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六十章 春晨之风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颜瑟气的浑身颤抖,然而还没有等到他来得及做出反应,又斤着崖畔那边传来了一句补充。

    “噢,我说错了,李青山和你还是敢哭两声的,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你们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扑左边的**,还是右边的**。”

    颜瑟被这句话弄的一怔,满怀的愤怒被迫升华为哭笑不得,恼火说道:“用词何其粗俗。”

    二师兄转过身来,平静看着他说道:“屎橛黄尿也是道,只要说的有道理,何必在意用词。”

    颜瑟连连摇头,看着神情肃然方正,根本不像个市井之徒的对方,叹息说道:“君陌啊君陌,你要世人如何看你?真不明白像你这般骄傲这般二的人,怎么还活了这么多年。”

    二师兄微微一笑,负手于后站在崖畔看云生起卷,说道:“我极少下山,也不会去惹那些我惹不起的廖廖数人,那些惹得起我的廖廖数人也不敢上山来惹我,我自然能好好活着。至于你,永远不在我惹不起的行列之类,除了比我白活了几十年,论本事论境界论辈份你有哪里比我强?所以当着你的面,我骄傲几分又能如何?”

    “尊老敬贤难道你也不懂?”颜瑟恼火拂袖。

    “若活的时间长些便值得尊敬,那我当年刚生下来还是个婴儿时,岂不是见着一个人便要作揖磕头?敬贤倒确实有些道理,但颜瑟你又何处可以称贤?”

    二师兄转身看着神符师苍老的面容,带着几分轻蔑和几分恨铁不成钢之意,冷冷说道:“当年你若不是愚蠢到以纯阳之誓入书道,何至于现在还停留在知命上境,迟迟不能跨出那步?”

    这句话里的内容,尤其是二师兄以长辈怜惜痛怅晚的口吻,直接戳到了颜瑟大师的痛处,他道袖狂舞,大声吼道:“我没跨过那步难道你就能跨过去!”

    二师兄抬首望天冷笑说道:“你年老体衰,没几年时间好荒废,我可不然,近些年心中常有所触,知晓自己若觅一契机,定能跨过那步。”

    颜瑟微微一怔,忽然想到一椿事情,不怀好意嘲笑说道:“传闻南晋柳白的第一步已经踩到了黄河滔滔浊浪之上,却不知你的脚掌可曾触到云端?”

    听到南晋柳白四字,二师兄表情微变眸子里全然未有一丝警惕悻然之色,反而是〖兴〗奋神光大作,说道:“余生也天才,又入夫子门下,若不能先柳白跨出那步,岂不羞死?”

    颜瑟听着这回答,顿时愕然无语,心想连世间公认第一强者柳白都无法摧毁此人的骄傲与自信,这可真是全无办法沉默片刻后试探着问道:“叶苏”““如何?”

    二师兄微微蹙眉,面露憎恶之色,似乎是在说你居然把我和那等废柴相提并论,实在荒唐。

    颜瑟倒吸一口冷气,心想你居然连观里的天下行走都不放在眼中?

    接着他继续问道:“其余两个你觉得机会如何?”

    二师兄看着神符师的脸,觉得他问的问题越来越愚蠢,根本懒得再回答直接说道:“闲话少叙,你究竟是想有个传人,还是南门一定要有个神符师。”

    颜瑟大师不解问道:“这有什么区别?”

    二师兄沉默不语,任由他自己思考。

    颜瑟忽然明白他这句话里隐着的意思,毫不犹豫斩钉截铁说道:“当然是都要!”

    二师兄偏头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后说道:“你真是想当然。”

    颜瑟皱着眉尖,说道:“什么叫想当然?”

    二师兄摇了摇头,感慨道:“想当然,就是说你想的太美了。

    颜瑟悻悻然无语。

    二师兄看着他说道:“我已经退让一步,如果你非要前进两步那我们干脆一起摔落这片山崖算了。到时候看是你活下来还是我活下来,如果我活着这件事情便作罢,如果是我死了随便你怎么做,这个提议我看比较简洁有力你意下如何?”

