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一九八章 确立权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黄巾军的中军帐内,再次喧闹起来。

    “大帅,不能再攻了,再攻下去,弟兄们的血就要流光了!”

    “郡兵的弓箭手根本不是守军强弩的对手,守军的器械也太多了点,咱们根本就没办法!”

    “守将于禁号称铁壁,他守的城,比普通的城要坚固好几倍,咱们怎么可能攻得下?不然,请小天师再出一次手,把他也给咒死?”

    “对,咒死他,看他们还敢嚣张!”

    众人七嘴八舌的叫喊着,完全不顾主帅张饶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终于,有那眼色好的,注意到了主帅的怒意,讪讪的闭了嘴,顺便还用各种小动作,提醒了一下关系比较好的同伴。

    嘈杂声渐渐低沉,张饶低沉,却明显压抑着怒火的低吼声回响在中军帐内。

    “你们说够了?不说了?还是想起什么了?谁还记得,当初某怎么说的来着?徐和,徐大帅,你足智多谋,想来记性也不错,能不能把本帅当初说过的话给兄弟们重复一遍?”

    张饶语带讥嘲,换在平时,徐和早就怒了,可眼下他却只能硬着头皮,低声复述道:“于禁驻守莱芜,是王鹏举的计谋,让咱们在城下碰个头破血流,等咱们兵困粮尽的时候,他再四面合围,大举进攻。最好就是围而不攻,主力部队长驱而入,直接攻打奉高……”

    “很好,还有人记得我这个主帅的话。”

    张饶冷笑有声:“某当初说不攻城,你们却都不肯听从,一个个捶胸顿足的请战,差点就要立下军令状了,现在,你们又说不能再攻了,攻不下?你们以为咱们现在在做什么?游山玩水吗?咱们是提着脑袋在造反!在打仗!哪有任性胡闹的余地?”

    众将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更没人敢提出反驳。

    临淄的大胜,极大的振奋了军心士气,同时也将乐观情绪带给了全军。

    莱芜城也算是一座坚城,但比起曾经作为齐国都城的治所临淄,就差得太多了。城墙没有临淄的高,城的规模也没临淄大,守军更是只有临淄的十分之一。

    而黄巾军这边,不但在小天师仙法的鼓舞下,出现了一批黄巾力士,而且在临淄获取了大量装备武器,甚至还有少量攻城器械。

    黄巾军这样的群体,士气和信心的起落都非常快,先前头领们还畏坚城如天堑,进入了泰山境内后,却跃跃欲试的要将兵锋指向莱芜城。

    主帅张饶虽然不赞成,但也无法压制众人的战意。虽然经过临淄之战后,他这个小天师代言人的威望,暴涨到了相当可观的高度,但他仍然象盟主更多过主帅。

    韩信点兵,才多多益善。没有韩信那两把刷子,想在短短月余时间,整合以十万计的大军,确实比登天还难。

    在今年起事之前,张饶最多也只统带过一两万人,骤然面对十万以上的大军,他学不了韩信,只能学刘邦不将兵,而将将了。

    然而,将将的难度,其实不比将兵差多少,黄巾的各路头领,过惯了天老大,自己老2的日子,性子也都颇为桀骜。

    张饶的指示若是对了他们的心思,自然一片欢声,众皆拥戴;但若与众人相违,那就要好好的闹上一场了,所以才有了这场莱芜攻防战。

    经过了几天的激战,头领们发热的脑袋渐渐清醒过来了,他们重新正视起莱芜这个硬钉子来,在坚若磐石的莱芜城下,他们已经流了太多的血,所以他们怕了。

    胆气一泄,又自知不占理,当张饶旧事重提时,头领们哪还敢反驳,只有垂头丧气挨骂的份儿了。

    “现在已经顿兵莱芜城下数日,若是就这么走了,再面对坚城的时候,士卒们还能提得起劲头吗?你们以为奉高城就比莱芜城好啃么?铁壁于禁?他不过是个部将!泰山军的主帅是王鹏举!万人敌的王鹏举!你们懂不懂?奉高城只会比莱芜更难打!”

    众将已经低头,但张饶却依然不肯放过他们。

    即便没有许攸的提醒,他也知道,今天是他竖立权威的好机会。经历了今天这事儿,就算以后仍然做不到如臂使指,至少每次下令的时候,反对意见不会那么多,众人也没法抱成团跟自己作对。

    “请小天师做法?遇到困难就想起小天师,先前干什么去了?你们以为小天师施法不需要消耗法力道行的?说用就用?如果真的那么简单,本帅是傻子,不知道请小天师咒死王羽么?”

    咒死王羽?

