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四十八章 杀菩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檀陀地藏乃是最强地藏,手持人头幢乃地狱镇世法器,甘露印有不世慈悲,而这慈悲对中毒的桑桑,又是一番伤害。

    宁缺的的身体被檀陀上的无数骷髅头尖啸撕裂,到处都是伤口,衣衫破烂淌血不止,又有无数怨魂受到经声感召,顺着河水流到他的身上,拼命地向着那些伤口里钻去,虽然刚刚接触到他的血液,便被里面蕴含的神辉净化,但伤害却留了下来,并且越积越重,伤口的边缘渐渐泛起灰色。

    他的眼睛也在流血,眼神却还是那样的冷静,看不到任何惧意,也没有痛楚,甚至仿佛连想法都没有,无情冷酷至极。

    因为眼神是情绪,是桑桑的情绪。

    骨象高数十丈,头颅也极大,桑桑落在它的头顶,就像是落在一座极宽敞的宅院里,衬得他的身影那样的渺小。

    桑桑向象背走去,离地藏菩萨越来越近。

    骨象怒嚎一声,象鼻破河水而起,像道鞭子般抽向她。

    宁缺最开始想的没有错,象鼻里是没有骨头的,哪怕是地狱冥河里的象也没有骨头,这头象之所以有道白骨组成的长鼻,是因为它来到佛祖的极乐世界之后,犹难忘记生前,所以在河底淤泥里拣了无数碎骨,自己做了个鼻子。

    象鼻里的那些碎裂白骨,都是人的骨头。骨象在冥河里听经无数万年,早已把这些人骨炼成了自己的法宝,佛威无边,所以先前才能那般轻易地把朱雀和宁缺缚住,哪怕他们拥有知命巅峰境界,也无法挣脱。

    怒嚎声中,骨鼻如白影般。抽向桑桑,其势威猛如佛祖手里的金刚杵,河水震荡乱流,一旦被抽中,必是身死魂散的悲惨下场。

    河水里的无数骷髅怨魂,不知被这头骨象的鼻子抽死了多少同伴,此时看见这幕画面,本能里生出恐惧,不敢继续去看。

    桑桑也没有看。她就像是根本不知道身下的骨象正在攻击自己,不知道那道人骨炼成的象鼻将要落到自己的身体上,她面无表情继续向前。

    她向前踏出一步,象鼻被踩到了脚下!这一踩看似简单,实际上玄之又玄难以言说。骨象就像是自己把鼻子伸到那里,等着她来踩!

    一声凄厉的惨嚎,响彻冥河!

    骨象痛苦不堪,拼命地摇动着头颅,用尽全身的力量,终于把鼻子从桑桑的脚底抽了出来,骨鼻断了一半。白骨乱飞!

    桑桑走到地藏菩萨身前,伸手握住铁刀柄。

    地藏菩萨静静看着她,手里的人头幢忽然间变大了数百倍,把河底的世界全部笼罩。然后向着她的头顶落下。

    清澈的河水再次变得昏暗阴晦,仿佛黑夜来临,夜色里有无数尖锐难听的尖啸声响起,有无数骷髅头正在愤怒咆哮!

    一个骷髅头便代表着地藏王菩萨镇伏的一个信徒。人头幢上无数骷髅头,便代表着无数信徒的觉识。还有他们的不甘!

    宁缺身上被撕出了更多道伤口,耳膜也瞬间破裂,如果他不是浩然气大成,如魔宗强者一般拥有极强的身躯,必然会被这些啸声撕成了碎片。

    真正恐怖的伤害,并不在身上还是在心上,他的心脏忽然间跳的快了起来,如暴雨一般,每息跳动千次,随时都可能破裂!

    宁缺的意识很清醒,很痛苦,很恐惧,求生的本能,让他非常想离开这柄恐怖的人头幢,想要远离骨象回到沉船上,但他做不到。

    现在控制他身体的是桑桑。

    桑桑根本不理会这具身体正在遭受怎样的伤害,也似乎毫不在意这具身体随时可能便会毁灭,眼神依然冷漠平静。

    她望向地藏菩萨手里的人头幢,喝道:“吵死了!”

    喝声如雷,回荡在黑暗的河底,把无数怨魂的颂经声都压了下去,人头幢边缘悬挂着的无数骷髅头受震,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片刻后,这些骷髅头醒过神来,愈发愤怒地尖啸。

    人头幢上忽然响起无数细微的碎裂声,啪啪作响,无数骷髅头被震成变成极细的骨末,被河水冲着到处漂流,再也不可能发出任何声音!

    这些骷髅头被自己的尖啸声震碎!

    桑桑说这些骷髅头吵死了,既然它们敢不听话,继续这样吵,那么便会死,这便是吵死了,这便是昊天的意志!

