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四章 善饮者无赫赫之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辩难题目由曾静大学士所出,甫一开场,在院内辩无敌手的谢三公子,便知道自己遇到了怎样不可撼动的一座大山。

    隆庆皇仪容,神情凝重开始辩难,不是他对自己辩难的对手有何畏惧,而是因为他尊敬瓣难本身所代表的智慧磋磨,同时也是对谢承运的勇气表示某种程度的嘉赏,而当辩难开始,他便毫不容情开始展露自己傲然群侪的真实水准。

    无数言辞如清美莲花,从隆庆皇子双唇间流淌而出,围绕着瓣难命题,无数前贤经典被他巧妙做取组织,变成一张繁复又清晰的罗网,往往需要听者琢磨喜久,方始明白其间真义,更令场间诸生感到震惊无语的是,在今番辩难里,隆庆皇子竟是全然未用西陵昊天道门神典,而全部用的是院典籍观点!

    正如宁缺判断的那样,在隆庆皇子面无表情叙论之前,谢承运只是稍做反击,便被陷入那朵朵莲花铺成的海洋,看不到任何错漏之处,觅不到丝毫还击缝隙,竟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将那道语网织的越来越密,而自己却是毫无还手之力。

    这些于典籍玄谈间求真理的手段,是宁缺极不擅长也无法喜爱的,从四岁那年,他发现奥数班解开的习题对自己的乞讨生涯没有任何帮助后,他就牢固地村立了一条生活准则:无论是怎样美好的妙学深思,若不能落在刀锋前或食案的实处,那么对自己的生活就没有任何意义,就不需要去继续研究。

    嗯……法例外,因为他爱。

    总之辩难他不爱,对谢承运不可能有好感,被院遗忘半年的边缘人也很难有什么集体荣誉感,却也不想看着那个面瘫还如此英俊令人恨的皇子继续嚣张,所以他不再理会那边正发生什么,拉着同样听不懂的杂桑,藏身在阴暗角落里喝着小酒,吃着蔬果小菜,等着散席的那一刻。

    “同门集中,夫子曾言:三年不改其行,是为道也。”

    隆庆皇子最后用当今院院长在三十年前一篇论述里的定论,结束了自己的发言,也结束了这场完全一面倒的辩难。

    庭院之间鸦雀无声,院诸生沉默看着那位冷漠坐在席间的皇子,不知该如何言语,包括司徒依兰、金无彩在内的女生,都觉得后背有些微湿,如此思虑严谨却言辞若锋之人,真是太可怕了,更何况对方用的全部是院典籍”最后更是用夫子经义大论做定丹之石,他们哪里还有颜面再去纠缠?

    至此时,场间众人终于明白为何隆庆皇子容颜清俊而宁静,谈吐极少而温和”却偏生给人一种莫名骄傲冷漠的感觉。这并不能全然责怪他目无余子,而是身周的人在他的强大实力前下意识里觉得自己矮一截,久而久之,这位天赋其才的皇子习惯了这种相处的方式”于是才有了如今不言不语却傲然于世的他。

    “埋怨别人总喜欢骑到你背之前,或者应该先思考一下是不是你自己主动蹲下了身体。”宁缺看着前方那些同窗像被冻僵了的鸠鹁,摇头说道:“平日里当着我都那般傲骨铮铮,今儿碰毒铁板便草鸡了,真是丢人啊。”注

    杂栗接过他悄悄递过来的酒抿了。,看着前方说道:“好像隆庆皇子挺厉害的。

    仿佛是为了回答小侍女的疑惑,天谕院副院长莫离神官看着场间院诸生,极为满足补了一句:“隆庆皇子辩难之道,是烂柯寺长老都极欣赏的。”

    场间气氛至此时不免有些尴尬,坐在李渔左下方那位来自固山郡的中年将领忽然豪迈一笑,说道:“我张建新是个粗人,实在是听不明白皇子和那位公子讨论的是啥东西,不过我知道但凡宴饮必要有酒助兴才是,今日大家伙都是来替崇明太子送别,我固山郡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带了几十罐九江双蒸,先前喊校尉们拉进后院了,这时候请诸位品尝品尝。”

