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七一章 衣锦还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泰山郡,地处兖州最东边,因山而得名。

    元封元年四月,武帝封泰山,禅肃然,济北王刘宽颇为识相,主动将领地内的泰山一带的地域献出,武帝以其地设置了泰山郡。

    数百年过去,泰山郡也是屡经变迁,辖域最大的时候是在汉成帝绥和元年,总领二十四县,辖下共计十七万户有余,人口高达七十二万。

    到了汉末泰山郡的辖域已经大为缩水,只剩下了十二个县,人口更是不足全盛期的半数。

    不过,在王羽眼中,泰山郡境内的繁荣景象,仍然远远胜过了洛阳、河东这些地方,比起残破的陈留、颍川,更是有若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般。

    乱世中,只要避开战火,就算很偏僻的穷乡僻壤,都会显示出让人惊艳的繁华气象。

    何况,齐鲁大地,原本也不是什么荒僻的地方,否则后世的大诗人杜甫也不会发出,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的感叹了。

    时值九月金秋时节,登高远观,齐鲁大地一片郁郁葱葱,望不尽的天光山色,如同一块巨大青翠玉石,远远与天海融为一体,一眼望去,让人有种呼吸顿止,物我两忘的感觉。

    “王家哥哥,你这诗听起来意犹未尽,还有下文么?”直到听见蔡琰轻柔的声音,王羽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吟诗了。

    他不是存心要剽窃,可华夏人就是有这习惯,用诗词歌赋来表达内心的情绪,自己没本事作诗不要紧,拾别人的牙慧也一样可以装酷。

    不见后世的风景区,都用古人的诗句做宣传吗?诗圣的千古名句,与华夏群山之首的泰山,早已不可分割,浑然一体了。所以,尽管王羽不是什么文化人,依然脱口而出。

    “我又作诗了?”生怕蔡琰要深入探讨这个问题,王羽连忙使出了装傻和转移话题的两大绝招,“人说情由心生,由衷而发,这话还真是不错,景色太美,连我这样的武人都能作诗了……”

    说着,他一边欣赏着蔡妹妹韵味无穷的白眼,转头向于禁问道:“文则,刚刚路过巨平,你不回家去看看,或者干脆将家人接上吗?”

    于禁微微一躬身,答道:“有劳君侯挂心,早在从军之初,禁的家眷就已经迁到奉高了。”

    王羽点点头,老爹不擅长军事政略,是个十足的游侠脾气,对自己人照顾的很周到。

    “青州黄巾由来已久,泰山与青州近邻,却有如此繁华的景象,文则,你可知其中缘故?”

    于禁思考了片刻,这才答道:“其中原因甚多,一时难以尽述,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地势和人文……”

    泰山郡内多山,北有泰山,东有临乐山,南有蒙山,这是主要的山脉,其他数得上名字的高山,四面分布,足有数十座之多。群山环绕,形成了天然的屏障。

    群山之间,是大片的丘陵,算不上什么天堑,但也极大的增加了大队人马行军的难度。

    泰山郡虽然很大,却只有中部泰山脚下,至东北部的莱芜,即汶水流域的长条形地带属于平原,也是菁华之所在,其他地方都是真正的穷乡僻壤,没什么油水可捞,黄巾自然不会有大举出动的兴致。

    而莱芜与青州的齐国接壤,齐国是青州治所临淄所在,是青州相对最为安定的地方。正因为这几层屏蔽,所以,泰山郡虽然地处要隘,却一直没有经受过太大的战乱。

    除了地理方面的因素之外,泰山本地的人文也是重大因素之一。

    齐鲁之地是孔孟之乡,同时也是出了名的民风彪悍的地方。

    《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齐带山海……民勇于持刺,故多劫人者。”持刺劫人,就是持刀劫掠,做没本买卖了,由此可见,后世山东响马的历史,是悠远流长的,在太史公的时代,就已是大名鼎鼎。

    所以,青州贼虽多,但泰山贼也不少。而且泰山贼跟青州一盘散沙的情况不同,他们是有统一的头领,接受统一号令的。

    同样是贼,但有组织的肯定比没组织的厉害,泰山贼的主要势力范围,在泰山郡东部,起到的屏蔽作用,比高山丘陵还大。

    “泰山贼?他们不是黄巾?”如何区分黄巾和各地的贼寇,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王羽一时也搞不太明白。

