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一十九章 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望向树上的拳印,问道:“究竟哪里错了?”

    桑桑没有说话,背手走回小院,他跟在她的身后。

    初春微寒,院里那棵树依然没有发出太多枝叶,她走到那棵树下,看着轻颤的寒枝说道:“既然不是,那你就让我走。”

    既然宁缺认为在一起只是生活,不是他想把她留在人间的方法,那么当她想要离开时,他便不应该拦阻。

    “你随时可以走。”宁缺在她身后说道。

    桑桑看着树桠,扑扇声中,一只黑色的乌鸦落在她的目光落处。

    她说道:“我若真要离开,你便会自杀。”

    宁缺沉默不语。

    桑桑转身,看着他问道:“你就这么想我死?”

    这是她第六次对宁缺说出这句话,或在心里想起这句话。

    “我只是不想你走。”

    宁缺没有回避她的眼光,说道:“就算走,你能又走到哪里去呢?你已经来过人间,又如何能在冰冷的神国里枯坐漫长岁月?”

    桑桑说道:“我本来就应该在那里。”

    宁缺说道:“那里又是哪里?你经常说,这是昊天的世界,神国也必然在这个世界里,那么神国和人间究竟有什么区别?”

    桑桑说道:“现在你的老师在那里。”

    宁缺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阻止老师,为什么一定要阻止我们?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外面究竟有什么?”

    “这是我的世界,我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我的存在来源于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特性,你们想要破坏这个世界的特性,那我便不能存在。”

    桑桑看着他的眼睛,平静说道:“这是我与你老师以及书院之间最根本的矛盾,无法解决,如果你坚持,就是要我死。”

    “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这是第七次。

    宁缺静静看着她。说道:“不要回去。变成真的人,我们一起活着。”

    桑桑说道:“人会死。”

    宁缺说道:“修行可得长生,我们一起修。”

    桑桑说道:“我要维持这个世界的存在。”

    宁缺说道:“我不理解,明明可以有别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一定要守着这个旧世界,你究竟在守护什么?”

    桑桑说道:“我也不理解,你们以及历史上的某些人类。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个世界,你们究竟想知道什么?”

    宁缺说道:“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外面有什么。”

    桑桑说道:“我不想知道。”

    她所有的思维逻辑,更准确的说,她的全部生命都带有规则的客观性,如果说人类本能里就有对自由的向往。那么她的本能就是封闭自洽。

    宁缺向前走了一步,站在她的身前。

    树枝上的黑鸦有些冷漠地叫了声。

    他牵起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变成人类,然后我们一起活着,一起修行,一起买菜,一起吃饭,一起做很多事情。”

    桑桑来到人间后。从来没有照过镜子。她按照人类最中庸的面容拟成的脸,按照自己的心意形成的高大身躯。都让她并不怎么愉快,所以此时,她看着宁缺眼睛里的那个女子,觉得很陌生,而且有些惘然。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就算是为了人类,当然,最主要是为了我,请你留下来。”

    桑桑眼中的他眼中的自己的那张普通的脸,忽然间破碎成无数片光影,再也无法重新聚拢在一处,于是她的眼神也回复漠然。

    “不。”她看着宁缺平静说道:“无数年前,人类选择我,让我从混沌中醒来,便是要我为他们带来永恒的平静。”

    宁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明白为那句话会让她反应如此剧烈,他本以为是人类的选择让她醒来,听到她的下句话才知道是因为自己。

    “我现在能够理解,对世界之外的想象与好奇,是人类本能里的渴望,但那些人里恰好不应该包括你,因为你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桑桑看着他说道:“你来自世界之外,你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有什么,从二十年前开始,你就一直在给我讲述那个世界,我没有忘记,而且我现在在你的意识里也能清晰地看到那个世界的画面。”

    宁缺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寒冷起来,说道:“那个世界……很美丽,很生机勃勃,也数不尽的真实的太阳,到处充满了温暖。”

    “你在撒谎。”

    桑桑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平静,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然而这句话却像是雷霆般在朝阳城的上空炸响,惊的无数万人抬头望天。

    “你的那个世界到处充满着危险,正在燃烧的太阳,随时可能爆炸,随时可能熄灭,而绝大多数地方,都寒冷的有若幽冥。无论是脆弱的普通人,还是相比强健的修行者,都不可能在那个世界里生存下去。”

    宁缺说道:“恒星的寿命有很多亿年,怎么可能是随时爆炸?我承认确实大多数地方都是寒冷的,但那个世界真的很大,总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桑桑说道:“即便是亿亿亿年,对于需要永恒延续的生命来说,都只是很短的时间,更何况你的那个世界,最终必然会走向寂灭,什么都剩不下来。”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或者,还能剩下些回忆?”

