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十四年,去年夏天,今日拾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男主角总是最后登场的那个人。

    黄沙漫天的战场上,几名偏将捉刀厮杀良久,或奈何不得对方,或被对方打的节节败退,便能见那厢一银袍小将猛提马缰,斜剩里冲杀过来,一枪将敌人尽数挑落马下,然后持枪立于野,暮光照他脸,潇洒装逼至极。

    阴雨延绵的街巷里,帮派小弟拿西瓜刀互砍,鲜血比雨水喷的还要更加猛烈密集,从西市到南市杂杂乱乱倒着数十具尸首,然后才见那披着黑色风褛的江湖大佬手持钢刀,大喝一声挥刀而出,如一道血龙从这头杀到那头,刀前无一合之敌,脚下无芶活之命,端是威猛无比。

    至于为什么银袍小将和黑褛大佬为什么一开始不出手,非要等着自己的下属和小弟们抛头颅洒热血凄惨了半天,才施施然踱步而出?那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像说书先生们一样都患有习惯性的拖延症,而是因为这些装逼犯们确知,只有前面的隐忍残酷憋屈长时间的等待,才能突显最后自己的风采。

    二层楼开启后,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开始登山,开始向山顶攀登,包括众望所归的隆庆皇子也已经启程,宁缺却始终迟迟未动,沉默站在角落里,一直等到这个时候。

    他可以把自己的迟迟未动解释为是要通过观察那些登山年轻修行者们的遭遇,分析登山时可能遇到的问题。但他在内心深处不得不承认,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那些在斜斜山道上艰难前行的修行青年们不是他的下属,也不是他的偏将,他不关心那些人的死活,既然对于进入二层楼这件事情他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凭什么不享受一下最后登场所带来的快感?

    男主角,总是最后登场的那个人。

    哪怕今日登山到最后,男主角还是那位高高在上、完美的不像人类的隆庆皇子,但至少在此时此刻,他要当男主角。

    宁缺的想法得到了完美地实现。当他接过裕由贤手绢包着的糕点,施施然向书院后方走去时,庭院四周无数双目光都被他的身影所吸引,那些目光里饱含着无数复杂的恃绪,有吃惊有惘然,更多的还是疑惑。

    二层楼开启之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今天登山必然是隆庆皇子大胜之局,值此时刻,怎么还会有人如此不知好歹,长身而出干扰一众人等肃穆神圣等待隆庆皇子光彩照人的画面?”

    好像是书院的学生。”大河国使臣看着宁缺身上的衣饰,皱着眉头说道:”难道这是书院隐藏着的强者?”

    “术科六子都在山上,已经四人被抬了回来,看书院教习们吃惊的模样,他们似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书院诸生聚集的人群中,钟大俊强行压抑住心头的震惊恃绪,看着处于议论中心的宁缺背影,冷笑一声嘲讽说道:“他又想发什么疯?还嫌自己这一年来丢脸丢的不够吗?”

    司徒依兰下意识里向前走了一步,袖中双手微微攥等,望向前方的宁缺,脸上满是好奇与担忧的神色。她虽然知道宁缺绝不像同窗们谈论的那般无用卑劣,但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时候要去登山,更想不出来他凭什么相信自己能够有机会进入书院二层楼。

    阔大的金黄遮阳伞之下,李渔看着那个绝不陌生,但确实也谈不上如何熟悉的少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恃。她想起去年自草原归来旅途上的那些画面,想起吕清臣老人那番微笑坚定说出的话,不知为何竟对他生出了很强烈的信心和希望,只是自己都不知道这份信心与希望由何而来。

    李沛言顺着身旁她的目光望去,表情严肃而冷凝,身为大唐亲王,他极愿看到书院里能够有一位大唐青年站出来替帝国争回些颜面,却又不想这件大事生出太多变数。

    莫龘离神官并不认为宁缺有资格成为变数,他淡淡看了这名普通学生一眼,便不再在意。隆庆皇子此时已经进入山腰浓雾之中,或许下一刻便会成功登顶,在他看来无论这名学生此时站出来是何意图,是哗众取宠,还是得到了书院中人的授意,都只能是把西陵神辉与皇子衬托的更完美的陪衬。

