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五十三章 亭畔谁人青衫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绝大多数长安人都知道,基于某个没有人知晓的缘故,春风亭老朝向来不怎么愿意提及自己帮派的名称:鱼龙帮,他更愿意把这个长安第一大帮叫做春风亭。很多人猜测这是因为他自幼住在春风亭横二街的关系,敌人们则是暗自嘲讽,认为丫就是杀人太多黑钱捞的太多坏事做的太多又不乐意别人说他粗鄙,于是硬要把自己、自己帮派和春风亭这个看似很雅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春风亭地处东城贫民区,建筑破烂不堪,从白昼到夜间充斥着小摊小贩走街串巷的闲人,连清静都算不上,自然没有什么风雅可言。但今天的春风亭一带格外安静幽静,静到雨落的声音有若雷鸣,静到春夜凉风刮过破旧饼铺招牌的声音有若松涛,从横四街到横一街一片街巷,看不到任何冒雨行走的路人,甚至连婴啼声都没有,仿佛除了风雨和被肃杀之意笼罩的街巷外,其余的都不存在,静到要死。

    从临四十七巷走到春风亭,距离并不是太远,两个人像散步的游客般慢悠悠走着,也没走多久便走进了这片静街暗巷里。

    前方的春风亭隐藏在夜色里,隐藏在风雨声中,只能模糊看到一处破旧的小亭,却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同样隐藏在这夜色风雨中的春风亭内外。

    戴着黑色口罩、背着一大堆东西的宁缺,撑着油纸伞老老实实走在朝小树的身后方,把一名助手侍者的角色扮演的极好——不知何时,他接过了朝小树手中的伞。

    朝小树则一如既往目不旁顾负手走着,纵使身上青衫已被油纸伞淌下来的雨水打湿大半,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笑意,将伞外风雨夜色都照亮了几分。

    破烂小亭四周一片死寂。

    埋伏在此间的人全都没有想到,没有他们想像中的三千青衫兄弟,只有春风亭老朝一个人,然后带着一个沉默的少年、以风雨为伴闯了进来。

    长时间的沉默,确定只有春风亭老朝和宁缺二人,隐藏在夜色风雨中的敌人不再隐藏自己的行踪,伴着连续不断的脚步声,靴底踏浅泊的啪嗒声,利刀缓缓抽出刀鞘的磨擦声,数百名脸色肃然的江湖汉子从亭后从巷中从宅侧走了出来。

    春风亭老朝和宁缺站在离破烂小亭不远的地方,静静看着四面八方涌出来的黑压压人群。朝小树微微一笑,没有问身后少年怕不怕这种无趣的问题,抬起手臂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指着人群最中间某个微胖的中年人说道:

    “这个人叫蒙老爷,南城当家,他身旁那个剃光头的大汉叫宋铁头,蒙老爷是宋铁头的大哥,宋铁头就是那天去你铺子闹事的那个谁谁谁的大哥。”

    随着青衫中年男子一抬臂,雨夜围击的人群骤然一阵骚动,手持利刃站在最前排向自家老大展示悍勇的汉子们表情微僵,下意识里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宁缺站在他身后静静看着这一幕,大致了解了鱼龙帮在长安城黑夜世界里的地位,了解在了这些江湖人士心中,春风亭老朝这五个字拥有怎样的威慑力。

    朝小树笑了笑,没有出言讥讽对方,指向东侧人群深处一个瘦高个说道:“这位叫俊介,西城主事,手底下也是有好些位汉子,平日我那些兄弟没少与他亲近。”

    紧接着,他望向亭后站成一小圈的人群,微微皱眉说道:“那些都是猫叔的人,猫叔向来跟着长安府混的,下手极没有规矩,令人厌憎。我自然不会怕他,但他小姨子既然是长安府录事参军的妾室,给他些颜面罢了。”

    “那几条汉子比较麻烦,都是城门军退下来的,手底有真功夫,更麻烦的是,因为我管的那几条货运线路向来不用给他们上贡,所以城门军本身就对我很有意见,把他们杀了,不知道城门军那边会不会愚蠢到继续闹事。”

    春夜风雨之中,数百名长安城**人物聚集在春风亭四周,就为了围杀他这位长安第一大帮帮主,然而面对此情此景,他却极温和地替宁缺介绍今夜来了哪些人物,无一遗漏,显得格外有耐心,或者说有信心。

    宁缺压低声音说道:“玩介绍可以,但你可别介绍我啊,这些可都是长安城**大拿,要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在长安城里还怎么混?”

    “过了今夜,这些人如果没有被杀光,大概也会被杀破胆。”春风亭老朝负手望着雨夜中的人群,平静说道:“既然如此,你何必还要怕他们?”

