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真的很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时当下的世间,奴仆婢侍等同干私人财产,可以随意处置大唐帝国境内的情况要稍微好些,唐律严禁蓄意伤奴,但不禁买卖,转赠美貌姬妾聪慧婢侍,在长安城内并不少见,而那些发生在风流名士间的转赠,甚至往往还带着一些传奇美好的色彩。

    当那名西陵道童说出隆庆皇子的意思之后,场间众人并不觉得奇怪。书院诸生和华山岳等唐人,虽有些反感那名道童言语里流露出来的骄傲恩赐意味,但毕竟这种意味符合双方之间的阶层差异,也自默然。

    在众人眼中,站在宁缺身旁的小桑桑不过十三四岁,像豆芽菜似干瘦,容貌寻常肤色黝黑,隆庆皇子自然不是看中她的美貌要把她带回府中暖床,而是因为这场拼酒生出了些许兴趣。

    高高在上的西陵大人物,因为琴棋书画饮宴射乐相类之事,看中了长安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侍女,放在上流社会里这便是风雅,宁缺若肯把小侍女转赠给隆庆皇子,皇子自然会有极丰厚的回赠,日后说不定在传闻中又是一椿逸事。

    所以没有人觉得震惊,没有人奇怪,更没有人愤怒,反而有些人比如钟大俊,向宁缺投去了隐隐羡慕的目光,暗想他如果能通过赠出小侍女入了隆庆皇子法眼,日后不知要从中换来多大的利益方便。

    公主李渔这时也保持着沉默……但她的沉默与风度无关她想着去年某件事情,似笑非笑望着宁缺,知道这件事情可能会向有趣的方向演变。

    事实上,听到那名西陵道童温柔而又极富恩赐意味的宣告后,宁缺怔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对方想要做些什么,之所以反应会如此迟钝,是因为他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向自己诗要桑桑,还用的是如此臭屁欠抽找死的态度。

    为什么?对不起,没有理由没有道理,只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隆庆皇子,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他喜欢你的小侍女,想无聊时有个小侍女陪自己饮两杯酒,所以你就应该双子把你一把屎一把尿养大一个炕头睡了十来年的丫头送过去,然后腆着脸微笑等皇子高兴之余赏你些银子赏你些前途赏你些荣耀?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实际上毫无道理,宁缺的心情陡然变得极为恶劣,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明朗,望着远处席上感慨说道:“隆庆皇子,你长的真的很美。”

    他的反应很迟钝,本来对很多事情反应就极迟钝尤其是今天又喝了太多烈酒的桑桑反应比他还要更慢一些,直到这时才会过意,知道席上那个什么皇子竟是想从少爷手里抢走自己,忍不住蹙着小眉头反驳道:“少爷,他长的难看起来了。”

    在场间众人的概念中,这种事情和桑桑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只要主人愿意送,那么她就只有去。他们只关心宁缺的答案……直在安静等着他的回答。

    其中大部分人猜测宁缺应该会同意,少数人心想他应该会拒绝,但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宁缺的回答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显得有些莫名其妙隆庆皇子,你长的真的很美……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把酒意消散下去,隆庆皇子正安静看着桌上空空的小酒罐,忽听着此言,他眉尖微微一蹙,抬起那张俊美无双的脸,看着远方淡然说道:“谢谢,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自己长的很美……”

    宁缺看着那处,很认真说道:“那你想的就不要太美了。”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场间众人即便想到过宁缺会拒绝送出自己的小侍女,也以为他也会采用某种很婉约的拒绝方式,简称婉拒,比如说自己用惯了这小侍女,这小侍女出身粗鄙,不登大雅之堂如何云云云,却没有想到他会拒绝的如此简单直接粗暴狠厉!

    想要我的小侍女?你想的太美了!

    隆庆皇子脸色渐沉,转瞬后却自失微微一笑。

    宁缺看着他笑了笑,解释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愿意。”

    隆庆皇子缓缓从袖中伸出双手,平静搁在桌案之上,平静看着远方阴暗角落里的宁缺,缓声说道:“因为不愿意,你可能行过了很多。”

    “我从来不担心错过什么。”宁缺回答道。

    隆庆皇子锐利的目光隔着极远的距离落到他的脸上,沉默片刻后说道:“甚至有可能如……本殿的友谊?”

    宁缺眉梅微挑,回答道:“也许你的友谊并不像你自己想像的那么值钱。”

    听到这句话,隆庆皇子如同画出来来的眉眼间仿佛镀上了一层寒霜,沉声说道:“看来你很看重你的小侍女。”

    宁缺笑着回答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隆庆皇子冷冷说道:“小侍女的主人果然很有意思,我对你的兴趣愈发浓厚了。”

    宁缺摇了摇头,说道:“把你的兴趣混着酒喝下去吧,如果你还能喝的话。

    二人这番对话的时候,得胜居宅院够内一片安静,即便是掩雨廊外的的那些鸟儿都紧张的不敢发声。随着谈话的进行,人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精彩,越来越古怪,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宁缺这个普通的书院学生,居然能和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能侃对谈,话锋非但毫不落下风,反而是冷嘲热讽讽强硬到了极点。

    隆庆皇子的表情尚算平静,但谁都能看出他淡漠眼眸里将要燃烧的情绪,和言语间透露出的强悍意味,只听到他寒声问道:“可本殿依然很好奇,在你心中究竟谁才有资格做这小侍女的主人。”

    在股强大的威势之下,宁缺却仿佛一无所觉,眉梢微挑回答道:“其实这依然和你无关,但既然殿下你这么感兴趣,我只能说……至少你是没有资格的。”

    “我没有资格,那谁有资格?”