    张饶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分成了两半,一半在咆哮着喝骂,义愤填膺;另一半则漂浮在空中,冷冷的俯视下来,看着另一个自己在那里做戏。

    当然是做戏,好好的人,哪有被咒一下就死了的道理?别说现在这个小的,就算当年那个老的,也没有这种本事啊,真有的话,又何至于在曲阳败得那般惨烈?

    换了当年的自己,当然是不会做这种戏的,可现在么……呵呵,自己已经是全青州黄巾的大统领了,势力比当年的冀州黄巾还大,连临淄这种名城都在自己脚下颤抖!

    这不都是做戏的收获吗?

    要不是这些该死的蠢材碍手碍脚,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在前往奉高的路上了,将整个泰山都踩在脚下,让整个天下都为之颤抖!

    泰山王鹏举?好大的名头,自己不怕!

    用小天师的名头笼络了青州大小头领,再用这几十万人来胁迫那个不开窍的贱人;

    借助这几十万人的力量攻打临淄的同时,用攻打临淄的行为作为号召;

    最后,在别有用心的许攸的帮助下,攻破临淄,聚众百万!

    从只有数千喽啰,占据了个小山头的山贼,到拥有让天下人侧目的力量的强豪,蜕变就是这么简单!

    在莱芜遇挫?不要紧,自己坐拥百万大军,折损几千人算什么?

    从临淄好容易搞到的弓箭手折损大半?没关系,反正那些人跟自家也不是一条心,与其留着隐患,还不如让他们去送死,多少也消耗了些守军,不是么?

    只要用这些自己都不相信的瞎话,把这些不听话的蠢材吓住,让他们乖乖听话,这些损失就值得。

    在小天师的名头前,头领们不复先前的活跃,直到张饶骂累了,不说话了,才有人低声问道:“退也不是,攻也不是……那现在要怎么办?要不然用老法子,垒土攻城?”

    “徐和,你就这点脑子吗?”张饶斜睨对方,语气极为不善。

    在遇见许攸之前,张饶就是个坐拥宝山而不自知的白痴!

    这是他的自我评价,不是么?堂堂男子汉,居然被一个小女孩指使得团团转,如果她指挥得好,带着兄弟们走向光明大道也就罢了,然而,完全相反,她指点的分明就是条死路。

    那条路张角已经闯过了,在民间治病救人,积累名声,最后将力量一举爆发出来,将朝廷与天下的豪强一扫而空。

    事实上,那条路走不通,草民就是草民,怎么可能跟世家豪强作对?只有依附于强大的靠山,遵从他们的指示,向他们学习,得到他们的助力,才能无往而不利。

    正如自己现在所做的这样。

    徐和是什么人?在自己之前,此人盘踞在齐国的牛虎山,拥兵数万,是青州名头最响亮的大头领!现在怎么样?被自己骂得跟灰孙子似的,却连嘴都不敢还!

    “垒土攻城太慢了,就算能打下来莱芜,咱们的粮食也撑不了那么久,还是依照张帅的意思,围而不攻,大军继续前进才对。”露出谄媚神色,出言帮腔的是司马俱。

    此人盘踞在北海国、泰山郡和琅琊郡交接的山区,臧霸等泰山贼几次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虚头领的交椅来招揽他,可他却一直不肯就范。以臧霸等人的嚣张霸道,也没把他怎么样,可见此人的势力有多强。

    换在从前,张饶对上这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可现在呢?一个低声下气,一个曲意奉承,扬眉吐气的张饶心中畅快之极。

    “司马将军说的对,咱们没空跟于贼纠缠,王鹏举分了一半的兵出来,就是为了耽误咱们的时间。咱们不能上这个当!”

    “可是……咱们若是就这么走了,不是把后背亮给敌人了吗?北海的骑兵虽然已经退回去了,但幽州军还在咱们身后缀着呢。而且攻城不下,弟兄们的士气也有些低落……”有人提出了疑虑,声音低低的,眼神也有些闪烁。

    “不听吾言,现在你们知道错了?”张饶一边得理不让人的说着,一边环视众人,没人敢再跟他对视,包括提出质疑那人,看到他的视线扫过来,也讪讪的住了嘴。

    他满意的点点头,知道自己的权威算是彻底不可动摇了,这才沉声道:“对策,某早已成竹在胸,只恐各位兄弟不肯同心协力,现在,若是大家都没有别的想法,某就把对策拿出来,大伙儿一起参详参详,如何?”

    “张帅但有所命,末将等无不遵从。”众人齐声答道。

    “好,很好!”

    大战降临,张饶终于彻底确立了权威,他强忍着仰天大笑的冲动,开始发号施令。听到他的号令,众头领眼中虽有惊疑之色,却无不凛然遵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