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七三一章 幽州之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笑声,肆无忌惮的大笑声,带着浓浓的残忍与暴虐之意,响彻了整个雪原,与之相伴的是震天般的哭号声。

    李十一悄悄从树后探出头,只觉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把似的,猛然抽紧。入目的景象,和传说中九幽地狱实在有那么几分相似,让他这个沙场老兵都为之动容。

    他所在的山丘不远处,长长的人流如同刚刚解冻的冰川一般,缓缓的北向而行。人群中,有衣衫褴褛的贫民,也有长袍纶巾的书生,更多的却是半大的孩子和女人,哭喊声,正是从人群中传出的。不说别的,单说这种恶劣天气中在户外长途跋涉,就已经够让人难受的了。

    但人群却有不得不继续前进的理由,在人群四周,三五成群的骑兵仿佛窥伺羊群的恶狼一般,来回打着转。不时将手中的皮鞭甩出去,打在空处,便是一声令人心惊肉跳的脆响,打在人的身上,会瞬间将残破单薄的衣衫撕烂,在肌肤上留下大片的伤痕,使得受害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每次看到这样一幕,骑兵都会爆发出阵阵笑声,就像是为施暴者叫好一般。而后者也像是受到了鼓舞,加倍卖力的挥舞着皮鞭,没头没脑的抽向可怜的受难者,将对方抽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直到有军官来喝止,或者那个可怜人就此失去生机。

    当然也有其他情况,比如现在……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再打他就死了,就死了啊!”一个妇人哭喊着从人群中抢出,合身扑在了那个受害者身上。仰起脸,向施暴者哀声求告。

    哀告声并没能引起同情,只是更加刺激了施暴者,在草原上,弱者的哀求就是任由予取予夺的表示,他毫不犹豫的扬起了鞭子,直到瞥见女子的脸,这才露出了意外的神情。

    骑兵翻身下马,提着马鞭走到女子面前。突然伸手捏住了对方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一番,然后满意的点点头,手向下一滑,就往女子的衣衫里探。

    “你干什么!”女子开始可能是被吓傻了。在对方做完最后一个动作之前,她才猛然惊醒似的,推开了对方的手。

    “哈哈哈……”看见这一幕的骑兵又笑起来,笑声中的意味却与刚才不同,多了几分讥嘲戏谑的味道,连不懂鲜卑话的汉人百姓都听得出来:“看呐,看呐。烈力兀被他的女奴推开了,他的力气可真够小的。”

    动手那骑兵恼羞成怒。

    这冰天雪地的时节,他原本也没有要当场施暴的打算,他只是认为对方屈服了。想看看货色罢了,谁想对方不识好歹,竟然推他,还惹得其他人嘲笑。这就不能放纵了,否则就没办法吓住其他新牧奴。

    他抬腿一脚将女人踹倒。抡起鞭子就是一顿猛抽,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女人在草原上属于财产,所以可以父子兄弟相承,各个部落之间起了冲突,一方灭掉另一方的时候,即便屠灭全族,也不会杀女人。

    “啪!啪!啪……”在旷野上,皮鞭与**碰撞的声响格外清晰,也格外动人心魄。

    人群中有人怒目相视,更多的人却深深的低下了头,虽然大伙的人数远远多过了胡人,但现在上谷郡和代郡满地都是胡人,即便打败了眼前这些坏蛋,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何况,被俘虏之后,乡邻亲戚都被打散了,和一群陌生人联手对敌?这种事实在太难想象了。那个挨打的,保护的是自己的妻子,而那女子舍身保护的也是自己的丈夫,他们是夫妻,是家人,所以才能如此奋不顾身,其他人怎么可能愿意这么做?

    女子在雪地上翻滚哀号,点点血迹落在雪上,触目惊心,正当那烈力兀像是结束动作一样,将马鞭高举过头顶时。异变突起,脚下那个垂垂待毙的男子突然跃起,一把抱住了烈力兀,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将对方一下扑倒,挣扎不开。

    一边死命的抱着那个胡人,他一边向正起身过来帮忙的妻子大叫:“不要管我,娇娘,你快逃,逃啊!”

    女子被吓呆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不知应该上去帮忙,还是听丈夫的话逃走。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工夫,其他骑兵已经策马冲了过来,她一个女子哪里又有逃的机会?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我要把你活活拖死!拖死!”烈力兀这次的脸丢得更大,气得火冒三丈,双目血红,一边奋力挣扎,一边瞪着男子发狠。

    男子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也自知无幸。

    先前他挨打,不过是因为在人群中找到了妻子,想挪前几步,和妻子走在一起,结果就被这胡人一顿暴打,现在自己干脆就是直接动了手,还能指望对方怜悯吗?

