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二十七章 齐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道烟火,照亮了光线昏暗的地底原野。

    一道烟尘,割开原野的表面,向着前方的巨峰快速延伸。

    烟尘最前方是君陌,他借天地元气乘风而掠,铁剑在身前破风无声,便如一把真正的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前行。

    那道烟花是警讯,巨峰里警钟之声大作,无数僧人奔出寺庙来到山道上,准备布下佛法无比的大阵,镇压来侵之敌。

    变成剑的君陌,速度实在太快,甚至隐隐要比那道烟火射向巨峰间的光线都更要快,佛门大阵未成,他便已经来到了山脚。

    秋山静寂,山道两旁的青竹忽然摇动起来,僧人们眼前一花,便看到了君陌来到场间,看到了他手里的那道铁剑。

    悬空寺僧人们出手,君陌自然出剑,他来的太快,峰间山道上的佛阵未成,竟就这样毫不讲理地强行突了过去!

    直到此时,才有秋风骤起,在竹林与山道间呼啸来回,青色的竹节上多出数十道血迹,看上去就像是红色的泪痕。

    不管染上青竹的血是僧人的,还是君陌的,总之他已经进入了巨峰深处,正疾掠在自己的道路上,他的君子之道上。

    君陌所持的君子之道,必然会先与敌人讲道理,若你不听,再碾过去,在山下的原野上,他已经与悬空寺讲了很多道理,悬空寺既然不听,那么他自然不会迂腐的继续讲,直接碾压便是。

    七念和戒律院三长老,此时尚在原野上苦苦赶回,峰间诸寺里的强者,也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君陌一路碾压而上。

    他手执铁剑。直接杀到了崖坪上,浑身是血。

    ……

    ……

    天坑的边缘,全部都是陡峭的崖壁,崖壁在荒原上割出极深的口子,然后绵延而行,最终在远处相汇,看着令人极为震撼。

    荒原里秋风未起,不远处那株孤伶伶的菩提树,青叶依然团团。纹丝不动,然而挨着崖壁的方向,却有一道烟尘。

    所谓烟尘,其实只是依着崖壁的空间里,有无数尘微和碎石子在以难以想象的高速移动。看着就像是无数道极细的丝线。

    崖壁有多长,这道烟尘便有多长,漫漫数千里,没有开始,也看不到尽头,把崖下的世界包围,仿佛神迹一般。不知为何会出现。

    烟尘里,隐隐可以看见数千道身影,事实上,并不是能够看到。而是因为那些身影移动的速度太快,甚至超过了肉眼视物的能力,那些身影每瞬间都能在无数位置上重叠,才会产生这种错觉。

    数千道身影。其实只是两个人。

    两个不停追逐的人。

    忽然间,远处的巨峰间传来悠扬的钟声。

    崖壁边缘的数千里烟尘骤然静止。然后缓缓落下,归于原野。

    烟尘落处,出现了两个人。

    那名穿着棉袄的书生,腰间系着布带,里面有根不起眼的木棍,神情温和,满身尘土却干净无比,正是书院大师兄。

    对面的那名中年文士,腰间系着只酒壶,正是酒徒。

    数百根白色的细线,从大师兄身上的棉袄里渗出来,拖了数百丈远,在秋风里轻轻飘拂,很是飘逸,但难免显得有些古怪。

    无距境界的追逐,速度实在太快。

    大师兄的棉袄不普通,没有在如此高速的移动中破裂,但棉袄夹层里的棉花却被从棉布细孔里挤了出来,变成最细的棉线。

    数百根棉线在身后飘散,这画面确实有些难以形容,尤其是随着风势渐变,有些棉线落在他的脸上,看着更是滑稽,或者说可爱。

    酒徒取下酒壶,饮而不尽,经历了如此长时间的无距追逐,他依然轻松,只是握着酒壶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大师兄看着他饮酒,没有说话。

    待酒意渐生,酒瘾稍解,酒徒放下酒壶,看着他情绪复杂说道:“李慢慢,你变得更快了,但你还是没有我快。”

    大师兄温和一笑,说道:“前辈没有追到我。”

    酒徒沉默片刻,然后问道:“为什么?”

    世上有很多个为什么,至少超过十万,他此时要问的,自然是书院为什么要与佛宗作对,要知道这代表着站在昊天一方。

    “其实我有时候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大师兄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后来想明白了,小师弟与昊天被困棋盘,他们又是那样的关系,那么我们要小师弟他出来,便必须救昊天出来,我们不是要与佛门为敌,也不是要与昊天为友,我们只是要救人。”

    对书院来说,救人始终是最重要的事情,无论是救人类,还是救师弟,总之是要做的,至于其间的利弊只能暂时不去考虑。

    一旦开始考虑那些利弊得失,那书院就不是书院了。

    酒徒微微皱眉,问道:”书院究竟想做什么?”

