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四十二章 御史张贻琦之悔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要弄清楚御史张贻琦什么时候会去青楼,进入青楼后的行走路线,离去时间之类的细节,不可避免的,宁缺近几日经常出入于那间名叫红袖招的青楼。只是不能让人发现他关心这些事情,以免事后顺藤查了过来,所以他在青楼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混玩闹。

    他与那名叫水珠儿的丰腴姑娘厮混的越来越熟,就连楼内其他的姑娘小厮也都习惯了这位穷酸少年出入,左右是简大家上心的读书人,谁也不敢多什么话。

    虽说因为小草假传简大家的规矩,宁缺只能和姑娘们执手拥抱假蹭亲热一番,并不能真的做什么,自然也不需要付缠头度夜之资,但脸皮再厚的人进楼后总得要打赏小厮婢女们些铜钱,所以几番下来,铺子里急剧减少的银钱终于引起了桑桑的注意。

    当夜回来,面对小侍女的疑问,宁缺没有做任何隐瞒,把自己这些天做的事情简单讲了讲,说道:“总是要变成常客,日后那楼子里出了些什么事情,官府才不会疑心到我身上来,不然若我就去了一次,恰好那御史便死了,这种巧合足够长安府产生怀疑。”

    接着他笑着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办完后,自然不需要再去那楼里打磨时间,不会再多花钱的。”

    “我怎么听着总觉得少爷你心里满是不舍之情。”

    桑桑仰着小脸看着他,认真建议道:“可如果御史大人死后,你就再也不去青楼,岂不也会惹人怀疑。”

    宁缺怔了怔,才发现这确实有些问题,并不烦恼反而有些欣慰,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事后还真得再去几次,你看看还有多少银子。”

    桑桑应了声,便准备去做数银子这个她最喜欢的工作。宁缺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唤住她,从怀里取出一盒脂粉,犹豫片刻后递了过去:“这是楼子里的水珠儿姑娘送的,她……人不错。”

    事实上这盒脂粉是他腆着这张嫩脸向水珠儿讨的,目的就是想让桑桑高兴,至于加上人不错这三个字,则是担心她嫌弃那楼里姑娘们的身份,觉得东西脏。

    桑桑一把将脂粉盒子接了过来,黑黑的小脸蛋上满是喜悦神情,被拉的愈发细长的柳叶眼里满是笑意,哪有什么厌憎,说道:“早就听说那些楼子里的姑娘们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有的甚至比陈锦记的还要好。”

    “喜欢吗?”宁缺笑眯眯望着她。

    桑桑双臂环绕紧紧抱着盒子,仰起小脸看着他,抿着小嘴不肯答他,小脸却早已经眉开眼笑。

    把盒子与前几天买的陈锦记脂粉匣藏在一起,端来微烫的开水仔细伺候宁缺洗了脚,就着剩下的温水把自己的脚也洗了,桑桑铺开两床被子,解了外衣快速钻了进去,咕哝了声没有炕好冷之类的话。

    夜渐深,铺外隐隐传来打更的声音。桑桑一直没有睡着,盯着屋顶的细长眼眸里光彩明亮,像黑宝石中间的闪耀,她忽然开口问道:“少爷,那位御史大人……什么时候会去那间青楼?”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轻声回答道:“明天。”

    桑桑不知道长安城是一个比岷山比草原更要凶险万发的狩猎场,所以她并不担心少爷的安危,反而很操心一些别的事情。她用双手攥着被沿,用力低头望向床的那头,认真说道:“少爷,既然明天那位御史大人就要死了,死之前你总得告诉他这是为什么吧?”

    “对。”宁缺望着天花板,蹙眉说道:“报仇这种事……对方死都不知道我报的什么仇,确实有些不得劲儿。”

    “那就对他说。”

    “因为有些件事情,所以我就要代表昊天消灭你?……这么平铺直叙会不会有些随意而不庄重?有没有什么比较庄严肃穆或者说很有范儿的套路?”

    桑桑皱着眉头,努力思考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半晌后她在枕头上用力点点头,说道:“少爷,写首诗吧。”

    “诗?这个玩意我可不擅长。”

    “那我写一首?”

    “好啊。”

    桑桑很认真地念了几句现编出来的诗。宁缺很认真地听完再品再琢磨,最后认真说道:“这诗比我写的好。”

    ……

    ……

    大唐帝国御史台侍御史,从六品,负责纠察百僚、弹劾不法,品秩不高权力不小,如此清贵位置不轮换谁来做都应该满意才是。然而张贻琦从来没有满意过,因为他十三年前就已经是前途无量的监察御史,结果苦苦熬了这么久,现在还不过是个清贵无用的御史。

    但他对此不敢有丝毫抱怨,因为他很清楚造成自己官路滞塞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当年参合进宣威将军林光远一案后,他升官的速度便慢了下来,而七年前燕境屠村一案审结后,他从御史台主簿升为侍御史后,更是再也没有向上进一步!

    替亲王殿下和夏侯大将军办事,酬功之赐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如果说是那两位大人物不想当年阴私被人知晓,那么也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杀死,而不是就这样把他晾在御史台里,难道他们就不怕张贻琦心怀怨念,从而把那件事情揭出来?

    为了自己停滞不前的前途,张贻琦苦苦思索两年时间,于四年前终于恍然大悟,然后浑身寒冷。

    能够让一位风头正劲的御史就此沉沦,能够轻描淡写便将亲王殿下和夏侯为他铺就的青云大道直接斩断,并且根本让人看不出有丝毫发力的痕迹,整个大唐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那就是皇帝陛下。

    在世人眼中,唐帝国这一任皇帝陛下虽然谈不上昏庸,但与祖辈相比还是显得有些保守懦弱。

    说起来有些荒唐,让全天下得出这个结论的最有力证据就是:皇帝陛下就位以来,帝国在与他国的交往中不再像过往那般蛮横无礼,而开始讲起道理来了。

    虽然大道理肯定还是掌握在大唐帝国手里,但肯讲道理的强盗,在人质和肥羊眼中总会显得可爱些。

    但张贻琦和绝大多数朝臣都非常清楚,他们这位皇帝陛下绝对不是保守懦弱之人。

    陛下只是自幼喜好文学书法,黄金龙袍之下藏着几分书生意气,故而性情有些宽和懒散。

    可陛下终究姓李,身上流淌的是大唐皇室骄傲而暴戾的血液,若是有人触着他的底线,绝对会看到什么叫真正的天子震怒。

    宣威将军叛国及燕境屠村两案,所有疑点都被抹掉,没有留下任何人证物证,但皇帝陛下不见得相信臣子们的调查,只是没有证据,即便是龙椅上的他大概也懒得去搞什么翻案风,但那些引动他疑心的官员们这一辈子却休想再有什么前途可言。

    亲王殿下是陛下疼爱的幼弟,夏侯是陛下赏识的大将,所以陛下能暂时容着他们,而他张贻琦一个区区御史又算得了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