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七零七章 死亦瞑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王羽掀开面甲,低声吟哦,忽地扬声问道:“麴义,事到如今,你还不知大势所向,要负隅顽抗到底吗?现在回头,为时未晚!”

    麴义身旁还有数十个亲卫,在全军溃败之势已成的一刻,这些人依然聚在主将身边,像是一块坚硬的礁石,硬生生顶住了铁骑的狂潮。

    先后有数队骑兵与其遭遇,结果无往不利的车悬战法却在这里受了阻,虽然整体大势没有改变,但车轮流畅的运转碾压中,还是出现了一丝不和谐的因素。

    当然,麴义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发动逆袭的时候,他身边足有数百精锐,其中包括了他最后的老班底。等他终于看到王羽将旗的一刻,身边的亲卫连两成都没剩下,而且骑兵落马的数目,还不到他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一。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咳咳,好,好诗!”

    麴义将诗句反复念了两遍,不由大笑起来,笑不几声,又是一阵猛咳,连吐几口血才缓过气来,显然已经受了重伤:“麴某纵横一世,为不止一位主公效过力,打败过不止多少对手,不想却是你这个敌人最知我心,这也算是上天对我的嘲弄了吧?”

    王羽眉头轻皱,听出了麴义誓死不降之意,对方的选择让他很不理解。若说为刘虞尽忠,后者明明已经死了,而且间接杀他的人很多,自己算不上最显眼的那个。至于理念什么的,现在青州对豪强已经不向先前那么严苟了啊。

    “冥顽不灵之辈,多说何益?杀之可也!”没等王羽开口问询。吕绮玲杀气凛凛的叱喝声便在身侧响起。

    转头看时,正见女孩取下面甲,露出了气得通红的俏脸,王羽知道,女孩这是心疼损失了。

    做为骑兵主将,吕绮玲对部队看得比王羽这个主公还要重,战前研究过麴义的战法后,驱马攻敌的对策就是她想出来的。

    这招虽然当时减少了近百骑兵的战力,但落马的骑兵都是有准备的。不会造成伤亡,顶多就是损失些马。军中本就不缺马,现在打到了幽州,就更没有缺马之虞了,只要损失的不是演练过战阵。训练有素的那些战马就行。

    之后的战斗中,由于铁骑犀利猛烈的攻势,先登营很快就失去了抵抗之力,先后落马的骑兵也不过两三百。眼看着就是一场全胜了,结果麴义突然跑出来逆袭,损失一下子增加了近五成,吕绮玲别提有多愤怒了。

    要不是王羽先到一步。麴义的尸体现在只怕已经挂在她的戟尖上了。

    “绮玲,你且去助文远清除残敌,这人留给你处置便是,现在某还有几句话问他。却不急着动手。”王羽摆摆手,示意女孩稍安勿躁,誓死不降的名将他也没少遇到,除了对关、张显得有些婆妈之外。他基本上算是杀伐果断,对麴义。自然也不会太过婆妈。

    “这位,就是吕温侯的那位千金了吧?将门虎女,名不虚传。”

    初见吕绮玲的刹那,麴义愣了愣神,在烈火铁骑的阵容中,这位挥舞画戟,凶猛如虎的领军之将还是很乍眼的,麴义本以为对方是青州的哪位大将,甚至是王羽本人,没想到竟是个女子。好在他很快想到了当日比武招亲的传闻,便也释然了。

    点点头,他转向王羽,提议道:“王将军有话说,某何尝没有疑问,若是不能当面相询,恐怕死了都闭不上眼。不如这样如何,你我轮番提问,有问必答,问答之后,再了却此战,如何?”

    王羽自无不允,连怒气未消的吕绮玲都来了兴致,放弃了去清剿残敌的任务,留在原地当起了听众。

    见王羽点头,麴义毫不谦让,直截了当的问道:“王将军,你今天用的应该就是霍骠骑的车悬阵了吧?可据我所知,此战早已失传,顶多也只有根据军中老卒所述,拼凑出的一些残本,形似而神非,莫非……你果然得了神人传授么?”

