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九十六章 天亦病(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道殿里很安静,只有宁缺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

    顺着石梯走到道殿上层,他望向走廊临街一侧的石窗畔,微雨从殿外飘来,轻轻洒落在桑桑的青衣上和méiyǒu表情的脸颊上。

    看着这幕画面,宁缺的情绪有些复杂,被春雨洗面的她,fǎngfó变得轻了很多,气息也变得清澈了很多,似乎随时会离开人间。

    在烂柯寺看到残破的佛祖石像后,桑桑便病了,像人类yīyàng,开始疲倦,偶尔会咳嗽,但她却同时变得越来越不像人类。

    被人间红尘意留下,还是重新回到神国,这是桑桑面临的问题,也是书院想要解决的问题,宁缺zhīdào,这必然是一个漫长而艰险的guòchéng,就像拔河yīyàng,肯定会有往复,所以他有些紧张,但并不以为意。

    他走到桑桑身边,望向石窗外雨中的齐国都城,两个人都méiyǒu说话,沉默并肩站着,似想把春雨里的街巷刻进眼中。

    街道被雨水洗的非常干净,然而片刻后,上面积着的雨水渐渐被染红,看色彩的浓淡,应该是从道殿里流出了很多血。

    道殿依然死寂,那名西陵神殿骑兵统领和他的下属们,对宁缺的要求执行的非常完美,屠杀的guòchéng里méiyǒu发出任何声音。

    又过了段shíjiān,下方响起道殿正门开启的声音,宁缺看到数骑神殿骑兵,以极快的速度冲进春雨中,然后分成数个方向疾驶而去。

    这些骑兵要赶回桃山,把最新的情况报告给神殿里的大人们,另外他们也要通知都城外驻扎着的那些神殿骑兵和主事者。

    两千西陵神殿骑兵一路跟随,宁缺一直有些好奇主事者是谁。

    向着城南街道狂奔的那名西陵神殿骑兵,忽然高高举起了手中fǎngfó血幡一般的旗帜,大声喊着话,似在对街旁的民众训诫。

    春雨虽然并不暴烈,但隔得这么远,还是让那名骑兵的声音变得有些含混。只是宁缺的感知何其敏锐。把那句话听的清qīngchǔ楚。

    “对光明不敬者,必遭天谴!”

    ……

    ……

    宁缺很qīngchǔ天谴只不过是个说法,他和桑桑在一起厮混了二十年shíjiān,何时见她亲自去批评谁?更何况还要费力气去拿把刀捅人。

    人类历史上代表昊天谴责并且诛杀、或者说以昊天的名义谴责并且诛杀异类的,永远是西陵神殿,昊天甚至根本都不zhīdào那些事情。

    桑桑有些疲倦,自去歇息。他站在石窗畔,看着雨中的齐国都城,听着雨中隐隐传来的哭泣声和喊杀声,脸上méiyǒu表情。

    风雨远处隐隐有喊杀声,每隔一段shíjiān,便有西陵神殿骑兵小队来到道殿前。解开鞍下的布袋,把袋子里的事物倒在殿前的石阶上。

    那些袋子里装的都是人头。

    一天一夜shíjiān就这样过去,道殿前石阶上的人头变得越来越多,血腥味变得越来越浓,雨水根本无法冲淡半分。

    齐国都城周遭数郡,曾经参加过前次道门血腥清洗的神官执事,还有普通道人,共计一百八十名。尽数被西陵神殿骑兵砍头。

    石阶上的头颅。堆的像座小山一般,有的头颅不甘地圆睁着双眼。有的头颅脸上满是追悔恐惧的神情,无论这些头颅的主人身前是尊贵的红衣神官,还是被迫卷入洪流的小人物,现在脸上都满是为,看不出来任何区别。

    桑桑醒来,在他的服侍下吃了碗白粥,和两个牛肉萝卜馅的包子,然后走到石窗旁,看着殿前堆成小山的头颅,有些mǎnyì。

    晨光是那样的清新,殿前的面画则是那样的血腥,圣洁的火焰在头颅堆上燃起,迅速变得猛烈起来,雨水无法浇熄,反而更助火势。

    熊熊火焰里,隐约nénggòu看到那些头颅容颜被烧的变形,fǎngfó那些yǐjīng死去的人还能感知到痛苦,五官扭曲,fènnù而惊恐。

    难闻的焦臭味弥漫在道殿四周。

    春雨中,数千名齐国民众正在看着眼前这幕画面,他们脸上的神情终于不像平日那般麻木,显得有些惊恐,更多的则是看热闹的兴奋。

    “我是昊天。”

    桑桑看着烈火中的那堆头颅,面无表情说道:“我的意志,人类必须服从。”

    宁缺想了想,说道:“或者可以把服从换成另外一种形容。”

    桑桑看了他一眼,说道:“比如?”

