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七零三章 利矛与坚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远远看过去,烈火骑兵集结起来之后的视觉效果,确实很像是一团烈火,发动冲锋之后,这团烈火更是如火势蔓延一样,狂暴而汹涌的跃动着,如同要焚尽世间万物一般,气势惊人。

    这效果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王羽在这支铁骑身上下了很多功夫,装备、战马、操练,各项供应,唯独没在外观上做什么文章。

    铁骑作战是靠实力碾压敌人,又不是靠卖相吓倒敌人,有什么文章可做?但现在的主将是吕绮玲,再怎么野蛮,她也是个女孩子,对装扮之类的外在还是很注重的。

    她自己喜欢大红色,平时的穿着就能体现出来。而汉高祖刘邦自称斩赤蛇而得气运立国,按照五德始终说,立国后举国尚赤,汉军的军服本来就应该是红色的。只是后来武帝改制,改火德为土德,汉朝又变成了尚黄。

    吕绮玲到任后,一直主张统一军服,让全军皆着大红色的军装,以使烈火之名更加贴切,也恢复强汉的传统。当然,这些理由之外,她最大的动机还是想在这支部队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毕竟是第一次掌军,出任主将,是很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极力争取之下,她成功了,但同时也失败了。

    王羽批复了她有关于军装的需求,物资很快到位,但烈火铁骑是全身具装的骑兵,穿什么军服都会被铁甲盖住,至于大红披风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就算吕绮玲也不会在作战时穿在身上。

    那太危险了,一旦刮在什么东西上,或者被敌军拉住导致坠马,除了吕绮玲、张辽这样的高手。大多数骑兵都别想靠自己的力量再站起来。

    一计不成,一计再生,吕绮玲很快就把主意打到了板甲上面,她打算把铁甲漆装成红色的。换成鱼鳞甲或是扎甲,她肯定不会打同样的主意,以那两种甲的构成,漆装起来不是一般的麻烦,而板甲就简单了,无非是搞点红色的漆刷上去就好。

    为此。她还特意找到了大乔,商议漆装铁甲的技术性问题和细节。

    不过,当时北疆的军情迭传,青州军已经进入了全面备战的阶段,无论是王羽还是张辽。都没空理会她这点小心思。前者专注于战略,后者则全神贯注的练兵,漆装这种表面功夫,完全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再然后,没等吕绮玲想到新的主意,大军就已经上路了。直到日前全歼贼兵那一仗,她才找到了新的契机。

    在那一战当中。青州骑兵平均每个人手上都有三到四个首级!所有人都杀得浑身浴血,人和马都像是从血河里捞出来的一样,打仗时倒是狰狞可怖,事后清理起来就麻烦了。

    血迹凝固后很难彻底清除。本来雪亮的战甲变得斑斑驳驳的,很不漂亮。吕绮玲趁机再次提出了漆装铁甲的建议,王羽想想反正也要休整两天,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有了现在这副场景。

    红盔红甲的骑兵漫山遍野的发动了攻击,天地间仿佛涌起了一股赤色的大潮。视觉效果极为惊人。

    无论是准备捡便宜的齐周,还是在另一端观战的青州辅兵,此景入目,都是一阵阵的心惊肉跳。前者脸色苍白,是被吓的;后者脸色赭红,是激动的,但不论起因如何,双方的心理状态却没多大两样,都被满满的震憾所填充。

    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种声响,铁骑冲锋的声音,马蹄声如雷鸣阵阵,大地在战栗,河流震颤不休,只有铁甲摩擦碰撞的铿锵声能穿透雷声,如同钟鼓合奏齐鸣一般。

    “烈火铁骑,赤色大潮……这,这怎么可能挡得住?”齐周颤声说着,说出来的话却连自己都听不到。骑兵的集群冲锋,他见过很多次,不足为奇,但对面这支骑兵却不同以往,他们乱中有序的阵列,气魄十足的气势,无一不在提醒着世人,他们强悍的实力和战绩。

    由不得齐周不颤抖。

    如果他能定定神,回顾左右,就会发现其他人的表现还不如他呢,一个个都是面如土色,身如筛糠,恨不得立刻调转马头逃跑的样子。唯一支撑着他们,让他们不至于立刻崩溃的,也只有挡在面前的麴义和先登营了。

    狂潮之下,何者得生?唯磐石尔!