    “……也可以这么说。”王羽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

    他也不知道徐荣到底怎么搞到完整阵图的,不过仔细想想,卫霍时代,儒家还没独大起来,以墨家的作风,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匈奴反击战中有所表现也不奇怪,如果有墨家高人在骠骑军中效力,通过观摩和切身体会,把阵图还原出来同样不是没可能。

    只是其中的缘故,却不好解释太多。

    青州的现行政策,严格来说,很有几分墨家的风格,若是再爆出自己得了墨家传承的真相,说不定会引起误会。墨家的理念很好,但兼容很差,墨家子弟中,越高明的,脾气就越顽固,就像徐荣那样,给人的感觉好像随时会以身殉教那样。

    未来,还是要百家争鸣,然后慢慢融合的,王羽可不想因为徐荣传授的兵法,在自己身上打上墨家的烙印,致使青州的政策发生偏移。

    反正麴义自问自答了,他也犯不着详细解释,神人传授,在这个时代还是很吃得开的。

    王羽答的随意,麴义却也不肯吃亏,他紧接着前面的问题继续问道:“既然是神人传授,应该也有破阵之法吧?”

    “笑话!”他话音未落,吕绮玲已是冷笑出声:“车悬阵只有我的部属能用得了,别说没有克法,纵然有,我为什么要宣之于众?怕自己麻烦不够多吗?”

    “此战胜负已决,麴义将死之人,不过是想死个明白罢了。”

    麴义嘴里回答,眼睛却瞬也不瞬的盯着王羽,语气低沉:“某自幼便在西凉,至今身经何止百战?自忖对克制骑兵战法已然炉火纯青,可今天却是一败涂地,心服口服,此一问王将军又何惧有之?”

    王羽想了想。轻声答道:“有法故有破,没有什么兵种或战法是无敌的,不过这车悬阵乃是霍骠骑封狼居胥的利器,至少他面对的敌人,是没有克制之法的……”

    “也就是说……”麴义敏锐的听出了王羽的话外之音,眼睛顿时一亮:“破阵之法,当在中原军阵之道中寻?”

    “其实,今天这一仗就有点破阵的意思了吧?”王羽微微颔首,却没做出正面回答。而是环顾战场的惨烈景象。先登营伤亡极大,但铁骑也不是毫发无损,若非先行用计,伤亡只怕会更大一些。

    “这哪里算得上是破阵?不过是情急拼命罢了。”顺着王羽的视线四下看看,麴义惨然一笑:“王将军若有心相告。不需详述,只需提点一句,让麴义死得瞑目,便足见盛情。”

    王羽沉吟道:“不是我不想说,只是这克制之法,还未曾真正显名于世,本将也未操演编练过。能否克制车悬阵,还在两可之间。若是你一定要问,本将只能告诉你一个阵名……”

    “无妨,有阵名便足矣!”麴义的回答斩钉截铁。不见一丝犹豫。

    王羽说可以的时候,吕绮玲可急坏了,车悬阵今后可是她的法宝,哪能随便把克制之法说出来呢?麴义虽然死定了。但这里还有很多人呀,秘密只要说出口。还怕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么?

    但一路听王羽说下来,竟然只剩了个阵名,于是她不着急了,好奇心大起,消消停停的侧耳聆听起来。

    “阵曰……”沉吟片刻,王羽轻轻吐出两个字:“撒星!”