    桑桑的言语没有给温情留下一方寸的生存空间:“没有温度,什么都没有。寂灭,便是终结,没有永恒,那便是大恐怖。”

    宁缺摇头,说道:“不是这样的……我承认你说的对,外面的那个世界或者真的最终会寂灭,但在那之前的漫长岁月里,生命可以走到世界的边缘,或者直接打破世界,找到通往新世界的道路。”

    桑桑说道:“如果找不到呢?”

    宁缺不知为何有些生气,沉声说道:“你又没有在那个世界里生活过。你凭什么确定人类就一定找不到新的世界?”

    “因为我不是人类。我从来不以欺骗自己来做为安慰。”

    桑桑看着他平静说道:“和我的世界相比,外面的那个世界更像是幽冥地狱,而你想做的事情,会让我把你当作冥王之子。”

    宁缺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冥王之子这四个字,还是多年前,包括光明大神官大内的有些人,一直在猜测他是冥王之子。后来这个头衔曾经短暂地落在了隆庆的身上,最终还是由桑桑接过了这个名字。

    现在的他自然知道,根本没有冥王,昊天就是冥王,但同时他又必须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桑桑说的是对的。

    他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世界。相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是那样的寒冷,那样的动荡,那样的危险,就像是冥王的国度。

    他从那个世界来到这里,把那个世界的信息带到了这里,坚定了书院和夫子的信念,如果昊天世界真的最终被破开,去往那个更加广阔的宇宙。却最终寂灭。那他的到来,便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冥王的阴影。

    这种推想让他身体很寒冷。下意识愤怒起来,看着桑桑喊道:“你总是什么都要赢,哪怕是讨论,你也从来没有认输过哪怕一次,为什么?”

    桑桑静静看着他,神情微悯。

    她的神情让他更加愤怒,走到树下重重一掌拍下,枝头的黑鸦低头看了他一眼,没有飞走,也没有发出难听的叫声。

    “这么多年了,从你会说话开始,我什么都在听你的,在别人眼里,你是我的小侍女,天天服侍我,我说往东你不敢往西,我说吃干饭,你绝对不敢把饭煮稀,但真实情况是什么样,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我说往东之前你先往东边看了一眼,我说吃干饭那是头天夜里你把剩的稀饭全倒了!”

    宁缺转过身来,看着她愤怒地喊了起来。

    “在岷山里,那年我拼了命才逮了只小鹿,你只看了我一眼,我就放了!在渭城你八岁那年,胖婶替她远房侄儿给你提亲,你不高兴,我当天夜里就差点去把那个小子宰了!你说要回长安城,我就回长安!你说要卖字,我就写字来卖!”

    “你说要租临十四七巷那间铺子,我就租!结果好啊,我差点把这条小命给朝小树卖掉!为了你,我把隆庆的脸都抽肿了,就因为他用你来威胁我,我不管得罪西陵神殿,也不怕给书院惹事,直接一箭把他射成了傻逼,结果又好,被叶红鱼追杀的像条狗一样!还有这这这这个破地方!”

    他指着小院,看着她声音微颤说道:“你把自己变成冥王之女,很好玩吗?对我来说,这个事情真的很不好玩,全世界都想要杀你,就我一个人把你背在身上,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我打不过他们,你知不知道,但我还不是去打了?”

    桑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我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意见,你要如何,我就如何,我更不会伤害你,我的意识里根本没有这个可能,从我在河北道拣到你的那天开始,就是这样了,我怜惜你,我心疼你,我把你看的比我自己的命还要重。”

    宁缺的声音渐渐低落下来,但情绪却显得更加激荡,说道:“因为当时的我也被全世界抛弃,那时候只有你在我身边,你能活下来,是因为有我,而我能活下来,何尝不是因为我要养活你?什么是本命?这就是本命。”

    桑桑抬头,看着渐被夜色侵袭的天空,没有说话,树枝上栖着的黑鸦,微微偏头望着院子里的二人,似想弄清楚当前的情形。

    “小师叔是你杀的,但我那时候还没有出生,所以我可以不去理会,但……老师的死,我再也没有办法说和自己没有关系。”

    不知道是因为说话太多,还是情绪太过激动的原因,宁缺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非常低沉,疲惫到似乎随时可能脱力。

    “当时在泗水畔,我本来可以阻止你,因为你是我的本命,但我没有……我以为这是因为我自己忘记了。但后来才知道。我没有忘记,只是当时的我本能里让自己忘记了这一点,因为我,真的很怕你死。”

    他抬头看着夜穹里的繁星和那轮将要出现的月亮,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但其实,大家都知道。书院里的师兄师姐们都知道,可是他们也从来不提这件事。”

