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君陌修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可是……可是崖上是佛祖的神国啊!”

    湖畔的牧民们颤着声音说道,眼中的希冀与好奇,被敬畏和不安取代,但有些情绪,只要出现了,便没有办法真正抹去。

    “我是从地面上来的,他们两个人也是从地面上来的,如果说地面便是佛祖的神国,你们可以把我们看成佛祖的使者。”

    君陌看着牧民们平静说道,开始讲述佛经里的故事,那个完美的、没有暴风雪也没有贵人欺凌的极乐世界,那个世界里有天女散花,有无数琉璃,四季如春,拥有所有人类最美好的想象。

    桑桑看着那处,忽然说道:“书院的人果然都很疯癫。

    宁缺发现原来像二师兄这样的君子,居然也会骗人,也很唏嘘,感慨说道:“只有真正慈悲,才会做出这样的牺牲。”

    桑桑在旁说道:“论起骗人的本领,君陌应该向你学习。”

    他无奈说道:“能不能有那么一关,你可以不说我坏话?”

    桑桑的回答很简洁明快,不是不能,而是:“凭什么?”

    君陌的讲经声在湖畔不停回荡,如最温暖的春风,牧民们听的如痴如醉,早就忘记了先前的恐惧与不安。

    讲经结束,牧民们纷纷跪拜行礼,然后各自散去。君陌向宁缺走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看着桑桑问道:“你在寻找回去的路?”

    面对昊天时能够如此自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事情,观主做不到,讲经首座做不到,酒徒屠夫做不到,便是大师兄也做不到。

    君陌能够做到,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怕过死,他此生只敬老师与师叔以及大师兄,那么他自然无所畏惧,视昊天为寻常。

    而且多年前,在长安城北的无名山上,从看到桑桑跪在崖畔掺灰那幕画面开始,他就决定把她当做值得怜惜的小女孩,现在亦如此。

    桑桑离开西陵神殿后,尤其进入唐境后,有过类似的感觉,但除了宁缺,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人能真正的以寻常心对待自己。

    她微微皱眉,不知是该愤怒,还是该寻常待之。

    君陌根本不理会她在想些什么,继续说道:“留在人间有什么不好?老师说过你会很可怜,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桑桑真的有些愤怒了。

    在西陵神殿她曾感受过宁缺的怜惜,在大河国墨池畔,她感受过莫山山的怜惜,此时她从君陌处得知夫子也觉得自己可怜,不由震怒。

    昊天哪里需要凡人可怜?包括夫子在内,所有人类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你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立场可怜我?她把手伸向君陌。

    君陌微微挑眉,握着铁剑的左手微紧。

    这把铁剑能够在烂柯斩碎佛祖石像,能在青峡前横扫千军,能令叶苏惘然,能与柳白知难而返,却拦不住这只手。

    桑桑的手落在了君陌的脸上。她出了手,便没有出手。她静静看着君陌,湖畔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宁缺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不去寻找佛祖,而愿意陪自己来找二师兄,看着这幕画面,他才知道,其中果然隐藏着一些什么。

    桑桑的手开始在君陌的脸上移动,滑过他的眉,他的鼻,他的唇角。

    宁缺愕然想着你这是在做什么?这可是你大伯啊!身为亲夫,他看着她的手在君陌的脸上摸来摸去,醋意油然而生,很是生气。

    君陌的僧衣随风而起,怒意也随之而起。

    气氛陡然变得极为紧张,局面一触即发。

    便在这个时候,宁缺忽然向前扑倒,一把抱住君陌的大腿,哀求道:“师兄,你再忍忍,你可打不过她呀1”

    天人之间一场悲壮的正剧正要上演,忽然间就被他这个不速之客给捣乱成了闹剧,君陌的眉微微颤抖起来,恨不得一脚把他踹飞。

    桑桑的手终于离开了君陌的脸,她转身向着湖畔一座很小的帐篷走去,微微皱眉想着,居然也不是,那佛陀究竟藏在何处?为什么自己会找不到他?她知道那间帐篷便是君陌的居所,走到帐篷前,很不客气地掀起帘布,便准备走进去,只是在进去之前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回头望着君陌说道:“我赐你永生。”

    君陌想都未想,说道:“待你真正永生再说。”

    桑桑来到人间后,已经赐了好些人永生,那些人的反应各不相同,酒徒和屠夫是喜不自胜,唐小棠觉得太过突然,建议她先把晚上的菜买了,曾静夫人只顾着抱着她哭,哪里明白她在说什么,宁缺则是很干脆地选择了拒绝。

    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而今天君陌又给了她一个非常出乎意料的答复,这令她感到非常不解。

    “随你。”她站在帐篷外想了想,说道,然后走了进去。

    看着帐篷,宁缺很是无奈,说道:“永生真被你卖成了大白菜,而且是大甩卖,只是方法这般粗暴,再便宜也没人愿意买啊。”

    君陌问道:“她这是在做什么?”