    “撒星?”麴义和吕绮玲都睁大了眼,在记忆中搜索着读过的兵书,却完全找不到相关或者只是沾点边的信息。

    “真有这个军阵?”吕绮玲好奇心起,不过也没忘了保守秘密的事,凑到王羽耳边轻声问道。

    野蛮女友也有小儿女情态,女孩温热的气息在耳边打着转,王羽的情绪陡然放松下来,心中不由得轻轻一漾,抬手在女孩鼻尖上轻轻一点,柔声答道:“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少来。”神经再大条也是女孩,吕绮玲感受到了那股暧昧的气息,娇嗔着转过头去,晒道:“撒星,听这名字就不正经。军阵不管怎么变化,是什么形状,都是要集结在一起作战的,哪有撒出去散开的道理?我看呐,你肯定是看人家名不长久了,故意忽悠人的……”

    “咦?”吕绮玲和王羽打情骂俏,其他人都偏开了头,独有麴义一直冥思苦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这话,他猛然惊呼出声,眼中异彩闪烁,竟像是想通了什么关节似的。

    “撒出去散开,撒出去散开……原来如此,竟是如此!”他越说越激动,最后一抱拳,满面欢喜道:“王将军,麴义受教了,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也,义死而瞑目,全仗将军大德!”

    “你明白了?真明白了?怎么突然明白了呢?”吕绮玲急了,看麴义这么激动的样子,不像是在做假,可他能明白,其他人也有可能明白,这下不是坏事了么?看这样子,好像还是自己提醒的……哇呀,自己这个孽可造大了耶!

    “放心。”王羽拍拍吕绮玲的手,示意无妨,转向麴义,拱拱手道:“恭喜正理悟道了,不过古人也说,学以致用,难道将军不打算再打造一支强军,令得此阵真正现于世间么?”

    “王将军想问的,应该就是这件事吧?”

    麴义摘下头盔,随手扔开一边,坦然答道:“今日获胜,王将军全取幽州,克定边塞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以将军的本领,将来骠骑军的骑兵队伍肯定越发壮大,只有你用骑兵压制别人的份儿,哪里需要什么克制骑兵的军阵?义纵降,亦无用武之地。”

    “何况,义与将军理念有异,对将军天下大同,人人如龙的理想着实不能苟同。人自降生,就已经分了三六九等,世家名门,当然强过乡间草民,若非有这些差别,不能福萌子孙,还有谁会争那王侯将相之位呢?”

    “既然会争,那迟早还是会分出差距的,将军的用心虽善,但未免太过理想化了一些。恕我直言,将军若非执拗于此,凭将军的人品武功,便是称孤道寡,取汉代之又有何难?只消将军愿意,那些名士岂有不蜂拥而至,争当从龙功臣之理?”

    “若是如此,将军平定乱世,不是比现在容易得多,可减少不知多少杀戮么?将军不需辩解,义相信,将军这样做,肯定也是有道理的,但义不过是个庸人,没有逆天改命的志向,只能愧对将军厚意了。”

    王羽点点头,不再相劝。

    某种意义上来说,麴义也是个殉道者,他殉的道不是宗教,而是对门阀等级制度的认同。麴家半世流离,为的就是攀附高枝,风风光光的衣锦还乡,对高门大阀的仰慕已是深入骨髓。

    若麴义改弦易辙,就相当于他把父祖辈的努力都全盘否定了,同时,也否定了自己前半生的奋斗。所以,他不会降。

    “某这些儿郎,也算有些勇力,若将军不弃,就请将军尽数收录麾下,酌情安排吧。”麴义挥挥手,头也不回的指着身边的残兵,开始交待后事。

    “麴大哥!”这些人都是麴义的老班底,闻言大恸,纷纷叫道。

    “某本想带着你们谋一场富贵,结果却把大家带进了死路,兄弟们,是麴义对不起你们。”麴义悲声大呼,转身时,一柄利刃已是赫然在手,反掌之间,寒光闪烁,竟是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声犹未绝,壮士已逝!

    “大哥!”王羽来不及阻止,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喟然长叹一声,正待说些什么,却不想异变突起。只见那几十亲卫大哭数声,然后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做出了和麴义完全相同的动作!

    数十人齐齐自刎身死,和主将麴义的死法同样决绝,时间上也只相隔不过数息而已。

    周围护卫的铁骑眼中都流露出了震惊神色,王羽和吕绮玲也是久久无语,良久,王羽才长叹道:“汉初田横之事,果非史家杜撰啊。传令下去,战局已定,毋须多做杀伤,开始收降罢。”

    “喏!”(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