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六八五章 佳话良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得得得……”

    “喝,喝!”

    雨打琵琶般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骑接一骑的快马穿过城门,向着野外白茫茫的深处疾驰而去,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只留下一缕缕白色的烟尘在空中飘摇。

    对此,高唐和平原二城的居民已是司空见惯,做为青州的中心,一道道军令正是随着这些信使,被送到各位执掌大军的名将手中,进而牵动了整个天下的目光,令得幽燕大地的千里江山风云四起。

    其中的意义,百姓们并非一无所知,发生在千里之外的那场大战,和这一战后续的发展,也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但凡是城中有人聚集的地方,只要聊上几句,肯定会聊到这上面。

    但让陈到奇怪的是,以他的所见所闻,青州百姓关注战争的方式,和他从前所知几乎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现在身处一间茶馆之中,这里的乌龙茶都是从比会稽郡还要更南一些的地方运来的,有生津提神之效,据医官说,此物还有药性,对母亲的固疾也很有帮助,所以陈到时常会来采购。

    其实现在高唐物价很高,一次多买点回去存着未尝不是个办法,但一来陈到身份尴尬,导致囊中羞涩,这种金贵东西实在买不起太多;二来,和草药差不多,此物的安全保存也需要专门的场所和技术,陈到不会。

    所以,一日三访茶馆,来买别人挑剩的边角料和便宜货,就成了陈到近段时间最主要的任务。

    对幽州大战什么的,他并不关心。他本来就是个纯正的草根,即便在刘备手下任亲卫大将的时候,他也很少参与军政大事,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单纯的接受并执行命令罢了。

    但茶馆、酒肆这些地方,一向就是消息最为集中的地方,特别是在冬天,天气变冷之后,室外的消遣活动变得不合时宜。这两个地方的人气越发高涨。

    而青州新政中,开言路又是很重要的一项,人们说话也不需要顾忌太多,因此,常来茶馆的人。想不了解国家大事都难。

    “子龙将军真是威武啊,十余日扫平冀北,这等功绩可称当代的高密侯!”高密侯就是云台二十八将之首的邓禹,以邓禹来比赵云,显然是把王羽当成汉光武了。

    “老孙这一比大有不妥,高密侯不过一书生罢了,参赞军务。出谋划策倒是有些本领,何尝又领军出过征,带着铁骑踏过阵?要我说啊,高密侯顶多能和诸葛小先生比比。子龙将军么,只有耿建威方有一比,将来骠骑将军一统**,身登大宝。论功设坛,榜首之位非他莫属啊!”

    “那可不好说。子龙将军虽勇,但元直将军原山破臧霸、河东驱火牛,这两年更是打得并州二贼不敢抬眼东顾,论功论本事,又何尝差了?”

    “还有文则将军呢,别看他名声不显,也没单独带兵打过什么大仗,可练兵、正军法这些事,一直都是他在做的,他练出来的兵,那是这个!”说话者竖起大拇指,加重语气赞道:“连骠骑将军都说,他有冯征西之风,是咱们青州的大树将军呢!”

    他说的是冯异,后者也是汉光武时代的名将,为人低调,不喜争功,沉默寡言,练兵统兵的本事,却是首屈一指,和于禁的作风颇有几分神似。

    众人各抒己见,竟是将青州统兵在外的几大上将点评了个遍,连远在徐州的张颌都没放过。

    在青州呆了几个月,类似的言论陈到听了不少,并没多留意。除了赵云之外,他和其他人都没打过交道,谁的本领更高,功劳更大都与他无关。没有代入感,积极性什么的自然也无从谈起。

    要不是茶馆老板是徐晃的忠实粉丝,每当听到这类话题,总是要冲上去争论一番,陈到早就问过价走人了。

    可现在不行,他还指望着对方网开一面,给他打点折扣呢,在对方兴头上打扰的事,说什么也不能做。要不是自知口舌笨拙,陈到倒是有心上去附和几声,也好套套交情。

    “你们看着吧,公明将军的泰山军扼守的可是东路!知道东路有谁吗?乌桓!东部鲜卑!这都是当年祸乱河北的罪魁祸首!不过算他们倒霉,碰上谁不好,偏偏撞上了公明将军,当年的高唐大战,三千摧锋,可是硬生生的将两万胡骑的突击给挡住了!啧啧……”

    陈到觉得自己没套上交情,殊不知他平静中带点热切期盼的眼神,在茶店老板看来,却是同道的证明。有人捧场,老板越发来劲,说得口沫横飞,不亦乐乎。

    “好了,好了,别争这些了,幽燕大战一起,整个天下都是风起云涌,建功立业,不能靠嘴说,得一刀一枪的砍出来才算。若说现在最让人羡慕的,其实还是毋极的甄家。”

    “确实。”先前的话题本来就有些老生常谈,这一下转移却是恰到好处,老板和茶客们纷纷点头称许。

    “那位显逸先生确有儿孙啊,生了个倾国倾城的女儿不说,儿子也是个足智多谋的,真是让人羡煞呐。”一个上了点年纪的老者心有戚戚的说着,引起了不少同龄者的感慨。但更多的人关注的焦点,还是传说中的甄家千金。

    “听说君侯又有新作问世呢,没想到啊没想到,他老人家第一次作赋,就是写来赞美人的……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唉,单是这么几句,就已经让人浮想联翩了。”

    “叶先生,不说我说,你这可就想多了,那等佳人,一笑倾城,也只有王君侯才配得起,换了你。你有城给人家倾吗?”第一个发言的是个书生,没说几句,就被人抓住了话柄,众人一起打趣,笑成了一片。

    被热烈的气氛所感染,陈到也不由莞尔,笑了一阵才惊觉,心道自己是怎么了,莫非有些喜欢青州的生活了吗?