    宁缺说道:“师兄你以前待她极好,所以她想还你这份情。”

    君陌是何等样人物,只听了这一句,便明白了昊天的意思,说道:“居然想用这种方式来斩尘缘,真是白痴。”

    宁缺叹气说道:“我也觉得很白痴。”

    君陌说道:“看来她还没有找到回神国的方法,所以才会如此胡闹。你呢?有没有找到让她留在人间的方法?”

    记起在长安城前想到的那句话,宁缺说道:“还没有想到,本想来悬空寺看看有没有什么灵感,但现在看来没有意义。”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长安不负卿,此法必然要远比佛法更深奥。

    君陌说道:“这些天夜观月色,老师似乎撑的有些辛苦,如果她再回去人间必败无疑,所以师弟你要辛苦些。”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说不得只好用最后的法子了。”

    君陌说道:“违逆人伦,为我所不取。”

    宁缺说道:“师兄是看子,我不是。”

    君陌看着手中的铁剑,想了想后说道:“我依然认为不对。”

    宁缺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说道:“师兄来悬空寺应该有些时日,不知道遇见过什么新鲜事?”

    君陌举起手中铁剑,遥遥指向远处那座雄峻的山峰,说道:“在这等腌腑地方除了腌攒的人和事,还能有什么?”

    宁缺心想自己问的确实有些白痴,以二师兄的性情,哪里会有访古探幽的兴趣,说道:“师兄在原野间讲讲经杀杀人,倒也快活。”

    君陌摇头说道:“你们来的巧,我今天才刚开始杀人前些天一直在给牧民和那些农奴讲佛经里的故事。”

    宁缺觉得有些不好理解,心想师兄你此生最厌佛宗,最恨和尚,便是连佛经都没怎么看过,又如何给那些佛宗虔诚信徒讲经?

    君陌说道:“在后山读过些佛经旅途上又读了些,这些牧民连字都不识拣些浅显故事来说,更有效果。”

    宁缺赞道:“师兄大德,讲经之时,想必也能有所感悟。”

    君陌神情漠然说道:“在我看来,佛经都是骗人的,能有何感悟?”

    宁缺不解。

    “这里的人们世代生活在地底,用他们的血肉供奉着悬空寺,然而竟从未听过佛法所以我讲经时,他们欣喜若狂,视我为真正上师。”

    君陌望着渐渐变得寒冷幽暗起来的原野,声音也渐渐变得寒冷起来:“佛宗说普度众生,却把众生视为猪狗佛宗说佛经里有无尽妙义,却连自己的信徒都不给看那么这些佛经和废纸有何区别?他们和骗子有何区别?”

    宁缺问道:“师兄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君陌说道:“我本是来静心修佛的,哪里想到,这佛竟是如此可恶,观三千悲惨世界,哪里能够静心?这些秃驴都该死。”

    宁缺提醒道:“七师姐说了,不能用秃驴骂人。”

    君陌轻抚新生的青黑发茬,说道:“既生新发,自可痛骂。”

    宁缺赞道:“有理。”

    君陌望向夜穹里那轮弯月,说道:“老师在与昊天战,身为弟子,我本应服其劳,奈何修为低末,登不得天,又胜不得她,那便只能在人间做些书院该做的事情,行人间道,先把这悬空寺除了再说。”

    宁缺再赞:“师兄真正慈悲。”

    君陌转身望向他,说道:“今日既然开始杀人,其后必然每天杀人,我要杀越来越多的人,你的事情,我只能暂不理会。

    先前湖畔一战,那贵人断耳舍臂削脸而走,宁缺知道那是师兄的安排,不然那人必死无疑,目的自然是为了明日杀更多的人。

    “杀了那些贵族,必然引来僧兵,杀了僧兵,便会引来什么上师和活佛,师兄剑撼世间,最终必然会惊动悬空寺,只怕杀之不尽。”

    宁缺有些忧虑。

    “我对那些牧民说,崖壁再高,只要肯爬,那么总有爬到上面的那一天,杀人也司样如此,只要不停地杀,总有杀完的那一天。”

    君陌望着夜色里威势更盛的巨峰,说道:“看那边黑洞洞,待我先将地底的那些狗杀干尽,再赶将过去,杀光寺里的秃驴,再一把火烧了这山。”

    宁缺再次赞道:“修佛便是杀佛,师兄大德。”

    君陌说道“错,杀佛才是修佛。”

    宁缺说道:“或者这才是真正的佛家慈悲。”

    君陌说道:“不错,即便是佛祖重生,站在我面前,我也是这句话。”

    宁缺沉默片刻,说道:“佛祖或者……真还活着。”

    “莫调皮。”他说道:“当然,就算佛祖还活着,还不是一剑斩了。”

    遇佛杀佛,这就是君陌修的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