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看破天,佛掩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站起身来,神情些惘然,然后喷出一口鲜血。

    噗的一声,墙上顿时鲜血淋漓。

    血染禅室灰墙,影子在墙上,自然也在血里。

    影子单手合什,似极喜乐,然后转身向血海深处走去,渐渐消失。

    宁缺看着这幕画面,忽然觉得很是悲伤,似乎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

    影散,灰墙渐散,原来,这墙是假的。

    他回头望向桌上的蜡烛,原来蜡烛也是假的。

    他望向禅室的木门,原来,门是假的,门槛也是假的。

    他望向禅室屋顶,眼光透过房梁,落在灰暗的天空上。

    禅室是假的,寺也是假的。

    那么朝城阳城?这片天空呢?

    宁缺推开禅室木门走了出去,便在这时,天空里的阴云骤散,露出太阳,世界顿时变得无比清明,白塔清湖美丽如画。

    阳光洒落在脸上,他微微眯眼,天上的阴云再次飘来,遮住阳光,紧接着便是一场寒冽的秋雨落下,湿了这一塔湖图。

    桑桑不在禅室外,应该像这些年那样,在湖畔看天。

    宁缺向湖畔走去,神情平静,仿佛已得解脱。

    青板僧站在湖畔柳下避雨,看着他脸上神情,微微一怔,然后脸上流露出真心欢愉情绪,憨喜问道:“师兄明悟了?”

    宁缺看着这痴僧,说道:“是的,全都悟了。”

    青板僧睁大眼睛,急切请教道:“师兄悟了些什么?”

    宁缺说道:“什么都是假的。”

    青板僧不解,下意识里重复了一遍:“什么都是假的?”

    “不错。”宁缺站在湖畔,看着对面正在被秋雨不停洗刷的白塔,说道:“这塔是假的。落在塔上的雨水也是假的。”

    “这湖也是假的。”

    他指着身前的湖水,然后继续说道:“寺是假的,城是假的,国是假的,人也是假的,雪拥蓝关是假的,烟雨里的七十二寺也是假的。”

    青板僧抓耳挠腮,很是心急,听不明白。又想明白他究竟是在说什么,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从僧衣里取出一个馒头。

    “我是真的。”

    青板僧憨憨说着,把馒头啃了一口,用力咀嚼。含混不清说道:“我在吃馒头,那这馒头自然也是真的。”

    宁缺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怜悯的情绪,没有说什么。

    青板僧拿着馒头指向身前的湖,湖对岸的白塔,委屈嚷道:“明明这些都在,我都能看见。你怎么能是是假的呢?你不讲道理。”

    宁缺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你也是假的。”

    青板僧憨痴地看着他,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宁缺说道:“很多年前。其实你就已经死了,你只是剩下的一缕佛性……寺中僧人说你的宿慧,当然没有错,你前世是佛宗高僧。只是可惜刚刚入世,便被人杀死。不然你真有可能会成为悬空寺里德行高深的大德。”

    青板僧有些糊涂,问道:“我被人杀死?谁会杀我?谁杀的我?”

    宁缺静静看着他,说道:“杀死你的人就是我。”

    “你叫道石,你的母亲是月轮国主的姐姐,叫曲妮玛娣,你的父亲是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宝树大师,因为我曾经羞辱过你母亲,所以你离开悬空寺后,先在月轮七十二寺成就法名,便去长安城找我,然后就被我杀了。”

    “后来你父亲宝树大师为了替你报仇,当然最主要是想要镇压冥王之女,顺便杀死我,带着盂兰铃离开悬空寺,与佛宗行走七念一道做了个局,最后那个局被我书院破解,你父亲死在书院手中,也等于是死在我的手中。”

    “更后来我和她逃到了朝阳城,被无数信徒和佛道两宗的强者围困在这座白塔寺里,你母亲曲妮玛娣当时在这里清修,被我掳为人质,我本来准备随后放了她,但因为某些原因,最后还是杀死了她。”

    宁缺看着青板僧,平静说道:“你是我杀的,你全家都是我杀的。”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我,要杀我全家呢?”

    青板僧完全没有仔细听宁缺的话,只觉得很糊涂,挠头说道:“而且我叫青板子,我不叫道石,你是不是弄错人了?”

    宁缺说道:“青板……就是铺道的石,道石。”

    “师兄这是在说笑话哩。”

    青板僧憨笑说道:“我叫青板子,是因为那年方丈和住持通宵打麻将牌的时候,最后好不容易听了个清板子,结果因为听见我在石阶上哭,结果手一抖,把自摸的一张二筒给扔了出去,所以我才叫青板子啊。”

    宁缺没有再说什么,既然他不相信,何必非要让他相信?