    宁缺说道:“我虽然méiyǒu信仰,但想来这里面,应该也有爱的成分。”

    桑桑说道:“人类永远不会爱我。”

    宁缺看着殿前那名满脸泪水的中年神官,说道:“我带你来齐国,便是想提醒你,有人一直在爱你,哪怕因之而死。”

    桑桑说道:“那是因为我是昊天。”

    宁缺摇头说道:“当年为了救你,陈村死了,华音死了,宋希希死了,光明神殿里很多人都死了,那shíhòu的你不是昊天,只是冥王之女。”

    桑桑说道:“那是因为他们相信卫光明的话。”

    宁缺说道:“但这种相信,难道不珍贵吗?”

    桑桑沉默不语。

    宁缺说道:“你说歧山大师救你只是为了挽救众生,而你不在众生之中,所以他不是真的爱你,nàme光明神殿里的人呢?你的老师卫光明呢?他们只是爱你,不zhīdào你是昊天的shíhòu,他们就爱你,zhīdào你是昊天的shíhòu,同样爱你,他们méiyǒu条件的爱着你,nàme你为何不能给予他们相同的爱?”

    桑桑说道:“所以我应该爱世人?”

    宁缺说道:“西陵神殿第一篇里说过:神爱世人。”

    桑桑说道:“我不爱了。”

    宁缺说道:“因为太累?”

    桑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的笑话,经常méiyǒu任何逻辑。”

    宁缺说道:“那不然为何不爱?”

    桑桑说道:“我为何要爱世人?”

    宁缺想了想,发现这确实是个问题。

    无论是哪个shìjiè,所有问题都害怕一直追问,就比如人类一直念念不忘的爱字,一旦追问,哪里就一定会有回响?

    是啊,为shíme一定要爱呢?母亲为shíme爱zìjǐ的子女?女人为shíme要爱zìjǐ的男人?子民为shíme要爱zìjǐ的国家?

    哪怕看似méiyǒu任何条件的爱,往最深处去看。最终也只能得到一个冰冷、冷的连呼吸都困难的答案吧。

    宁缺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正如大河国的shíhòu,他和她méiyǒu解释qīngchǔ爱情,nàme现在,他也无法给她解释shíme是爱。

    就在这时,春雨里的长街那头,缓缓行来一座神辇。神辇zhōuwéi的幔纱是深红色的,被雨水打湿后。fǎngfó在淌血,显得格外肃杀。

    裁决神座,再次降临人间之国土。

    宁缺méiyǒu意外,在南海畔的shíhòu,他yǐjīng隐约猜到西陵神殿骑兵的主事者是谁,这一天一夜的血腥清洗。则他肯定了zìjǐ的判断。

    在如此短的shíjiān内做出如此重要决断、并且有能力实施,西陵神殿只有寥寥数人,而直接统辖神殿骑兵的她,最有kěnéng。

    “我不想见这些人。”

    桑桑转身走进房间,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

    ……

    “齐国三郡,对光明不敬的人都死了。”

    叶红鱼说道:“神殿的正式诰令应该会在近日发往诸国,裁决神殿yǐjīng提前出动,相信用不了多长shíjiān。这场清洗便会结束。”

    宁缺看着她。微微皱眉,总觉得这件事情méiyǒu这么简单。

    叶红鱼摘下神冕。看着他说道:“我要见昊天。”

    此时的场景,真的很像数年前的那个秋天。

    宁缺像当时yīyàng,伸手想要把她手中的神冕接过来。

    叶红鱼méiyǒu给他。

    宁缺说道:“这么快就生分了?想当年你还……”

    叶红鱼说道:“不要油嘴滑舌,我不是莫山山那个痴人,不想和昊天抢男人。”

    宁缺啧啧说道:“你这难道就不是油嘴滑舌?”

    叶红鱼掸掉黑发上沾着的雨珠,说道:“少说废话,赶紧带路。”

    宁缺不悦说道:“明zhīdào我是昊天的男人,也不zhīdào尊重些。”

    叶红鱼把神冕随便扔到桌上,说道:“一个吃软饭的,怎么让人尊重?”

    宁缺大怒说道:“你再说一遍!”

    叶红鱼把微湿的黑发扎紧,说道:“你就是个吃软饭的。”

    宁缺忽然míngbái了陈皮皮以前的感受。

    他恼火说道:“能吃昊天的软饭,也不是nàmeróngyì的事情!”

    叶红鱼说道:“吃软饭,本来就挺不róngyì。”

    两个人说的不róngyì明显不是一种感**彩,宁缺很是窘迫,没办法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她不想见神殿的人。”

    叶红鱼想了想,说道:“也好,我也不想对她下跪。”

    宁缺说道:“看来你的信仰并不像你以前说的那样坚定。”

    叶红鱼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信仰和仇恨,哪个更重要?”

    宁缺不míngbái她为shíme会问这个问题,想着在长安城的复仇,想着雪湖杀人,他说道:“rúguǒ是我,自然是报仇更重要。”

    “当然,那是因为我本来就méiyǒushíme信仰。”

    他看着叶红鱼,神情凝重说道:“至于你该如何选择,我无法给出具体的建议,我只想说,怎么做能让你高兴,你就去做吧。”

    叶红鱼想了想,说道:“这就是从本心出发的道理?”

    宁缺说道:“不错,本能和本心,总是最强大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