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五十二章 春风亭,老朝小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仰脸看向他,问道:“想杀人就去杀吧,杵在我铺子门口做什么?”

    中年男子应道:“我在等雨停,也在等几个人。”

    “等雨停的时候往往雨不会停,等人来的时候往往人不会来。”宁缺好心劝道。

    “人不来肯定是有不来的道理。”中年男子微笑说道:“不过能不能让我和你聊两句比较严肃认真的话,而不是像那些苦行僧一般试来探去?”

    “这个态度就对了,我也不喜欢尽在云山里转来转去。”宁缺笑着回答道:“不过我不喜欢蹲在地上和站着的人说话,因为高度有差距。”

    “你可以站起来。”

    “为什么不是你蹲下来。”

    中年男子笑一笑,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蹲了下来,湿漉漉的青衫下摆遮住了老笔斋的门槛。然后他看着宁缺犹带青涩的脸认真地说道:“我现在很吃力。”

    宁缺低头吃面,等着下文。

    “很多大人物想要我表态,但我现在的情况是不能表态,所以我现在正在被围攻,我和我的兄弟们做事很干净,官府若要用唐律治我罪不方便,所以他们决定今天晚上直接把我灭掉,趁着这场夜雨,南城西城的对手都已经涌了过来。”

    “你等的那些人呢?”

    “我有一个兄弟前些天死了,剩下的兄弟大部分都在官府里有差事,那些大人物很轻易便能用差事把他们困在军营和衙门里面,所以今夜我的人很少。”

    夜雨依然在继续,而且似乎有越来越大的倾向,中年男子等的人看模样也是等不到了,但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平静温和讲着自己当前面临的情况,没有做任何掩饰,然后他看着身旁的宁缺,微笑说道:“但所有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今夜的问题在于,我的身边必须要有一个人,但那个人我找不到。”

    宁缺看了一眼他腰畔的那把佩剑,猜测里面那把剑应该很小,问道:“你身边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

    “够快够狠够勇,杀人的时候不能眨一下眼睛,不能让任何东西落在我身上。”

    “不包括雨水吧?”

    “自然不。”

    “那这个要求倒不高。”

    宁缺挠了挠有些湿气的头发,说道:“为什么是我?”

    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他端碗的右手上,说道:“我打听到一些事情。虽然梳碧湖的砍柴人在长安城里没什么名气,但我很清楚一个专杀马贼的少年能做些什么。”

    宁缺沉默片刻,然后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有什么好处?”

    中年男子很欣赏少年的直接,伸出手指弹掉油纸伞上的雨水,微笑说道:“整个长安城没有人知道我的底牌,今天晚上如果我赢了,那张底牌就能掀开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真的是一根很粗的大腿,很值得你抱上一抱。”

    “既然今夜这么危险,为什么你不把底牌先打出来?”

    “因为底牌不是一张牌,是一个人。我无法命令他,相反他能命令我,他需要我赢了今夜这场战斗,因为他想看看对手的手里有没有藏着牌。”

    “好吧,我对这种风格的对话实在是有些厌憎了,我只想说你这根大腿或许很粗,但对我真没有太大吸引力。你既然知道遥远的梳碧湖,那你一定知道我曾经有机会抱住一根看似很细,但实际上是大唐最粗的腿之一,可我没有去抱。”

    宁缺说的自然是大唐四公主李渔,说完这句话他再次沉默,把手中面碗搁到湿漉漉的地上,与中年男子蹲着并肩看雨,在这一刻,他忽然想到某个自己很喜欢的故事里的某一幅画面,想到小黑子在小馆里的交待,于是做出了决定。

    中年男子沉默片刻后说道:“或者……你习惯直接开价?”

    宁缺对着恼人的雨水伸出手掌打了对方一个耳光,干净利落说道:“五百两银子。”

    中年男子蹙着眉头建议道:“太少了,是不是再加点儿?”

    雨夜书铺门槛旁,二人讨价还价的画面着实有些诡异,主雇竟然觉得钱太少了。

    宁缺转头看着他问道:“你估计今天晚上我要杀多少人?”

    中年男子想了想后说道:“至少五个。”

    宁缺回答道:“在草原上,我杀五个马贼说不定还搜不到五两银子,所以你放心,为了五百两银子,我绝对可以拼命。”

    “我不需要你拼命。”中年男子微笑望着他说道:“如果到了需要拼命的时候,你可以先行离开。”

    宁缺摇头说道:“那不是我做事的风格。情义比金坚确实是句很白痴的话,但既然是做生意,当然要遵守基本的从业道德。”

    中年男子微笑伸出手来:“成交。”

    宁缺伸手和他轻轻一握然后松开,说道:“我姓宁,安宁的宁。宁缺。”

    “我姓朝,大唐朝的朝,朝小树。”

    “好嚣张的姓,好温柔的名。”

    “长安人都叫我春风亭老朝,你可以叫我朝哥。”

    “朝小树比较好听一些……我说小树啊,你就是鱼龙帮的帮主?”