    “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可以不要脸,可以不要命,更不要提什么忠义廉耻。道德又是什么玩意儿?如果是以前,为了你我可以把全世界的人全部杀光,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好好的,我根本在不乎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议论我,怎么嘲笑我,怎么恨我。怎么怕我。”

    宁缺收回目光望向她。微笑着流泪说道:“但……这次不行,书院里的师兄师姐们。长安城里的那些人,他们对我很好,对你也很好。如果让你回去,老师会死,唐国会亡,人间再也不会有书院,所以我不能听你的。”

    月亮终于在夜穹里出现,就在他的身后,只是并不明亮,因为月有阴晴圆缺,今夜的月儿那般黯淡,仿佛随时可能熄灭。

    “我也会死。”

    在宁缺说话的时候,桑桑一直沉默,直到此时。

    她看着他平静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书院和你,在悬空寺里,我不会被那些僧人逼的如此狼狈,你应该很清楚,我正在一天一天变得更加虚弱,如果你不让我回去神国,那么总有一天我会死。不要说什么变成真正人类,然后修行的话,我说过,我不喜欢欺骗自己,我是昊天,怎么可能变成人类呢?变成人类的我,还会是现在的我吗?你又如何保证我能活着呢?”

    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夫子是昊天世界无数万年来的第一人。昊天来到人间,这也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至于他这个由域外世界而来的客人,更是特殊,谁也不知道他们三人书写的故事,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昊天不知道,夫子不知道,宁缺更不可能知道,所以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只能走到厨房门口,回头对她问道:“我给你煮碗面吃?”

    桑桑静静看着他,眼神里没有失望,只是有些淡。

    “我没有胃口。”

    说完这句话,她走回卧室,上床盖好被褥,像赌气的孩子那样,把被褥拉的很高,高到盖住了脸,似乎这样会好受很多。

    没有过多长时间,宁缺走进了卧室,掀开被褥,把她扶起来。

    她说道:“我说了,我不想吃面。”

    宁缺说道:“把脚烫一下再睡。”

    桑桑这才看见,床前一盆冒着热雾的清水。

    宁缺蹲下,替她把鞋脱掉,试了试水温,发现刚好,把她那双如白莲花的脚放下水中,仔细擦洗,便是脚趾缝里都没有漏过。

    一夜无话。

    清晨醒来,桑桑没有起床,而是继续躺在被窝里看着屋顶,干净的房梁结出了一道蛛网,蜘蛛在网的边缘静静等待,待有昆虫撞网,它便殷勤地爬过去,以最热情的姿式,把食物杀死,然后贪婪地汲取其间美味的汁液。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需要决定。”她侧身,看着宁缺的脸,说道:“如果你不让我离开,我就把所有人都杀死。”

    宁缺揉了揉眼睛,说道:“没米了,买菜的时候,记得提醒我买一袋。”

    用米缸里剩下的米煮了锅粥,两个人喝完后,便去了菜场,先去了米店,就在宁缺准备付钱的时候,忽然发现米袋里多了个人头。

    米店老板的人头。

    鲜血从袋子里渗出来,至于袋子里的米,更是早已被染成了殷红色,看上去就像齐国特产的血稻,泛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伙计和买米的妇人们,看到这幕画面,惊的连连尖叫,向铺外冲去,然而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跨出门槛,便变成了死人。

    昊天要让一个人死,有无数种方法,她可以让人死的悄然无声,神情喜乐,仿佛还在酣睡,并且正在最甜美的梦境中。

    但很明显桑桑没有选择这种方法,为了让宁缺的感觉更直接,更展现自己的决心,她用的方法很血腥,米铺里到处都是断肢残臂。

    宁缺脸色苍白,看着她,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走出米铺,根本不敢再去买菜,低着头在菜摊间快步走过,无论那些已经相熟的菜贩如何喊他,他也不理,甚至忘了手里还提着染血的米袋。

    桑桑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做,但随着他的脚步移动,他所经过的菜摊全部变成了血泽,那些菜贩凄惨的死去。

    “够了!”

    宁缺在菜场门口停下,前方的街道上满是人群,他不敢向前再走一步,他只能转身,望向桑桑愤怒地喊道。

    菜场里到处都是血,已经淹过了他的鞋底。

    桑桑在血海里走来,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看着这幕画面,宁缺的身体颤抖起来。

    然后,他渐渐平静,苍白的脸颊上写满了疲惫。

    他看着桑桑说道:“这对我没用。”

    桑桑说道:“我想试试,而且,如果死的是唐人呢?”

    宁缺没有说话,开始紧张。

    因为她已动念。

    动念便是嗔。

    嗔是愤怒。

    而愤怒,来自不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