    这话说的直憨,但确实颇为客气,固山郡出产九江双蒸可不是什么普通美酒,而是用双蒸馏法酿出的高度烈酒,这种高度烈酒被大唐帝国某任皇帝用来软化草原蛮人心志,腐化部族铁血之气,收到了奇效,自那之后便成为帝国严密固守的秘密工艺,惯常用来与草原部落在谈判中讨价还价”很少供人饮用。

    之所以九江双蒸佳酿很少供人饮用,连宫中都未选择作为贡酒,除了酿造不易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酒实在太烈,一般壮汉只饮得一大碗便会醺然欲醉。虽说烈酒符合唐人刻悍大气的性情,然而把酒凭栏临风自以为胸怀壮阔之时,只能小口啜饮稍一放肆淋漓便要醉倒,未免太过不美”所以唐人只好忍痛舍爱。

    少见的固山郡双蒸佳酿被分成小耀送至各桌,又换了更精致一些的酒具,先前庭院间压抑紧张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然而谁也没有料到,那名叫做张建新的固山郡将领,唤来婢女撤下面前小酒盅,换了大碗,把烈酒尽满碗中后,盯着隆庆皇子的眼睛,沉声问道:“不知西陵神殿是否禁酒”

    隆庆皇子看着面前的小酒盅,似笑非笑般摇了摇头,这是他自入场以来,如花容颜第一番呈现出温和淡然之外的第一种情绪,自有一份魅力散发,引得那些因为院声誉受损对他暗生抵触情绪的少女们又是一阵眩晕。

    张将军面色一肃,抬起左手双手捧碗,郑重说道:“话说当年,末将也曾在哦山之下与燕国骑兵交手过,如今近十载光阴渐去,两国修好如初,这一碗末将便礼敬隆庆皇子,望不嫌弃,只是这双蒸酒极烈,在草原向来有三碗不马的说法,不知隆庆皇子您能不能饮,教……不敢饮?”

    此言一出,场间又变得安静下来。

    角落里,宁缺看着那处摇头说道:“这算是逼酒还是闹酒?俗,真俗,咱大唐军方从前线撤回来的老少爷们,就是这么老实,或者说愚蠢。那皇子乃是洞玄巅峰小牛人一枚,和这种人拼酒,就像和你家少爷我玩毅子赌博一般,纯粹是找虐啊。”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把先前喝米酒的碗空了出来,把小罐装的固山郡佳酿倾入碗中”然后小心翼翼用袖子掩着,递给身后的桑桑。双蒸烈酒果然不同凡响,须臾间酒香弥漫而出,杂杂惯常平静的脸竟是难抑喜色,眼睛都亮了起来。

    话说庭院深处席间,曾静大学士看场面无趣,便出来解围,轻拍手中折扇,看着张建新将军面色一肃说道:“既为修好举杯,众人何不同饮?”

    当朝大学士神情一凛,即便是大唐边军将领也不敢造次,然而不知为何,张建新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依旧双手捧着酒碗,冷冷看着隆庆皇子,说道:“同饮也罢,对酌也好,我只问一句……皇子饮不饮。”

    宁缺此时抿了。烈酒,被辣的紧紧皱眉,听着此话,觉得怎么听出来了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的味道?

    他蹙眉望向那处,心想这位张姓将军先前自称粗人……只怕是假的,刻意粗鄙以势逼人,以己之粗陋无状破敌之雅致傲然,在当前帝国颜面连连受损的局面下,倒也不失为一怪招,说不定正是李渔暗中授意的。

    不过就像隆庆皇子骄傲的两大基础之一,这些事情和他宁缺又有什么关系呢?当他发现桑桑极喜爱这种双蒸烈酒后,他现在便只顾着忙着从酒罐里倒酒,再偷偷递给身后的桑桑,再然后偷偷偷了旁边一同窗的酒再偷偷喂给桑栗”如此不厌其烦小心翼翼地重复重复再重复并且乐此不疲。