    坚若磐石,就是此刻先登营的最佳写照。

    一如当年在界桥,迎击白马义从的狂澜时那样,先登营的表现很坚定,没有动摇,前两排的士兵举起了强弩,后排的士兵放平了长矛。

    “一百五十步!”瞭望手的喊声急促而凄厉,微微的带着一丝颤抖,看得越清楚,心中就越震骇,这不是单凭意志力就能克服得住的。

    “架弩……”麴义抬起了手。

    当年面对义从的时候,他是在相当近的距离上发动了狙击,目的是将强弩的杀伤力发挥到最强,同时,也为了让敌人无法回头或转向。

    今天这仗,敌人只有冲上来一个选择,所以,明知强弩在百步的距离上,不太可能对身覆重铠的敌骑造成杀伤,他还是下达了齐射的命令。

    杀伤不了,总能稍微扰乱一下敌人的阵势吧?至不济,也能通过齐射,试探一下敌军,看看敌人有没有什么底牌或是弱点。

    麴义不知道王羽到底有什么底牌,但他对这一战的准备是很充分的。

    首先是齐周的存在,除了做为后备军,等双方两败俱伤之后收拾残局之外,这支友军还有警戒战场,防止青州军各部突然加入战场的作用。

    麴义担心,王羽明知自己精通步克骑的战法,却仍然有恃无恐的杀过来,可能藏了什么后手,比如魏延的隐雾军突袭之类的,骑兵正面的冲击,只是个幌子。

    光凭斥候的侦查,他还不太放心,有了齐周在后策应,他才能集中全力对敌,放手一战。

    此外,他还打起了报仇雪恨的旗号。

    刘虞的死因其实很复杂,连公孙瓒都不能算是直接凶手,间接凶手的话,不但王羽,甚至连齐周都能算上一份。

    麴义此举的目的不是声讨王羽,而是为了激励士气。

    他麾下的这支军队,和当年的先登营已经没有太大关联了,当初的老兄弟,只剩下了几十个人,编练的新军个人素质还不错,但没经历过真正的死战,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很难说会不会出什么纰漏。

    刘虞的这支嫡系部队,要么是倾慕刘虞的名声来投,要么干脆就是他的门客,刘虞在战前把这支兵马布置在涿县,本就有保存实力的意思。反过来,这支门客大军对刘虞也是死心塌地,用仇恨来激发战意,这支先登就不会比当年的差太多了。

    “一百步……”瞭望手的示警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凄厉,仿佛警笛长鸣。

    “举高了放!风!”麴义断然下令。

    “崩!崩!崩!”刘虞砸锅卖铁积攒出来的八百具强弩齐齐发出了怒吼,八百支弩矢汇聚成了风暴,尖啸着刺向了铁骑的阵列。

    “叮叮叮……”巨大的声势,却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只有清脆悦耳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仿佛宏大的乐章中,加了一阵编钟的独奏。

    齐射无法建功,完全在意料之中,可麴义的心头却是猛然一沉,敌军的阵列没有一丝动摇的迹象。这轮齐射,他特意吩咐举高了放,就是为了让着箭点更高些,威胁敌军的上身乃至透露。

    就算穿着甲,明知不会受到伤害,人对扑面而来的高速物体也会下意识的躲避,这是自然反应,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克服的。

    但以他观察所见,青州军没有任何一个骑兵对此作出反应,没人回避,没人格挡,黑沉沉的面甲又挡住了他们的脸……无声无息,无悲无喜,这支汹涌而来的大军,就仿佛不是由人类组成,而是天神造就的钢铁傀儡一般。

    这比大吼大叫的骑兵更恐怖,对己方士卒的士气压制也更大,特别是在军中已经有流言流传,类似撒豆成兵,仙法符箓之类的说法喧嚣尘上的情况下,对方的表现更是将流言的作用放大到了极致。

    “不要发愣,快点上箭!”顾不得多想,麴义继而连三的发出了命令。

    “稳住,稳住!把矛端平,把矛端平!”在他的军旅生涯当中,还没接战,就这样大叫大嚷鼓舞士气,安抚人心,的确是非常罕见的。可没办法,谁让他遇到的是这么恐怖的敌人呢?

    “八十步!”

    “五十步!”

    “四十……”瞭望手的示警声像是在催促,又像是在惨叫,麴义已经无暇顾及了,他一心只盯着汹涌而来的敌人,在心中默念着,计算着,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强弩数量有限,即便有死士愿意拼命,也没有那么多弩可以发动连射,所以,接下来只有最后一次齐射的机会,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次!

    “三十步!”骑兵踏起的烟尘已经将先登营的前锋笼罩起来,瞭望手更是直接喊到了破音。

    “架弩……风!”麴义喊出了最后的号令,烈火铁骑也终于有了动作。

    前排的骑兵们探手在鞍下一捞,再直起身时,一面黑沉沉大盾已赫然在手!

    侵略如火的青州铁骑,专克骑兵的先锋死士,矛与盾的较量,却以进攻者持盾,防御者执锐作为了开端。(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