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九十九章 两大名帖的诞生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九十九章两大名帖的诞生夜

    推开红mén,掀起珠帘,宁缺走进灯火昏暗的静房内。他喝了两大碗鱼尾草醒酒汤,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在那张死过人的竹chuáng上被大师傅重重地蹂躏了一番,先前喷薄yù出的酒意早已褪却了大半,人变得清醒很多。

    看着榻上那位完美身材藏于布衣间的fù人,看着她宽高光滑的额头和眼角的鱼尾纹,宁缺觉得自己这时候要是更醉一些比较好,因为他隐隐猜到接下来自己会面临什么,虽然他始终认为fù人对自己的严厉毫无道理,但他又必须承认对方的这种严厉明显带着几分关爱,所以根本无法拒绝只有含泪承受。

    “有些日子没瞧见你人,以为你是入了书院开始修身养xìng,懂得了好知求知这四个字的重要xìng,哪里想到学问没涨多少,这酒胆倒了涨了不少。”

    简大家平静看着他,朴实和蔼的眉眼间没有什么痛心疾首之sè,只是平缓直叙。但正是这种平常对谈,反而给宁缺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他讷讷不知该如何言语,强行镇定意图一笑解尴尬,却不料呃的一声打了个酒嗝,味道很是难闻。

    闻着满室的酸腐酒气,简大家微微蹙眉,不悦瞪了他一眼,旋即淡淡自嘲一笑,心想自己这怒意毫无道理,总不能让眼前这少年替当年那家伙顶罪吧?她看着宁缺尽可能平静问道:“说说这些天在书院里学了些什么。”

    宁缺接过xiǎo草递过来的浓茶,急忙灌了两口平静心神,诚挚道了声谢后才毫不急迫清了清嗓子,认真把自己在书院里的生活向简大家讲了一遍。

    “倒还算是勤勉,只是你既然书礼二科毫无基础,便应当在这两mén上多huā些功夫,而不是破罐子破摔干脆不去理会。要知道将来你从书院离开后,无论是入朝为官还是外放为牧,总是离不开这些案牍本事。”

    听着宁缺每日必进旧书楼,简大家展颜一笑,眼角的鱼尾纹皱的更深了些,继续接着问道:“既然你天天进旧书楼,想必也知道了二层楼的事情?”

    “是的。”宁缺礼貌回答道。

    简大家微一思忖,然后神情认真说道:“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能进二层楼?”

    宁缺举袖掩嘴,强行压抑住想要打酒嗝甚至是呕吐的yù望,摇头回了句:“但凡能进那种地方的人无一不是修道天才,而我的身体根本不能进行修行,根本不敢对进入二层楼生出任何痴念。”

    “你这孩子能不能有些出息?难得进入书院这么好的地方,就要好好珍惜学习的机会,不要说什么痴念不痴念的痴话……”

    简大家看着他蹙眉摇头,大有叹其不争之意。当年她亲眼看着那个家伙骑着máo驴看着词本就这样一路招摇骑进了二层楼,而如今她的心中隐隐约约把宁缺和那家伙联系在一起,难免存着某些弥补遗憾的念头,忍不住继续劝道:““书院本身就是创造奇迹的地方,可如果你自己都认为奇迹不可能发生,那谁也帮不了你。”

    宁缺并不知道当年那位骑着xiǎo黑驴直闯长安城,最终在世间闯下偌大名头,最后却如风雨下的浮萍般消失不见的前辈,自然也不明白简大家为何要对自己这样一个穷xiǎo子投予如此多的关注。他知道这份关注背后肯定有些原因,但不理会那些原因是什么,面对着一位和蔼fù人的殷切教诲依然真心感jī。

    因为他的生命里始终缺少这一块,那一世的自行车后座也许是另一种形式的关心,但他并不喜欢,这一世四岁前也曾有过,但终究被鲜血吞噬。因为真心感jī甚至可以说是感动,所以宁缺回答简大家问题时比较慎重认真,速度便未免慢了一些,而这落在简大家眼中,却是令她感到有些恼火的地方。

    “我和你这孩子非亲非故,若不是心头一热,也懒得与你说这些话,所以你不要有什么抵触情绪,让你珍惜在书院里学习的机会,自不是害你。”

    简大家看着他严肃说道:“上次便与你说过,褚由贤这等富家公子可以玩,你一个穷酸少年却没有资格玩,今日更是如此,司徒xiǎo姐和金家xiǎo姐这些长安贵nv可以玩,你还是没有资格玩。她们与你亲近,只是瞧着你好玩,对你暂时存着些好奇,这种意趣并不见得是恶意,但毕竟不是真的尊重。”

    “如果你想成为她们真正的朋友,那么你就必须拥有一些值得她们尊重的能力与气度,如果你能走进书院二层楼,我相信世上所有的人都愿意做你的朋友。”

    简大家端起桌上那盏金线兰huālù,轻啜一口润了润嗓子,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他继续平静说道:“以后来楼子里散心可以,次数不要过频,酒更不能多喝,我本是风月行里一嬷嬷,自不会以为流连勾栏青楼是如何低贱的行为,但也不以为这是什么能令人进益的风雅事。三十年前那位大诗家草村先生,前半辈子一直眠宿huā柳巷中,可谁敢不敬他?他甚至最后娶了宰相的nv儿,但这不是因为他流连青楼折腾出了多大名气,终究还是因为他的诗天下无双,腹中高才过人!”

