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六八八章 意外的大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二人赶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分了。

    倒不是陈到有意耽搁,王墨发出邀请后,陈到只考虑了片刻便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之所以来的晚,因为先前的长谈花了不少时间,而路上花的时间更是倍数于此。

    没办法,高唐城实在太大了。

    如果单纯考虑城市覆盖的面积,这里甚至比长安还要大些。后者虽然是汉朝最强时代的象征,但毕竟是座城池,跟高唐这种集市般的建城方式完全没有可比性。

    一进门,二人就意外的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凝重的气息,不但陈到惊讶,连王墨也有些莫名:“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这是怎么了?不会是……”

    他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连忙扯住一名侍卫问询。

    “具体怎么回事还不清楚,午时前后有信使来了,然后主公召集军议,显得很匆忙,于是就……”

    陈到没有刻意站近,反而向旁边拉开了几步,那侍卫的声音又很低,他只是断断续续的听到几句,无从得知究里。但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神情,发现那侍卫脸上更多的是疑惑,而非惶急,刚刚提起来的心又放了回去。

    应该不是吃了败仗,不用太担心……

    旋即陈到又是纳闷,明明在几个时辰之前,自己还是个俘虏,怎么现在就替新东家担心起来了?难道自己的确不是个忠义之人,对更换主公一事很无所谓么?

    “都是自家人,叔至你这么谨慎做什么?”

    王墨不知道陈到在想什么,从侍卫那里得到了消息,他也稍稍放了心,见陈到特意站开。不由笑道:“等以后你就知道了,在主公麾下,真正机密的军情,只会让涉及到的人知道,其他的情报,基本上都是公开的,差的无非时效性罢了。”

    陈到大奇问道:“这样做,就不怕情报被敌人刺探到,加以利用吗?”

    王墨笑答道:“只要有人用心探查。有些情报本来也无法保密,与其让他们暗中刺探,还不如敞开了,任由所有人讨论研究。”

    “道理是没错,可这样不是便宜了敌人么?”陈到依旧不解。

    “呵呵。”王墨笑了。笑容中若有深意,对陈到无意识间体现出来的归属感,他深表满意,于是他决定给对方好好上一课。

    “其实主公定计,很多时候都让人觉得表面上占到了便宜,等真正到了水落石出的一刻才发现,原来先前占的便宜。一下就输回去了,同时连老本也一起赔掉……”

    这句话让陈到一下就联想起了徐州之战,开战之初,刘备认为胜算很大。所以才放弃了最初的坚守、消耗策略,主动出击,结果正中王羽的算计,大败亏输。而王羽则是以泗水之战为引。一日内连克下邳、彭城两大坚城,平定了徐州。

    “情报也是如此。原来需要收买眼线,冒险派遣间谍才能打探到的情报,现在变得俯首可得,若换成叔至,你会怎么做?”

    “当然就没必要冒险了……”陈到下意识回答,随即又补充道:“至少没必要在这些低端情报上多下功夫,将人力和资源集中到真正的机密军情上才是正理。”

    “正是如此。”王墨续道:“这世道,哪路诸侯手头也不宽裕,能省的就没必要多花费,情报随手可得,就是表面上的便宜了,说不定他们拿到情报的时候,还会嘲笑主公。可是,等他们都习惯了这个情报渠道之后,就轮到他们还债了……”

    “其实这里面没多少奥妙,这个情报渠道,主动权在我军手上。我军想放什么情报出去,就可以放什么,哪怕事后更正,民间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反正他们也不会直接参与,说不定还会专门有人在诸多情报中挑错,让墨能多挖掘几个人才出来。”

    “可对敌对势力来说,这就是灾难了。一个关键的假情报,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胜负。可他们即便知道,也无法可想,要么只能花费更多的资源,向幕府的高层渗透,刺探这些唾手可得的情报,要么就只能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分析收集到的情报。”

    最后,王墨如是总结道:“总之,各路诸侯的情报官都要多多操心了,而我军不但借机精简了情报机构,节省了资源,还能享受到赢得民心,提高民智,挖掘人才等诸多好处。”

    “竟是如此!”陈到震惊得眼都直了。

    这么随随便便的一项举措之中,竟然蕴含了这么深奥的道理,不是王墨当面解释的话,自己怎么可能想得到呢?百战百胜的辉煌果然不是偶然,这些下在旁人看不见的阴影处的功夫,才是制胜的秘诀和法宝啊!