    颜瑟没好气说道:“我是符道中人,你不让我准备摔下去自然变成一团肉饼,到时候你再把山中禁制一开保住小呢……“……这种恶毒主意称也能说出来。”

    “这么简单的选择,为何要犹豫这般长的时间?”二师兄挥了挥手,说道:“要在我看来,当然是有个传人更重要,不然你油尽灯枯离世那日,床畔无人相送,一身符道本事尽数与你肉身般化为腐泥尘埃,岂不可惜?至于昊天南门,只要我大唐不亡,只要西陵那些老神棍还想在大唐境内传道,便自然可以千秋万代,哪里就少了一个神符师?”

    他看着颜瑟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我可以替书院做主,宁缺进入二层楼后,只要你不强迫他入昊天道门,那没事的时候可以跟你去学学那些鬼画符。”

    颜瑟怒道:“神妙符道在你嘴里怎么就成了鬼画符!君陌你不要欺人太盛,若是夫子这般说倒也罢了,你不过就是个书院学生,哪里来的“……”

    话还没有说完,二师兄眼睛一瞪挥手阻止,道:“要还是不要,赶紧说句话,若不是想着宁缺的潜质是你先发现,给你些颜面,你真当我书院找不出几个神符师?”

    任何争论辩驳吵架到最后靠的都不是言语功夫,而是拳脚本事,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便体现了书院世间无双的底气,颜瑟顿时变成了秋天的树叶,顽然没了颜色。

    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者是很短一段时间,颜瑟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望向山崖下方的白云和远处的长安雄城,在心中默默叹息一声:“师弟,我对不起你。”

    书院某个房间里,大唐亲王李沛言对某人的思想教育工作还在持续进行当中,然而无论他怎样用国之大义人之大利谆谆教诲诱导,站在他面前的宁缺始终只肯回答一句话。

    宁缺看着李沛言,脸上的笑容很真诚,回答的语气很诚恳:“我是书院学生,我听书院的。”

    李沛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冷冷看着他淡然说道:“很好。”

    宁缺仿佛没有察觉到这位大人物的情绪变化微微一揖客气应道:“殿下谬赞。”

    李沛言愤愤推门而出,心想如果真让宁缺进了二层楼,隆庆皇子该如何处置?皇兄如果知道这个消息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办事不利?朝廷又该如何向西陵方面交待?

    想着这些问题,他脸上的神情自然不怎么好看,冷冷看了一眼身旁官员,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书院方面怎么答复?如此各方有益的事情,相信他们不会有别的想法吧?”

    官员苦笑应道:“殿下,告示已经贴出来了,书院方面确认宁缺进入二层楼,卑职先前去问过理由”黄鹤教授说这是二层楼自行做的决定,而且他们说不需要告诉我们理由。”

    李沛言微微一怔,旋即心头大怒,只不过他虽然是大唐帝国亲王,但对地位特殊的书院,尤其是后山二层楼却没有任何影响力,再如何发怒痛骂也不过是自曝其短,几乎只是转瞬之间,他便将这份怒意尽数转到了房间里的宁缺头上。

    不知何时”林公公来到他的身边,怀着好意提醒道:“殿下,其实依奴才看来,对于西陵方面如何交待,陛下其实并不在关心,至于宁缺此人,您或许还是不要理会为好。”

    确认亲王殿下和那些朝廷官员都离开了书院”宁缺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顺着园畔雨廊绕了几个弯,忽然看到柳树下站着一个胖乎乎的身影。

    宁缺走上前去,极为认真长揖及地,说道:“多谢。”

    陈皮皮很认真说:“既然是谢”便得实际一些。”

    宁缺想了想后,说道:“过些日子请你去我家吃饭,我让桑桑给你做酸辣面片汤,跟你说她的手艺可不比东城摊子差,这秘密我一般不告诉别人。”