    “大唐重才,只要你有才,你是人才,那么无论你是在楼上还是楼下,楼内还是楼外,是边城少年还是长安贵族,帝国都不会埋没你。”

    一番教诲结束,宁缺捂着额头下得楼来,发现堂间的聚会也已经结束。问了一下楼内管事,才知道同窗们的聚会最终还是由司徒大xiǎo姐会了钞,听着这消息,想着自己的两千两银子身家又可以再多保持一段时间,他不由感到十分侥幸。

    正准备去和水珠儿等人告别,领了简大家命令的婢nvxiǎo草极不客气地把他赶到了马车上,然后吩咐车夫用最快的速度把这醉酒少年送回临四本十七巷。

    坐在疾驶的马车上,宁缺被颠的上下起伏yù仙yù死yù醉yù呕,但不知为何他此时脑子里却是清明一片,不停在思考着那个严肃的问题:“自己不惜摧残身体jīng神固守旧书楼想进书院二层楼,是因为自己喜欢更是因为自己要复仇要增强自身实力,难道从此以后还要加上一个理由……为了能纵横青楼?”

    当某人在马车上思绪luàn如麻之时,水珠儿姑娘的xiǎo院里又迎来了一位客人。做为红袖招数位当红的姑娘之一,除了像御史张贻琦这种熟客,她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有了挑选客人甚至拒绝客人的权利,不过对于这位深夜方入xiǎo院的客人,她只是强行拂去脸上恹恹神情,然后强振jīng神亲自去替他斟茶。

    “去洗把脸吧,像你这等水儿做的漂亮姑娘,总不能nòng得像老道我这般脏。”

    深夜入院的这位客人是位瘦高老人,穿着一身极旧的道袍,袍面上东一道西一道油痕污渍,襟缝间竟似乎还能看到几粒不知哪顿饭剩下的米粒,真是脏到了极点。瘦高道人的脸倒是不脏,只是颌下几根稀疏长须,倒三角眼里目光闪烁,那股子猥琐yín亵的味道又是脏到了极点。

    水珠儿笑了笑,依言随着shìnv去重新梳洗打扮。

    她只知道这位客人身份重要,乃是简大家亲自jiāo待的贵宾,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做着怎样的营生,至于容貌衣着这些外在东西,向来不是她或她们关心的重点,重要的是这位道爷出来向来极其大方,而且他自称为保元神,来了两三次都只动手不肯来真的,青楼nv子哪有不喜欢这种客人的道理。

    肮脏瘦高道人在桌旁自倒了杯酒缓缓饮着,正百无聊赖之际,看见酒壶旁有张被róu做一团的纸,纸上最普通的帐簿纸,隐隐透着里面的字迹,基于此生数十年修行养成的癖xìng,他纯属本能里拣起那个纸团,然后细细在桌上铺开。

    皱luàn纸张上写着一行墨字,字与字之间拖沓不清,藕断丝连,加上框架歪斜散luàn,睹之便令人不喜。

    纸上写着:桑桑少爷我今天喝醉了就不回来睡了你记得把锅上燉的剩jī汤喝掉。

    看着这些字,瘦高道人的huā眉紧紧皱了起来,然而令人惊奇的是,他蹙眉凝神之间流lù的并不是厌恶之sè,而是满满的惊讶喜悦之意。

    瘦高道人细细品着这些看似jī爪瞎画的字,目光最后落在了句末的jī汤二字上,枯瘦像老树干的右手伸进酒杯中蘸了蘸,然后收指落桌面,开始一笔一划临摹。

    指头上的酒水在红木桌案上拖丝成字,竟是与纸条上宁缺写的jī汤二字差别极xiǎo,而隐隐间仿佛有道道气流,顺着瘦高道人的指尖渗透酒水,沁入了坚硬红木的深处,然后瞬间散开,变成无数细微的气旋消失无踪。

    正在房外梳洗打扮的水珠儿姑娘仿佛感应到什么,看着身前水盆里反映着的满天繁星怔住了,不知为何忽然非常想家,想念那个只存在于幻想中,从未出现在她生命中的温暖的家,想念从未品尝过的母亲做的jī汤的味道,瞬间湿了眼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