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三十一张 满载而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便是要再等五百年,也会一直等下去,听晨钟暮鼓,看春风秋雨,默待时间流逝,总有满树梨花如雪盛开时,这是何等毅力,又是何等气魄?

    看着梨树下的二人,首座沉默了很长时间。他没有想到,书院居然连佛宗最大的秘密也都知晓,那个看似普通的书生,果然如传闻里那样,博览群书,学识渊博,无论哪个领域,都能做到最好。

    酒徒走到崖畔另一处,解下酒壶,开始饮酒,沉默不语看着远方的天空,他要做的事情是帮助道门把昊天送回神国,棋盘至少还有五百年才能开启,对此他一点都不着急,他最擅长做的事情,便是与时间对抗。

    首座说道:“五百年很长,足够人间发生很多事情,你们在梨树下等梨花开,道门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书院怎么办?唐国怎么办?”

    不愧是悬空寺讲经首座,这一代的人间佛,很简单的一句话,便让场间变得沉默,大师兄和君陌在梨树下静待五百年,谁来守长安?

    “这株青树,乃是无数年前佛祖亲手所植,当年的纤瘦树苗,如今已难双掌合围,五百年后你们再来时,或许青树已然参天。”

    首座此言颇为感伤,亦是建议。

    君陌说道:“梨树不在眼前,书院不得放心。”

    首座说道:“这梨树乃佛祖留下圣物,本寺必当好生看视。”

    君陌说道:“小师弟在棋盘里,书院不得不慎重,况且你们这些秃驴最是无耻善变虚伪狂热,只怕我们一离开,你们就会毁了此树。”

    青藤后方悬空寺诸僧,听着这话。脸色很是难看。

    首座的神情很平静,说道:“书院准备怎么办?寺中逾万僧众,禅心坚定,若真要来夺,你们能守住五百年?”

    君陌不再理他,望向大师兄问道:“师兄,可行?”

    大师兄想了想,说道:“可行。”

    没有说任何具体的内容,他便知道君陌问的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缓缓站起身来,握着木棍,站到了梨树前方。

    君陌随后起身,静默调息片刻,然后把铁剑刺进崖坪。直至滑柄。

    崖坪坚实,铁剑入而无声。

    酒徒猜到书院二人要做什么,眉梢微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师兄看着他说道:“我知道前辈你要的是什么,但如果前辈今日还试图阻止我们,那么书院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

    大师兄的性情很温和,很善良。做什么事情都慢条斯理,做话轻言细语,是最最可亲的人,极少动怒。更没有威胁过人,所以他的威胁很有力量,就像他很少与人拼命,所以他拼命的时候。谁都要害怕。

    酒徒皱眉,他要的是真正的永生。可如果为了永生,却逼的书院发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自己,未免有些不划算。

    今天之前,他根本不相信书院能够杀死自己,但现在他发现这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就算书院能杀他,只怕也要拿书院来陪葬,甚至拿整个唐国来陪葬,从道理上来看,这种局面应该不会发生。

    只是如果书院真的发疯怎么办?如果这些人真要和自己拼命怎么办?

    酒徒说道:“道门请我来西荒,要我转述一句话,我的话一年前便已经带到了,而且我也试过把棋盘留在悬空寺,既然没有成功,我自然不会再出手。”

    大师兄说道:“多谢。”

    他知道酒徒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通过今日的战斗,此人已经确认佛祖留下的棋盘确实没有办法凭借外力打开,但他不想说破。

    酒徒能猜到书院想做什么,是因为他认识夫子,他见过轲浩然,知道书院看似肃雅平和,其实里面住着的都是一群疯子。

    悬空寺诸僧不了解书院,自然猜不到书院准备怎样做,他们看着站在梨树前的大师兄,神情渐渐变得紧张起来。

    首座看着君陌,看着他手里的剑,忽然神情微变。

    君陌没有看他,握着剑柄,一声断喝,铁剑开始在崖坪里行走。

    铁剑的行走,便是切割。

    只听得一阵极恐怖的摩擦声响起,石砾激飞,烟尘大作,铁剑绕着梨树,在崖坪表面强横地移动,最终破崖壁而出。

    崖坪地面上出现了一道缝,大师兄弯腰,把手伸进缝中。

    君陌再次问道:“师兄,可行?”

    大师兄说道:“有些辛苦,但可行,你呢?”

    “我……还不能走。”君陌提着铁剑,看着峰下晦暗阴冷的地底原野,说道:“那里有很多人需要我。”

    大师兄赞道:“师弟大善大勇。”

    君陌说道:“但求心安。”

    大师兄说道:“唯善能令心安,是为善,能勇而精进向前,是为勇。”

    被师兄如此赞美,君陌依然平静,因为他相信自己配得起这二字,说道:“我送师兄一程。”

    大师兄说道:“我送师弟一程。”

    说完这句话,他的手微微一震,崖坪间那道裂缝骤然变宽。

    摩擦之声大作,一块数丈大的崖坪,缓缓离开山体。

    那株梨树,便在崖坪上。

    泥沙俱下,崖坪之下,隐隐可见梨树的虬然树根。

    这座巨峰是佛祖的身体,山崖何其坚固。

    君陌的铁剑,竟把山崖切下来了一块。

    而现在,大师兄要带着这块崖坪离开。

    看着这幕画面,悬空寺诸僧,震撼无言,忘了自己要做些什么。

    大师兄把木棍插进腰里,抓住君陌的袖管。

    然后他们消失不见。

    崖坪上也缺了一块。

    山崖的缺口处异常光滑。

    那株青青的梨树,也不见了。

    大师兄和君陌就这样走了,他们带走了佛祖留下的棋盘,带走了佛祖留下的梨树,甚至还带走了佛祖手掌上的一块肉。

    首座沉默不语,脸色苍白。

    酒徒喝了口酒,感慨说道:“疯子,从老的到小的,都是一群疯子。”

    ……

    ……

    大师兄把君陌送回了地底的原野,然后回到了书院。

    从这一天开始,书院后山多了一棵梨树。

    梨树下有张棋盘。

    很多人围着棋盘在看,废寝忘食,甚至忘了时间的流逝。

    他们不想看佛祖,也不看棋盘里的众生,只是在看怎样才能把这张棋盘打开,把小师弟从里面给救出来。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