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八十七章 大泼墨,云有些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云上草木凌乱,有的叶繁枝茂,有的如白霜下的秋草惨淡,都是潦草的字,都是杀人的字,待宁缺以刀斩出的那道乂字符飘将上去,只见空中出现无数道细细的痕迹,云间的草书顿时变得凌乱起来。

    宁缺的手段确实神奇,即便是王书圣看着这幕画面,对颜瑟大师的眼光也极佩服,当然他佩服的依然是颜瑟,而不可能是宁缺。

    只听殿前响起王书圣的一声断喝,微凉的冬风骤然加疾,有更多的云被风卷来此间,遮掩云后阳光,皇宫显得更加清幽。

    云是一种很奇异的事物,当它数量少时,便是飘在晴朗碧空里的白云,当它数量变多,彼此重叠在一起时,颜色便会愈来愈深。

    皇宫上空的云越来越厚,变成阴晦的乌云,随着云絮的游动,看上去就像是砚中的墨水,被无形的笔不停搅动着。

    先前的白纸变成了砚里的墨水,那篇凌厉而潦乱的大狂草自然消失不见,然而就在下一刻,云层骤然变低,然后飞出无数墨团般的乱云。

    每团乱云,便是一个潦草的字。

    王书圣的狂草并没有消失,而是从云纸上的痕迹,变成了云墨,仿佛拥有了实质的能量,如雨般向着宁缺的头顶落下。

    好神奇的手段!

    宁缺脸色微白,识海里的念力拼命地向外输出,铁刀在身前挥舞,写出一道又一道的乂字符,将那些墨云形成的草字尽数斩成枯枝。

    然而这片乌云覆盖了整座皇城,面积其广,其间隐藏着的大狂草至少有数百字,就这样不停地坠落,他能斩到何时?

    铁刀破风而出,乂字符除草无声,那些潦草而威力恐怖的字迹,就像是真正的草一般。被收割切碎。墨云里落下的草字越来越密,仿佛无穷无尽,宁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只能凭借身周的符意苦苦支撑。

    在战场里,唯一能够制约符道威力的便是念力,像乂字符这样威力巨大的神符,对念力的消耗大的难以想象。如果不是这样,岂不是只需要几名神符师便可以横扫整个人间?

    对宁缺来说,他以往施符时很少感觉到念力的重要性,那是因为他自幼冥想,近乎苦思,念力的数量完全超越了普通的符师。而真正需要他写出无数神符的关键时刻。比如光明祭上战群雄或者长安城与观主一战时,他都拥有无穷无尽的念力来源惊神阵和桑桑的神力。

    今天的情况不同,面对着境界高深莫测的书圣大人,他必然要施出全力,却没有长安城的帮助,写出七道乂字符后,便感觉念力竟然有了枯竭的征兆!

    颜瑟大师当年传他符道时,对这种事情自然早有说明。宁缺很清楚。符师耗尽念力是很常见的事情,更是最常见的死法。真正令他震撼的是,他写出七道乂字神符便将耗尽念力,对手在云间写了这样一篇数百字的狂草,居然神情不变!

    宁缺很少遇见念力比自己还要雄浑的修行者,此时却发现,对手的念力数量竟是这样的恐怖,竟似比金帐王庭的那位国师还要更强大!书圣果然就是书圣,境界手段,在当今世间,确实都是超一流的水平!

    宁缺知道必须早做决断,将手中的铁刀重重插入青石地面,借着身周空中的乂字符还在抵抗自云中落下的墨字草书,自大黑马背上取出弓箭。

    他挽铁弓,搭铁箭,指向殿前石阶上方的书圣。

    你念力再如何雄浑,这篇云间的草书再如何恐怖,待我一箭把你射个透心凉,你又能如何?

    此时场间墨云乱飞,符意撼天动地,根本没有人能够看清楚画面,王书圣却把宁缺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

    看着这把声震世间的铁弓,王书圣的神情平静如前,没有任何惧意,就连警惕都没有,既然他要杀宁缺,又怎会想不到此人最强大的手段?

    袍袖微拂,王书圣自袖中探出右手,向着空中遥遥一抓,竟从满天乌云里抓出一团墨云,然后向着宁缺洒了过去!

    大泼墨!

    这里是大河国,这里是书圣的主场,他岂能容宁缺放肆?

    十余座宫殿,无数石像铜雕,随着书圣抓云泼墨的动作,陡然间散发出无数道庄严肃杀的气息,这便是皇宫大阵!

    阵便是大符,大河国皇宫里的阵法,便是墨池苑历代宗师写出的大符,书圣今日抓云为墨,动殿为符,便要把宁缺当场镇压!

    殿前一片昏暗,隐隐传来极凄厉的声音,所有视线都被书圣泼出来的墨云遮掩,就连空间都被墨云里的混沌符意所扭曲!

    宁缺的铁箭已然离弦,却根本不知去了何处!

    这便是对付元十三箭最有效的方法,如果你无法瞄准,如果你看到的空间都是假的,或者是扭曲的,又怎么能射中目标?