    ……

    ……

    桑桑抽出铁刀,斩向地藏菩萨。

    唰的一声,刀锋割开菩萨身上的袈裟,斩断无数道金线,割死菩萨的法身,却只斩出一道微毫深的伤口,金色的鲜血缓缓渗出,没有淌下。

    桑桑不喜,于是宁缺皱了皱眉。

    她伸出右手落在菩萨的胸前,却把那根铁箭,从菩萨的背后抽了出来,用的依然是天意不可测的神奇手段。

    看着铁箭上带着的金血,桑桑有些厌憎,取出铁弓,弯弓搭箭,用黝黑而锋利的箭簇对准地藏菩萨的眉心,甚至已经相触。

    一道气息向着四周扩散,把骨象笼罩其间,人头幢已然残破,顺河水飘远,却没有飘走,仿佛有无形的屏障拦着。

    桑桑展开了她的世界——人头幡,骨象,象背上的地藏菩萨都在世界里,没有谁能躲开,没有谁能抗拒她的意志。

    她用铁箭瞄准地藏菩萨的眉心,菩萨没能躲开。

    地藏菩萨用左手握住了铁箭的前端。

    桑桑静静看着箭下的他,一道神念落在铁箭里。

    地藏菩萨神情凝重,宣了声佛号。

    桑桑松开手指,铁箭离弦而去。

    箭未动。

    地藏菩萨握着铁箭的箭杆,左手里金光大盛。

    骨象发出一声哀鸣,缓缓向下沉去,右前肢的骨头从中断开!

    桑桑与地藏菩萨之间,是那样的安静,仿佛那道铁箭没有射出一般。事实上,铁箭的威力已经全面释放!

    桑桑收弓,右手握住铁箭,向前再送。

    她把神念变成了弓箭。

    噗的一声轻响。

    地藏菩萨的眉心终破,渗出一滴金色的鲜血,如痣。

    那滴金血凝成的痣,飘离菩萨的眉心,在河水里极缓慢、却又给人一种不可阻挡感觉地向前飘行,终于落在了宁缺的眉头。落在桑桑的心上。

    金血及身,贪嗔痴三毒发作,宁缺痛苦地喷出一口鲜血,桑桑却依然毫不动容,握着手里的铁箭。继续向前送去。

    地藏菩萨的眉心涌出更多的金色鲜血,伤得越来越重,而同时,那些金色鲜血里的佛光,也让宁缺越来越痛苦。

    谁会先死?

    地藏菩萨看着浑身是血的宁缺,看着他身体里的昊天,神情慈悲说道:“以残躯换得昊天死亡。佛亦开颜。”

    桑桑面无表情,向前再踏一步,铁箭再深一分。

    地藏菩萨再也无法保持平静慈悲的神情,满脸惊恐惘然。怒吼一声,右手散了甘露印,泛出金光一掌拍向宁缺的胸口。

    桑桑理都不理,继续向前一步。手里的铁箭深深地刺进地藏菩萨的眉心,金色的佛血四溅。佛威始起,便骤然弥散而虚!

    死亡之前,地藏菩萨的眼神有些惘然,因为他想不明白,她是最尊贵的昊天,拥有无尽的生命,为什么敢和自己赌命?

    他不知道,桑桑和宁缺本来就是去找佛祖赌命的。

    ……

    ……

    骨象向黑暗的河水深处退去,它右前肢已断,行走的极为缓慢,退行的过程里,不停甩着只剩下半截的骨鼻,显得极痛苦。

    地藏王菩萨闭目坐在骨象背上,佛息已寂。

    看着这幕画面,河底里的怨魂骷髅发出嗡嗡的私语声,似有些不相信看到的一切,待它们望向那艘沉船时,则变得非常安静。

    宁缺的身体被地藏菩萨最后那掌震回了沉船,他看着消失在黑暗里的骨象,忽然间喷出一口鲜血,倒在了船上。

    桑桑交出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宁缺睁开眼睛,担心问道:“有没有事?”

    桑桑说道:“如果他最后不退,或者会有事,但他退了。”

    宁缺先前一直在旁观这场战斗,他很清楚桑桑现在很虚弱,如果地藏菩萨最后还能保持心境,不见得会败,甚至有可能两败俱伤。

    他看着骨象消失的方向,感慨道:“都说地藏菩萨,大慈大悲,坚毅无双,没料到最终也是个怕死的秃妒,果然是个假菩萨。”

    沉船起,河水分开一条道路,露出河上的天穹,雨云已散,船中积水流淌而净,行于水道之间。

    两旁的水壁很清澈,看不到游鱼,却能看到那些面容模糊的怨魂,还能看到无数骷髅,那些怨魂智识稍高,根本不敢做什么,只是有些惘然畏惧地看着,而那些骷髅则是本能里伸出骨手,想要把船上的人留下。

    桑桑控制了一段时间身体,宁缺与她的意识交融的越发紧密,看着伸出的那些骨手,随意挥袖便有清光落下,骨手瞬间被净化。

    再没有骷髅敢靠近水壁,怨魂在水里飘游,船行水壁间,他想起了与桑桑过大河时的画面,没有那般美丽,只是很诡异。

    船至彼岸,搁浅在泥滩上,宁缺背起桑桑的身体,用铁刀拄地,向东面的树林走去,来到林前,回头望向已然平静如镜的河流,他生出很多后怕,也生出很多豪情,地藏菩萨都死了,还有谁能拦住自己?

    便在这时,河西的黑暗天穹里佛光渐盛,先前被他用符意斩平的数百里红杉林中,隐隐传来颂经的声音,他知道极乐世界里的无数佛又来了。

    他对着那边喊道:“有本事就过河来追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