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七零二章 巨马水之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战争,通常是看起来简单,但台前幕后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算计和原因。

    这场幽州大战,在刘虞一方而言,面对面的会战,从一开始就是要极力避免的。刘虞在蓟县迎战,完全是因为公孙瓒独自进兵,是个各个击破的好机会,他不知道胡人方面已经有了抛弃他的想法,自然要把握机会,迎而战之。

    而齐周和麴义在先头部队惨败的情况下,做出迎战的决定,固然是麴义复仇心切和视死如归的勇气使然,同样也有不得已的原因。

    范阳大乱,趁机浑水摸鱼的杂胡何止数万?

    在蓟县战败后的杂胡,倒有超过半数进入了范阳境内,大肆烧杀劫掠,有若狂欢一般。

    齐周没本事把所有人都统和起来,但只要有这些人的存在,哪管青州军再怎么强悍,想平定范阳也也要花费相当的时间和精力。

    至于王羽的亲卫骑兵,如果识相的话,他就应该绕道。否则一路战下来,哪怕是几十个杂胡才能拼掉一个青州骑兵,走到涿县之前,一千五百骑兵的血也会流干。

    然而,在第一场遭遇战之后,整个范阳境内呈现出的是千兵万马避黑骑的情况,数万杂胡偃旗息鼓,屏声凝气,再无一人敢于挡在青州军的前进路线上。

    而随着消息的扩散,范阳的汉民大受鼓舞,渐渐的从堡垒、城寨中走了出来,不再各顾各的,而是团结在一起,一面对已经丧胆的贼兵穷追猛打,同时纷纷派遣使者往拒马河拜见王羽,表示恭顺之意。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境内的几支青州军随时都有可能恢复联系,等到徐晃分兵南下,或是羽林军的先锋进入范阳,便大事去矣。

    故而,尽管心里有一百一千个不甘愿,但齐周还是与麴义一道,离开逎县南下,准备在拒马河畔与王羽决一死战。

    在范阳的乱势最猛烈之时,以齐周的号召力。他随时可以召集起两三万人,但现在,与他一道南下的却只有三千多骑兵。其中有一千左右是他自己的家底,说是私兵或嫡系马贼都可以。其余的则是范阳齐家的亲族、附庸之类。

    曾经啸聚一处的杂胡大军已经做了鸟兽散,若不是齐周以麴义从前的战绩说之。剩下的这些人也早就开溜了。亲戚关系或者从前的恩义,哪有自家的小命重要?那王鹏举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麾下都是刀枪不入的铁骑,谁敢跟他作对?

    麴义和他的先登营,是众人最后的希望所在。

    笼络了麴义之后,刘虞自然奇货可居,将这张王牌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练兵且不说。宣传方面也是火力全开,从千余先登大破三千白马义从,到先登营全歼义从,进而攻破了公孙瓒的中军。再到最后麴义大破公孙瓒,听起来就像是麴义凭借一人之力,打赢了整场大战一样。

    当然,流言这东西本来就很容易失真。反正传得越夸张,对刘虞就越有利。幽州军的士气就越高,何乐而不为呢?

    如齐周这种高层人物当然不会为此所迷惑,但麴义对步克骑的战法很有研究,也很有办法是不争的事实。王羽带的是一支纯骑兵部队,只要麴义能再现界桥之战的辉煌,迎头挡住敌人的锋锐,这一战就有的打。

    刀枪不入的重铠骑兵也不是完全没弱点,他们的灵活性很差,无法及时转向,除了正面冲击之外,就再没有其他攻击手段了。只要设法延缓铁骑的速度,让他们跑不起来,那么,不管他们的防御力有多高,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也是白搭。

    齐周很庆幸,之前放任罗、伍二人去试探,让自己有了充分的时间研究对手。同时,他身边还有麴义这样可靠的伙伴可以依靠。

    要知道,当年麴义可是只靠一千人,就正面阻击了名震天下的三千义从!

    而这一次,他麾下足足有心怀死志,矢志复仇的三千精锐!

    怀着这样的心情,齐周与麴义合兵一处,在逎县以南二十里的河畔处,与青州铁骑遭遇,大战,一触即发。

    清晨时分,拒马河上的晨雾尚未散尽,如炊烟般袅袅升腾,在半空中缓缓消散,仿佛大地、河流也在做深呼吸,以驱散大战之前的紧张和不安。

    做为此战的主角,王羽倒是没怎么紧张,时至如今,十万人规模的仗他都指挥了不止一次,哪里会因为现在这样的小场面就有所动摇?

    但感慨是免不了的,因为对手是麴义,而这一仗也同样是步兵对骑兵,看起来很像是历史和自己开了个玩笑。

    当初自己因为先知先觉,故而在战前力劝公孙瓒采取慎重策略,不要轻易发动主力进击,对方不听,遭致惨败。而今天,自己也处在了和公孙瓒相同的位置,形势更加分明,而自己做出的决策,却也和公孙瓒当日并无二致。

    全力进击!

