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八十三章 那些谁都不明白的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河国与唐国相距遥远,却世代交好,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唐国文化极为仰慕,无数年来,不知派遣了多少使节学生进入长安,无论是朝廷官制,还是建筑、人文甚至是生活细节里,都能看到长安城的影子。

    京都是大河国的都城,城外有雪山,城内屋宅多为黑檐,河畔园角种着无数花树,掩映之中能够看到皇城,风景非常美丽。

    生活在这的人们也生的极美,眉眼平静柔顺,目光专注坚毅,身着浅色长裙,腰间系着华丽的布带,很多人的腰畔都佩着长长的乌鞘木剑。

    走进京都,宁缺看着陌生却又熟悉的景致人物,自然生出亲近的感觉,待他发现崇文门旁竟然开着一家陈锦记分号,更是喜悦。

    “要不要去看看。”他转身望着桑桑问道。

    桑桑看了眼陈锦记的牌匾,说道:“我现在生的这般白,难道还要用脂粉?”

    宁缺说道:“看看无所谓,再说你可以买些胭脂。”

    桑桑想了想,走进了陈锦记。

    宁缺和大黑马对视一眼,看着彼此的喜悦。

    大河京都的陈锦记分号,是长安陈锦记在世间最大的一家,由此可以想见大河国少女们对唐货的追捧,平日里的陈锦记必然极为热闹,货架上摆着的脂粉妆匣也是琳琅满目,但今天的陈锦记却有些冷清。

    宁缺和桑桑走进门里,看着栏上空空荡荡的货架,不由很是意外,桑桑的柳叶眼微微眯起,更是出现了动怒的前兆。

    让昊天动怒,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场洪水直接把京都的花树全部淹没?宁缺赶紧劝慰了几句,通过询问面色惭愧的老板,才知道,原来陈锦记今秋的新款货品,竟在前些天全部被皇宫征订。要等长安城重新送货过来。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皇宫要这么多脂粉做什么?有这么多宫女?”宁缺想起一篇文章里的某句话,摇头感慨说道:“渭流涨腻,弃脂水也。”

    桑桑忽然说道:“六宫粉黛无颜色。”

    这句诗她自然也是小时候从宁缺处听来的。

    宁缺很是不安,心想你若真的不高兴闯进皇宫,自然无人敢有颜色,无奈道:“这都哪儿跟哪儿啊?都不是一人写的。”

    像桑桑这样不满的姑娘还有很多,两名大河国少女看着空空荡荡的货架。想着春日祭上的妆容,忍不住抱怨起来:“也不知道国君在想些什么,为了大婚的庆典,弄得脂粉都没处买去。”

    她的同伴说道:“国君真敢娶吗?”

    那名少女说道:“除了国君,还有谁有资格娶她?”

    同伴担心说道:“世间都知道她喜欢书院的十三先生,就算她敢嫁。难道国君真的敢娶,就不怕唐人不高兴?”

    宁缺和桑桑准备出门,听着这番议论,自然停下脚步。

    他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转身询问,只是静静站在槛内听着,知道最近京都便要迎来一场大喜事莫山山即将入宫为后。

    宁缺望着店铺对面的那些美丽的花树,沉默片刻后。迈过那道门槛。牵起大黑马颈间的缰绳,向京都城外走去。

    京都城外依然花树处处。树间隐着小溪,溪对面是挺拔的青色杨树,宁缺让大黑马自去奔跑散心,然后在背靠着杨树坐下。

    他的神情很平静。桑桑很清楚他骨子里非常冷漠,但依然有些意外,因为在她的记忆里,那个将要成亲的女子对他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她走到树前的溪畔,负着双手看溪水里的流云,说道:“你为何不动怒?”

    先前在陈锦记里,那两名大河国少女提起国君迎娶莫山山一事,都还在担心唐人会不会因此动怒,更何况是当事人的宁缺。

    宁缺说道:“刚听到的时候确实有些愤怒,但走在花树间,却忽然想明白了,我没有愤怒的资格,那花树本就生在那里,并不是我的。”

    桑桑转身看着他说道:“人类果然很擅长虚伪。”

    宁缺看着她寻常普通的容颜,不知为何觉得情绪有些烦躁,说道:“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所以让我来这里?”

    她是昊天,自然无所不知,除了没有想到陈锦记的脂粉都卖光了。

    宁缺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这件事情是你做的?”

    桑桑平静说道:“你觉得我会理会这种小事?”

    宁缺承认她说的是对的,说道:“抱歉,我不该恶意揣测你。”

    桑桑说道:“你的想法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宁缺从树下站起身前,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但你知道这件事情,你要我来看着这件事情发生,你究竟想做什么?”

