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六八七章 释疑解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王羽给陈到提供的待遇,和普通的流民完全一样,按入住人口分了一个小院子,提供就业前的生活补助,算不上优待,但也不算苛刻。

    陈到不是蠢人,在茶馆他就觉得王墨身上很有些奇特之处,但本着管好自己,不理闲事的原则,他并没多留意。可现在对方一直跟到家门口,再意识不到对方有所为而来,陈到也不值得刘备看重了。

    “是孩儿新结识的一位朋友……”陈到料知躲不过,也没有回避的意思,简单解释几句,送母亲回房歇息,然后转向王墨,肃手延客,将对方请到了自己的房间。

    “陋室狭小,不是待客之所,却非到有意怠慢,实是条件使然。”见王墨进门时在打量室内布置,陈到便解释了一下,语气神态倒是不卑不亢,既没有因为贫穷、拮据而来的窘迫,也没有对青州方面提供待遇的愤懑。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王墨对陈到的评价也更高了些,心说难怪子龙将军极力推荐,此人确实有些不同寻常。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谓丈夫也。叔至来青州做客,接待之事正是鸿胪馆的该管,如今这般景象,却是墨失职了,惭愧,惭愧。”

    “原来尊驾就是那位三公子,到眼界不足,当面不识,慢待之处,还请见谅。至于尊驾的赞誉,到一百死余生之人,更是担当不起。”陈到满脸苦笑:“若非在高唐生活了数月,到亦不自知,自己原来是个百无一用之人,真正感到惭愧的,是到才是。”

    王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问道:“叔至到高唐已有数月,对这里有何看法?”

    “唔……”陈到怔了怔,随即坦然答道:“青州繁华,外间早有流传,到虽在豫州,但也多有耳闻,可真正到了实地看过,体验过,才明白。青州之善,远非这繁华二字所能形容。一定要形容的话,嗯,或许可用和谐二字……”

    若是王羽亲至,听到这句话没准儿已经开始翻白眼了。河蟹?多么熟悉的名词啊?要是陈到再来句盛世神马的,他准会问问对方,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

    但王墨却深以为然。王羽的新政中,有个终极目标,世间人人如龙,本质上就是众生平等的意思。虽然这个目标很遥远,现在只能算是个开端。但方向既然正确,一些东西就会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有所体现。

    一如茶馆、酒肆中的热闹和无所避讳;一如官吏们从高高在上的位置走下来,切实的参与到民间事务当中;公开的政令、有教无类的书院、对所有职业的一视同仁。一切的一切,体现出来的,都是一种平等自由的气氛。

    就像是有人在山林中圈出了一块桃源,以种种方法。令得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和平相处,只有对外的时候才会亮出利爪尖牙。

    用和谐来形容。确是恰如其分。

    “叔至似乎言犹未尽?”对话有了个良好的开端,进行下去就容易得多了,王墨在鸿胪馆做事已经超过了一年,这方面的经验也很丰富。

    王羽把陈到扔在高唐不闻不问,其实就是潜移默化的意思,让他不知不觉的融入青州,然后再招入军中。这样做虽然花的是时间更长,但比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的效果却强得多。现在王墨要做的,就是引起陈到在这方面的思考。

    “可能是到见识太少,在高唐,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陈到虽然不是全无心机,可在王墨磨练出来的技巧,和王羽的用心面前,他那点心机确实不够看,毫无察觉的就上了套。

    “比如呢?”王墨紧接着问道。

    “比如茶馆的那些茶客……”

    陈到生性谨慎,但在高唐生活了这么久,多少受了些感染,直接谈起了最敏感的话题:“如今北疆大战连场,周边势力蠢蠢欲动,通常而言,民间对此应该所知不多,只有高门名士们或许会谈论相关,绸缪未来,可在高唐……”

    青州茶馆酒肆中的那些话题,以后世的观点来看,或许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但放在这个时代,却是上层人物的专利。普通的百姓根本没有获得消息的渠道,往往只有在兵临城下的一刻,才会察觉大难临头,设法逃跑、避难。

    陈到没在官场混迹过,只是在刘备身边当了几天差,一直以为后者就是难得的仁君,亲民之主。可是,在信息透明方面,刘备做得比青州差了何止一筹?后者当然也有很充分的理由:百姓愚昧无知,如果把这些坏消息和百姓共享,造成恐慌该怎么办?