    那书生也不气恼。拿起茶壶自斟自饮了一番,等众人笑够了,他才悠然说道:“这种事,不用你说,某也知道。可是吧。我就寻思啊,那位倾城美人咱们固然可望而不可即,那甄家偌大一个家族,总有姐妹什么的吧?”

    “姐妹也轮不到你了!”没等茶客们答话,门帘突然被人掀起,一股冷风直贯进来,冻得众茶客齐齐打了个哆嗦。倒是没人生气。因为大家都被来者说的话吸引了心神:“刚刚将军府传出了最新消息,甄家的大小姐,也刚刚定下了亲事,你们猜猜她许配给了谁?”

    “听三公子这意思。莫非……君侯这位连襟也是咱们青州的那位俊彦?”生意人到底心思机敏,茶馆老板看看对方的脸色,眼珠一转,就猜到了些端详。

    来者在门口站定。一边抖着身上的雪,一边笑答道:“呵呵。庄老板就是庄老板,不愧是这文芳街的第一精细人。”

    “那可不敢当。”庄老板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谦虚一句,紧跟着问道:“甄家招婿,想必不会特意找个没照过面的,这么说来,不是子龙将军,就是文长将军了吧?”

    “呵呵。”那三公子没有卖关子的意思,见庄老板猜了个**不离十,他便笑吟吟的说起了一段典故:“说来也是一段佳话呢,当日子龙将军千里奔袭真定,大破尹楷,在安城这边却是摆了个空城计……”

    赵云的冀北之战,最关键的是毋极夺城之战,那一仗打完,基本上就奠定了胜局。但最险的一仗,无疑是他奔袭尹楷之后,然后马不停蹄的返身突袭王门那一战。

    这一战的结果,已经传播开来,但其中的细节,却少有人知,冷丁听这三公子提起,但凡是知道此人身份的,顿时安静下来,竖起了耳朵聆听。

    “当时随军的,只有一千多豪强私兵,其他可靠的部队,都在守城,一万多降卒没被打散,也没经过整编,从投降到这一战开打,统共也只有十天不到,形势可谓极险。穷鼠噬猫,王门那贼自知大限降临,来的也快,他出现在安城外的时候,子龙将军还未到,以当时的形势,一旦交兵,恐怕就……”

    茶馆内鸦雀无声,连陈到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凝神静听。对赵云这个曾经的对手,他还是很有好感的,不是对方的话,自己恐怕已经是泗水河畔的一缕孤魂了。听到赵云遇险,他情不自禁的关注起来。

    “正在危急之时,十几名骑士自西而来,当先一骑白马银枪,生得俊秀无比,只是十几骑,竟摆出了冲阵的架势,吓得王门当即喝住大军,勒马观望,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才意识到自己被戏弄了。恼羞成怒,再挥军进攻时,却已晚了,天边处,数千精骑踏着夕阳的余辉,铺天盖地的的杀了过来……”

    那三公子口才不错,一番描述直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听得如痴如醉,好半晌,才有人问出了其中的关窍:“这么说来,先前那位骑白马的是假的了?”

    三公子含笑答道:“没错,这位兄台不妨再猜猜,此人是谁?”

    “莫非……就是甄家的另一位千金?”

    “正是!”三公子抚掌笑道:“这位小姐单名一个姜字,样貌略逊乃妹,却多了几分英武之气,自幼习得骑术,听闻乃兄说起安城势危,便换上了男装,带着十几名家丁冲了过去,结果还真就把王门那贼给吓住了……”

    “厉害,厉害!”众人也不知道该怎么称赞了,反反复复只说厉害二字。

    若不听说,谁能想到那一战还有这样的插曲呢?虽然这个插曲起到的作用不是至关重要的,有没有那小半个时辰的时间,都改变不了王门覆灭的结局,顶多就是减小了自家这边的损失。

    不过,这样的插曲显然更让人喜闻乐见,再想到这位甄家大小姐和赵云的姻缘,这段佳话就更加引人入胜了。

    “子龙将军斩将破敌之后,对这位奇女子也是赞叹有加,义贤先生从旁观望,看出了几分眉目,回家禀告父亲,甄老爷岂有不喜之理?于是……呵呵,说起来,倒是子龙将军的反应很有趣。”

    “乍闻甄家许婚之意,他竟说出征之际,不宜议婚,要等战事结束再说。可这场大战谁知道要打多久,岂好让人家大小姐望门守盼?好说歹说,才由文长将军修书一封,回禀主公。主公见信,也是喜不自胜,当即就允了,成就了这段佳话。”

    “如此甚好,甚好。”众人都松了口气似的,抚胸摸肚,连啜茶水,竟像是听到自家子侄求亲成功,得到幸福美满的结局了一样。

    陈到也微微松口气,真心的为赵云高兴了片刻,然后趁着这股喜庆劲,向老板提起了打折的事。庄老板心情很好,大手一挥,竟是免费给他装了些碎茶,给了陈到一个大大的惊喜。

    因为太过高兴,他捧着茶,急匆匆的走了,完全没注意到,那位消息灵通的三公子一直目送自己出了门,眼神中若有深意。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