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五三章 煮酒论英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梁东、成皋两战震怖天下,但这两仗的具体过程,却没什么人能说得清楚。当事者倒是都还健在,但孙、曹二人都不肯多说这个话题。

    孙坚是一点就炸,袁术去打听具体过程的时候,都被孙坚甩了脸色,最后只能从孙坚部下那里零零碎碎得了点情报。

    王羽根本就没去自讨没趣,以他跟孙坚的关系,上门说这个,肯定会被视为挑衅,一场内讧群殴必然无法避免。王羽不怕打架,可这种无谓的架有啥可打的?

    曹操的答复,王羽是从李逸风那里辗转得知的。这边的答复更奇葩,曹操说自己莫名其妙就输了,根本就不知道输在何处。

    这个说法,给徐荣威名锦上添花的同时,也给他笼罩上了一层高深莫测的面纱。世人皆言:徐荣用兵,有鬼神莫测之能。

    如李校尉这种亲眼观战的人倒是不少,但打仗这种事,眼光不够,又岂能看出门道来?他能看出胜负,具体过程却是说不清的。

    总而言之,这个话题相当吸引人,别说几位武将,就连贾诩这个对军阵之事不大感兴趣的人,都凑近了些,悄悄的竖起了耳朵。

    “成皋之战,曹孟德联合了兖州群雄,兵强马壮,人多势众,荣只带了以雍州军为主,夹杂部分北军和西凉军的万余军马迎战,看似强弱分明,实际上却是不然……”

    徐荣也没卖关子的意思,坦然道:“其实,那一战,与今日之战颇有些相似。王将军固然奇计百出,但利用的,却都是荣的破绽,比如那洒金诈败之计,若是换了公孙将军,能约束兵马否?换了王将军自己又当如何?”

    王羽点点头。

    此战能胜,两翼的百姓起到的作用更大,不过徐荣特意提到这点,显然是想告诉自己,曹操在成皋之战中的弱点是,他带的也不是自己的兵,而且比徐荣的状况还要糟糕,曹操带的是联军!

    “曹孟德列的是鹤翼阵,他将鲍信的兵马分成两部,在左右两翼分别与刘岱、张邈的兵马相混杂,中军只有他的五千本部以及卫家的三千私兵。荣以车悬阵列阵,猛攻曹孟德中军,故而大胜之,然则,若就此定论,说曹孟德军略不如荣,可也?”

    徐荣话没说尽,但王羽已经有悟于心了。

    鹤翼阵是两翼齐飞的阵势,将重兵列于两翼,攻势也由两翼发起。不过,曹操之所以如此列阵,主要是出于无奈。

    张邈和刘岱面和心不合,其下的部将自然也一样,让他们并肩作战,很容易出乱子。

    而鲍信虽然看重曹操,但也是那种长辈看好后辈似的态度,曹操别想摆出上级的命令号令鲍信。其实,鲍信的地位比曹操要重得多,联军一共才五万,鲍信一家的兵就有两万多,他说话的分量有多重也是可想而知。

    曹操真正能如臂使指的指挥的,只有他本部的五千人,加上卫兹的三千家兵。这还是王羽帮了他的忙,把卫兹给干掉了,不然更惨。

    曹操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些问题,可他能怎么办,总不能只带着五千人就杀向洛阳吧?趁虚而入,也不是这么个搞法的,他只能尽量协调各方,弄出个相对中庸的方案来。

    如果遇上几个庸将,他打几仗下来,威望就竖立起来了,战斗力也能相应提升。结果他一头撞上了徐荣这种逆天人物,不败才奇怪呢。

    徐荣的车悬阵在正面的攻击力极其强悍,若是曹操的鹤翼阵能彻底发挥出威力,那就是中央突破对两翼包抄,输赢尚在两可之间。但依照徐荣的说法,很显然,曹操的两翼运转不灵,中军又抵挡不住徐荣的猛攻,结果就悲剧了。

    “……待其中军一垮,我从中军驱溃兵卷击两翼,兖州军便再无回天之力了。”徐荣的描述并不是很详细,但每句话都切中了要点,通过他的描述,成皋之战的全景,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单以此战来断定曹操、徐荣的兵法孰高孰低,确实不太合理。就像是阳人之战,王羽也是以少胜多,可他自己可不敢说,兵法韬略远在徐荣之上。

    李逸风疑惑道:“既然如此,曹将军为何不……”说到一半,他自己就讪讪的住了口。

    曹操根本没法解释原因,否则就真是输阵又丢人,顺便还把鲍信、刘岱那帮人全给得罪了。打落牙齿往肚里咽,承认技不如人,是他的唯一选择。

    王羽可以想象,对那个心比天高的曹孟德来说,这仗输的有多憋屈,输了还不能跟别人解释,憋出内伤了都未可知。

    “那梁东之战呢?”

    徐荣大有深意的看了王羽一眼,道:“孙文台输在他的习惯和脾气上。”

    ×百×度×搜×索×八×一×中×文×网×

    “跟我有关?”王羽觉得有些摸不到头脑。

    徐荣颇为玩味的说道:“孙文台自负勇武,行军时通常都走在最前方,还喜欢自己举着大旗,身上的披风是大红色的,头上的赤帻也是鲜红闪亮,想看不见他都难。作战的时候,他也经常身先士卒,屡屡以身涉险,王将军,你不觉得他的弱点更明显吗?”

    “……”王羽无语。

    这么一说,孙坚跟自己还真挺象的,嗯,比自己还喜欢装酷。当然,跟自己还是有些差别的,自己喜欢身先士卒不假,但每次都是出现在最关键的地方,很低调的,比如潜入洛阳的时候……

    而孙坚呢?简直是高调的代名词哇!

