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九十八章 陋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和宁缺上次在临康城见到时相比,叶苏显得更加瘦削,脸色也更加苍白,神情却更加平静,再难找到任何骄傲的痕迹。

    听他讲道的民众有数百人,把街巷完全挤满,黑压压的一片,却没有任何人发出杂音,场间难以想象的安静。

    他的声音在破屋前的静巷间不停响起,不时夹杂着几声痛苦的咳嗽,讲的内容主要还是西陵教典,阐述之道与普通的神官则是大相径庭。

    宁缺的目光落在那些听道的民众身上,这些信徒衣着虽然简单朴素,有很多人的衣服上还有补丁,但都洗的非常干净,东南侧数十人的衣饰明显要富贵很多,但也像同伴们一样静静坐在泛白的蒲团上。

    通过观察,他发现叶苏的传道比想象的要顺利很多,于是更加担心——因为桑桑说这些人都应该被烧死,他知道她做得出来这件事。

    叶苏在临康城开始传道不久,宁缺就来到了这里,他明白这是叶苏对自我的救赎,也是他想带领世人展开自我的救赎。

    道门要求信徒以对昊天的信仰为根基,把**转变为奉献,把希望落在神国,而叶苏所说的救赎,则是求诸于己。

    对于昊天道门来说,这种改变看似微小,实际上却是极令人震撼的革命,因为这场革命发端于最底层,由对现世的爱,取代了对神国的向往,要求信徒自己拯救自己,如果这一切能够成功,那么昊天又该处于什么位置?

    “昊天在看着你。”

    叶苏站在破屋前,看着信徒们平静说道:“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在想什么,都在昊天的注视之下。所以你要时时刻刻反省自己的行为,从清晨到日暮,从醒来到沉睡,你可以违背昊天的教义,你可有行善,你可有制恶?”

    宁缺听到这段话,忍不住看了身旁的桑桑一眼。

    桑桑正在看着叶苏。

    昊天正在看着他。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听着他传道,没有任何表情。

    “其实……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宁缺说道:“省去西陵神殿这个中间环节。信徒把敬爱直接奉献给你,从物流的原理来看,可以提高效率,节约成本。”

    桑桑说道:“神国的归神国,现世的归现世。那么他们信仰的昊天,究竟是我,还是他们每个人自己?”

    宁缺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叶苏的传道,本来就是从根本上推翻昊天道门的教义,把信仰的具体所指,分散成自我的认知。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些信徒的信仰,并不是昊天所需要的信仰,因为昊天极有可能再也无法吸收到他们的信仰之力。

    二人谈论的时候,今天的教义讲座已经结束。数百名信徒很有秩序地先后离开,留下一群孩子开始整理场地,同时准备下午的工艺课程。

    叶苏以手捂唇,轻轻咳了两声。正准备把挂在窗前的黑板取下来,忽然看到人群外的宁缺和桑桑。身体不由变得有些僵硬。

    ……

    ……

    破屋的门被推开,宁缺和桑桑走了进去,意外地看到躺在床上的陈皮皮,同时看到正在角落灶边煮饭的唐小棠。

    陈皮皮睁开眼睛,看着宁缺笑了起来,然而他来不及挥手,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唐小棠手里的锅铲也僵在了半空中。他们没有见过此时的桑桑,但既然看见宁缺,便知道自然跟在他身旁的这个女子是谁。

    叶苏已经掀起前襟,规规矩矩地跪在了桑桑的身前。

    桑桑背着双手,神情漠然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

    她没有说话,于是叶苏始终没有起身,谦卑地跪着。

    桑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没有一丝温度。

    “二十年前,荒原之上,你称唐为邪魔,称七念为外道,如果当年的你,看到现在的你,会如何称呼?”

    很多年前的那天,她降生于长安城某大夫府中,宁缺拿着染血的柴刀翻过围墙,荒原上出现一道黑线,叶苏说过几句话。

    宁缺的神情有些复杂。

    叶苏沉默了很长时间,平缓而坚定地说道:“今日之我,不以昨日之我为愚,昨日之我,必不以今日之我为恶。”

    桑桑说道:“亵渎,如何不是恶?”

    叶苏说道:“人为蝼蚁,也想活的更好些。”

    桑桑说道:“无数年来,我不曾施过罪与罚。”

    叶苏说道:“永夜何解?”

    桑桑说道:“不过剪枝罢了。”

    叶苏说道:“每枝每叶皆是命。”

    桑桑说道:“佛陀妄言。”

    叶苏说道:“佛陀不言,命亦是命。”

    破屋里一片死寂,桑桑和叶苏的声音不停响起,气氛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压抑,唐小棠在灶前拿着锅铲,身后传来淡淡的焦味。

    做为曾经的道门行走,此时跪在昊天身前,居然敢于直指昊天之非,敢于坚持自己的看法,已成废人的叶苏,要比世间绝大多数人都要强大。

    桑桑问道:“世人若要我打救,何苦自救?”