    他最后看了一眼爱妻,眼中竟有决绝之意,猛一低头,他像是突然化身成为了猛兽,竟是一口咬在了烈力兀的咽喉上。

    “啊!”烈力兀吃疼,嘶声狂叫,两脚的皮靴将雪地下面的冻土都犁出了两道深沟。众人齐声惊呼,胡骑更是加速冲了上来,想要解救同伴。那呆站着的女子陡然惊醒般,转身向山丘方向奔逃,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噗!噗!噗!”

    胡骑的骑术确实了得,对着在地上不停翻滚的目标,依然能在马上挥刀,并准确的斩中了拼死护妻的男子背后,连中三刀,男子失去了最后的生机,但牙齿却依然紧紧的咬合着,死也不肯松开,直到胡骑下马用刀子撬,这才撬开,但他们的同伴却已经气息奄奄了。

    “混蛋!”骑兵头目大怒,抡着马鞭将地上的雪抽得乱飞,放声咆哮:“追!把那个女的给我追回来,我要让全营的勇士来对付她,让那些汉狗知道害怕!”

    用不着他说,恶狼们也不可能放弃嘴边的猎物。早有两骑纵马追了上去。人哪里跑得过马,那女子逃跑的时机虽然很好,但眼见着就被迎头赶上。

    两个小山一样的骑兵从左右靠了上去,隐隐将那女子较小的身形夹在中间,单看这情景,就够让然揪心的了。

    “十一兄!”千钧一发之际,李十一听到背后传来沐汪的低声怒喝。

    他知道同僚的意思,将乃军之胆,泰山小霸王带出来的兵。自然也有一股子无畏生死,快意恩仇的劲头。虽然他们这一行人的任务是侦查和送信,但顺手杀几个胡兵也是小菜一碟。这样做虽然会给后面的路程带来不小的麻烦,但遇上了不管……

    用主公的话来说,会念头不通达。引起很严重的后果。

    李十一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复,他从背上摘下弯弓,从腰间抽出长箭,长箭的锋矢闪烁着夺目的寒芒!

    眼看追上女子,再一带马缰就能追上,两名胡骑却放缓了马速,好整以暇的抡起了马鞭。

    “呜……啪……嗤!”马鞭抡圆。发出了凄厉的破风声,然后猛然加速,重重的抽在女子身上,然后再顺势一卷。从女子身上卷下一大幅衣裳,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肌肤。

    “呜哇!”

    “嗷!嗷!”

    远近之间,但凡看到此景的胡人,都大声的嚎叫起来。既是为同伴叫好,也是因为野兽的本性发作。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宣泄。两名骑兵越发得意,各自挥舞着鞭子,一人一鞭,转眼间竟将那女子上半身的衣服尽数撕毁。

    沐汪看得睚眦俱裂,却迟迟不见李十一的号令,他十分不解:胡骑总共有十几个,但自己这边也有八个人,一对二,没什么可怕的,明明弓都亮出来了,为何迟迟不动手呢?

    正焦躁间,他看到李十一轻手轻脚的放下弓,从怀中取出了匕首,然后向自己的打了个手势,指向处,正是那女子直线奔逃下去,最终会到达的地方——树林边缘。

    沐汪恍然大悟,自己这位上司打的分明是将胡骑一网打尽的主意,比自己的胃口可大多了!不过这样更好,正中自己的下怀!

    他朝背后打个手势,示意其他人寻机以弓箭掩护,自己摸出匕首,悄声无息的跟在了李十一身后。他们穿的外袍是两面的,一面是土黄色,另一面是白色,专为边塞侦查之用,隐蔽性相当好,再加上他二人训练有素的动作,完全没被那两名欲火攻心的胡骑发现。

    等他们到了树林边缘,那女子也到了。

    这可怜的女人受了太多的刺激,似乎已经迷了心志,被两名胡骑这般凌辱虐打,却始终没倒地,也没出声哀求,而是就那么咬牙坚持着冲进了树林,就像是知道这里有救星似的。

    她当然不可能知道李十一等人的存在,说到底,她也只是不想丈夫的牺牲白费,所以才死命坚持的。只是,在树林外的所有人看来,她的努力终究只是徒劳,那两名胡骑只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

    冬天的树林虽然稀疏得多,但战马进入还是很麻烦,两名胡骑知道游戏玩不下去了,翻身下马,哈哈大笑着几步追上,伸出大手,向眼前的**抓去,想着要不要干脆就在这里发泄一下呢?

    不是他们不顾场合,实在是兽欲一起,有些浑然忘我了。

    然而,这个问题他们至死也没能想通,因为就在他们的手抓到目标之前,身后风声微动,紧接着喉头一凉,然后世间的一切就离他们而去了,留下的唯有无边的痛楚和黑暗。

    伸出去的手努力的想抓住些什么,最终变成几下无意义的抽搐,死前最后感知到的,唯有一声低喝:“上箭!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喏!”低沉的回应声中,杀气满溢。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