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七百章 铁骑碾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垃圾时间。

    其实铁骑冲阵,近万人搏杀的场面还是很宏大的,不过对王羽来说,不需要斗智斗勇,完全一面倒的战斗,引不起他任何兴趣。

    要不是被这些杂胡贼兵的暴行和无耻所激怒,不手刃几个敌人不解恨,王羽甚至有可能和诸葛亮一起留在中军观战。

    没有激烈对抗的碾压式战斗,实在太无聊了。

    其实杂胡贼兵并不像王羽认为的那么不堪,他们的表现远比王羽曾经遭遇过的几支乌合之众强。比起武器都凑不齐的黄巾军,他们的斗志更强,远程攻击也相当有力,在两军发生接触之前,他们总共发动了三轮齐射!

    重甲骑兵远距离行军的速度和步兵差不多,但毕竟是骑兵,临战冲锋时的速度,不比轻骑差太多。而步弓的最大射程只有两百余步,骑兵冲过这样的距离,也就是数息间的事儿罢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临阵不乱,硬是发动起三轮齐射,这样的军队无论斗志还是单兵素质,都比黄巾军强太多了。

    再考虑到这支军队在步兵齐射的同时,还发动了骑兵的反冲锋,单论彪悍程度,别说黄巾,泰山那些悍匪恐怕都比不过他们。

    这就是自古豪杰辈出的幽燕之地,民风之强悍,远过中原。遭逢大乱,汉家百姓只是在措不及防下遭到了巨大的损失,但很快就聚集到堡寨之中,用武器保护自己和家人;这些胡性极重的贼兵,更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

    不过,他们的努力是徒劳的,声势浩大的三轮齐射。不过在雷鸣般的马蹄声中,加了一点伴奏罢了。

    箭雨像是雨打芭蕉一般,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脆响,然后跳动着坠入尘埃,没有带走一片尘。即便是距离接近之后,少量神箭手的精准射击,依然没能取得任何战果。

    不是他们的射术不给力,实在铁骑的甲太厚,护持得太全面了!

    得到了阙家的技术和工匠后。青州的铸造技术得到了迅猛发展。相关的技术难关一一被攻克,特别是在黄月英在王羽的提示下,利用水车、风车,做出了最原始的水力锻造机床后,板甲的规模化生产就变得毫无阻碍了。

    一体化锻造出来。厚达半厘米的板甲,就像是个铁罐头,健卒们穿上之后,完全就是一个个人型坦克。

    人马一体的重装骑兵,压根就不怕弓箭,别说在冲锋中遭遇远程攻击,就算某个骑士停在几十步开外。任由一群弓箭手当靶子射,也能支持个把时辰。

    在界桥之战中,王羽对上张颌的大戟士,打得就非常辛苦。

    先用强弩。以骑射战法反复攻击,到最后也只是锉动了敌人的锐气,杀伤部分敌人后,将后续的战斗交给了公孙瓒的主力部队。

    而张颌的大戟士。武装的只是带着前后护镜的扎甲而已,比起青州的板甲。防御力还是要差上一筹的。现在杂胡手中只有弓,面对更胜一筹的板甲,也只有徒呼奈何了。

    贼军的头目倒是很顽强,也很乐观,他似乎听说过青州纸甲的一些事,所以在看到弓箭攻击无效后,不惊反喜,让喽啰一起大声宣扬青州纸甲防远程厉害,近战无效的观点,借此来鼓舞士卒的士气。

    结果当然是很悲剧,就像是一只豺狗发现了一块肉骨头,兴冲冲的要上去,却发现是块精钢一样,牙齿崩得粉碎。

    鱼鳞阵是标准的骑兵攻击阵型,整个阵势呈多重横队,每重横队之间,同一横队每名成员之间都有固定的距离。这样可以更好地防止敌军羽箭齐射,同时也避免同伴之间的距离过近发生碰撞或刮蹭。

    在冲锋时,前排骑兵和后排骑兵的位置也要交错开,以避免因接触敌军,速度骤减而引发的误伤。

    训练有素的烈火铁骑展开冲击之后,就像是一柄巨大的锯齿刀被一个力大无穷的巨人持在手中,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将贼军本来就没什么章法的阵列砸了个稀里哗啦,血流成河。

    在前锋接触的那一瞬间,贼军首先面对的,是丈八马槊的突刺。和整体阵型的参差不同,铁骑的槊林极为整齐,像是梳子一样刷过来,一刷就是一片血浪狂飙。

    贼军武器装备率比普通的乌合之众高,但同样摆脱不了武器五花八门,形不成章法的弊病。面对铁骑马槊的突刺,只有少数拿着长矛的人可以对刺反击,其他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尺槊锋迎面刺来,绝望的大呼,将手中的武器扔向对方,然后被马槊串在槊锋上,弹开,或被甩飞。