    他在刘备军中时,也曾听关、张闲谈时说起王羽当初用空城计,生生的困死了张颌的数千劲卒。当时只是不明觉厉,现在听王墨这一解释,他开始明白了,张颌被困,不是侥幸,而是必然,王羽对人心的把握,实在太高明了,张颌远非敌手。

    “若是敌人窥破其中奥妙,效法又当如何?”到底心思细腻敏捷,感叹了一会儿,陈到找出了一个破绽。

    “效法可不太容易。”王墨摇摇头:“信息的掌握,乃是士族的特权,拥有这个,他们才能一直将百姓愚昧挂在嘴边,继续愚民。想打破这个屏障,首先就要说服士族让步,我青州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但其他人就……”

    他轻笑一声,语带不屑道:“就算有人以大魄力,大决心追随我青州之后,亦步亦趋,那也无妨,顶多是双方在这方面,重新站到同一个起点罢了。待主公扫平幽州之后,又有谁人能在整体实力上与我军比肩?这只是个小手段,本也没指望能建什么不世奇功。”

    王墨身上的世家子味很淡,否则也不会被王羽选出来委以重任。陈到不知道对方的经历,但通过大半天的接触,对其也有了相应的判断,认为对方是个很随和的人。

    但说这些话的时候,王墨却如同茶馆里的那些茶客一样,不经意间,就有一股强烈的自信流露出来,浓浓的气息扑面而来,或者说是霸气外露亦不为过。

    陈到终于明白,青州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根源在哪儿了,就是这股气势!如出鞘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百折不弯!青州之强,之盛,皆由此而来!

    带着这样的感悟,陈到跟在王墨身后,再次见到了王羽。

    “三哥辛苦了,叔至也是。”王羽在议事厅内接见了二人,没有多余的寒暄,点点头,道声辛苦,然后招手让二人上前,很直接的说道:“既然来了,便无须见外,眼下正好有桩棘手之事,二位便一起来参详参详吧。”

    “喏。”二人齐声应命,王墨引着陈到在一旁坐下,一名童子从坐在最前面的一名胖子身边站起,走到二人身边,递过了一张写满了字迹的青州纸,然后却不边走,而是侍立在旁。

    陈到不明所以,王墨附耳解释道:“这是会议记录,之前的议题纲要,都记录在此。叔至可从速浏览一遍,若有想法,看完后,亦不妨当众提出。”

    陈到这才恍然,再看记录时,发现上面的字迹工整漂亮,即使他这个不通书法之人,看了都有赏心悦目的感觉,不由向那童子打量了几眼。

    王墨的解说适时而至:“这位是临淮陆使君的嫡孙,单名一个逊字,家学渊源,天赋极佳,如今正在文和先生身边请益,时常会参与军机,叔至不必为怪。”

    不得不说,王羽让自己这个从兄掌管人事还是很有道理的,就这份察言观色的本领,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陈到点点头,未予置评。王羽喜欢少年俊彦的名声,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对方连这么小的童子都不放过,看上去,这也就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吧?参与军机?呃,别说,这字写的还真够漂亮,记录的也很到位,何处该详细,何处该简略,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在心中暗暗感叹着,陈到很快就将记录看完,于是,他变得更加糊涂了。如果不是陆逊记录有误,那……幽州传来的,分明是个好消息啊?

    信使是从涿县来的,隐雾军的先锋已经到了涿县,围城的大将不出王羽所料,正是邹丹。邹丹和单经不一样,对青州没什么抵触心理,取得联系后,他和魏延进行了有好的会晤,并交换了情报。

    魏延这边,主要是将王羽变更后的部署通报给公孙瓒。王羽更改后的部署,很大程度上是预防公孙瓒打败仗而设,若不事先通报一声,找个理由转圜,被公孙瓒自己看出来就不好了。

    而邹丹却是喜气洋洋的告诉了魏延一个好消息。

    就在王羽接到回报的五天之前,也就是十二月初六这一天,公孙瓒与刘虞在蓟县城外展开了大规模的会战,激战半日后,公孙瓒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举击溃了刘虞军主力!

    目前,公孙瓒已经趁势多下了蓟县,对刘虞展开了全面追击。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