    “不但不是黄巾,而且应该算是朝廷的正规军,比如啸聚蒙山一带的臧霸、孙观等人,他们占据了琅琊国的开阳,拥兵数万,徐州陶使君就加以招抚,保举霸为骑都尉,任由其在琅琊国自行其是,俨然与诸侯无异。”

    “除了臧霸、孙观这些已经成了气候的,各地零散的山贼还接受募集,济北相鲍信那两万大军,就是这么募集而来的。禁听说,当日鲍信招兵离境后,泰山郡内气氛为之一清,许久不见盗匪,几乎达到夜不闭户的境地……”

    王羽听得津津有味,不到实地到某个地方走一走,深入了解,就不会知道这些地方的特殊情况。

    泰山郡依靠本地的贼,挡住了外地的贼;徐州的陶谦则依靠外地的贼,挡住本地加外地的贼,同样都保得一方平安。

    这些贼,自己是不是也能利用呢?臧霸、孙观,在历史上似乎没什么名气,但依照于禁的说法,陶谦任由此人占据了琅琊国,还加封了官职,似乎也是个很了不得的人物呢。

    正沉吟间,前方的队伍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王羽循声望去,远方,泰山巍峨雄伟的身影雄踞天际,让人为之气夺。

    士卒们的欢呼并不是因为看到了美景,而是因为目的地就在眼前,漫长的旅程,终于结束了。

    奉高城,位于泰山以东四十里左右的地方,处于泰莱平原的最中心。此地三面饶水,东面是瀛汶河,南面是牟汶河,西面是石汶河,水源充足,土地肥沃,是泰山郡最富庶的地方。

    当年汉武帝封禅泰山,一眼就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因此命名奉高,并在此建立了行宫和明堂,多次在此地驻留。

    正因如此,这个本来没什么名气的小县城,才一跃成为了大汉王朝东方的名城,甚至有过东方第一城的的美誉。

    泰山王家世代居于此地,拥有田地千倾,广厦百间,十几代人下来,王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在当地也有着很高的名望,但却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人物。

    不过,在初平元年的这个秋天,百年的积累终于到了厚积薄发的一刻,王家的麒麟儿,在短短数月间名震天下,载誉归来。

    得到王羽的大队人马到来的消息,奉高城一下就陷入了沸腾,人们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涌出城门,翘首以盼,大有万人空巷,夹道欢迎的架势。

    大汉朝的第四位冠军侯,也是空前绝后的,最年轻的的一位!

    战无不胜,使得威风不可一世,诸侯并起亦不能制的董卓都望风披靡,远遁西凉!

    这样的英雄人物,遍数大汉朝四百年历史,又有几人能与其并肩?

    百姓们欢腾不已又有什么奇怪的?

    本乡出了英雄,固然值得骄傲,更让人欣喜的是,这位英雄回来了!混乱的世道中,还有什么比一位大英雄在本乡坐镇,更令人感到放心的吗?

    人们热情高涨,还没望见王羽的队伍,欢呼声就已经时起彼伏,震耳欲聋了。使得王家自家出迎的队伍,都显得不起眼了。

    “老爷,羽儿他……真的……”

    由于从前那个王羽很少出门,王家人也不会把这种丢脸事特意往外传,所以其他人对他没什么印象。但对王家自家人,尤其是王羽的母亲来说,这种变化就太不可思议了,要不是经过王匡的反复说明,以及郡守应劭的首肯,她根本就不敢相信。

    即便到现在,消息已经彻底传开,她依然有一种如在梦境的感觉。如果不是梦,儿子怎么会有了这种变化,从家人都瞧不起的胆小鬼,变成了天下景仰冠军侯?

    “不是真有其事,应使君怎肯就此离去?百姓又怎会这么般隆重的出迎?”老王匡捻须而笑,感慨万千:“早先应使君本来尚有不舍之意,结果袁公路一封亲笔信,让他彻底断了念想,要知道,袁公路可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嫡子啊!”

    转头看看蔡邕,王匡脸上笑容更盛:“若非仗了鹏举的本领,为夫又岂能请得伯喈兄大驾来泰山?”

