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六七章 史无前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中,王羽对众人的心思一览无遗。

    诸侯们都担心自己将矛头对准他们,可自己又何尝愿意跟他们缠斗?

    依照豫州传回的情报,孙坚和袁术的豫州攻略,远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在打通通往汝南郡的道路之前,孙坚几乎是一座城一座城的攻过去的。

    到了汝南郡,袁阀的潜势力开始响应,各地县城才在屠城和内部不稳的双重压迫下产生动摇,出现了不战而降者。

    孙坚背后有大半个荆州供应,还能在当地烧杀劫掠,以充实部队,得到补给,结果还战事连绵。

    换成自己,就算有了大义名分,进军时不会遇到这么多阻碍,但战事一起,恐怕也不是一年半载能结束的,补给又从何而来?

    所以,无论是占据洛阳,还是攻打某一路诸侯,跟对方争抢地盘,都不是什么好主意,只会陷入泥潭,甚至被群起而攻之。

    实际上,就算是董卓,也远未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正如他自己说的,他在关西还有数万精锐,如果他想,在雍凉拉出十万大军也没多少问题。

    自己想要全取董卓,机会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在阳人之战结束的第一时间,不理会后路可能发生的变故,分兵两路,一路奇袭函谷关,一路北上,同时传信河东,让杨奉等人封锁河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拿下董卓。

    错过这个机会,董卓就有很多应对的方法了,比如从关中调兵,冒点风险,调李傕、董越等人入关助战。

    说到底,董卓最怕的,只是自己不依不饶的继续追着他打罢了。

    诸侯们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之所以还这么怕,就是因为自己以往的名声和事迹,他们猜不透自己,未知产生恐惧。

    没人想被自己盯上,像对付董卓那样死缠烂打,这才是自己得以威慑群雄的最大本钱。

    “钟使君,你此番来,可是陛下有旨颁下?”

    “陛下确有旨意……”

    钟繇点点头,面色有些沉重,他带来的与其说是天子的旨意,还不如说是董卓求和的条件。来之前,天子对他殷殷叮嘱,希望他见机行事,将自己营救出去,可是,李儒摆出了玉碎的架势,他又岂敢冒这个风险?

    他长叹一声道:“王将军,诸君,这就设案接旨罢……”

    他的语气中全无喜意。既然对西凉人拿皇帝做人质没办法,打了这么久的仗,将洛阳周边打得一片狼藉,又是为了什么呢?让董卓呆在洛阳,观其自败不是更好么?

    董卓仗着西凉军的兵锋,能嚣张一时,但其在政略上就是个白痴,光凭李儒一个人,又岂有力挽乾坤的能力?

    从初平元年的正月到现在,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只是为了成就眼前这个少年之名,然后以高官显爵彰显其功……一将功成万骨枯,古人诚不我欺啊。

    汉朝宣旨的礼仪本就不很繁琐,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无论是钟繇还是各路诸侯,都没什么心思搞那些繁复的仪式,很快就备下了香案,众人敛容肃立,聆听圣旨。

    王羽也不意外,动不动就跪,是从伪元之后才开始流行的,汉朝人不讲究这个。要表示恭敬,只要鞠躬就可以了,越恭敬,鞠躬的幅度就越大,长揖到地,就是最恭敬的表示。

    下跪的,一般都是罪犯。

    “初平元年,七月,皇帝制曰一策……”圣旨的格式,和后世最流行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也不一样,就是很简单的时间、人物、事件,然后是一段述功的文字,最后就是众皆关注的封赏了。

    “……今有河内太守王匡,忠勤勤勉,勇于任事,迁为泰山郡守!”

    “……匡有子羽,忠贞贯日,义勇横秋,敕封为青州刺史!”

    泰山,青州?

    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答案,众人神情各异。

    蒯越、阎象、董昭等人都松了口气;杨奉脸上却满满的都是失望之情;而陈宫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荀彧、鲍鸿则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神情最复杂的莫过于程昱和陈珪;表现得最从容的是田丰和沮授;最无动于衷的则是张辽。

    其实这个答案在很多人的预料之中,早在王羽转战南阳前,就把老爹王匡和蔡邕送回老家了。象王羽这种没什么家世的豪强,回有根基的地方发展势力,也是很正常的策略。

    而王羽又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就算回了泰山,他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呆着,在稳固了根基后,八成要向外扩张。

    泰山郡的所在,正好处于兖、青、徐三州的交界点上,他要扩张,只能在这三个方向中选一个。

    其中兖州最强,势力分布复杂,是最难攻略的一个;徐州最富,人口稠密,内部也颇为团结,再加上王羽跟陶谦的关系也不错,攻略徐州的可能性也不高。

    而青州本来也是个不错的地方,但这里的黄巾之乱规模极大,绵延时间也最长,至今未平,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年初会盟的时候,青州刺史焦和也是响应者之一,而且是很积极的一个,他不顾路途遥远,带了一支上万人的大部队离开治所临淄,意欲前往酸枣勤王。

