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七零四章 杀手锏对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咚!咚!咚!”

    “嘭!嘭!嘭!”

    “轰!”

    很难用语言形容,在两军发生近距离接触之前的那一刹那,到底有多少种声音在共鸣。抛开那些相对细微、低沉的,按照时间顺序来说,先是强劲的弩矢,与盾牌发生碰撞的声音。

    虽然看见了盾牌,但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由不得麴义修改命令,弩手们也来不及请示或犹豫,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强行将手中的弩抬高或是放低,试图避过敌人的盾牌,射人或射马。

    其实,按照麴义的想法,即便对方拿出了盾牌,也应该保持平射。

    青州军身上的铠甲已经够厚了,强弩在三十步的距离上能否破甲,破甲后能否产生足够的杀伤,都是未知之数。与其指望齐射造成多大杀伤,还不如期望强弩的冲击力将一部分骑兵推下马,造成混乱。

    以此为目的,强弩射在盾牌上,还是铠甲上,其实都没多大差别,反倒是勉强避开盾牌,使得齐射的威力降到了最低。

    青州军那块盾牌太大了,往马前一举,将马头和骑手的半个身体都护在了后面,要避开谈何容易?八百支弩矢不是偏高,就是偏低,完全失去了齐射的意义。

    在这轮交手之中,有备而来的王羽大获全胜。

    实际上,以麴义的眼力,早就看到这块盾牌了。只是他以前没见过板甲,被这种由一块块大铁板组装起来的新铠甲混淆了视线,分不清那是盾还是甲,所以才没及时作出提醒。

    强弩未能建功,倒也不至于令麴义气馁。

    他克制骑兵的战法有着整体思路,强弩的主要作用是制造混乱。降低敌军前锋造成的杀伤,不是胜负手,真正解决战斗的是后面的长戈和长矛。

    长矛兵克骑兵,只是后世游戏里的设定,不足为凭,如果长矛兵这么厉害,那还费时费力的训练骑兵做什么?

    不过,密集的长矛阵确实可以对正面冲锋的敌军造成相当的克制,在麴义的战法之中。真正对付骑兵王牌的是长戈兵。

    华夏的绝大部分长兵器,都是由矛戈演化而来的。矛自不用说,是关刀、槊、枪这些武器的圆形,而戈的升级版本则是戟、斧枪、钩镰枪这些奇门兵器。

    因为戈上带着一支横枝,所以对付普通的敌人时。可以以之钩锁对方的兵器;对付重甲骑兵,更有奇效,只要有不拍死的敢战之卒,就可以在混战时,用戈将敌人从马上钩下来。

    重甲骑兵只要落了地,就算不死,也站不起来了。跟死了没两样。所以戈和戟对付重装骑兵,才是对对路的战法。

    后世岳飞对付金国的铁浮屠时,用的正是钩镰枪,麴义是汉末时代克制骑兵的第一把好手。自然不会遇见重甲骑兵就束手无策。

    戈是胜负手,弩是减少伤亡的利器,长矛兵则是保持完整阵列,降低敌人速度。给戈兵创造战机,发挥承前启后作用的战法核心了。

    当初在界桥。由于沮授布置周详,完全迷惑住了公孙瓒,麴义单靠强弩,就对白马义从造成了重大打击,没能完全突破后面的长矛阵,所以,麴义克骑兵战法没有完全暴露。

    这一次,隐藏在矛阵后面的长戈阵才是他的杀手锏。若王羽以为只要回避了他的强弩齐射,就能稳操胜券,那就大错特错了!

    麴义会毫不犹豫的攫取胜利的果实!

    所以,齐射的失败,没能对他造成任何困扰,在震耳欲聋的各式碰撞声中,他用尽全身力气呼喊着,要求长矛手稳定下来,端平长矛。

    于是,在弩矢和盾牌的碰撞之后,接踵响起的是盾牌和长矛的碰撞声。

    王羽这一招,再次出乎了麴义的事先预计。他详细询问过之前那一仗的溃兵,自认为对王羽的铁骑冲阵战法有了一定了解。

    那无疑是一种相当积极的战法,利用马槊的巨大杀伤力和坚固的铠甲,强打硬冲,以最快的速度碾压敌军的前锋,造成混乱,趁机杀伤。

    如果是那样的战术,己方的长矛阵应该也扛不住,特别在强弩数量不足的情况下,长矛阵很快会被突破,但是,那正是他想要的!