    蔡邕知道老友在开玩笑,不过他却无暇答话,只是定定的望着西面的官道。很快,他期盼已久的宝物就会出现在面前了,那种喜悦,比父女重逢还要高出无数倍。

    看了蔡邕神情,王母再无疑虑,口中只是喃喃道:“如果这是梦,希望永远也不要醒……”

    “来了!”远处依稀传来了隆隆的脚步声,官道上尘烟大起,王匡精神大振,道路两旁的欢呼声也是越发高涨起来。

    “大汉冠军侯!”

    “骠骑大将军!”

    “泰山小霸王!”

    “泰山王鹏举!”

    没人真能预料得出,王羽的到来意味着什么,但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自汉武时代后,奉高城发生过的最大的好事!

    ……

    几乎在王羽衣锦还乡的同时,在遥远的荆南,有人正在为离家而努力着。

    “滚!都给某滚开,挡我者死!”

    一座豪华气派的府邸中,传来了震天般的怒吼声,随着怒吼声越来越响亮,整个府邸似乎都跟着震颤起来。那不是吼声带来的错觉,而是真的在颤,仿佛地龙翻了身,又仿佛有飓风席卷而过!

    府邸外的路人都被吓得目瞪口呆,只见高高的院墙后面,不断有各种东西飞起,桌案、兵器、练功用的石锁,乃至院子里的假山!

    这些常见或不常见的物件,似乎都变成了小孩手里的玩具,被丢得乱飞,然后伴随着漫天的烟尘,在一声声轰然大响中落在地上,似乎要将整个长沙城都摇撼起来。

    “公子,你不要激动啊,夫人说……啊!”似乎有什么人正在努力,想要阻止这一切,然而,他的努力是徒劳的,最终只能落得空中飞人的下场。

    “这到底是怎么了?”路人甲面色苍白的问道。

    有明白人说道:“孙家那个小霸王又暴走了……看样子,这次的怒气比以前加起来还大,别在这儿傻看着了,再不走,小心殃及池鱼。你有条命,够那个混世魔王一口气的?”

    路人们纷纷逃开,连头都不敢回,只剩下那座府邸孤零零的颤抖着。

    府邸内,一群家将模样的人远远的围成了一大圈,后排的手中拿着棍棒,前排的举着大盾,战战兢兢的摆出了如临大敌的架势,将一个弱冠少年围在中间。

    “兄长,兄长,你不要这样,母亲不在家,纵是要出门,总得禀明母亲才好。”

    被他们包围的那个人,只是个弱冠少年,正怒发如狂的咆哮着,发泄着,一个年级更小的少年在旁边不停的劝解,不远处,还有几个少年脸色苍白的挤成一团。

    “母亲若在,岂肯让某出城?仲谋,你让这些人快点滚开,不然的话,就别怪某不客气了,或死或伤,也都是自找的!”年级较大那少年冷眼一扫,杀气腾腾。

    虽然他赤手空拳,但全副武装的家将们还是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将手中的盾牌抓得更牢,举得更高了。

    假山后突然跳出了一个小女孩,长得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但她的行为却一点都不可爱。

    只见她跳着脚,挥舞着小拳头,唯恐天下不乱的叫道:“打,打!二哥别啰嗦了,让大哥好好打一场,打完这帮碍事的,再去洛阳寻那王鹏举来打,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小霸王。”

    少年哈哈大笑:“还是妹子知我!听到没有,快给某滚,再不滚,你们知道会怎样的!”

    说着,他飞起一脚,踹在最靠前的一面盾牌上面,只听嘭的一声大响,那家将连人带盾,被踹出了几丈开外。

    “兄长,那王鹏举现在在不在洛阳,还在两可之间,你就算去了,若是寻不到他,又待如何?难道就将时间都虚度在路上吗?任凭王鹏举在外征战,继续积累实力,扬名天下?”

    “……”凶暴少年微微一怔,转念想想,又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妨事,若他不在洛阳,我便去南阳寻父亲,在军前效力,待攻破襄阳城,全取荆州,再提兵北上,与他算账。仲谋,某去后,你好好在家奉养母亲,照顾弟妹。”

    说着,他直往大门走去,众家将都熟知这位大公子的威猛,见了刚才的威势,也知道他出手不容情,哪里还敢再拦?只能任他大踏步的离开。

    “兄长!”几名少年齐声高呼,尽是担忧不舍之意。唯一的杂音还是出自那个小女孩之口,她银铃般的笑着,挥舞手臂叫道:“大哥,别把人都打光了,记得给我留几个……”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