    宁缺撑着伞,看着他的背影很认真地解释道:“我不怕杀人,但我怕麻烦。”

    就在伞下二人轻声交谈这际,雨夜里的人群终于忍受不住对方这种视长安英雄为无物的羞辱,几番商议后强行推出南城蒙老爷为代表说话。

    眼下虽然看着春风亭老朝是必然毙命的下场,然而说实话,不到亲眼看着此人闭眼,依然没有谁敢在对方面前放肆,南城蒙老爷也是如此,但此时场间他的人最多势力最大,平日里也被鱼龙帮压的最狠,不出面怎么也说不过去。

    “解粮,移库,军部后勤支援,户部库房外围看守,咱大唐最挣钱的暗活,这些年全部让你们鱼龙帮给霸占了,连一点清汤都不拿出来分润下众家兄弟,圣天子在位,这世间真有这样的道理吗?”

    南城蒙老爷冷冷看着朝小树说道:“你应该很清楚什么叫犯众怒,以往众家兄弟看在你春风亭老朝的经年字号上敬你三分,然而眼下既然朝廷都要收拾你,你却依然油盐不进,那你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混江湖的人文化水平向来不高,所以他们翻来覆去也只会说这么几句话,早年前我需要亲自出面与人谈判,这种话实在是听的快要起老茧。”

    朝小树站在伞下,看着侃侃而谈的南城蒙老爷,微笑轻声说道,他这话自然不是说给对方听,而是说给身后的宁缺听。

    南城蒙老爷见他如此轻视自己,面色变得极为难看,重重一顿手中拐杖,喝道:“鱼龙帮号称三千青衫,但你我都清楚,敢为你做亡命之战的顶多不过二百来人,现在如今你那几个最能打的兄弟,全部被贵人们镇压在羽林军骁骑营内,今夜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脱身!”

    朝小树看着他微微抽搐的肥脸,忽然展颜一笑答道:“先回你第一个问题,无论是解粮,移库,还是漕运,我能霸着这些生意如此多年,自然是我有资格霸着,不管是你还是俊介还是猫叔,你们没一个人有能力霸着这些生意,甚至这些生意放在你们面前,你们都不敢吃。”

    “你也不用再试探我有没有后手,我可以告诉你,春风亭兄弟没有一个人会来春风亭四周,齐老四不在,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不用奇怪,他和兄弟们已经去了你们的家,相信这时候,南城东城还有你猫叔的外宅那里已经开始不清静了吧。”

    随着这句话响彻破旧小亭周遭,雨中人群顿时变得更加骚动,他们在这里围朝小树,一直派人跟着朝小树的行踪,哪里想到朝小树竟是拿自己当诱饵把他们诱在此间,却又把鱼龙帮剩余的所有力量都派去了他们的老巢!

    “祸不及妻儿家宅!”城门军退下来的汉子们厉声喝斥道:“朝小树你欺人太甚!”

    朝小树面色微寒,旋即微微摇头说道:“你们在我家门口围杀我,如果不是我提早把家中人口散走,这算不算祸及家宅?不过你们放心,我春风亭老曹做事向来有规有矩,我不打算把你们杀死在自己家门口,让你们的父母妻儿伤心欲绝。”

    略一停顿,他看着众人平静说道:“不过今夜之后,你们别想还在长安城内有家。”

    你们别想还在长安城内有家。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场间众人脑海中顿时出现很多画面——春风亭老朝这五个字就是信义保证,他说不动众人亲眷便肯定不会动——然而微寒春雨夜,家中老父老母病妻幼儿被人粗鲁地赶出家门,紧接着自己经营多年的宅院铺子被那些鱼龙帮的青衫汉子变成废砾,谁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南城蒙老爷肥脸再次抽搐,手下撑着的雨伞没有遮住所有雨水,这一抽搐竟是把肉上的雨珠弹出去了几颗,他寒声说道:“没有宅子可以再起,而人死了没办法重活,只要杀了你春风亭老朝,江湖从此不一样,长安城……就是我们的!”

    “长安城永远是皇帝陛下的。”朝小树微嘲一笑,低头看了眼腰畔的佩剑,抬头展颜露出令人心折的一笑,说道:“说到杀死我,你们见过我出手吗?”

    他身后的宁缺收拢油纸伞,随意扔到脚下,右手上举伸向后背斜指雨云的刀柄。

    朝小树缓缓伸手握住腰畔剑柄,就在修长手指与沾着雨水剑柄相握的一瞬间,只见他身上那件青衫微微一振,无数雨滴被弹落成细微水粉,如迷濛的雾。

    温和微笑的中年男子骤然变得杀意凛然,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周那些凄寒雨丝仿佛感受到了一些什么,摇晃倾斜沉默避开,再没有一滴敢上那一身青衫。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