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第二百章 以正对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百万黄巾,果然……”

    当天下午,田楷就带着部队赶到了莱芜。

    他带着骑兵,一直在黄巾大队的外围徘徊,突袭的机会也不能说没有,但都不是什么机会,其中几次更是黄巾设下的陷阱。

    黄巾掘壕断路,大举西进的消息,一传到他耳中,他就快马加鞭的赶过来了,同行的还有刘备兄弟。

    不过,无论是以田楷的豪爽,刘备的雍容,还是关张的勇猛无畏,此刻,在巨大人力营造出来的奇观面前,也都只有惊叹的份儿了。

    实际上,就算想惊叹,田楷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雄师百万这样的词汇,在兵书、史籍中很常见,好像随随便便就能调集起来似的,可是,真正见过的这等大军的人又有几个?百万大军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事,又有几人有明确的概念?

    现在,田楷等人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百万大军,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概念!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甚至可以使江河断流,移山换岳!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要不是他们没挖通河床,汶河很可能就要多一条支流了。

    “要俺说,这些沟也没多大用处,就是马不好走,步卒铺几块板子也就过去了。”张飞胆气最豪,性格也大咧咧的,他第一个恢复了正常。

    “如果壕沟后面有人防守呢?”关羽面无表情的说道。

    某种程度上,这次自家兄弟又大大的承了鹏举兄弟的情,若想还上,这场大战是最好的机会。可到了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勇武,在百万大军面前,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关羽的心情很复杂。

    “有人?”张飞挠挠头,然后想起了什么,笑道:“有人也好,这样他们就分兵了,鹏举既然敢摆下阵势,肯定是有些成算的。对不对?”

    最后一句,他是向于禁问的,后者轻轻点了点头,没说话。

    “兵是分了,不过……”刘备观察的比两位义弟都要仔细,看到的东西也更多,“留下来的,泰半是老弱,走的都是悍匪和青壮,人数虽然少了,但战力却没受多大影响……不,也许更强了,行军的速度也变快了,恐怕……”

    于禁略带诧异的看了刘备一眼,后者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让他有些吃惊。难怪主公对此人颇为在意呢,确实是个有本领的,就是他的做派和身份差太多了,让人觉得很别扭。

    黄巾分兵,是将老弱和伤兵扔在了后方,辅以少数精锐,作为断后的部队。

    于禁理解对方的想法,带着老弱行军的速度实在太慢了。莱芜距离临淄不过百多里,黄巾攻克临淄后,精锐部队三天后就赶到了莱芜城下,并且展开了围攻,而老弱直到十天后,才陆续抵达莱芜,行军速度一日不过十多里。

    这还是有汶河辅助行军,要是没有,一天能不能走上十里都是个问题。

    于禁对带着老弱行军的弊端深有体会,从洛阳回泰山的路上,他就为此花费了不少心思。当时泰山军的总人数不过两万,部队也是训练有素,而黄巾总数已经超过了五十万,号称百万之众,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行动起来,速度可不是一般的迟缓。

    而且带着老弱行军还有很大的风险,都昌突袭战就是明证。在训练有素的精锐面前,老弱完全发挥不出人数上的优势,只会变成被人重点打击的弱点,拖累全军。

    “都是老弱?”张飞瞪着一双豹眼,张望了片刻,嚷嚷起来:“那还等什么?还不点齐兵马杀过去?灭了这些乌合之众,正好和鹏举兄弟前后夹击蛾贼的主力!”

    他的嗓门本就不小,这一激动,声音更是震耳发聩,远远的传了出去,连远处挖壕沟的黄巾兵都听到了。

    黄巾军的壕沟阵覆盖的范围极大,大队人马一时三刻根本无法通过,众人都是有武艺在身的,自然不会远远躲在后方观望。他们所在的地方,里最前沿的壕沟只有三五十步的距离。

    听到张飞杀气腾腾的叫声,田楷等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正在劳作中的黄巾兵却抬起了头。那是个上了些年纪的老头,皮肤黝黑,胳膊腿都干瘦干瘦的,像是入冬后枯败的树枝,额头上全是皱纹,纵横交错,仿佛正在挖掘中的壕沟阵。

    这么个老头,别说是张飞,从泰山、幽州联军中,随便抓个伙夫出来,也能用一支手把他打飞。然而,就在这样的距离上,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老头眼中闪过的,竟是汹汹的战意!

