:“文则、公明都有上将之才,战局如何,该当如何行事,自有他们自行判断,何须某事事叮嘱?他们认为可以,就发动了,谁的主意,很重要吗?胜也好,败也罢,正应了那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上位者最吸引人的优点,想到王羽一而再再而三,既有诚意的招揽自己这个无名之人,黄忠心头一热,疲惫的四肢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新力,手中刀光暴涨,惨叫声中,正围攻他的几名士兵溅血而倒。

    得了这个难得的空隙,黄忠更不迟疑,右手弃刀,在腰间一抹,左手反手取弓,做了一个鹞子翻身般的动作,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停下来的时候,五支乌龙铁脊箭已经搭在了弦上,森寒的箭矢直指徐荣,杀机毕现!

    “保护将军!”亲卫们大惊失色,纷纷举盾上前。没人会怀疑,这会是何等石破天惊的一箭,射断大旗的箭矢,就是这种箭!

    此箭,有破甲破盾之威!

    黄忠的暴起连王羽都有些意外,但徐荣的神色却丝毫变化都没有,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有波动:“此战的胜负,就在于那些甲士,他们若是冲到我军阵前,我军必败,若是半途气力不支,就是王将军你败了。”

    “那也未必!”黄忠冷声道:“在此之前,还要看过黄某此箭之威!”

    “将军箭术惊人,或可杀荣于此,但将军久在之后,暴起发难,一旦此箭不中,或者荣只伤不死,将军可还有再战之力?群起围攻之下,王将军神勇无敌,或可无恙,将军您……”

    “醉卧沙场,固所愿尔!”黄忠神情不动,眼中杀机一闪。

    众亲卫神情紧张至极,挡在徐荣面前的已经有好几面盾牌了,但这位箭手的箭术太过惊人,就算是盾牌,也未必能挡得下这惊天一击。

    “慢!”王羽突然抬手按住了黄忠即将松弦的手。

    目视黄忠,示意对方稍安勿躁,王羽转向徐荣问道:“徐将军似乎有什么提议?”

    “王将军若认可荣的判断,可敢与荣赌斗这一场?”

    “徐将军要怎么赌?”王羽失笑,穿越以来,一向都是他与别人打赌,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找上他。

    “赌你的兵!”徐荣抬手一指,远处徐晃的兵马已经溃阵而出,正往后阵杀来。

    “他们若是能在两刻之内赶到我军阵前,这场仗就是荣输了,要杀要剐,任你处置。若是赶不到,就是将军你输了,荣也不要你的命,只要你释了兵权,安顿好百姓,回泰山老家,放弃争天下的念头即可!如何?”

    “哈哈……”王羽仰天大笑:“徐将军,你是故意让某吗?你难道没猜出……”

    “猜到也好,没猜到也好,”徐荣摇摇头,向战场各处一一指点道:“御林军,雍州边军,幽州铁骑,丹阳劲卒,泰山兵,河内郡兵……无一不是大汉的好儿郎。”

    回过头来,他目视黄忠,道:“还有如贵属这样的忠勇之士,既然胜负已然系于一军一将之身,无论他们是什么人,这场战争都可以停止了,忠义之血,没必要白流……某唯一的请求就是,请王将军不要为难某麾下的将士,任他们去留,如何?”

    “将军!”

    徐荣的亲卫听出了不详的意味,自家将军这哪是在打赌,分明就是在交代后事啊,就算那支兵马真的冲到阵前,还能有力气厮杀吗?就算有,他们来得及赶在王羽支持不住之前击溃洛阳军吗?一切都是未知之数啊!

    “便依徐将军。”王羽缓缓压下了黄忠的手,让箭矢指向地面,徐荣的确已经没有战意了。

    这场仗再打下去,就会演变成大规模的混战,伤亡将会数倍于前,所以徐荣明知自己在河东的作为,甚至也猜到了徐晃所部的身份,可他还是开出了这样的条件。

    中军的激战,是整个战局的关键,这里的厮杀忽然停止,影响迅速波及开来。

    从洛阳军的中军开始,诡异的平静向周围扩散着,很快影响到了正在缠斗之中的幽州军。

    公孙越挥舞马刀的手停在空中,茫然四顾,完全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于禁率领的泰山军也停止了前进,他们不知道那平静代表着什么,是徐荣已经……还是主公……无论哪一种情况,也不会出现这么诡异的情景,总得有人缓缓,有人怒吼才对啊?

    渐渐的,战场上只剩下了重甲步兵们的脚步声,他们没有接到停战的命令,所以,他们的任务就是向前,再向前!

    除了死亡和主公的命令,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他们的前进,强大的敌军不行,遥远的距离也不行!

    一往无前!

    长驱直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