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九十四章 通往那个世界的第一扇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一卷清晨的帝车第九十四章通往那个世界的第一扇mén

    就在这时,她的眼睛微微一亮,微蹙的眉头散开,平静看着楼梯口方向,却没有想到出现在楼梯口的并不是那名学生,而是另一个眉眼轻浮的年轻学生。

    褚由贤紧张万分走上楼来。他曾经在楼上昏厥过去一次,听说过同窗们无数次惨痛经验,更知道连谢承运这样的人物都看到夜里吐血,种种传闻让楼上的书册在他心中就像冥界魔鬼一般可怕,慌张到了极点。

    走到东窗畔,他怯生生地深揖行礼,对nv教授恭谨说了一句话。

    nv教授微微蹙眉,看着他平静微笑说道:“原来生病了……居然还想着要对我说一声,这孩子xìng情倒真是温和有礼,你代我告诉他安心养病便是。”

    南晋谢三公子谢承运已经放弃了登楼读书的苦修,如今某人又请了病假,于是清净的旧书楼二层变得愈发清静,连续数日都没有人再上来过,nv教授早已适应了这种清静,低头描着自己的xiǎo楷,chūn风从东窗吹到西窗,楼外huā树摇晃。

    但有个人并不知道那个家伙请了病假。

    深夜时分,繁星点点挂在夜林梢头,散入旧书楼内,在木地板上洒上一阵银霜,尽头那排书架上刻着的繁复雕纹骤亮骤隐,然后悄无声息滑开,陈皮皮极为艰难地挤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湿máo巾不停擦拭着额头的汗水,缓慢走到书架前。

    féi胖的手指准确地点中那本薄薄的书册,然后取了出来,陈皮皮随意一翻,发现自己夹在书里的那张纸还在那里,没有人动过,也没有人留下任何文字,不由眼皮一翻,恼怒低声咕哝道:“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还没看?本天才不惜违抗书院规矩为你传道授业解huò,你居然敢如此不珍惜!”

    这事情说起来有些奇妙有趣。

    陈皮皮向来以天才的标准要求自己,而他以为但凡天才总要有些与众不同的行事风格:比如大师兄脸上总是挂着可恶的微笑,就爱喝湖里溪里的生水,二师兄总是戴着那顶怪模怪样的高帽子,看见书院里的nv学生便会极为严肃地给对方上几堂心理课,而老师的怪癖更多……所以他总想做些天才应该做的事情,做些日后可以写进书院黑历史、天下野狐禅的事儿,比如违背书院规矩指点一下某个可怜人,自己毫不在意地随意写几个字便改写某人的生命进程等等。

    既然是出于突如其来的冲动,自然不会太过在意,他在那本薄薄的纸上写上几段关于《气海雪山初探》的点评,那个可怜人究竟能不能被点化,并不是他考虑的重点,然而当他第二夜兴致勃勃来看回应,却发现那厮并未给予只言片语的回应,这件事情便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他变得非常认真起来。

    ……

    ……

    那天清晨chūn雨停时,宁缺身上的烧便退了,但在桑桑时而楚楚时而虎虎的目光bī视下,他毫无意外地第无数次败给了自己的xiǎoshìnv,请马车行的人通知褚由贤,让他代自己向学院请了五天病假。

    天天煎蛋面酸辣面片xiǎojī燉土豆轮着吃,不准碰笔墨纸砚伤神,不准磨刀练刀损身,不准去红袖招喝酒散心,只被允许坐在圈椅里躲在板chuáng上养神修身静心,这般五天下来,宁缺苍白的脸颊早已变得红光满面,早已不复前些日子的憔悴,甚至两腮都微微鼓了起来,微弹微圆竟显得有些可爱。

    “再吃酸辣面片儿就真要吐了。”

    他坚决地推开面前的大海碗,不顾桑桑的目光攻势,从她碗里拿过两个馒头,夹了两筷子醋泡青菜头,就着她剩下的半碗清粥呼呼啦啦吃完,站起身来向铺子外走去,说道:“还有晚上那顿,再吃xiǎojī燉土豆就别怪少爷我离家出走。”

    桑桑端起他一筷子都没动的酸辣面片,看着面片汤上浮着的那几片薄薄牛ròu,心想有这么好的东西吃你还嫌弃什么,要在渭城那时除了牛ròu你能吃着面片儿不?