    他用露出骨头的手,紧紧握着手中的木柄,仿佛那不是一把木锹,而是一柄无坚不摧的斩马剑!

    即便以张飞的胆魄,也不由吃了一惊,继而,他也是大怒,抬腿就要往前闯:“老不死的,从了贼了还敢这么嚣张,不知道羞耻吗?看俺不……”

    “且慢!”刘备和于禁异口同声的叫道。

    面对张飞质疑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于禁将头微微偏开,刘备这才说道:“那张饶用心歹毒,摆明了就是把这些人丢给咱们杀的,咱们若是真的动了手,恐怕会伤了君侯的仁名啊!”

    张飞把脑袋摇得跟拨楞鼓似的,瓮声瓮气的反驳道:“大哥,你这话就不在理了,现在可是打仗,怕这怕那的,还打啥?伸着脖子让人砍么?砍杀几个,其他人怕了,也就或跑或降了。”

    “问题是……”

    刘备也不恼,抬手指指壕沟里的那些黄巾兵,“翼德,你看看他们的脸,他们的眼神,你觉得咱们要杀多少,才能吓退他们?有了这些壕沟的存在,骑兵根本冲不起来,面对这些有些……”

    他稍一停顿,措了一下词,“嗯,狂热的老弱,光凭咱们的几千步卒,能赢么?不杀掉几万人,恐怕很难打消他们的士气,说不定几万都不够……翼德,你还记得当年在巨鹿打的仗吗?”

    “嗯,嗯……”张飞的气势一下就没了。

    巨鹿的黄巾,是最狂热最可怕的那种,当时张角还在,虽然黄巾被官军四面围攻,但却丝毫都不气馁,无论老弱妇孺,哪怕手中只有一块石头、木棍,甚至手无寸铁,他们也会义无反顾的向官军的阵列冲锋。

    那情景不是一般的可怕,要不是张角突然死了,哪怕是皇甫嵩等当世名将联手,也休想在正面战场上取胜,只能靠饥寒来摧毁对手。

    当时三兄弟刚起兵,张飞目睹过那个场景,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想到要重新经历那种景象,他的头皮也是一阵发麻。

    他不怕杀人,但这样的敌人,杀再多,也无法增添他的武名,只会让他感觉恶心,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屠杀,事实上,确实也没错。

    正是因为这样,当时在冀州战场上的几位名将,都变得冷血而残酷,在黄巾军放下武器后,依然进行了灭绝似的屠杀。他们不想留下种子,让此景重现,但世事不如意者,十之**,黄巾力士还是再次出现了,在另一名小天师的号召之下!

    ……

    “子远先生神机妙算,不但让大军摆脱了累赘,而且利用他们挡住了莱芜以东的敌军!现在,我青州二十万精锐面前,已是一马平川,依照目前的速度,三天就能攻到嬴县城下,如果不做耽搁,五日内必至奉高!在第一场大雪之前!”

    长长的队伍,前后都望不到头,张饶骑在从临淄城抢来的塞外良驹上,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寒冷的北风吹在脸上,都有了暖洋洋的感觉。

    “算不得什么,不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许攸与他并辔而行,脸上也颇有自得之色。

    “先生,此话怎讲?”听出许攸的未尽之意,张饶赶忙凑趣道。

    “那王羽曾在阳人之战中,以十数万百姓为屏障,算计了徐公卿。虽然外间都说,那些百姓是自发赶去助战的,但明眼人一见便知……”话说一半,许攸突然问道:“张将军,你也统率过数十万百姓,感觉如何?”

    “累!”

    张饶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看着队伍越来越大,某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但指挥起来……唉,真不是一般的累!别说让他们打仗了,就算让他们走几里路,某这头上,都得多几根白发,能把他们甩在一边,某这心里,真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啊。”

    “所以啊,王羽当初是有意的利用徐公卿的迂腐,现在,轮到咱们算计他了。”

    许攸笑得越发得意起来:“骑兵发挥不出来战力,等他们想到办法突破过来,整个泰山都已经在将军手上了,而且,没了那些老弱,也就不怕王羽奇袭暗算了。”

    “奇袭?”张饶捕捉到了一个让他心中一动的字眼。

    “当然是奇袭!”

