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三十章 秋之静美及肃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见女教授一眼便看出自己的想,不由有些尴尬,摸着脑袋笑了笑。女教授看着他微笑说道:“你也不团避我,我也只是偶尔来这片林子逛逛。”

    宁缺凑趣恭敬问道:“女先生,您为何喜欢这片棒子?”女教授略一沉默,背手于身后抬头静观林梢秋叶,淡然说道:“多年前,有人这片剑林悟道,那人是我在书院中唯一真心佩服之人,或许这片剑林现如今还遗留着那人某些气息,所以每次来这林间,我便会觉得有些欢喜。”

    “唯一真心佩服之人?”宁缺不解道:“难道是院长在此地悟道?”

    女教授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宁缺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发现身材纤巧的女教授背负双手看天,竟无由生出一股壮阔之意,挠头道:“如果那名前辈现在还在这林中,先生也许会与他成为朋友。”

    女教授摇头,和声说道:“若能相见,我当试试他之剑气是否真那般浩然无双。”

    听着浩然无双四字,宁缺无来由想起旧书楼里那本浩然剑,却依然毫无头绪。

    “山间林中皆有真意,你既然能看懂此间景致,便不要浪费,多看看吧。”

    女教授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修行之人自不屑与世人争一时之长短,但也不可读书赏景进了歧途,淡泊何以明志?明年秋日你们这届学生里的唐人便要赴边塞实修,这一年间你便要把基础打扎实些不然若在战场死了岂不可惜?”

    宁缺诚挚行礼受教,忽然想到她话语中那个词,好奇问道:“先生不是唐人?”女教授摇了摇头,轻柔踱步向林外走去。

    宁缺看着她纤丽动人背影,问道:“先生,学生还不知您名讳。”

    “我叫余帘。”

    余莲?这真是一个普通甚至有些俗气的名字,宁缺心想如此气度的书院女教授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名字,忽又想着这些日子里那个疑问忍不住鼓起勇气大声问道:“先生,敢请教贵庚?”

    余帘微微一笑,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在林畔轻声说道:“如果我记得的不错,向一女子询问年龄,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

    宁缺看着消失在林外的女教授身影自嘲一笑想着,如果不是您清稚外表看着像是十六岁,温柔婉约气度看着像三十岁,自己哪里会想到问这个?

    秋日景美,天高云淡令人心旷神怡,层林尽染染红了少女脸上微羞的胭脂,晨霜初降冰清了世人蒙尘的心。

    宁缺平静在书院中学习修行,不再像以往那般急迫渴望慢慢地逐渐了解修行的世界,耐心无数遍尝试凝念,与烛火纸张银锭不断亲密,并不着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本命物,偶尔与褚由贤说几句闲话,与司徒依兰站在书院学生注意不到的角落里交流数科问题,用留言与陈皮皮互相贬损,偶尔深夜则带上两碗蟹黄粥与对方当面交流。

    没有仇恨没有鲜血,只有学习与等待他等待着自己实力慢慢提升,等待敌人渐渐放松老去,他在秋天里等待冬天的到来过了冬天便是春天,春天的时候书院二层楼便要开始进人了而明年的秋天他则要重新回到边塞。

    四岁柴刀杀人之后,他终于有了时间去生活,而不仅仅是生存。在日后的回忆中,除了没有桑桑的身影,这段书院时光甚至可以说是他生命中最平静幸福的日子。

    大唐与燕国边境处的群山也迎来了秋天,驻守在山谷土原间的两国边境部队,没有办感受到任何平静幸福,虽然已经好些年没有大的战事,但驻守边疆本就是苦差事,此间偏北,一旦入秋便气温极降,众人呵气成霜手被冻的通红,看着满眼簌簌落叶萧瑟画面,哪里有欣赏秋景的念头。

    清晨时分,有两名穿着燕国服饰的男人越过边境,走进大唐军营。此地驻守着大唐最强悍的边军,又是镇军大将军中军营帐所在之地,防御检查极为严苛,那两位中年人拿着军部勘发的密谍手印,用了极长的时间,才通过了军营的层层检查。

    走进情报司在营地里的房间,二人中稍年轻一人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顶雄伟的中军大帐,目光落在大帐顶端飘扬的军旗上,寒冷目光一闪即逝。

    进入帐蓬,确认没有人偷听,另一位中年人冷冷看着同伴,低声训斥道:“从长安城弄到大唐军部的密谍手印,朝廷不知牺牲了多少利益,今日行刺只能成,不能失败,万事需谨慎,你先前就不该看边一眼。”

    年轻燕人脸上满是不屑之意,说道:“不过一屠夫耳,难不成我远远看一眼,便能让他感觉到有人想要行刺?”

    “天底下想杀那屠夫的人不知多少,但他一直都没有死。”中年燕人冷漠看着他,说道:“这里距离中军营帐的距离经过枢密院精确计算,足以发起偷袭,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能偷袭他,他难道就不能感知到我们的存在?”

    “不用过于小心。”年轻燕人不服说道。

    便在这时,中年燕人面色剧变,不可思议望向帐蓬外。

    此地虽然距离最近的梁刚刚府并不算太远,但因为大唐军纪森严,与燕国交境处更是被看的极严,此番趁着隆冬未至,大军压境威吓敌国,没有任何军官胆敢私自归宿州城,数万边军搭起的营帐竟是连绵成海,而其中军旗飘扬其上、雄壮有若小山的营帐,自然是这数万边军最高将领的中军营帐。

    营帐外没有任何士卒巡逻,安静的有若长安城王公贵族府里的后花园,帐内的光线极为昏暗,一盏防风油灯悬在帐壁,温柔照着铺满名贵毛皮的便床。

    十数条名贵毛皮之间卧着位中年男子,那男子穿着一身素色亵衣,眉浓如墨蚕,唇红如稠血,薄衣之下魁梧身躯有若钢铁,纵是在熟睡之中,亦有肃杀之意。

    中年男子感应到什么,睁开双眼向帐外某处望去,满脸漠然,目光如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