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二零四章 丧胆之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一脸颓丧的管亥,张饶皱了下眉头。

    自从被俘被放回后,这个曾经名动青州,凶名可止小儿夜啼的悍将,就变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已经不放心了。

    可张饶却没法不用他,因为他没别人可用。

    大汉朝不禁武,民间武风极盛,尤其是山东这种自古就民风彪悍的地方,想组建军队,再容易不过了;战马、弓箭、矛戈,哪怕是强弩这种大杀器,只要有钱,就能搞得到。

    随便拉点人,就能组建一支军队出来。

    不过,前提是有钱。

    所谓穷文富武,普通的民众,一年到头能吃饱饭就不错了,想供养一个脱产的武人出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尤其是骑术、射艺两种本事,更是可望而不可及。

    养战马的花销就不用说了,练弓箭的花销也不在少数,羽箭、良弓都是很贵的。猎户们用的猎弓都是自制的,相对便宜,但杀伤力跟真正的制式角弓根本没法比。

    黄巾军中,大部分都是吃不上饭的普通人,会几手拳脚兵器功夫的,已经算是武艺高强的了;精通骑射这两种本事的,少之又少;至于还有家传武艺的,数遍青州,也就那么几个。

    寒门子弟跟世家豪强没法比,但即便是乱世,他们这样的人想找口饭吃还是很容易的,世家豪强都在招兵买马,谁会自甘堕落的加入黄巾当反贼?

    所以,如管亥这种猛将,在黄巾军中,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张饶要组建骑兵,又想把权柄抓在自己手上,也只能捏着鼻子找管亥了。

    “见过大帅。”管亥抱拳见过礼,然后就像个木桩似的,杵在哪儿不吱声了。

    张饶心中越发恼怒,要不是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他肯定没法做到不动声色,可现在,他甚至能在脸上堆起笑容来。

    “管兄弟,你回来后,本帅一直忙于军务,无暇去探望慰问,实在有些惭愧,还望管兄弟别往心里去。”

    “大帅客气了,败军之将不言勇,蒙大帅收留,已是感激不尽,哪还有抱怨之说?”管亥的回答很得体,张饶甚至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那是和许攸相似的味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饶听说当年楚汉争雄,高祖也是一直处于下风,几次被霸王项羽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可到最后,还不是在垓下一战就翻了盘?仔细想想,这典故跟咱们现在面对的局势也差不多,王羽也被人称为小霸王,从都昌开始,他一直在占咱们的便宜……”

    管亥终于抬起了头,看向张饶的眼神中,明显浮动着惊异的情绪,很显然,他没想到张饶能举出这么……嗯,算是很恰当的例子来。

    张饶见状,越发得意了,他抖擞精神,继续说道:“现在让他占点便宜也没什么,弟兄们集结的太仓促了,当然比不过他的百战精锐,再加上没提防,这都不要紧,大势在咱们手上,等咱们推进到奉高城下,一样也是十面埋伏,任他有霸王之勇,也只有饮恨收场的份儿!”

    这个典故是许攸初遇张饶的时候,对他说过了,张饶当时大为激动,透过这个典故,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同时也把对方引为腹心。

    现在,许攸走了,但他也成熟了,把同样的典故稍加变化,说给其他人听,既可以表达自己的信心和见识;也隐喻了战局的美好前景,用以鼓舞对方;最后,还能给后面的招揽留下伏笔,多完美的表现啊!

    这就是所谓的王霸之气了吧?

    自我陶醉了片刻,张饶带着满怀的期许,沉声问道:“管兄弟,你不这么想吗?”

    一句话问出口的同时,他就做好了下一问的准备,只要对方表达出心中的激动,自己就可以勉励对方一番,然后引为心腹了。

    可是,事与愿违,只见管亥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瓮声瓮气道:“这可不好说。”

    啥?不好说?

    张饶好悬没被一口气给噎死,自己表现得不够完美吗?不然这个粗坯怎么就不按套路来呢?

    “管兄弟,你什么意思?”他强压怒火,问道。

    管亥无视张饶越来越差的脸色,自顾自分析道:“某觉得,王鹏举没那么容易对付,他现在一个劲的延缓咱们的行程,肯定是在策划什么,搞清楚他到底在策划什么之前,咱们就这么一头撞上去,恐怕……”

    “奇袭?这已经在本帅的预料之中了。”

    张饶冷笑有声:“这一路你应该也看到了,大军虽众,但本帅的安营扎寨都是按照兵法来的!外围的防御就不用说了,营内本帅也吸取了都昌的教训,把精锐和普通青壮分割开来,而且还把老弱留在了莱芜,行军走的也是大路……这样还有什么漏洞?”

    “某不知。”

    管亥摇摇头,口风不肯放松,“王鹏举奇谋百出,别说某,就算徐公卿那样的当世名将,一不留神都着了他的道,他有什么谋略,某怎么可能知道?某只是从泰山军的举动中看到了一些迹象罢了。”

    “迹象……哼!”张饶怒极反笑,强压着讽刺对方被俘经历的冲动,反问道:“依管兄弟之见,我军应该如何做法啊?”

    “回青州。”管亥不假思索的答道。

    “哈,半途而废,等着王鹏举来打咱们?”张饶眼中的讥嘲之色更浓了。

    “当然不是就这么回去,走之前,咱们先把莱芜攻下来,断王鹏举一臂,还可以依托莱芜构筑一条防线,让王鹏举没法轻易越境!”管亥听出了张饶的不爽,但他还是坚持着要把话说完。

    “然后呢?在青州饿死?”