    这是唯一的选择。

    烈火骑兵就是锐利的长刀,出鞘的一刻,就锋芒毕露,后续的招式也只有一种,全力挥斩,踏平敌人,或自己化为灰烬。

    自己精心打造的这支长锋,在正式出道的第二场战斗,就碰上了最为坚固的盾,布满荆棘,坚不可摧的盾,这一次的碰撞,最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王羽对此期待已久,只觉浑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手中的长槊也不甘寂寞的颤抖着,迎着敌阵所在的北方,发出了凄厉的嘶鸣!

    “呜呜……呜呜!”没有多余的废话,麴义本来也不是擅长言辞的人,自然也不会搞什么阵前答话的形势来自取其辱,激昂的号角声表明了他昂扬的斗志,冲天的战号声催得人战意沸腾!

    “刀山敢前,火海不退。每战必先,死不旋踵!”

    旌旗猎猎,在没有号令声指挥的情况下。三千死士看似缓慢,实则整齐的展开了阵型的变换,利于行军的长蛇阵合拢在一起,变成了中规中矩的方阵,随后阵型开合,方阵向两翼展开,一个标准的雁行阵豁然在目!

    “先登麴义,名不虚传。”

    耳边传来了张辽的赞叹声,王羽一手捧着头盔。回头笑道:“怎么,文远?有些担心吗?”

    “那倒不是。”虽然现在的张辽,还不是历史上那个大战逍遥津,带着八百劲卒摧破东吴大军的荡寇将军,但他的胆魄却也不是普通武将可比的。大战将临。张辽脸上全无惊惧紧张的神色,而是好整以暇的指点着对面的军阵,点评起了敌将的将才。

    “三千之众,有若一人,进退之间尚且旗号鲜明,鼓角不乱,指挥大军实如臂使指一般。可见临战之时,也当进退自如,聚散如常……看他这手练兵演阵的本领,麴义此人的才能。恐怕可与循义、文则二位相媲美,难怪……真是可惜了。”

    高顺是并州军中的练兵高手,于禁的练兵才能,在整个青州都是首屈一指的。单说练兵才能,张辽对这二人也是甘拜下风。他的眼光也很老道。从麴义变阵过程中展现出来军容,他觉得对方的练兵之才全不在高、于二将之下。

    那句难怪后面的未尽之意,应该是想说,难怪麴义能击破名震天下的白马义从。那句可惜了,自然是在惜才,张辽历史上就在人事方面屡有建树,最大的成就就是帮助曹操,招降了关羽。看到麴义这样的将才,不能并肩作战,自然会感叹不已。

    “没办法,天下英才尽入彀中这样的话,说起来倒是很容易,做起来却太难,就拿文远来说,能有今日并肩作战的机会,也是本将煞费苦心才争取到的,不容易啊。”

    王羽这句话说的也是意味深长,张辽有会于心,当即也是点头不迭:“君侯说的是。”

    收服吕布,比打败吕布可困难多了,要不是王羽爱才心切,一意求全,自己说不定也会站在麴义的位置上。

    麴义的才干早在界桥之战中就显露峥嵘,以王羽对笼络人才的重视程度,肯定早就向对方递过橄榄枝了。不能将其笼络至麾下,也只能说没这个机缘。

    “不过,与这样的强敌尽情一战,又何尝不是一件快事?”王羽朗声一笑,抬槊指向敌阵:“那齐周为人不怎么样,这次倒是做了件好事,知道远远躲开不来碍事,就凭这个,将来本将诛他满门的时候,多少要手下留情一下了。”

    齐周的三千多人虽然来了,但却没有与麴义并肩作战的意思,而是远远的躲在了麴义阵后数里之外的地方,摆明了是要看风色,麴义占上风,就来占便宜,麴义顶不住就要开溜。

    这倒也不失为明智之举,他的部队,各方面都比普通的贼军强,但和麴义一手打造的精锐却没法比。如果他和麴义并肩作战,王羽倒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变换一下战法,来一招避强趋弱,然后驱溃兵珠帘倒卷了。

    至于现在么……

    “别啰啰嗦嗦的了,赶紧动手罢。”王羽和张辽不紧不慢,一边吕绮玲却急了,女孩早早就戴上头盔、罩上面甲,隔着面甲说话的声音也显得瓮声瓮气的:“哼!看他耀武扬威那样子,现在就想砸他个稀巴烂!”

    “绮玲,上次的敌人稀松平常,你单骑突进倒也无妨,这次的敌人非同一般,你可不能大意。丑话说在前面,你若是再乱来,可别怪我临阵换将……”王羽指指中军,威胁道:“孔明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好啦,好啦,这次肯定按照事先操演好的阵法来。”吕绮玲不怎么耐烦,但毕竟是答应了下来。

    “那么……”王羽深吸一口气,带上头盔,放下面甲,扬槊前指的同时,一声大喝如惊雷般炸响:“青州虎贲……”

    “天下无敌!”没有战术,没有计谋,铁骑踏阵,靠的唯有信心和勇气,以及绝对的实力!(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