    结果,他还没离开齐国地界,就撞上了黄巾军,直接被打回去了。成了勤王的诸侯中,最早半途而废的一个。

    从这件事当中,固然可以看出焦和的无能,但同时,也可以看出,青州的形势到底有多恶劣。蛾贼遍地,连刺史率领的州内主力部队都敢截杀,足可见这些乱贼有多嚣张了。

    青州的问题还有很多,众人无暇一一列举,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选择青州同样有很多好处,但好处再大,也大不过青州的种种弊端,避强趋弱,这是个很正常的选择,可放在王羽身上,就显得不太正常了。

    离泰山较近的几家,心里都在犯嘀咕,怀疑王羽是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那一套。

    最紧张的莫过于鲍信的弟弟鲍鸿,鲍家的根基也在泰山,鲍信的辖地济北国又是泰山近邻,在从泰山到东郡最直接的路线上。

    从徐州赶来的陈珪也很头疼,陶使君的为人太厚道,很容易被人钻空子,说不定王羽打的就是徐州的主意。眼下,天下人谁不知道徐州的富庶啊?以王羽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说他会弃富庶的徐州,而取残破的青州,谁信?

    不管其他人信不信,又或怎么想,王羽都一脸庄肃的接了旨,在众多名士的见证下,从一介白丁,一跃成为了大汉的地方大员之一。

    直到这一刻,名士们这才发现,原来王羽搞这场会盟,还有这么一层用意,这么多人都见证了,他的大义之名是板上钉钉的了。

    至于焦刺史,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摧残,焦和对青州应该也没多少留恋了,只要朝廷下道升迁的旨意,他肯定抛下一切往京城跑。当然,前提是他能从治所安全的跑出来。

    收起圣旨,将其交在王羽手上,钟繇沉声道:“王将军,陛下还有口谕!”

    “臣听旨。”王羽微微一怔,说好的条件里,没有这条啊。

    钟繇不急着宣口谕,而是郑重其事的对王羽说道:“陛下对你期许甚高,希望你能以中兴大汉为志向,再接再励啊!”

    “喏。”

    开始听到口谕,众人并没当成太大事,可见钟繇摆出这副架势,就没人能淡定了。钟繇是天子身边的近臣,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天子的意志,他不会无端端的故弄玄虚,说的这么郑重,这口谕或者说是密旨,定然非同小可啊!

    会是什么?

    “昔有骠骑将军去病,封狼居胥,功盖华夏,骁勇无敌,所向披靡,武帝取‘勇冠三军’之意,专设此列侯之位……如今天下战乱,烽烟处处,实乃危急存亡之秋也,当此之时,有英杰现,朕以为,乃是大汉朝列祖列宗不忍见子孙无能,暗中庇佑之故!既有祖宗示下,朕又何吝封赏?”

    钟繇的声音激昂且洪亮,如同黄钟大吕一般,震撼人心,将在场众人震得心神摇曳,难以自己。

    天子这是要干什么?封列侯?而且还是冠军侯这样的殊荣?

    以霍去病的大功,加上武帝对其异乎寻常,如同对侄子般的宠爱,这才有了这个爵位的出世。其后,遍数大汉朝四百年的历史,也只有汉武中兴时代的勇将贾复,汉章帝一朝,曾经北击匈奴,权倾朝野的外戚窦宪才得享此殊荣。

    如今,大汉朝第四个冠军侯要诞生了吗?众人终于明白,钟繇为什么在宣旨前,那么郑重了,就算在汉廷威严不再的今天,这也是非同小可的一件大事!

    要知道,王羽的年龄,甚至比少年成名的霍骠骑还小很多,只有区区十六岁!

    众人的惊讶和骇异,都阻止不了天子的决心。

    后世被称为献帝的刘彻,并非心甘情愿,老老实实的将帝位献出的,他不是个没有魄力的人,否则也不会使得灵帝左右为难,一直有废长立幼的打算,激起大将军和宦官的冲突了。

    “……赐爵冠军侯,世代罔替,封骠骑将军,奉天子之威仪,征讨海内不臣!”

    从钟繇宣旨开始,在场众人的心脏就在承受着巨大的考验,在最后这一刻,压力达到了极致!

    爵位,官职,将军头衔,这些已经让人有种难以承受之重的感觉了,最后这个代天征讨,简直就是逆了天了!

    大义之名?

    不,不需要!有了这个头衔,王羽想打谁,就打谁,被他打的人,挨了打还要担个坏名声,海内不臣啊!

    天子金口玉言,封的官职可以撤,但这种跟爵位绑在一起荣誉是没法撤的,在这个头衔面前,什么青州刺史、泰山郡守根本就不值一提!

    别说其他人,王羽自己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了神。

    就凭这个爵位,就凭这个头衔……值了!打了这么久的仗,就算没有别的,只有这个也值了!大义的名分,以后就再也无法掣自己的肘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