    一排突刺之后,是另一排。

    由于铁骑的阵型比较松散,正面的瞬间冲击力不足,但前后两排攻击序列的承接性却很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槊和长矛、长枪都不一样,攻击方式更多,可以覆盖住骑兵面前的一个扇面。

    第一排的停顿,很快被第二排添补,等到第二排的冲击过去,第一排骑兵已经恢复了攻击态势,无始无终,永不停顿。

    结果,直到反冲锋的贼兵阵列足足被削去了厚厚一层,前锋死伤殆尽,他们才得到反击的机会。而反击的效果,却是让人沮丧,甚至绝望。

    手臂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吕绮玲看见一个只有布甲护身的敌兵被自己挑到了戟尖上。撞击产生的力量让戟杆骤然弯曲,变成弓形,在戟尖将敌人挑离马鞍的刹那,长戟又猛然弹直。

    戟杆上缓冲的力量登时全部释放出来,将敌兵的尸体弹飞出去,在半空中落下一串血雨。

    压根来不及做出姿势调整,她的长槊就又接触到了下一个目标。

    锋利的戟尖如同切豆腐般刺穿敌军,戟杆弯曲,弹开,又一具尸体飞上了半空。紧借着,她的长戟找上了第三个人,将他刺倒,挂在画戟的小枝上,借着战马的惯性拖出老远,然后抖落,任那条尚未结束的生命在霜冻的土地上翻滚挣扎。

    这是她第二次参加实战,第一次率领铁骑冲锋。

    在骑兵的集团冲锋中对敌,和普通的演练武艺有很大的不同,根本不需要什么招式,敌人像是主动往兵刃上撞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只要没有力竭,就能一直冲杀下去。

    因为经验不足和兴奋,她一时忘了控制马速,赤兔跑发了性,竟是拖着第三个敌手,直直的撞入了敌阵深处。

    贼兵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但斗志尚存,发现吕绮玲这个特殊目标之后,一下就兴奋起来。

    青州铁骑的武器是清一色的马槊,只有吕绮玲拿着一柄很拉风的方天画戟,而且她的马也比其他人神骏,连杀三人的武艺和速度,更是证明了她的不同寻常。

    贼兵不约而同的围攻而上,想给敌人来个擒贼擒王。

    吕绮玲哪会怕这个?不管性格形成的原因是什么,但结果就是,她和王羽、太史慈的性格很相似,就喜欢出生入死的大阵仗,眼前这个,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手中画戟一抖,先磕飞了从侧面砍过来的大斧,回手一记猛抽,在另一名挥舞铁锤的敌人胸前留下了一道深及数寸的伤口,将其抽落马下,然后挥舞画戟,化成了一道风暴,将身前的敌人全部圈了进去,只见残肢断臂乱飞,惨呼声不绝于耳。

    对身后的敌人,她理都没理,反正后面的骑兵阵列很快就会跟上来,而且,一些杂鱼而已,有必要多理会吗?

    板甲的另一个优点就是身前身后的防御同样强悍,几个围攻上前,却被无视了的贼兵愤怒的发动了攻击,却愕然发现,用尽全力的突刺或是斩击,完全无法对敌人造成有效伤害。枪矛还能在甲上留下一个白点或凹痕,刀的斩击却只能听个响而已。

    极度的惊愕令得他们茫然若失,全然忘了自己身处战场之上,正在激战之中,很快成为了跟进铁骑槊锋下的亡魂。

    刚看到这景象之后,贼军头目还在硬撑,宽慰说那是对方的主将,所以甲胄特别精良。可片刻后,他就什么都说不出了。

    贼军全力以赴的攻击只换来了一声大响,铁骑槊刃经由之处却是血肉横飞,这样的景象在整个战线上全面上演着。

    亡命徒也不是疯子,遇到理解范畴内的敌人,即便敌人众多,或者力量强大,他们也能鼓起勇气狠斗,但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敌人,他们就变得不知所措了。

    在铁骑的整体突击之下,能得到的反击机会本就寥寥无几,可这些宝贵的机会,无一不在敌人坚固得不可思议的铁甲面前粉身碎骨。

    攻击犀利无比,防御坚不可摧,这样的敌人要怎么打?

    彪悍之气鼓起来的勇气迅速丧失,然而,就在这时,贼军头目们愕然发现,人数远不如己的敌军居然分兵了!一支五百人左右的骑兵迂回向己方的右翼,迅速击溃了那里的抵抗,和正面突击的铁骑一起,依靠临河的地势,形成了包围!

    就在头目们吓得亡魂直冒的当口,一声大喝在铁骑阵中响起:“皆杀无赦!为幽州的汉家子民报仇!”

    “皆杀无赦!”铁骑轰然响应,全力攻杀,所过之处,一条条的血河冒着白雾,融化了冻土,汇入东流的拒马河之中。(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