    隆庆皇子朗声笑了起来,但笑声中却感受不到几分欢愉的笑意,只有某种强悍的自信与霸道,笑声渐敛,他看了一眼对席沉默的李渔,问道:“莫非是公主殿下?”

    宁缺展颜一笑,左颊的酒窝分外小清新,说道:“不,她也没有。”

    这句话一出来,又是弄得场间一片哗然,然而在这些震惊复杂情绪发酵之前,李渔便微笑着做出了解答,她看着对面席间的隆庆皇子等人说道:“我曾经向这小子要过好几次桑桑,但他理都懒得理我,所以很明显我是没有这个资格的,至于隆庆皇子你,我想总不至于比本宫还更有资格。”

    场间任由隆庆皇子等西陵人和燕人处于上势已久,李渔一直沉默微笑观棋不语,这时候却一句话堵死了对方所有后手,她是大唐帝国最受宠的公主殿下,就算你是绝世天才,是西陵裁决司的大人物,是燕国的皇子,但难道你有资格与本宫相提并论,我都不计较宁缺再三拒绝我,你又凭什么计较?

    这是很简单从而很有力量的逻辑,这就是唐人典型的道理与风格。

    大唐公主出言以为强悍背书,这场小小风波似乎便要告一段落了,桑桑扯了扯宁缺的袖子,仰着小脸说道:“少爷,咱们回家吧?”

    宁缺笑着点点头,然而场间众人包括李渔在内,都没有想到他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伸手揉了揉桑桑的脑袋,看着上方席间的隆庆皇子很认真地说道:

    “皇子,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

    听到这句话,场间很多人都想到了先前那刻谢承运长身而起时说的话,顿时一片安静,书院震惊望向宁缺,心想先前谢三公子都在辩难之中一败涂地,难道你这个称病避考的家伙,还想凭此一鸣惊人?

    隆庆皇子神情渐凝,伸手整理衣衫前襟,坐直身体,摊开右手道:“请。”

    “不要误会,我对辩难没有任何兴趣,事实上也不怎么擅长,我只是有些困惑皇子你先前的自信,所以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

    宁缺向前走了一步,问道:“请问皇子,苍穹可有眼睛?”

    湛湛青天灰灰阴天飘雪冬天之上哪有什么眼睛,即便是夜穹之上那些繁星也不能看作眼睛吧?然而宁缺虽然说并非辩难,隆庆皇子却依然极为慎重应对,略一思琢便明白此言何言,昊天居于苍穹之上怜悯仁爱俯瞅亿万苍生,那么……

    “苍穹自然有眼。”

    宁然接着问道:“天地之间可有元气?”

    隆庆皇子应道:“当然有。”

    宁缺快速问出下一个问题:“元气波动是否有规律可循?”

    隆庆皇子应道:“有。”

    “槐树是否有根?”

    “有。”

    “浮虫有没有生命?”

    “有。”

    “正常人有没有思想?”

    “有。”

    “我大唐有没有天子?”

    “有。”

    “西陵有没有教律?”

    “有。”

    宁缺问问题的速度越来起快……但这些问题确实极为简单,与辩难无涉,隆庆皇子回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两个人的问答就像炒豆子一般明快迅捷,场间众人愈发疑惑,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便在这时,听到了宁缺接下来的一个问题。

    “袜子是否有洞?”

    “当然……”

    隆庆皇子忽然眉头一挑住嘴不言,然后似笑非笑望向站在场间的宁缺,像看着一个小聪明被碾碎的可惜虫般,用一种淡然冷漠的口吻继续回答道:

    “没有。”

    这一连串的问题枯燥乏味甚至无聊,但因为事涉隆庆皇子,又和先前那场风波有关,所以场间众人都听得很认真很仔细,当宁缺提问时,诸生都随着一道思考,在心中与隆庆皇子一道默默回答,而当最后一个问题出现时,他们更是在心中默默直接回答道有,而直到此时听到隆庆皇子话锋陡转,回答没有……他们想了会儿方始震惊明白,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宁缺设的言语陷井。

    司徒依兰蹙着眉尖想了会儿,看着宁缺摇了摇头,对身旁的金无彩压低声音感慨道:。真是可惜,没能让隆庆皇子出个丑。”

