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反正,都是剑(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七念看着君陌空荡荡的袖管,说道:“你被柳白断了一臂,也等于被停留在了尘世里,现在的你,最需要的是我佛的慈悲,所以你才会远离长安来到此间,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抗拒,何不真正皈依我佛?”

    君陌望向原野前方的山峰,山离此间只有两百里,已是极近,所以显得越发雄峻,他微微挑眉问道:“如何皈依?”

    七念看着他手中那把淌血的铁剑,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有佛像,也有尸骨像,有金铸的法器,也有镶银的头骨,僧人颈间有念珠,贵人颈上系着耳朵,这里不是佛国,是地狱,这里也没有活佛,只有恶鬼。”

    君陌收回目光,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如果真要成佛,不把你们这些真正的恶鬼除尽,如何能成?既然要杀你们,又如何能放下屠刀?在人间或者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但在这里,拾起屠刀才是成佛之道。”

    七念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看着那些衣衫褴褛的农奴,说道:“莫非你真以为凭一己之力便可以带着这些人离开?”

    君陌说道:“我本想带着这些人修一条通往地面的道路,崖壁虽然高,但如果世世代代修下去,总能修出来,只是现在觉得时间有些紧迫,所以我换了一个法子,既然出不去,先带他们到山上去看看风景。”

    地底世界里有很多座山,但只有一座真正的山,那就是般若山,此时正在众人的视线中反射着晨光,光芒万丈。

    那座山是佛祖的遗骸,君陌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地底世界如鬼般的数百万农奴。去佛祖的遗骸上撒野,去享受阳光与温暖。

    七念双眉微挑,隐显怒容,喝道:“休自欺!你一人如何能做到!”

    君陌站在数千名农奴前。喝道:“睁开眼!看看究竟有多少人!”

    七念怒极反笑,说道:“难道你指望依靠这些人来乱我佛国?不要忘记,这些愚昧之辈,便如蝼蚁一般。岂能飞天?”

    君陌神情冷淡说道:“二十余年前,你在荒原上曾经说过,有飞蚂蚁听首座讲经,浴光而飞。如今你连自己的想法也要抹灭?”

    七念胸口微闷,禅心骤然不宁,说道:“这些人有罪。所以愚痴。”

    君陌说道:“你可知佛祖当年为何会立下戒律。严禁寺中僧人传授他们文字知识,更不准他们学习佛法?”

    七念沉默不语,因为包括他在内,历代高僧都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不传文字知识可以理解,然而让这些罪民修佛,岂不是能让他们的信仰更加虔诚?

    “七念。你的信仰并不如你自己想象的那般坚定,地底世界数百万农奴,随便挑个老妇出来,在这方面都要超过你百倍。”

    君陌喝道:“因为你识字,因为你修佛,修行这种事情,向来是越修越疑,不疑不修,所以修道者最终会怀疑道,修佛者自然会怀疑佛!”

    七念脸色苍白,僧衣后背被汗打湿,渐生不安。

    君陌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佛祖很清楚,只有真正愚昧的人才会拥有真正坚定的信仰,所以他不允许你们这些弟子传授地底世界黎民佛法,他要的就是这些人愚昧痴傻,唯如此他才能造出西方极乐世界,继而自信成白痴到敢想去困住昊天。你说这些人有罪所以愚痴?混帐话!他们愚痴就是你家佛祖犯的罪!”

    七念想要说些什么,君陌不给他机会,继续说道:“除此之外,佛祖严禁你们授他们佛法知识,是因为他怕!如果众人醒来,人人成佛,那他还如何维系这个万恶的极乐世界?你们这些秃驴,不传他们文字,不讲佛经,他们自然愚,我如今传他们文字,醒他们心志,他们自然清醒,我挖的便是你们的根基,我要毁的就是这片佛国,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如何阻止我。”

    君陌身后站着数千名农奴,看上去,他们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依然衣衫褴褛,浑身肮脏,甚至有的人还带着饥色,但如果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他们的眼神依然平静,却不再像以往那般麻木,变得鲜活起来——人类的眼睛用来看见自由,寻找自由,才会鲜活,仿佛有生命一般,那是真正的生命。

    农奴叛乱一年间,除了四处征战,或是躲避围剿,花时间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学习,最开始的时候,君陌教崖畔那个部落的牧民识字,然后那些牧民变成老师,教别的同伴识字,从来与知识或者说文明没有接触的他们,一旦开始接触后,显得那样的饥渴,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开始成长。

    七叶看着那些农奴的眼睛,知道君陌没有说谎。

    想着在这个过程里,君陌所付出的心力与精神,他有些无法理解,问道:“你为何对佛宗对佛祖有如此大的恶意?”