    用那种方式突破,突破点应该是零散的,武艺和马术更高的骑兵,会更早透阵而出。这对杂胡没多大意义,就像吕绮玲脱离阵列时那样,只要避开斧、锤的攻击,贼兵的围攻就奈何不了重甲骑兵。

    但对上先登营,透阵而出的尖兵会遭到长戈兵的围攻,吕绮玲、张辽这样的猛将或许能扛得住,但普通的骑兵却唯有落马一途。

    其实就算是吕绮玲、张辽也未必没事,穿上重甲之后,灵活性会受到极大的限制,不能回头,也不能反手挥动兵器,对来自身后的攻击是没什么办法的。更何况,长戈兵还能钩马脚,对付骑兵的办法不是一般的多。

    如果一切都按照麴义的剧本进行,长矛阵起到的是筛子的作用,不需要完全阻挡骑兵的突击,只要破坏骑兵的整体阵型就好。透阵而过的尖兵虽然会给长矛兵造成极大的杀伤,但却没办法继续突击,也没办法转身策援,最终会形成消耗战——用长矛兵的生命换骑兵落马。

    麴义认为,先登营是有胜算的。

    就算青州军强的逆天,被他消耗了一阵之后,也不可能还有力量应付捡便宜的齐周了。杂胡打硬仗不行,打顺风仗还是有一手的。

    然而,王羽压根不按他的套路来,在两军接触前的那段时间,骑兵通常会将速度提升到极致,而青州军却一反常态的降低了马速。

    临阵减速?

    而且也没有预想中的马槊齐挥,尖兵突进,而是由前两排举盾的骑兵先压了上来,和矛阵发生了碰撞。

    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战术,骑兵的冲击力超强,但力气不会比步兵大多少,用盾迎上矛阵,固然可以降低前锋的伤亡,但失去冲击力之后,他们要拿什么来冲破矛阵呢?

    麴义对此相当疑惑,甚至少有的陷入了失神状态。

    长矛与铁盾的碰撞声连绵不绝,最终化成了一声轰然大响,举盾的骑兵纷纷落马。

    先前让先登营头疼的巨盾成了致命伤,面积太大,每面盾牌至少要承受十几名长矛手的刺击,变成了单纯的角力,骑兵怎么可能不落马?长矛手士气大振,要不是受到过严格的训练,说不定已经有人逆袭反冲了。

    “什么天下无敌,原来就是一群胆小鬼!”

    “骑兵举盾去撞矛林,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做啊!”

    看到骑兵纷纷落马的那一瞬间,齐周等人就像是一群终于把头露出水面的溺水者,一口死里逃生的清爽气息由毛孔吸入,瞬间在奇经八脉行走了一个周天,搬走大山,重新扬眉吐气的感觉真好。

    “干掉王鹏举,给死难的兄弟们报仇!”这下他们手也不抖了,腿也不软了,一口气上马也不喘大气了。齐周以下,众头目纷纷叫嚣上马,只待冲下去助战、报仇。

    杀王鹏举扬名这种好事,估计很难轮得到自己,给罗瞎子他们报仇更是扯淡,最重要的是去抢战利品啊!那铁甲……啧啧,别说草原上那些大人、小王的了,中原的诸侯、将军们能不能人手领上一副?

    抢到一副,就可以拿来当传家……不,足可以当镇族的宝贝了!要是运气好,抢到百十来副,咱也组这么一支精锐铁骑出来,天下还不任由纵横么?

    当然,咱们不能象王鹏举那么傻,拿宝贝当草根用。

    “先等等……”贼军头目们的请战在齐周这里碰了壁,只见这位幽州从事直勾勾的盯着两军交战的地方,嘴角的喜色犹在,眼神已经充满了震惊,以至于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众人愕然转头看时,神情很快变得和齐周一样了,因为就在他们高兴得浑然忘我之际,战局再次发生了突变。

    首先是前两排的战马在主人落马后,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速度不减的撞进了先登营的长矛阵。

    这情况其实很诡异,因为马上的骑士和步兵角力,应该会把力量作用到战马身上,骑兵落马的时候,马的重心会发生转移,或者向一侧摔倒,或是人立而起,亦或原地打转,总之不太可能继续前冲。就算偶有特例,也不可能所有战马都不受影响。

    而青州骑兵这一次,却很整齐的全是特例。

    铁骑的战马也是浑身披甲的,特别是正面,头脸、雄颈,乃至马腿,全都覆盖在金属之下。而且,马还被蒙住了眼,堵住了耳朵,骑兵落马的同时,似乎还给了马一定的刺激,所以,失去骑手之后,战马的速度不减反增,就那么直直的撞入了矛阵。

    这一批落马的足有近百人,上百匹铁马撞进去,威力不比上面有骑兵差多少,整齐的矛阵顿时就发生了混乱。

    而王羽牺牲了近百骑兵的战力,换取这样一个局面,当然不可能只是吓吓人,后续的骑兵一边加速,一边循着特定的路线小心的绕开落马的袍泽,紧接着便向敌人亮出了真正的杀手锏!(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