    对付这种人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围点打援就好了,据说梁东那一战还是遭遇战……

    王羽脑子里幻化出了当时的场景。

    孙坚威风八面的举着大旗,高歌猛进,结果一头撞上了徐荣的军列。两军都是拉着长蛇阵行军,孙坚当时应该觉得是个破敌的机会,换了王羽,八成也会这么想,狭路相逢勇者胜么!

    结果,孙坚一马当先就冲上去了,然后就悲剧了。

    王羽亲眼见识过徐荣的部队结阵有多快,孙坚再猛,还能比得过自己加上黄忠的组合?就算是吕布也不行啊!他撞上去就会发现,自己撞上了一堵墙,铜墙铁壁!

    当然,孙坚武艺很强,而徐荣也是仓促应敌,应该来不及围杀孙坚。不过,他不需要干掉孙坚,只要困住孙坚当诱饵,摆下阵势,等着江东军一队队的撞上来就行了,典型的添油战术。

    江东军中可能也有相对理智的将领,但是,他们难道能弃主将于不顾吗?只能硬着头皮驱动大军往前冲,然后被徐荣一口一口的吞掉。

    整军而战的军队,对付散兵就是屠杀!

    因此,尽管梁东之战只是一场遭遇战,而不是包围歼灭战,但孙坚依然全军覆没,跑掉的时候,身边只有十几个护卫,要不是祖茂忠心,戴着他的头盔把追兵引走,他差点就被抓住了。

    结果,祖茂却被黄忠给干掉了……孙坚也憋屈啊!

    这两场大战当中,徐荣展现出来的韬略是毋庸置疑的,毕竟他出战的也很仓促,没对敌人的分析研究,都是在接战后,才开始进行,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最正确的决断。

    但是,用这两战的结果,否定孙、曹的能力也不科学。两人当时都有弱点不假,但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痛定思痛,补足缺陷?

    说不定正是经历过样的挫折,曹操才败而后成,达到了兵法大成的境界呢。

    孙坚,似乎只能说是性格上的缺陷了,他后来好像也是因为轻身冒进,才挂掉的。然后他的大儿子孙策似乎也继承了他的特征,死的也很憋屈,吸取教训的是孙权,于是才三足鼎立的吴。

    好吧,想的有点太远了……

    现在的重点是说服徐荣,有个好老师真是太重要了,哪怕徐荣什么也不做,只要以后每次自己打完仗,让他帮忙分析一遍得失利弊,让麾下的将校都听听,这就是用之不竭的财富啊!

    “来人,拿酒来!”王羽厌烦了没完没了的劝说,他决定下一注猛药,是输是赢全凭天命。

    众人皆不明他此举是何意图,是做最后的劝说?还是彻底放弃?说起来,动手杀人前敬一杯酒,也是附和惯例的。

    王羽也不去理会旁人,待亲卫将酒送上,长笑一声,举杯相敬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与徐将军煮酒相谈,纵论天下英雄,羽获益良多,仅以一杯薄酒,敬将军一杯,送将军上路!”

    “甚好。”徐荣意态从容,接过酒碗,举杯向王羽稍加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这便动手罢。”丢掉酒碗,他两眼一闭,身后已经传来了亲卫们的呜咽声。

    “动手?将军莫非还要羽为将军牵马么?”王羽惊呓道:“也罢,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将军尊颜,羽就为将军执鞭随蹬一遭罢。”

    “什么?”众皆惊愕,徐荣双眼猛睁,眼中精光爆闪。

    “羽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吧?”说话间,王羽已经从亲卫手中牵过一匹马来。

    “你要放某离开?”徐荣迟疑道。

    “将军与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羽怎忍相害?”王羽答道。

    “你不怕他日再在沙场遇见某?”徐荣追问。

    王羽哈哈一笑,道:“他日再遇将军,羽自有妙计再胜一仗,将军信否?”

    “也罢。”徐荣神情不变,意味深长的说道:“王鹏举,你这是在赌博,你以为某会因为你的义释之举就归心?你想错了!”

    王羽干脆利落的答道:“那就愿赌服输。”

    “甚好!”徐荣从王羽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纵马而去,众亲卫惊喜莫名,警惕的看看周围,见没人阻拦,也没人有横施暗算的意图,这才追在徐荣后面去了。

    一路烟尘,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呵呵,主公,这次你却是失算了。”贾诩手搭凉棚,笑眯眯的说着风凉话:“徐公卿若是回去了,再收拢了这些败军,主公你的如意算盘可就打不响喽,愿赌服输,这下真是输得一塌糊涂。”

    相对贾诩,公孙越的表现就仗义多了,他大声嚷道:“贤弟勿忧,某这就点齐人马,把这个无信之人给抓回来。”

    其他几个人没出声,倒是黄忠脸上颇有愧疚之色,他觉得徐荣的做法太不地道了,就算不肯投效,也不能走的这么决绝啊?好歹……唉,都是自己一念之仁惹的祸啊。

    王羽没出声,他正在出神。他突然想起了三国很有名的一个典故:走马荐诸葛。

    好像徐庶离开刘备的时候,就有这么一幕,徐荣去意已决,已经难以挽回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转回来,给自己推荐个什么人。

    可惜,自己不会假哭,不然的话刚才似乎可以再多表演表演。

    纷乱间,徐晃突然抬手一指,高声道:“主公快看,徐公卿回来了!”

    真回来了?王羽循声望去,正见一路烟尘原路返回,他当下大喜,三国姓徐的,果然都是好样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