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七五章 北海来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七五章北海来使

    秋意渐浓,从北方吹来的风带来一丝凉意,树叶的颜色也变得愈发浓重起来,这是个出游赏景的好时节。少受战火波及的泰山郡,就呈现出了一派游人如梭的繁华景象。

    王羽抱膝坐在一块探出山壁的大石上,任由猛烈的山风吹在脸上,一边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平静,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思绪。

    那三个来投效的寒门士子,前两个比较正常,后面那个却有些不太对劲。

    那个叫徐福的人,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是个有胆有谋的人,自己问那三人,知不知道去青州的危险,其他两个人都答得中规中矩,那人的回答却很奇葩……

    “君侯能做得到的事,福为何做不到?青州再凶险,能凶险得过洛阳亦或河东吗?”即便已经过了十多天,但这句话依然让王羽记忆犹新,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真正的智勇双全之人,就是只会胡吹大气的蠢材。

    而这个徐福的经历,让王羽产生了一丝熟悉感以及疑惑。

    他知道鹿门山,在那里求过学的高人很多,其中就有一个跟徐福经历差不多的,那人不但也姓徐,而且还是个喜欢用化名的……

    这位徐福,会是自己想到的那个人吗?

    单福?

    徐庶?

    王羽不太确定,徐庶名声不小,但由于其经历特殊,所以生平事迹并未广为人所知,三国演义里面,甚至都没有写出他的结局。

    按照一般的理解,军师就应该是那些举止稳重,多智近妖的形象,但那位徐福,却更像是个初出茅庐不久的游侠儿,对去青州之事表现得跃跃欲试的,没有半点畏惧退缩之意,也没提出要从长计议的打算。

    正因为对方的这种表现,王羽才下定决心,问对方的真实身份,他担心对方根本不会认账,说不定还会误解自己小觑了他。

    等徐福走后,王羽就开始患得患失了,要是自己猜对了怎么办?徐庶的年轻时代,可能就是这种任侠的性格,否则也不会杀人后,隐姓埋名的流落他乡了。说起来,三国时代有过这种经历的名将还听不少的,关二哥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人都已经走了,现在想也是白想。只希望此人可以吉人天相,平安归来,顺便向自己展现一下真正的实力和身份就好了。

    王羽长叹一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女孩们轻柔好听的低语声。

    “琰姐姐,你说他在干吗?”

    “是在练功吧?”

    蔡琰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打完仗之后,他就一直在研究那块令牌,说是有什么秘密,后来果然给他找到了一卷帛书,听说是很高明的内家功夫,他一直在勤休苦练呢。”

    “才不是呢。”相处的熟了,貂婵说话也没了太多顾忌,恢复了司徒府里活泼聪慧的模样,“那套功夫说是内功,但练的时候跟拳脚功夫差不多,都是要摆开架势,挥拳踢腿的,我呀,上次偷偷去看过一次,才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呢。”

    蔡琰惊讶道:“你去偷看?”

    “是呀,我想让他教我,可这人却小气得很,不肯答应,他不肯,我就自己去呗。”貂婵闷闷不乐的叹了口气:“府中上下都在忙,姐姐你也在帮着张罗书院的事,只有我很闲,很无聊,只好自己找点事做呗。”

    她朝着王羽的方向努努嘴,不怀好意的笑道:“姐姐你看看他,说是陪我们出来游山玩水,结果却一直自己在那里发呆,依我看呐,他不是想着打仗的事,就是又看上了哪家女孩,琢磨着给我们再找个姐妹呢。”

    一缕忧色在蔡琰如画般的黛眉间掠过:“那几家上门提亲的,不是都被拒绝了吗?”

    “谁知道呢。”貂婵本是半腹诽半玩笑,见蔡琰有些认真,她开始起劲了:“说不定啊,他已经见到贾先生的妹妹了。”

    “贾先生的妹妹?”

    “就是那个叫贾晶的啊,姐姐你不知道吗?”

    看到蔡琰惊讶的表情,貂婵捂着嘴笑了起来:“因为小寿他煞有其事的提出了条件,搞得董卓很好奇,贾先生的家人到了洛阳时,他便郑重其事的去探看了一次,想看看令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王鹏举如此重视的女子,到底如何倾国倾城……”

    “结果呢?”女人都是好八卦的,蔡琰的兴趣被勾起来了,连忙追问道。

    “结果啊,见过人后,董卓的脸色很古怪,只说王鹏举让人琢磨不透。”

    “诶,蝉儿你又在吊人胃口,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去见见那位贾小姐了。”

    “可是我也没见到啊,都是画眉去外面打听的,在府里总是会被母亲拉着,讲些小寿从前的事,又哪里分得出神?你看小寿的神色,分明是在犯愁,现在到处都好好的,哪里又有什么烦心事?说不定啊,他真的是在想贾家小姐呢,嘻。”

    二女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又怎么瞒得过王羽,他的耳力是专门练过的,可不是一般的好。

    摇了摇头,王羽站起身,打断了二女的笑闹:“你们若是休息好了,咱们这就继续走吧。”