    车马行里被书院学生长期包租的马车,都会在显眼位置烙上书院特有的标识,当然这必须有相关文书做资格认证,宁缺坐着马车,就靠着这个标识极为轻松地通过长安城南mén,顺着官道向南方大山下的书院驶去。

    此时天才刚méngméng亮。

    到了书院进了书舍自然也是难免好一通扰嚷,无论是否熟识,看见同窗结束了病假重新复课,学生们总要上来关切几句,宁缺耐xìng不错,团团揖手眉眼含笑与众人随意聊着,眼底却在打量着众人的神情,发现除了褚由贤确实极为关切之外,那位司徒依兰xiǎo姐和金无彩眼眸里的关怀之sè竟也极真。

    今日正课是书科,讲的是南晋诗文脉络及诸家风格赏析。宁缺酷好书法碑帖,依理论应该对诗文之类极感兴趣,但不知为何,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看着那些墨字便心喜,看着那些墨字组成的诗词便觉得无趣,所以这堂课自也是听的兴致缺缺,待散钟响起来,礼貌应了教习几句,便抢先走出书舍向灶堂走去。

    还是两人份的午餐,还是在湿地畔散步三圈,那些默默注意着他动向的书院学生们忍不住啧啧称奇,心想谢三公子一夜吐血便断了登楼的心思,而这个叫宁缺的家伙重病数日后回到书院,竟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在旧书楼mén口,褚由贤关切地望着他的脸,说道:“你还要上楼?”

    “是啊。”宁缺回答道:“已经耽搁了好些天,我得抓紧时间。”

    褚由贤无奈地摇了摇头,像看着疯子一般看着他,说道:“难道你还没吐够?”

    “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宁缺笑着回答道。说完这句话他微微一怔,觉得这番对答怎么如此熟悉,尤其是自己说出的最末一句,好像自己在哪里听见过或是看见过。

    走上二楼,他没有急着去书架找那本薄薄的书册,而是整理了一下乌巾学袍,敛神静气走到东窗畔,对着案旁的nv教授恭敬行礼,轻声说道:“学生回来了。”

    nv教授缓缓抬头,望着他说道:“身体可还撑得住?”

    “撑得住。”宁缺mō了mō自己微胖的脸颊,说道:“劳烦先生挂心,学生过意不去。”

    “我倒没有挂心什么。”nv教授微笑说道:“只是我在这楼上已经抄了七年书卷,虽是习惯了清静,但有个人安安静静在旁边陪着,感觉倒也不错。”

    宁缺笑了笑,说道:“学生尽量争取在楼上多呆些时日。”

    nv教授笑着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自便。

    宁缺揖手一礼转身离开,走到书架前看也不看便chōu出了那本薄薄的xiǎo册子,对于这本书册的位置他早已烂熟于心,只要走上楼来,哪怕把他的眼睛méng住,他也能准确地找到,只可惜本也应烂熟于心的内容却还是一点没有记住。

    在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他翻开了这本《气海雪山初探》,看到自己夹在里面的那张薄纸便chōu了出来,知道自己上次下楼前应该是看到了此处,只是他知道这种xiǎo聪明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本薄册对于他来说,此处永远都是第一页。

    忽然间,他的眉头微微蹙起,有些疑huò地拿起那张薄纸对着窗外望去,发现纸背后一片密密麻麻的乌泱墨迹,心想自己上次哪里写了这么多字?

    翻过纸望向背面,只见纸背上用蝇头xiǎo楷写满了话语,留字的那人虽然用的是极为讲究规矩和细微处功夫的蝇头xiǎo楷,但很奇妙的是米粒般大xiǎo的字迹之间竟是笔画坦dàng轻连,大有挥洒嚣张气息。

    宁缺吃惊看着纸张背面的墨字,然后在心中把那人留下来的字句默默读了出来。

    “可怜的家伙,不要相信什么看山不是山……客观存在的事物当然就是真实的,比如这本书上的那些字迹,比我这时候的骄傲自负还要真实。”

    “只是当这纸当这字反shè着窗外的chūn光,映进你那不知道是大是xiǎo的眼睛,再被你……chūn光映在纸上已经是一道解释,你眼看见它又是一道……事物的客观真实就如同一个全身赤luǒ的美人儿……而当你去sèmímí地看她,去想她有多美,想要上她时……不管她是大河国的圣nv还是西陵神殿里的叶红鱼……。”

    温暖的chūn风在楼内楼外轻拂,午后的阳光开始向金黄红润的路子上走,那些沐浴在红霞中的雄xìng昆虫们开始高声鸣叫起来,扇动着翅膀,挤nòng着气囊,借着风的翅膀和音làng,向异xìng展现自己的强壮和yù望,偶尔风大些时,林草里的鸣叫便会骤然停止,在这些强壮的雄xìng昆虫耳中,风声大概就像雷声那般可怕。

    楼内书架旁,宁缺怔怔看着纸上的那些字句,像座雕像般久久无法动弹,那些蝇头xiǎo楷就像一个个雷在他的脑中炸响炸开,嗡鸣不断。

    片刻后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掀开那本薄薄的《气海雪山初探》,目光在书纸上一瞥便移开,xiōng膛开始难以抑止的jī动起伏,通过那张纸上的文字帮助,虽然他依然无法知道那扇mén背后是什么,但终于知道了那扇mén在哪里。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