    非有极深的恶意,不可能付出如此大的心意。

    “为何有恶意?因为你们本就是恶的。”

    君陌说道:“我此生最厌僧人佛寺,在人间的你们不事生产,专门骗取那些穷苦人的金银财宝,在此间更是如此,何其可恶?我如何能不厌恶?当然,道门那些神官做的事情,和你们也没有什么区别。”

    七叶默然想着,佛宗弊处,道门亦有甚至更重,既然你清楚此点,为何却偏偏要把厌恶之意更多的放在佛宗身上?

    “因为道门从来没有隐瞒过他们的目的,西陵神殿里的神官们要的就是统治这个世界,要的就是权势与财富,满足各种**,即便他们也会挂一层仁慈爱人的幌子,但他们挂的很随意,已经没办法骗更多人。”

    君陌说道:“佛宗不同,你们挂的幌子更高,戏演的更好,牌坊立的太大。骗人骗的更深,我看着更不顺眼。”

    七叶说道:“这便是真小人与伪君子的区别?”

    “是强盗与小偷的区别。”

    君陌这句话,直接把高贵的佛道二宗直接贬到了尘埃里,然后他看着四周的那些农奴。说道:“当然,在这里你们兼而有之。”

    七叶说道:“我宗亦有有无数师兄弟于世间刻苦清修,谨守戒律,不贪不嗔。以慈悲为怀,难道你看不到这些?”

    君陌看着远方的巨峰,大笑道:“清规戒律?看你们这一寺的男盗女娼,满山的私生子。居然好意思谈这些?”

    七叶说道:“歧山大师乃前代讲经首座血脉,你如何看?”

    君陌说道:“大师真正德行无碍,所以他少年时便离了悬空寺。你想拿大师给悬空寺佛像上贴金?那佛像还要脸吗?”

    在他看来。佛宗尽是些虚伪的秃驴,就像当年七念所做的那样,凭着一脸慈悲模样,欺大师兄仁厚,在烂柯寺设下杀局,何等无耻。

    当年君陌以铁剑斩七念,先问君子可欺之以方?后喝君子当以方棋之。以手中方正铁剑,斩了七念的身外法身,今日在悬空寺前,在佛国之中,他以言为剑,斩得七念脸色苍白,苦不堪言,为何?

    因为他占着理。

    有理,就能行遍天下,不管是巷陌还是大道,都能行。

    七念修闭口禅近二十年,本就不擅辩论之道,又被君陌一言刺痛禅心最深处,哪里还能说出话来,辩无可辩。

    无法辩,那便只能打。

    七念向着草甸上的君陌伸出一根手指,指破秋风,看似随意地画了一个圆圈,他的头后,便多出了一个圆,散发无尽佛光。

    他收回手指,合什静持于胸前,身体也开始散发佛光,僧衣轻飘间,身体边缘的线条奇异地向着空中扩展,瞬间变大了无数倍。

    原野间又出现了一个七念,满脸怒容,眉挑如剑,眼中雷霆大动,仿佛能镇世间一切邪祟,正是他的身外法身:不动明王!

    先出圆融佛意,再请身外法身,七念的施法却依然没有停止,只见不动明王法身在空中伸出右掌,微屈食指,正是佛宗真言大手印!

    他修的是闭口禅,不需要口出佛言,便自有佛言响彻于天地之间!

    佛言声里,如山般的不动明王法身,以手印镇向君陌。

    手印依然如山。

    山山相叠,无穷无尽,便是般若妙义。

    七念果然不愧是佛宗强者,天下行走,出手便是三重神通般的境界!

    对此强敌,便是君陌也神情渐肃。

    怎样破了这三重神通?

    就像先前在战场上面对那些僧兵一样,君陌出剑。

    他还是只出了一剑。

    这并不代表君陌轻视七念,把他看作与那些僧兵同样水准。

    先前只出一剑,是因为一剑便足够。

    现在他只出一剑,是因为只有一剑才足够。

    君陌看似简单的一剑,实际上把他所有的修为境界,全部包涵了进去。

    至简,故至强。

    宽直的铁剑,破秋风而起,刺在不动明王的大手印上。

    明王法像如山,手印亦如山,在原野间投下大片阴影,君陌手里的铁剑,相形之下,看上去就像是一根不起眼的木刺。

    细细的木刺,撑住了自天落下的手掌。

    木刺甚至刺破了掌心。

    再强硬结实的手掌,一旦让细木刺进入肉里,必然会很痛苦。

    铁剑刺进不动明王的手印。

    七叶脸色微白,合什着的双掌间渐有鲜血流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