    “不要。”蔡琰顺从的站了起来,貂婵却不肯起身。

    “为什么?”王羽奇道。

    貂婵不无怨怼的说道:“你说是要陪我们姐妹出来游玩,却一直在赶路,而且专挑这些难走的山路走,哪有这种道理?好容易休息一会儿,你又自己在那里出神发呆,我看呐,你出来游玩是假的,念念不忘的,还是打仗的事。”

    “现在是乱世啊,我不去打人,人也会来打我的。”被貂婵说破了心思,王羽微微有些发窘,只能用一声长叹,试图蒙混过关了。

    他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以至于两大美女放在后宅,都没什么时间去见,好容易出来一趟,也是兼顾游玩加考察的。

    个人来说,练功是当务之急。徐荣留下的钜子令里面,藏的果然是他最急需的内劲法门。一直以来,因为没有暗劲,他与一流武将过招的时候,都只能靠取巧才能获胜。

    好容易得了一部,而且还是质量上层的墨门秘传,他岂有不勤学苦练之理?

    此外,军务的事情也很多。于禁、徐晃那边不需要他多操心,但黄忠的狙击手部队,他却得全程参与,这个时代的军队中,不是没有类似的人,放冷箭这种事,本也不是什么秘诀。

    不过,成建制的放冷箭偷袭,这种事却很少有人做,要解决的不单是箭术等技术问题,还有理念上的问题。

    轮到黄忠的弓箭手发威,一般都是在阵列战进行到胶着阶段,或者混战之中。狙击手不单要暗算别人,而且还得在混乱的战场上保全自己,此外,还得保持建制,随时都能接收主将的号令,甚至聚散自如。

    这种理念很超前,就算在徐荣留给于禁的兵法秘籍中,也找不到答案,想要训练出来,王羽只能从前世的经验中找办法。

    其实,某种意义上,如果他真的训练成功,黄忠属下的这支兵马,就会成为一支冷兵器时代的特种部队。等到战法成熟后,不单可以在战场上发威,还能完成其他的特种作战任务。

    如果在洛阳的时候,就有这么一支部队配合,就算没有王允的帮助,王羽也可以试着自己解决一切。

    随着他认知的改变,队伍的规模也在扩大,除了黄忠挑选出来的八十二名箭手之外,王羽又把墨门弟子中,原属于徐荣亲卫的那批人抽调了出来,组成了一支近二百人的部队。

    训练的内容,就是小规模的配合作战,以及战场上的偷袭暗杀。能训练这支部队的人,自然也只有王羽自己了。

    除此之外,他还得时不时的往白马义从的军营跑,他要学骑术,自己的骑术之外,他还要学习骑兵的应用。

    指挥骑兵,也需要操练阵法,徐荣在阳人之战中施展的车悬阵,就是脱胎于霍去病的骑战之法。王羽现在的骑兵还不是很多,在短期内,也不会形成规模,不过,这种迟早要做的事,多做点准备,总是不会错的。

    最后,谍报系统的建立,他也不能完全不管。

    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打算在起步阶段,就把所有的基础都打好,开始的效果可能不太明显,但等到一定阶段之后,就会厚积薄发的展示出威力了。

    这样一来,他就更忙了,训练斥候,他得亲自负责;制订规程,他得跟贾诩一起商议;此外,先期派出去的那些探子也已经开始反馈情报回来了,青州,这个混乱之地的面纱正一点点的被揭开。

    眼前的平静,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因为青州黄巾很快就会有大动作。

    黄巾的军事活动很有规律,春夏时节,他们的活动相对不那么频繁,因为他们多少也要耕种,生产粮食;秋冬时节才是他们大举出动的时候,因为他们要过冬。

    面临如此局势,王羽怎么可能休息?

    “我也想帮忙。”貂婵咬了咬嘴唇,大着胆子提出了要求。

    她不是在胡闹,只是看着别人都在忙,尤其是身份差不多的蔡琰也在忙着书院的事,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这样啊,”王羽想了想,答道:“不然,你到文和那里去帮忙?反正你也能识文断字,嗯,还很可靠。”

    “真的?”貂婵美眸中闪过一阵动人心魄的亮光,她虽然提出了要求,但却没想到能得到回应,在这个时代,对女子的约束不算太严,可用女子做幕僚这种事,说到哪里,都有些耸人听闻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王羽就这么随意的答应了。

    “骗你做什么?”王羽没好气道:“给你找点事做,也省得你老是在背后嚼舌头,文和的那个族妹才五岁,胖胖的,很可爱的,亏得你想得出,说什么我要给你们找姐妹。”

    “你听见了?”貂婵心虚的躲到了蔡琰身后,吐吐舌头,道:“姐姐,你看,这人的耳朵真灵,下次咱们再说悄悄话,可得躲远些。”

    蔡琰抿着嘴,眼带笑意的看着王羽,眼神中有股说不出的味道。

    看着二女笑靥如花,王羽食指大动,正想着要报点前仇,互听半山处一阵脚步声急响,一名亲卫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主公,北海来使!”

    终于来了吗?王羽精神大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