    隆庆皇子不愧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不愧是万众瞩目的天才人物,他是局中人,然而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发现宁缺这一系列问题只不过是在诱使自己陷入某种心理定势以及语言惯性,想要自己在最后这个简单到愚蠢的问题上犯错,想要自己当着场间众人的面承认袜子是有洞的,于是他自然不会上当。

    他用垂怜厌恶的神色望向宁缺,说道:“没有想到本殿耐着性子听你的问题,到最后不讨是这种不登大雅夕堂的小聪明,实在是有失本殿的期待。”

    宁缺也似笑非笑望着他,沉默片刻后摇头说道:“确实只是一些小聪明,但是很可惜,皇子你连这种小聪明都应付不来,实在是令我失望。”

    没有人听懂他在说些什么,以为他羞怒之下开始胡言乱语,那些与他本就极有隔阂的书院同窗,更是纷纷转过头去,表现的羞于承认与他是同就

    宁缺摇了摇头,低头看着桑桑叹息说道:“记得小时候我给你讲的故事吗?狗熊最后大多数是怎么死的?”

    “笨死的。”

    桑桑说道:“少爷你那天说的对,长的太好看的男子大多脑子都不大好使。”

    然后她望向席上的隆庆皇子……认真解释道:“袜子如果没有洞,那怎么穿进去呢?”

    再一次满座俱静,想明白这件事情的人们瞪目结舌,羞愧低头,还没想明白这件事情但看着身周众人表情能猜明白的人们瞪目结舌,还来不及低头。

    席上的李渔和席下的司徒依兰忍不住妈然而笑,西陵众人的表情则是极为难看,至于隆庆皇子本人,在被桑桑点评为脑子不大好使的男人、想明白这个可恶的语言圈套后,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像极了张阴雨天绘的美丽水彩画。

    “刚才我问过你,你也回答过我,我们都知道昊天是有眼睛的,他正看着俗世里的众生,而你我就像虫子槐树一下,生活在天地的元气里,便要遵循一定的规律。”

    宁缺看着隆庆皇子平静说道:“这些规律在我大唐,便是天子金。玉言或是唐律,在西陵则是神圣教律,然而无论哪种,都明确承认每个人的私产都不受侵犯,于是我的东西便永远是我的,只要我不同意,那你就不要想着夺走。”

    众人这才知道先前那些看似无聊的问题里,竟还被他隐着如此意思。

    宁缺继续说道:“我问这些,只是想让皇子知道这些道理。就算你先前答出那个三岁孩子就应该知道的答案,也没有任何意义,袜子当然是有洞的,我的小侍女当然就是我的,只要我不同意,你就不能抢走我身上一文钱。”

    隆庆皇子盯着他的脸,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笑了起来,平淡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还知道一些别的道理,如果没有力量的话,哪怕身上只有最后的一文钱,有时候也很难保住。”

    宁缺微笑着问道:“皇子,您这是在威胁我?”

    然后他望白席上的曾静大学生和李渔,双手一揖,很严肃认真地问道:“公主殿下,大学士,他在威胁我,我该怎么办?”

    曾静大学士被他这句话直接顶到墙上,轻捋胡须,强颜笑道:。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大概是你这少年听岔了。”

    李渔笑着回答道:“难道凭你那点微末本事,还想打一架找死?”

    忽然间,她话锋一转,淡然说道:“不过我还真不知道,有谁敢在长安城内威胁我大唐子民。”

    这句话才是真正的威胁。

    莫离神官勃然大怒,一拍面前桌案便准备长身而起,然而就在这时,隆庆皇子冷冷看了当年的师长一眼,强行把对方压制住,然后望向宁缺,微笑问道:

    “你也是书院学生,本殿会在进二层楼时看见你吗?”

    场间忽然有人回答道:。他连术科都没进,自然无法入二层楼。”

    插话的人是钟大俊,先前宁缺那个关于袜子的问题,直接让场间所有人都感到了丢脸,而他的感受最为强烈,此时听着隆庆皇子发问,便在第一时间点明宁缺并无修行潜质,没有资格入二层楼,仿佛如此这般能够羞辱对方一番。

    隆庆皇子面无表情看着宁缺,说道:“那真是遗憾。”

    宁缺沉默片刻后,笑着说道:“世界上也许并没有那么多遗憾。”

    桑桑扯了扯他的袖角,第二次说道:“少爷,回家吧。”

    宁缺看了一眼钟大俊和那些书院同窗,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向耻于与我为伍,今天你们也只会认为我耍了些小聪明,我不在乎,我只想提醒你们把这些道德心思多放些在学业上,日后若还答不出来这种三岁小孩都会回答的问题,到时候就该轮到我耻于与你们为伍了。”

    说完这句话,他向李渔和几位朝廷大员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牵着桑桑离开。

    一面走出庭院,宁缺一面感慨说道:“绝世啊……天才啊……中兴希望啊……”

    然后他摇了摇头,笑着叹息说道:。P四IP四a啊!”

    听着不断飘进来的声音,场间一片尴尬沉默,隆庆皇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