    青板僧却不肯罢休,跟着他的身后,不停问道:“你怎么证明?”

    桑桑一直坐在湖畔看天,把他二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回头望向宁缺,神情略显惘然,有相询之意。

    宁缺可以不用向青板僧证明什么,但他必须给她证明,只有让她相信,她才能真正醒来,他们才能离开这里。

    “长安城在什么方向?”他问道。

    桑桑坐在湖畔,指向东方某处。

    他解下箭匣,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铁弓组好,然后挽弓搭箭,瞄准她手指指向的遥远处,待弓弦如满月时,骤然松开。

    一道圆形的白色湍流,在箭尾处出现,黝黑的铁箭消失于湖面上,不知去了何处,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回音。

    “你看,我就说这是假的。”宁缺说道。

    桑桑问道:“为什么?”

    宁缺说道:“如果长安城在那里,铁箭射过去,书院必然就能知道。”

    桑桑想了想,说道:“然后?”

    宁缺说道:“过了这么长时间,大师兄还没有来,说明这个世界里没有大师兄。那么这个世界自然就是假的。”

    桑桑有些不解,问道:“李慢慢一定会来?”

    宁缺说道:“是的,当年他来,现在也会来。”

    桑桑没有说话。

    宁缺指着她身前的湖水和白塔,说道:“很多年前,我们进入棋盘之前,这白塔与湖水便到了悬空寺,为什么会在这里?”

    桑桑说道:“我们离开了悬空寺,塔湖自然也能回来。”

    宁缺的箭。宁缺的话,依然不能说服她,她还没有醒来,或者说,她有些不愿意醒来。只是静静看着湖面倒映的天空。

    “其实……我也不愿意醒过来,尤其是醒来的那一刻,我很不安,甚至很恐惧,身心寒冷,神识激荡,甚至吐了很多血。”

    宁缺走到她身旁坐下。轻轻握住她的手,看着灰暗的天空,说道:“虽然这个世界是虚妄的,但这些年……尤其是最开始的那些年。真的很幸福吧,那些日子真的很好,真令人依依不舍,不想离去。”

    桑桑靠着他的肩。神情惘然。

    宁缺轻抚她鬓上的小白花,说道:“你觉得这天很好看?”

    桑桑轻轻嗯了一声。

    宁缺说道:“你觉得天空很熟悉。很亲近,所以想看?”

    桑桑望向灰暗而高远的天空,明明知道答案,却不敢说出口。

    宁缺有些犹豫,说道:“你在天空里出生,你在那里长大,那里就是你的家,所以你才会觉熟悉和亲近,你一直都想回去。”

    听完这句话,桑桑眼神里的惘然,渐渐淡去,渐渐归于平静,就像她身前被秋雨扰至不安的湖面,渐渐平静,倒映的天空清晰起来。

    她眨眼,湖动波摇,便如她的眼神。

    湖面倒映的天空,被切割成了无数片光影,再也找不到天空原来的模样,变成了无数星辰,仿佛在不停生灭。

    湖水蒸腾而空,白塔消失不见,既然在悬空寺,自然不能在她的眼前。

    桑桑望向天空,雨云骤然散开,露出后面的湛湛青天,然而这依然不是她想要看的天,瓷片般的青天上忽然出现了数道裂缝。

    就像一件瓷美的瓷器被扔到了地上,天空就这样碎了。

    她在小院里、在湖畔静静看了数百年天空,今天在宁缺的帮助下,终于把这片天空看破,看到后面那片漆黑与虚无。

    是的,这个世界是假的,或者,是真实的,但无论如何,这里都不是她的世界,这里是棋盘的内部,这里是佛祖的世界。

    她缓缓站起身来,背起双手。

    青板僧看着忽然变成漆黑一片的天空,惊慌不已,抓着宁缺的衣袖,声音颤抖说道:“师兄,这是怎么了?”

    宁缺说道:“我们准备离开这里,你去找个地方藏好。”

    青板僧说道:“你们要去哪里?”

    宁缺说道:“我们要去外面。”

    “外面……外面是哪里呢?”

    青板僧怔怔看着他,忽然伤心地说道:“难道说我真的已经死了。”

    宁缺没有说话。

    青板僧不停地流泪,用僧袖不停的擦试,却怎样也擦不干净。

    宁缺的神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青板僧以袖拭泪,泪水擦不干净。

    他以袖拭面,把脸擦的很干净,只见他用袖子一擦,眉毛便少了一道,再擦,鼻子没有了,再擦,眼睛也没有了。

    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以袖掩面,憨厚说道:“我不想你走。”

    青板僧用衣袖把自己擦成了掩面佛。

    他说不想宁缺和桑桑走。

    他不让宁缺和桑桑走。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