    大师兄微笑说道:“老师有老师的想法,弟子也有弟子的计划,书院想做的事情,或者在您看来有些无稽,但应该是有趣的。”

    酒徒说道:“佛祖也有他的计划,他等了无数年,终于等到昊天被你们书院变弱,等到她与能死的普通人成为知命,对于你们书院口口声声要代表的人类来说,这大概便是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你们怎么忍心破坏?”

    大师兄摇头说道:“书院从来没有想过要代表人类,我们只是做在我们看来对人类有益的事情,而且是自己先做。”

    酒徒说道:“那你为何要阻止佛宗杀死昊天?”

    大师兄说道:“首先,还是先前与前辈说的那个原因,我们要救人,其次,神国也有昊天,所以桑桑是杀不死的。”

    桑桑就是昊天。昊天就是桑桑,但桑桑在人间,昊天在神国,如果不能同时把这两个存在抹去,那么昊天永远都杀不死。

    大师兄又道:“既然如此,佛宗杀死桑桑,非但不能杀死昊天,反而会让她就此散为规则,回到神国。昊天会变的更加强大。”

    这段话听上去有些难以理解,但对于酒徒和大师兄这样的人说来,非常好理解,所以书院其实一直没有想明白,酒徒为什么要这样做。

    酒徒沉默不语。

    大师兄懂了。叹息说道:“这就是观主的想法?”

    酒徒抬头望向灰色的天空,说道:“不错。”

    借佛祖之劫,或让桑桑死,或让桑桑醒,无论哪种结局,都能让她够回到昊天神国,这就是观主的想法。

    “观主……”

    大师兄发现。对观主这样的人,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形容都不合适,说道:“看来那张棋盘,真的有可能杀死她。”

    酒徒说道:“她必死无疑。”

    这是观主的判断。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但无论酒徒还是大师兄,都很清楚,他的判断必然是准确的。

    大师兄静静看着远处的山峰。然后,伸手抽出腰间的木棍。

    他以前不会打架。所以从来不带武器,后来在葱岭前,他被迫学会打架,便打碎了从不离身的那只水瓢。

    在那年与观主的追逐,他在南海某个小岛的沙滩上,拾起一根木棍,从那天起,这根木棍便变为了他的武器。

    这根木棍是夫子留在人间的。

    大师兄抽出木棍,这代表他开始准备打架,或者说,他开始准备拼命。

    观主说桑桑在佛祖棋盘里必死无疑,那么与她本命相连的宁缺,自然也必死无疑,那么作为宁缺的师兄,他自然要拼命。

    修行界都清楚,书院里的人都很擅长拼命,拼起命来,谁都害怕,莫说上一代的那个著名的轲疯子,这一代也是如此。

    君陌拼起命来,大军难前,黄河倒流,余帘拼起命来,敢直上青天,敢把彩虹斩断,而要说真正恐怖,还是书院大先生。

    大师兄的性情非常温和,很少动怒,更不要说拼命,但越是这样温和的人,一旦真的拼起命来,那真是天都会怕。

    观主境界全盛时,堪称人间最强,但即便是他,面对拼命的大师兄,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此时的酒徒,自然也不愿意正面相拦。

    酒徒侧身,不与那根木棍相对。

    大师兄棍指巨峰,说道:“前辈不担心我就这样走了?”

    酒徒平静自信说道:“你不如我快,我能追上你。”

    大师兄说道:“前辈已经追了我三个月,也一直没有追上。”

    酒徒笑了笑,说道:“只要你不进悬空寺,我为何要追上你?”

    大师兄也笑了笑,说道:“前辈难道没有发现,我们一直相对而立?那是因为我一直在倒退,如果我转身,您还能追上我吗?”

    酒徒脸色骤变。

    崖畔的原野上,忽然秋风呼啸,一道如雷般的声音炸响,一团气浪向着四面八方喷散而去,形成一道极大的空洞。

    数百根白色的棉线,在风中缓缓飘落。

    大师兄消失无踪。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现在那道崖坪上,那棵梨树下。

    几乎同时,君陌也来到了崖坪上,浑身是血。

    君陌看着树下的师兄点头至意。

    师兄弟好久不见,此番重逢,没有叙旧,而是同时望向某处。

    崖坪里的破庙上,生着一座白塔。

    白塔前,盘膝坐着位老僧。

    老僧的身前,有一张棋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