    对于意志不坚定心思容易摇晃的人来说,目光是有重量的,尤其是书院石坪四周这么多大人物审视疑惑的目光,汇聚在一个人的身上,甚至可能把一名身材单薄的学生给压垮。

    但对于宁缺而言,旁人的目光是世间最没有重量也没有力量的存在,再多双目光汇聚在一起也同样如此,他要做的事情和这些人无关,那么这些目光里的恃绪也与他无关。

    负责主持今日二层楼开启仪式的书院教授,面无表恃站在石坪前道旁边,先前他已经通过教习的介绍,知道宁缺是书院的学生,也知道了这一年来关于此人的传闻。

    “为什么?”教授问道。

    宁缺憨厚地笑了笑,揖手问道:”不允许?我没听见您前面说的规矩里有限时报名这一条。””

    确实没有,只是听说你去年期考为了怕输给竞争对手,你伪装生病弃考,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今天会登山。”

    “如果弃考和登山是在逻辑相互抵触的两面。”宁缺看着教投,极为恭谨认真解释道:”那我今天敢登山,就说明书院里的那些传闻,那些对我的指责都是虚假的。”

    看着这名普通的学生胆敢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教授微微一笑,两道染着银霜的眉毛在春风里飘了起来,星得颇为高兴。

    但他没有让开道路,反而带着一丝趣味继续问道:”可我还是想知道,你今天究竟为什么要登山。”

    宁缺笑着回答道:”如果是西陵神殿那些人或者燕国使臣来问,我肯定会回答一个把他们全部震住的答秦,但既然是您问,我当然要老实回茶……要登山,自然是因为我想登山。”

    教投呵呵笑了起来,抚着颌下的花白胡须,摇头赞叹道:”真是好答案,这是我这几年来听到的最好的答秦。”

    然后他看着宁缺,好奇问道:”如果问话的人是西陵那些神棍或者是燕国那些墙头草,那你会怎么答。””

    如果是他们质问我为什么要登山,我会说……”

    宁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因为山就在那里啊。……

    书院教授愣了愣,抚着胡须的手指微僵,旋耶哈哈大笑起来,用孺子可教的目光望着宁缺赞扬道:”这同样是个好答案。”

    “去吧。”教授微笑说道:”只是山路艰险崎岖,若登到半途,你忽然觉得不想再往上宋了,那便下来便是,谁要敢嘲笑讥刺你,老夫替你做主。”

    宁缺嘿嘿一笑,长揖及地,就此告辞。

    教授看着他走入幽静的巷道,轻捋胡须,心想这一届的书院学生果然并不全都是些废物,满意地点了点头。

    上山的路宁缺很熟悉,至少在上山之前的那段路他很熟悉。巷道湿地竹林小楼……路过去风景曾谙,湖畔青石都记得他的脚步,来到旧书楼下他抬头望去,挥手打了个括呼。

    胖乎乎的陈皮皮侍在窗畔,向下面挥了挥手。他不想让隆庆皇子和那些登山者看见自己,那些人就看不到他,他想让宁缺看到自己,宁缺自然能看见他。

    “如果实在爬不上去,千万不要逞强。”陈皮皮好意提醒道。

    “说点儿吉利话成不成?”宁缺仰头看着他,说道:”怎么包括你在内,没有一个人看好我能爬到山顶?””

    山路哪是这么好走的。”陈皮皮摊开圆滚滚的双手,诚恳说道:“更何况和隆庆比起来,你真的才是小猫小狗。

    宁缺懒得理他,挥挥手便往旧书楼侧方走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停下脚步,回头不甘心问道:“真没有后门?”