    主仆二人藏在庭院阴暗角落间偷酒喝时,场间那边的局势又有了变化。当很多人以为隆庆皇子会以一惯的冷漠骄傲无视大唐将领斗酒之邀时,只见他如画眉眼间忽然闪过一丝淡淡笑意,右手轻轻一招,席下酒罐便无声无息来到手间。

    紧接着,隆庆皇子右手倒提酒罐,透明请冽的酒水伴着刺鼻的酒香倾泻而出,瞬间溢满大碗,不待酒水真正溢出,左手臂破风抬起将酒碗送至唇边”如鲸吸水如龙卷风般满饮碗中烈酒”动作好不潇洒。

    固山郡将军张建新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以骄傲冷漠严肃著称的隆庆皇子,面对着自己的斗酒之邀居然变得如此随性自然,片刻后,他便醒了过来,想起自己还端着酒碗,于是赶紧捧至唇边一饮而尽。

    然而就当他件刚把酒碗捧离唇边时,发现对面席的隆庆皇子,不知何时竟已倒满了第二碗酒,又是极为潇洒地一饮而尽。

    第三碗,第四碗,第五说……固山郡九江双蒸烈酒,即便在草原,也有三碗不马的传说,张建新敢邀酒赌斗,自然是此道高人,然而面对着隆庆皇子面不改色吞酒不断的喝法,终究是无法抵挡,满脸通红地倒了下去。

    自有婢女仆役将浑身酒气的张将军抬走,庭院间的大唐诸人觉得脸好生无光,赌酒邀斗这种事情本就俗到了极点,结果最后还偏生让这位仿佛彩画中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皇子给喝翻了,这就不止俗到了极点,也丢脸到了极点。

    隆庆皇端着第八碗烈酒,并没有因为对手的醉倒而就此放下,依旧缓缓饮尽”然后他平静看着场间众人,带着一丝极深处的疲惫微笑说道:

    “我这一生,先辛苦求道,后执掌裁决,诛杀魔宗余孽,处罚道门叛逆,惩治异端邪道,向来毫不手软,更是谨守神典律法,绝不允许自己行差踏错,修行至今可谓是无外物足乱我心,唯有一物我不能戒,那便是美酒。”

    “酒能通天人之途,能洞悉玄妙之机,乃昊天美赐,所以我一向以为若以自身修为解酒,实乃暴珍天物。我自幼好酒但不常饮,自少时离开成京后……”

    他平静看了一眼首那位仿佛被场间众人遗忘的太子兄长,继续说道:“这些年我只喝过四次酒,其中一次是在月轮国皇宫,因为晨迦之事”我被某些人误解,他们与我车轮饮战,酒不如今日烈,直至宫中酒瓮皆空,方始作罢,其后宫中梁柱三日酒味不散,而我不曾哦”

    “美酒乃无妙品,也是蚀骨魔音,所以我极少饮酒,除非遇着不得不喝的情况,比如当年在月轮国,又比如今日那位将军以国痛相逼。”他淡然说道:“或者说有值得喝的酒,比如这来自固山郡的双蒸佳酿再比如说有值得喝的对手。”

    自述至此隆庆皇子再次把身前酒碗斟满,单手举起,望向场下的谢承运,说道:“这一碗,敬谢三公子先前之勇。”谢承运微微一怔,在心中自伤一叹,换了大碗倒满烈酒与对方遥祝而饮。

    隆庆皇子再斟一碗烈酒望向谢承运身边的临川王颖,平静说道:“临川王颖,年十二而知礼,我看过你前年那篇礼科札记。”

    临川王颖今年不过十五还是少年心性,对于先前饮宴场那些明争暗斗完全不知所以哪里料到竟会谈论到自己身,听到此时风姿镇全场的隆庆皇子居然看过自己的礼科札记,不禁感到好生兴奋开心,匆匆端起身前的小酒杯喝了下去。