    “你可以叫我老朝……另外,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鱼龙帮的帮主,我只是集合了一群兄弟,做些朝廷不方便做的事情罢了。”

    宁缺最终确认了他的身份,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长安第一大帮的帮主还这么谦虚,小树啊,你这就显得太虚伪了。”

    ……

    ……

    从柴堆里抽出那把样式普通的刀,从箱子里找出那把黄杨硬木弓和箭筒,从粗陋青瓷缸里拣起大黑伞用旧布层层包裹,然后全部系在了背上,接着他在箱子底部摸了半天,摸出一块不知多久没洗过的黑色口罩。

    仔细穿好贴身的软甲,外面套了件压箱底的旧年短袖箭袍,把头发散开重新系成月轮国人常见的样式,用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宁缺对着铜镜仔细端详半天,确认没有什么漏洞,走到小厨房外探头向里面说道:“我走了。”

    桑桑在收拾厨灶,洗涮锅碗和笔砚,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柳细般细长的眸子里隐约有些孩子气的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小侍女今天搁碗涮笔的动作很大,时不时发出砰砰闷响,抹布用力擦着锅底竟似要把黑糊糊的锅底擦穿。

    宁缺微怔,然后明白了一些,温和解释道:“能挣些银子总是好的,而且我看那家伙应该很有背景,给对方一个人情,将来我也用得上。”

    啪的一声,桑桑将抹布重重摔到灶沿上,端着沉重的铁锅自去倒脏水,小丫头腰身一扭,竟是当做没看见他这人,没听到他的解释。

    宁缺揉揉蹙起的眉心,沉默片刻后说道:“小黑子那个白痴随随便便丢了一句话就嗝屁,我就算想推托也没办法跑到冥界去找他,那么今夜算是替他还帐。”

    说完这话,他不再理会小桑桑的小情绪,直接出了后宅走入前方的店铺。

    春风亭老朝身为长安第一大帮鱼龙帮的帮主,在江湖上飘荡经年,不知见过多少奇人异类,他知道老笔斋的少年老板肯定也是奇人之一,早有思想准备,但此时看见宁缺这身打扮,依然忍不住感到一丝诧异。他看着宁缺身后那根被破布裹成粗棍子般的神秘物事,微微苦笑说道:“看你这身打扮不像是去杀人,倒像是欠了赌债准备连夜逃家的破落户,你莫非打算把所有家当都背在身上?”

    “我只背了一把刀,你就知足吧。”

    宁缺走到他身旁,看了一眼临四十巷里的风雨,注意到长巷两头并没有人影,忍不住皱眉说道:“希望你的兄弟里没内奸,希望你的兄弟们能把这条巷子看好,我可不希望跟着你风萧萧去杀人的画面明儿就变成长安府里的索图。”

    春风亭老朝低头看了一眼遮住少年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微笑说道:“其实不用这般谨慎,如果过了今夜你我二人还活着,那么今后只要你不触犯唐律,为非作歹,这座长安城甚至整个大唐帝国都不会有人再敢来找你麻烦。”

    听着这话,宁缺心想谁说长安第一大帮身后没有背景,然而他并没有摘下口罩去光明磊落杀人的想法,清稚的声音隔着黑色口罩透了出来:“我习惯低调。”

    春风亭老朝笑了笑,不再劝他什么。

    春夜的幽静早被淅沥的雨声打扰,此时又多了脚步声,宁缺走出门槛,朝小树撑开看似破不禁风的油纸伞,二人同时抬动脚步向夜色与雨中走去。

    桑桑冲了出来。她站在门槛内,双手抱着那口沉重的大铁锅,看着桌上那碗还剩了很多的面,看着风雨小巷里那个背景焦虑喊道:“少爷,你面还没吃完!”

    宁缺回头笑着望着她,说道:“先搁那儿吧,回来继续吃。”

    桑桑抱着大铁锅,瘦小的肩膀靠着被雨水打湿的铺门,大声喊道:“冷了不好吃!”

    宁缺用力地挥了挥手,笑着大声回答道:“那你再煮一锅,等我回来吃。”

    桑桑紧紧抿着小嘴,怔怔看着他转身而去,最后喊了声:“我多放些葱花儿,少爷你要记得回来吃!”

    宁缺不再回答,黑色口罩外那双眸子里的笑意却上越来越浓,看着越来越黑的巷景,看着越来越急的雨丝,忽然开口问道:“小树啊,咱们现在去哪儿?”

    “春风亭。”

    老朝平静回答道:“我的家在那里……敌人也在那里,另外我还是建议你称我为老朝,因为你才是一颗小树。”

    巷中风雨依旧,不知春风亭那处如何。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