    陈到一直觉得刘备的顾虑很有道理,但在高唐的见闻,却颠覆了他长久以来的观念。

    如今青州的形势倒是不错,但隐忧也很多。高唐繁荣是很繁荣,但这个大集市一般的地方既没有雄伟的城墙守护,又没有险要关隘可以凭依,在泰山军北上之后,南面更是完全失去了凭依。

    现在王羽没走,黄忠的雷霆军也在,倒还不要紧,等到北疆打得更激烈一些,魏郡战事再起,王羽、黄忠分别北上、西进,对青州的敌人来说,高唐就是一块大肥肉!

    只要一旅精锐,轻装简从,迂回突击,就能给没有足够军队守护的高唐造成致命的打击。以高唐的重要性,想必与王羽为敌的几路诸侯,不会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

    民间若是对此一无察觉,现在高唐的气氛倒还容易理解,可既然各种分析都传得家喻户晓了,民间连一丝一毫的恐慌情绪都没有,就太奇怪了。

    在遇到王墨之前,陈到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另类,虽然心里奇怪,但从未向别人问起。现在知道了王墨的身份,又是对方主动挑起这个话题,他也就顺势问了出来。

    “奇怪,也不奇怪。”王墨微微一笑:“一来,百姓对我家主公和骠骑军都是信心十足,不觉得北疆能给咱们青州军造成多大麻烦。二来,即便有个万一,大家也没什么好怕的,单是高唐城,就有近十万男丁,其中绝大部分都保持着一月两次以上的军事训练……”

    “叔至应该知道元直将军指挥的原山之战吧?当时的情况也很危急,主力部队全在高唐与袁绍决战,境内只有数千衙役和充任亭长的老兵,而臧霸的兵马足有三、四万之众,都是积年惯匪,刀头上舔过血的,可谓强弱悬殊。”

    “确实如此。”陈到点点头,他也当过山贼,很清楚受过简单训练的民兵和上过阵,杀过人的悍匪的区别。双方的战力差距,完全不是两三倍的人数就能填平的。

    用民兵作战,不是青州的首创,只是从前以民兵为战的将领,对将其称为民壮,而非民兵。连兵都不是,战力自然也没什么可期待的,事实上,民壮活跃的战场,往往都是在守城战之中。

    他由衷赞道:“元直将军神机妙算,用兵如神,所以才得骠骑将军这般看重。”

    “元直用兵固有独到之处,但那一仗能赢,其实靠的还是民兵本身。”王墨微笑摇头,否定了陈到的说法:“完成集结之后,元皓先生只说了一句话来激励士气……背后是家园,命运在手中!带着这样的信念,十万民兵上阵迎敌,最终一战击溃了横行多年的泰山贼寇。”

    “竟是如此么……”遥想当年十万之众奋起保卫家园的雄浑场景,陈到一时间竟是痴了。

    “这一次也一样,若事有不谐,果然有敌来犯,高唐的十万之众,仍然会拿起武器,守护自己的家园。正因为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底气和自信,所以才能谈笑自若,云淡风轻。”

    王墨满怀自豪的说着:“大不了,就再打一次原山之战呗,何惧之有?这样的民心,比天险雄城要坚固得多,这也是我青州和其他诸侯最大的不同。”

    陈到沉默片刻,吐出一口长气,感叹道:“骠骑将军的胸襟气魄,果如神人一般。”

    王墨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直接抛出了邀请:“叔至,你难道就不动心么?不想为保卫家园出一份力吗?”

    “这……”陈到略一迟疑,然后也不隐瞒,简略将自己的情况说明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道:“承蒙王君侯和子龙将军看顾,三公子盛情,但到恐怕是再上不得阵,只能有负诸位了。”

    “那也无妨。”王墨低头沉思,陈到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以为自己说的是托词,然后恼羞成怒什么的。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等了片刻,王墨却是不怒反笑,一把握住自己的手,用很诚恳的语气说道:“如此甚好!”

    “啊?”陈到惊讶至茫然,甚好?好什么,难道对方不是来招揽自己的?

    “不瞒叔至,墨来之前,一直担心的是叔至心念故主,不肯出仕。既然没有这些牵绊,那事情就容易办了。”

    王墨拍拍手,轻松说道:“上不得阵,也能练兵,叔至总不会连从前的本领都忘了吧?原来这事儿都是文则将军在主持,他如今率兵北上,叔至正好将这副担子承担起来。嗯,事不宜迟,叔至这就随我去见主公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