    许攸冷笑道:“除了奇袭,他怎么可能用五千兵,打败将军手中这二十万大军?贵军补给虽然有限,但士气高昂,战意冲天,王羽手中那点人马,顶多固守奉高,岂敢分兵?泰山富庶,到时将军分兵抄掠四野,还怕乏粮么?他想打败将军,肯定是要奇袭!”

    “他会用什么法子?”张饶突然有些紧张。

    先前他一直没把王羽放在眼里,现在到了真正面对这个传奇人物的时候,他的腿肚子也有点抽筋。奇袭这种战法,都是擒贼先擒王的,那岂不是说,王羽的目标是自己?

    “攸不知……不过,奇谋这种东西,只要防范得当,不漏破绽,便不足为虑。”许攸哪猜得到王羽的心思,不过,他也不能让张饶失望,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将一些预防阴谋暗算的常识讲给对方听。

    “行军时不用太急,只管沿河行进,避开险要地势……安营扎寨时,一定不要嫌麻烦,壕沟、鹿角、栅栏,能做的防御措施,都要做到,以免重蹈都昌城下的悲剧,王羽手中虽然只有一千骑兵,但那个徐晃领兵,却非同一般……”

    “将军的个人安全也要注意,饮食应该让亲卫先试过,才好入口……身边的防卫,还有小天师的身边的,都不能懈怠,保不齐那王羽会不会故技重施,潜入大营刺杀!另外……”

    “是,是,某记得了。”知道许攸说的都是宝贵经验,金玉良言,张饶听得非常用心。

    教训太多了。比如被王羽刺杀割耳的董卓,要是没有河阴的事,王羽哪有今天的风光?再如焦和,他就是没留心饮食,结果被许攸收买了身边的人,给‘咒’死了。

    也不知说了多久,许攸的长篇大论终于结束了,张饶长舒了一口气,将萦绕心头的沉重感甩在了一边。

    他深切的体会到,为什么草根永远也干不过世家了,世家底蕴太深!

    千百年,他们积累了无数可以用于阴谋暗算的手段,对敌我分明的敌人,就已经有这许多套路了;还有对盟友的,对关系尚未分明的同僚上下级的,甚至没打过交道的陌生人的。

    很多东西,张饶即使已经听懂了,他也做不到。就拿焦和那事儿来说,他知道许攸收买了什么人下毒,可换成他自己,他有钱,也知道方法,却完全无从下手。

    这种事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还得跟城外的法事配合无间,其中的难度有多高,张饶形容不出,反正他知道自己这点道行,还差得远呢。

    “子远先生为何不能再留些时日?您不想亲眼看着某攻破奉高城,杀掉王鹏举吗?”他由衷的挽留道。

    这这一瞬间,他甚至打起了主意,想找机会将许攸招揽在麾下!有名士参赞,和没有,真的是天差地别啊。

    许攸听出了张饶的挽留之意,却全然不予理会,而是语重心长的提醒道:“所以刚才攸提醒将军,千万不要急于求胜。王羽若分兵,你就分兵围之,然后抄掠四野,王羽不分兵,你就以主力围之,切不可急于求成!”

    “某知道了,可是……”

    “眼下,主公入主冀州在即,正在用人之际,攸实在不好多做耽搁,将军这边应该是一场持久战,只要将军不出错,一场大胜就是必然!”

    袁绍马上就进入邺城了,许攸没法不着急,就算驱使黄巾打败了王鹏举,这功劳也不能拿到明面上说。

    这是阴谋!四世三公的袁家,岂有搞这种鬼蜮伎俩的道理?

    所以,他的功劳只有袁绍自己知道,而袁绍这个人又不是那种很念旧情的类型,如果不趁热打铁的出现在对方面前,冀州的权柄就没自己的份儿了。

    对许攸来说,这件事比打败王羽还重要,事关前途啊!

    至于泰山这边,兵力相差这么悬殊,只要张饶不犯大错,就不可能会输,自己又不懂兵法韬略,能做的都做了,还在这里耗着干嘛?

    万一……

    这里是说如果,王羽真的再现奇迹的话,那自己就更不能待在这里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古人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