    “不,咱们现在的声势很大,可以把以前啃不下的那些郡城、县城都打下来!”

    管亥的语气中终于带了一丝热切:“青州的官员都和孔融差不多,只会动嘴皮子,咱们连临淄都打下来了,再攻下莱芜,他们能不怕吗?打下这些郡县,咱们割据青州,岂不是逍遥?就算王鹏举真的冲破防线也不要紧,咱们往山上一躲,就不信他能一一剿过去!”

    “你这是畏敌如虎!”

    张饶再按捺不住,一拍桌案站了起来,指着管亥厉喝道:“你自己被吓破了胆,就以为别人也一样吗?打不过就上山?你以为本帅是山贼吗?本帅是青州大方,统率百万大军,以堂堂之势碾压过去,全天下也没人抵挡得住!”

    说到后面,他的神态已经带了几分疯狂之意。管亥在心中叹了口气,不再出言刺激对方,又恢复了那副低眉顺眼,半死不活的模样。

    “管兄弟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王鹏举有奇谋,可咱们也不差啊?”

    张饶定了定神,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都昌那时不一样了,咱们有人有装备,还有小天师给咱们撑腰!你看看这些天下来,这么多兄弟受了伤,这寒冬腊月的,换在以往,能活下来一半就是好的了,可现在呢?有小天师出手,除了当场死的之外,一共也才死了三个!”

    管亥耷拉着脑袋应道:“嗯,末将听凭大帅吩咐。”听他语气,就知道他根本没把张饶这番话听进心里去。

    “罢了。”张饶一阵恼怒,终于放弃了君臣之道那一套,直接下令道:“各部的战马很快就会集中起来,你挑些人,组一支骑兵出来,把泰山骑兵赶走,好让大军能加快速度。”

    “喏。”管亥应诺一声,想了想,又问道:“赶走就可以是吗?”

    张饶不耐烦的挥挥手:“能灭当然要灭掉,不,就是要灭掉他们几队人才好!”

    “敌军可能……”管亥还想再做点提示,可看到张饶的神色,他不敢触霉头了。人在屋檐下,总是跟老大拗着来,迟早要倒霉的。

    既然对方不听自己的,还是早谋出路的好,王鹏举肯定有什么奇招,自己已经闻到了味道!

    管亥走了,张饶气犹未平,喘了会儿粗气,他扬声道:“石头!”

    “大帅!”身后一名亲兵躬身应命。

    “你跟他一起去,看着这个胆小鬼,别让他带队跑了。”张饶冷笑。

    他决定,先利用管亥训练士卒,等攻下奉高之后,就把这个胆小鬼拿来杀鸡儆猴!自己的百万大军打不赢王鹏举?呸!连子远先生都说必胜,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如今军心士气俱都高涨,任他有什么奇谋,也丝毫动摇不了自己!

    ……

    “呜呜……呜呜!”

    号角声中,管亥一马当先,从本阵中快速杀出,扑向了前来骚扰的一队泰山轻骑。

    对方显得很意外,但反应却很快,一边飞快的松开已经开满的弓弦,一边风一样的飚远。

    以这种方式交手,黄巾军很吃亏,虽然他们也骑在战马上,但对方是边退避边回头射,远远看去,管亥的骑兵就像刻意凑到对方箭尖上般。

    类似的体会,当日的西凉铁骑也是品尝过的,管亥也在都昌见识过,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他麾下新组建的骑兵,就没他那么从容了。

    他气急败坏的咆哮道:“加速,加速,不要往旁边躲,也不要还手,贴上去,缠住他们,以命换命!”

    他心知,麾下骑兵的马不如对方精良,骑术、箭术更是没法比,装备也落后一大截,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人数优势。另外,由于没有盔甲,马的负重更小,短途内,冲刺力会占优。

    在管亥的咆哮下,黄巾骑兵开始加速,泰山骑兵意识到了敌人的意图,放弃了继续骚扰的任务,加速向远处逃去。

    管亥估算着距离,然后缓缓抬起了手,准备下令收兵。

    没必要再追下去了,他见识过白马义从聚散直如的本领。黄巾的数千骑兵,分散在队列各处,他手下只有三百多骑,一旦中了埋伏,后果会相当惨重。

    “冲,继续冲,他们的马已经跑了半天了,咱们是生力军,杀上去,给这些日子伤亡的弟兄们报仇!”一声大喝阻止了管亥,张饶的那个叫做石头的亲兵红着眼睛挥舞着战刀,催马越过了管亥,冲在了最前面。

    “不要追!”管亥大惊。

    “报仇,杀!”黄巾骑兵士气大振,狂吼着追了上去,没人肯回头看上管亥一眼。

    在小天师的带领下,黄巾将士是所向披靡的!

    管亥承认,如果在都昌的时候,他麾下的兄弟也有这种士气,也许那一仗确实不会输。可问题是,黄巾这边不一样的同时,面对的敌人也不一样了,进入泰山后,指挥泰山军作战的可是王鹏举,而不是那个临时凑数的信使!

    临时凑数的都那么强,王鹏举本人会有多可怕?

    管亥还没有明确的概念,但他还是勒住了战马。战马长嘶声中,他依稀听到了前方传来了一阵阵晦涩的绞弦声。

    他打了个哆嗦,没错,泰山骑兵不但聚散自如,而且还有强弩……

    一个念头还没转完,他已经熟练的调转了马头,年少时训练出来的骑术被身体牢牢记住了,在关键的时刻可以救命。

    身后,人惨叫,马嘶鸣的声音骤然响起,此起彼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