    毫无意外,片刻后谢承运和临川王颖便因为烈酒的原因醉伏于案,只是这两道酒喝的算是平和喜悦,院诸生没有人觉得不豫,反而自钟大俊以下,所有人都将身前酒具斟满,等着隆庆皇子依序点来。

    隆庆皇子端着碗中烈酒,看着场间诸生,却没有再敬酒的意思,而是自行送至唇边缓缓饮尽,然后放下酒碗,看也没有再看场下一眼。院诸生不免觉得有些讷讷然,就连在角落里随大流倒满酒的宁缺,也觉得心里好生不爽”刚对这厮生出的些许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隆庆皇子似笑非笑望着空荡荡的酒碗,轻声感叹道:“得……真是好大的名气,只希望真正的院不会令我失望。”

    “这真是好大的口气。”李渣微嘲望着他”说道:“如果你不知道真正的院是什么样的地方,又怎么会千里迢迢来做这个人质,掌教大人和那三位大神官又怎舍得让你这位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舍了差事,来做院一名学生?”

    隆庆皇子略一沉默,抬起头来平静应道:“公主殿下说的是。”

    李渔静静看着他,忽然说道:“隆庆,本宫承认你确实有才有能,有骄傲的资本,但你既然执掌裁决司,通晓昊天教义,应当清楚知守之道,万事强求便为过,诸物不进便是心,为何却要强逆本意,表现的如此骄傲?”

    隆庆皇子听到这咋,问题沉默了很长时间,英俊容颜渐渐散发出一股光泽,缓慢而坚定回答道:“国之贫弱暂无计,我唯有更加骄傲一些。”

    这句话他说的极为平静直接坦然,明言燕国积弱,并非大唐帝国之敌,而他身为燕国皇族,又是西陵之人,身处长安若要为质,那便要为骄傲之质,如此方能让自己不因势而弱,始终保持强大。

    隆庆皇子继续说道:“至于不饮酒却与骄傲无关,而是因为我找不到能对饮的人。”

    场下的司徒依兰忍不住低声念叨了句:“男儿本领当在沙场之,不在酒场之”就算能喝再多酒又有什么用?”

    “这位小姐说的有理。”隆庆皇子平静回答道:“善战者方堪对战,善饮者方堪对饮,今日既然无战,自然无饮。”

    场间的年轻诸牛谁堪与隆庆皇子一战?院风头最盛的谢承运已经败下阵来,而谁堪与隆庆皇子一饮?他已经喝了近十碗烈酒,而且自陈平生未醉。

    庭院间一阵尴尬的沉默,被西陵神殿之人震慑全场,竟无人敢向其发出挑战”这实在是大唐和院难以承受的羞辱,李渣袖中玉手轻攥丝巾,准备就此散席退场之时,忽然听到角落里传来了阵咕嘟咕嘟的声音。

    这时候场间太过安静,就算只有一根针落在地也能被听到,所以这阵咕哪咕嘟本来极细微的声音也被顿时放大,吸引了场间所有人疑惑的目光。

    这声音像是清泉流过南竹剖开的水道坠入微冰的山涧,又像是晨时从湿地草丛间醒来的长颈鸠骄傲地梳洗自己颈部的羽毛,很动听很诱人。

    包括司徒依兰在内”所有人睁大了眼睛,盯着阴暗角落里的宁缺,仔细听着他身后发出来的那道咕嘟咕哪的声音,有些不明所以。

    片刻后,身材瘦小穿着侍女服的桑杂,捧着空空的酒碗从宁缺身后膝行而出,然后她愕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不知道为什么,场间所有人都像看着神仙一样看着他。

    杂栗发现那么多道目光盯着自己在看,感到极为不习惯,抬起右手袖子擦了擦嘴,小心翼翼把酒碗搁在宁缺身前的案几,然后重新悄悄退回宁缺身后。

    直到此时,众人才发现角落里那方案几旁,整整齐齐摆着四个酒罐。

    注:那句话我是看沐非的微博引自吱吱,但写的时候又忘了原文的具体话,所以……周一强烈呼唤推荐票,大家都不容易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杠。B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