    桑桑说道:“无数轮回以来,我在神国俯瞰人间,看你们悲欢离合,看你们勾心斗角,却始终有些事情没有看明白。”

    “什么事情?”宁缺问道。

    “比如你们很珍视、但有时候却弃若敝履的情感。”

    桑桑负着双手,目光穿越山林花树溪流城墙,落在京都城内的男男女女身上,淡然说道:“你说你爱我,那么爱是什么呢?”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有些事情,是无法用语言解释的。”

    桑桑说道:“但应该能看到,所以我想来看一看。”

    宁缺微微皱眉,说道:“看什么?”

    桑桑收回目光,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看看什么是爱。”

    宁缺说道:“这和京都里的喜事有关系吗?”

    桑桑说道:“当然有,因为我想看看你爱不爱她。”

    宁缺不知该如何接话,说道:“这有意义吗?”

    桑桑说道:“人类典籍上记载的爱情,都是那样的愚痴而执着,拒绝旁人的介入,那么你既然爱我,又怎么能爱她?”

    宁缺更加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沉默。

    桑桑在深渊的雾里开始产生好奇的情绪,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现在,她很想知道那些她所不能了解的事情的答案。

    她看着他。却又像是在看着京都城里在花树下携手同游的男男女女。神情认真问道:“爱,可以同时爱两个人吗?”

    对此,宁缺只能沉默。

    桑桑继续问道:“爱情怎么衡量程度?你爱我,或者爱她,你或者更爱我,既然文字都无法形容,又怎么可能有多少。怎么会有更爱?”

    宁缺除了沉默,不可能有更多的表示,因为她的问题,谁都回答不了。

    “我能感觉到你内心非常不平静,甚至愤怒,所以我不懂。我知道你不想莫山山嫁给那个男人。但在我看来,这和我理解的爱情并不像是一回事,因为你不准备娶她。既然你不准备娶她,为什么不让她嫁给别人?为什么她嫁给别人会让你这样的失望,让你产生破坏的冲动?”

    桑桑有些不解说道:“在我的理解里,这是是雄性生物对雌性生物的占有欲,这是对自己血脉繁衍的强大本能渴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人类所说的爱情和**的区别究竟在哪里?”

    她说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没有表现出吃醋的情绪。真的很像书院前院那些苦心求学的学生,只是想找到一个答案。

    宁缺被她的平静弄的有些不安。无奈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既然没有爱情,那么你爱我自然就是假的。”

    桑桑平静说道,话其实没有说完:或者,我爱你也是假的。

    宁缺说道:“这种无趣的推论有意义吗?”

    先前他便感叹过,这件事情究竟有意义吗?桑桑笑了起来。自离开桃山之后,她脸上出现笑容的次数越来越多。

    “或者没有意义,但很有意思。”

    宁缺看着她说道:“我觉得你现在比我更像书院的学生。”

    “很奇妙,对这个说法我竟不觉得反感。”

    桑桑说道:“或者是因为我在书院也住过很长时间?”

    宁缺望向远方那座青翠的莫干山,沉默无语。

    ……

    ……

    离京都不远有座莫干山,山腰间有片静湖,传闻中,书圣幼年研习书法时,习惯用湖水洗笔,不过数年,这片湖便被笔墨染成黑色,所以这片湖被大河国人称为洗笔池,还有一个更著名的名字,那就是墨池。

    传闻终究是传闻,那片湖水依旧清澄,墨池苑远在王书圣出生之前无数年便已经建立,但这并不影响墨池苑在大河国民和修行界里的地位。

    今日的墨池苑山庐异常热闹,处处张灯结彩,未至夜时,华灯未亮,那些彩带以及廊间悬着的满是文墨气息的笔,却已经表明喜事将近。

    墨池的水面上飘着新生的青莲,在微风里轻轻摇摆,显得那样稚嫩。天猫女坐在湖畔,看着那些青莲,皱着眉头,神情显得很是委屈。

    酌之华走到小师妹的身后,关切问道:“在想什么呢?”

    天猫女看见是师姐,难过地靠进她怀里,沉默很长时间后问道:“师姐,你说爱情究竟是什么呢?”

    酌之华笑着打趣道:“才刚刚订亲,就在想后来的事了?”

    天猫女皱着眉头,不高兴说道:“难道不应该是先喜欢,才订亲吗?”

    酌之华无奈说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天猫女看着湖水里的青莲,山庐处的彩带,伤感说道:“我不明白,明明山主喜欢的是宁缺,为什么她要嫁给国君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