    看着眼前的墨云,感觉着其间隐藏着无数混沌符意,宁缺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的无话可说。

    书圣乃是书中之圣,颜瑟大师与卫光明在长安城北同归于尽,他便是人间硕果仅存的符道大家,宁缺想要追上他的境界,还需要时间。

    宁缺眼见着便要被墨云里的符意击杀,但奇怪的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惧意,显得很平静,只是显得有些微的失落。

    王书圣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微微蹙眉,有些不解。

    宁缺此生经历过无数险恶的战斗,要说与真正的强者公平决战,却只有雪湖上与夏侯的那一战,以及在长安城里与观主的一战。

    与夏侯战时,夏侯伤势未愈,与观主战时,整座长安城以及城内的人们都是他的帮手,按道理来说,他今日面对王书圣,才是最险恶的一场战斗对方真的很强大,强大到可以抓云泼墨,使出仿佛神迹般的手段。

    宁缺眼看必败无疑,但他依然认为这是自己此生最轻松的一场战斗。

    他放下已经失去意义的铁弓。自青石间抽出沉重的铁刀。右脚重重一踏,踩碎四块相连的青石,身形暴起,向着书圣冲去!

    他腹内的浩然气完全暴发,无穷无尽的力量,灌注到他的身躯每一处,把他的速度被提升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宁缺冲进了泼墨般的雾里。

    那片昏暗漆黑的雾里。有无数潦草的字迹,有墨里混沌的符意。

    雾里的空气都已经扭曲。

    浩然气遮掩着身体的每寸肌肤,却依然不足以完全隔绝那些恐怖的符意,衣服破裂,身体裂出细小的血口,血水溢出便被破碎成雾。

    宁缺带着淡淡的血雾继续奔跑。挥刀斩向这片大泼墨。

    每刀落下,泼墨里便被斩淡一分,皇宫上方灰暗的云层上,便会出现一道清晰的刀痕,露出湛湛青天,那里依然晴空万里。

    王书圣的眉缓缓挑起,先前被宁缺神符割乱的白发在风中飘舞。

    他知道宁缺修行过浩然气,知道此子已然入魔。但依然觉得对方是在送死。因为这片大泼墨里的空间已经然扭曲,莫要说宁缺。即便是轲浩然复生,也不可能拿着剑便这样冲过来,因为空间代表着规则的力量。

    他觉得宁缺是在送死,于是决定再送宁缺一程。

    一道雄浑的念力笼罩整座皇宫,泼墨的范围扩展的越来越远,暗淡的雾气弥漫殿前的广场,甚至将皇城角里那棵花树都渐渐淹没。

    宁缺冲进了泼墨里,无数啪啪的清脆声音响起,那是冬风被他的身体带动,然后被泼墨里的扭曲空间和混沌符意割断的声音。

    连风都能割断,更何况刀,更何况人?

    皇城墙上角落里那株花树,有数根赘枝落下,显得不堪符意。

    宁缺继续奔跑,根本无视这片恐怖的墨雾。

    然后,他跑出了这片雾,出现在王书圣的身前。

    雾里的扭曲空间和混沌符意,没有杀死他,除了最开始被割开的衣裳和小血口外,他的身上竟连一道新伤都没有添加。

    皇城墙上角落里那株花树,安然无恙。

    王书圣看着来到身前的宁缺,微微皱眉,沉默不语。

    他觉得这件事情很费解,很没有道理。

    虽然唐人确实不讲道理,书院更是以不讲道理著称。

    但这件事情,真的太没有道理了。

    宁缺不准备再讲什么道理,先前对话时,书圣说唐人不讲道理,他已经请对方讲过,那么这时候便不需要再重复。

    他举起沉重的铁刀,向着王书圣斩落。

    让宁缺握着铁刀进入身前一尺,当今世间除了那几名明宗强者和叶红鱼之外,谁还能是他的对手?

    王书圣厉啸一声,提笔横于身前。

    笔断。

    王书圣被震飞,撞到正殿的圆柱上,喷出无数鲜血。

    他是书圣,终究不是剑圣。

    ……

    ……

    王书圣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苍老了很多,他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半根断笔,神情些惘然,因为他还是没有想明白。

    他对自己的符道境界非常自信,相信就算是颜瑟临死前的那一战,与自己的境界也不过差相仿佛,那么为什么他的弟子能够胜过自己?

    宁缺为什么能够无视自己的大泼墨?

    他看着宁缺问道:“为什么?”

    宁缺想了想后说道:“大概是因为……你不能赢我。”

    王书圣没有听懂,继续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赢你?”

    这个时候,殿侧传来一道声音。

    这道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却让所有听到的人都必须相信,因为说话的人显得那样的理所当然,因为她的话就是天理。

    “因为我不想你赢他。”

    桑桑背着双手走到殿前,看都没有看血泊中的王书圣一眼,抬头看着空中那片乌云,说道:“集云的手段不错,只是这云脏了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