    叶苏说道:“昊天爱世人,怎能不允世人自救?”

    桑桑看了宁缺一眼,说道:“我为何要爱世人?”

    这个问题,她曾经问过宁缺,宁缺无法做出回答。叶苏的学识远胜宁缺,也无法做出回答,但他可以做出反问。

    “既然如此,世人为何要爱昊天?”

    桑桑的柳叶眼骤然明亮,寒冷无比。

    滋拉一声响,唐小棠身后铁锅里的菜叶子终于糊了。

    宁缺用力拍掌,说道:“忽然好饿,好想吃饭!”

    陈皮皮从床上坐起身来,冲着唐小棠恼火地嚷道:“炒个青菜也能炒糊!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你想饿死亲夫吗!”

    唐小棠明知道这两人想做什么,还是觉得很委屈,挥舞着锅铲愤怒地喊道:“在部落。在后山我都没做过饭,凭什么让我做!”

    宁缺走到桑桑身前,问道:“你饿了没有?想吃点什么?”

    陈皮皮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把叶苏从地上扶到床边坐好,然后望向桑桑说道:“说正经的,好几年没吃过你做的菜了,今天要不要亮一手?”

    唐小棠见没人理自己,用锅铲不停地翻着铁锅里的糊菜,丁丁当当响个不停。模样显得委屈极了。

    转瞬间,屋内便从死寂一片,变得嘈杂无比,转瞬间,屋内便充满了人间的烟火气。转瞬间,一桌饭菜便做好了。

    桑桑有些不适应这种转变,显得有些惘然,还没等她想明白,便被宁缺牵到桌旁坐下,唐小棠把一碗白米饭塞到她的手里。

    宁缺和陈皮皮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余悸。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人间只有这对师兄弟能反应如此迅速,敢这样唬弄昊天吧?

    坐到饭桌旁,宁缺对叶苏说道:“正式介绍。我妻子桑桑。”

    叶苏也有些没有醒过神来,下意识里点点头,对桑桑说道:“就是些家常菜,随意吃些。不要客气,就当是自己家。”

    说完这句话。他才觉得这事儿有些怪异。

    桑桑没有说话,静静看着手里的白米饭和上面的那根青菜。

    坐在桌边的几个人都很担心她会忽然醒过神来,陈皮皮拼命地挤眉弄眼,想让唐小棠说些话,唐小棠瞪圆了眼睛,心想自己本就不擅长说话,这个工作难道不应该由你和宁缺来做?陈皮皮不停咳嗽,心想你难道不是她最好的朋友?

    唐小棠看着桌旁如同泥塑般的男人们,忽然发现好像少了些什么,问道:“大黑马呢?听说它也离开了桃山,我还以为它会跟着你们。”

    任何话题,只要有人开始,宁缺便有能力把它扯到天边去,故作愕然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西陵神殿发生的事情?”

    陈皮皮恰到好处地插话道:“我们和剑阁弟子们一道离开西陵,现在又住在临康城,修行界城的事情,柳亦青自然会通知我们。”

    唐小棠非常及时地把话题再次拉回来:“大黑马呢?”

    “憨货身量太大,我怕在巷子里会撞着人,所以让它在城外山里呆着。”宁缺说道:“说起来,你们这段日子怎么过的?”

    陈皮皮无奈说道:“天天听师兄给人讲课,耳朵都起茧了。”

    唐小棠狠狠瞪了他一眼,宁缺恨不得掐死他,心想都说你是道门和书院最天才的那个家伙,怎么这时候忽然变成猪脑子了?大家好不容易才把话题扯开,你又扯回叶苏传道,这是要闹哪样?

    陈皮皮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心下惴惴,偷偷瞄了桑桑一眼。

    桑桑哪里不知道他在偷看自己,面无表情说道:“吃饭。”

    大家很老实地应了声,然后开始埋头吃饭,再也不敢说话。

    食不语便是专心,专心自然就吃的快,没多长时间,桌上饭菜便被清扫一空,陈皮皮非常没有担当地躲到灶房去洗碗,把重任留给别人。

    桑桑站起身来,看着唐小棠说道:“你。”

    唐小棠有些紧张地站起身来,说道:“啥事儿?”

    桑桑背起双手,向屋外走去,说道:“随我来。”

    唐小棠看了众人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宁缺安慰道:“没事儿,我没见过她吃人。”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陈皮皮手里拿着湿抹布赶了过来,看着他悲愤说道。然后他望向桑桑的背影,颤声说道:“没什么事儿就早些回来,晚上有酒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