    陈皮皮撑着窗棂,大声嚷道:”死去。”

    宁缺笑着摇摇头,继续前行,待他绕过旧书楼,发现原来真的有后门MP整整一年时间,他在旧书楼里度过,他在楼上看过楼下风景,在楼下绕着散步,很清楚地记得,这里木来有一堵灰色的破旧围墙,然而现在这里却是一扇门。

    门后是一条青石铺就的小径,道旁青竹夹迎,渐渐向上爬升,直至竹林远处滑入山腰间的密林青草之间。

    抬步过门,宁缺顺着竹林里的小道向山上走去。

    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发生,山道随着他的脚步渐渐向上,承载着他的身体越来越高,渐渐越过了下方的围墙,高过了如画一般的竹林,回头时隐隐能够看到远处书院里的那些人。

    前方的山道变得越来越窄,大青石板被体积更小的石头所取代,道旁的林子里竟是没有一声鸟叫,幽静的有些诡异。

    右脚刚刚踏上细粒石块铺成的山道,宁缺的眉头骤然一紧,脸色瞬间变得像白雪般苍白……股难以言喻的剧烈痛楚,从他踩着山道表面的脚掌上袭向脑海!

    突如其来的痛楚,令他双腿一软险些跌倒,但他强行用撑住地面,闷哼一声极强悍地重新站了起来,向山道旁望去。

    道旁青林掩映之间,能够看到布满青苔的崖壁,如果仔细望去,大概能够分辩出,那些密厚青苔下方似石缝般的线条,其实是一些刻在石上的大宇,只是宇迹笔画间涂着的朱砂红色,在不知多少年的风雨侵袭之下,早已淡去无闻。

    “好强大的念力攻击,这也是神符师留下的宇吧……

    宁缺的眉头蹙的极紧,盯着林中崖壁上的那些石刻宇迹,悬在身旁的双手微微颤抖。此时此刻,正有十几万根无形的钢针穿透了他的脚掌,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痛楚,只帕早就已经跌倒在地,抱头痛呼,然而他虽然脸色雪白,双手颤抖,意识却异常清醒,这种痛楚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

    先前在书院中遥遥望向山道,看着谢承运等人在山道上走的极其艰难,极其缓慢,看不到他们表情却能隐约察知他们的痛苦,宁缺便在猜忖山道上有怎样的禁制,但他没有想到书院二层楼的考核竟是如此霸道野蛮,一开始就动用了威力如此剧大的神符。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来自世间各处的优秀修道青年们,为什么在这条山道上会变成木偶,会走的如此缓慢在崖壁神符妙术之下,山道四周的任何自然环境,都可能成为阻止人们登山的险厄,你无法避开,只能硬闯!

    宁缺紧紧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落在细石子山道上的右脚,忽然间有些神经质地笑了笑,腰腹用力,身体前倾,把自己落在后方的左脚也抬了起来,踩在了细石子道面上。

    他踩的很重,很用力,仿佛要把细石子铺就的山道踩破。

    无数根无形的细针,从细石子缝里探了出来,隔着坚硬的靴底,深深地扎进脚掌深处,瞬间的麻痒被极致的痛楚快速取代,然后清晰地传A他的脑海之中。

    宁缺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但他蹙着的眉头却渐渐舒展开来,似享受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摆动双手向前走去。

    或有意或无意,或全神贯注或悄悄用余光去看,或真正关心或只是好奇,或怀着看好戏的嘲弄心态,当宁缺走上山道第一次出现在书院众人视野中后,很多人都在看着山道,看着宁缺的一举一动。

    人们看着宁缺踏上山道,看着他只迈出了一步便跌倒在地,忍不住纷纷摇了摇头,有人发出了嘲弄的笑声。

    莫龘离神官正在与燕国使臣淡然交谈,看似完全不关心山道上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宁缺跌倒之后,还是忍不住轻蔑地摇了摇头,似他这等修道大家,看了这么长时间后总还是隐约猜到书院在山道上布置了怎样的禁制,此时看宁缺被符力压制的如此惨,确认他顶多进入不惑境界一不惑?在书院术科里大概算是不错的水准,可就凭这等境界便想隐忍多日后一鸣惊人?未免太痴心妄想了些。

    书院诸生那处,钟大俊指着山道处洽笑说道:“哗众取宠就是哗众取宠,他只想着吸引注意,却不想想这样卖乖出丑,会给书院名声带来多大的损害。”

    司徒依兰看着山道上宁缺跌倒,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又听着这番嘲弄,不禁恚怒瞪了他一眼,牵着金无彩的小手向前走了两步,和这些书院同窗们把距离拉的更远了些。

    “你的手有些凉。”金无彩担忧看着她说道。虽然这位祭酒孙女更担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