    陈皮皮没有接这话,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今日之后我们便是师兄弟了。”

    宁缺看着他的圆脸”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叹息一声后不得不再次拜倒,道:“师兄。”

    陈皮皮眉开眼笑”双手虚扶却根本没有阻止,看着他的脑袋,得意说道:“师弟不用多礼。”

    宁缺抬起头来,二人相视一笑。

    整整一年在旧书楼的相识相交,一个不能修行的废柴最终成了书院二层楼的一分子,无论是宁缺本人,还是亲眼看着这场奇迹一点一点发生的陈皮皮,心头都生出无限感慨唏嘘。

    陈皮皮感慨说道:“老师曾经说过,极西干旱之地有种蝉,匿于泥间二十三年,待雪山冰融洪水至,方始苏醒,于泥水间洗澡,于寒风间晾翅,振而飞破虚空。”

    宁缺笑着摇头说道:“你我之间何至于如此说话,莫非要我再拍你一通马屁?”

    井皮皮说道:“这形容并不夸张,诸窍不通一废柴,忽然一纵而入青云,更令人震惊的是,你小子居然有神符师的潜质,甚至还惊动了昊天南门的颜瑟大师。”

    其实直至此时,宁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没有见过颜瑟大师,只是通过旁人的叙述知道那是个很了不起的神符师,是国师大人的师兄,只是为什么会看中自己?

    来到熟悉的环境,在熟悉的湿地旁,宁缺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那个瘦小身影。

    他走上去,看着桑桑脸上的疲倦,看着她微黄发丝里夹着的草屑碎叶,伸手细细拣落,温和说道:“等了这么长时间,你辛苦了。”

    桑桑仰着脸看着他,认真说道:“少爷才是真正辛苦。”

    经历了整整一夜从精神从**上的煎熬痛苦,又被最终成功的狂喜所冲击,宁缺直接在山顶昏了过去,此时虽然稍歇了段时间,依然觉得头脑里的思绪有些混乱。

    桑桑虽然没有对他说,但昨夜她自己孤单一人像只受伤的小兽般藏在黑伞下,躲避着那场无由而至肆虐剑林的飓风,也是疲惫惊慌虚弱至极。

    主仆二人相互搀扶着,顺着晨光中的湿地,艰难而缓慢地向前坪走去。

    书院前坪比昨夜安静清旷很多,官员和使臣们早已纷纷散去,大部分书院学生留了下来,他们聚拢在那张告示下,抬首望着那个熟悉又陌生,被他们刻意遗忘了半年,今日却以如此凶残的方式强行回到他们眼中的名字,震惊的沉默无语。

    知道了二层楼考试的最终结果,学生们依旧没有离开,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或许是想亲眼看着宁缺走到自己身前,才能证明这一切并不是幻觉,只是这种潜意识未免有些过于自虐。

    晨光不再熹微,和春风一道温柔地照拂着山脚下的书院,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书院后方缓缓走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里望了过去。

    在山道上摸爬滚打一夜,宁缺身上的学院春服被撕破了很多道。子,再加上那些泥土的痕迹和糕点的污渍,看上去显得异常狼狈。走在他身旁的桑桑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全部是灰垢,头发和肩上残留着很多草屑,看上去比她身后背着的大黑伞更脏更旧。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书院诸生的眼中,这一对缓慢行来的主仆二人,被笼罩在春风晨光之中,显得非常干净明亮,如同自身已经变成了春风晨光里的一部分。

    这便是所谓风光。

    宁缺走到诸院同窗身前,取出怀里那张手绢,在空中甩了两下,振掉那些糕点屑,然后笑着递给满脸倦容,眼眸里却散发着灼热光彩的褚由贤。

    从那场期考之后,大半年书院时光,对于宁缺来说并不是太糟糕,但美好的东西也不是太多,除了旧书楼和草甸剑林之外,便只是那些坚持待他友善的朋友。

    毫无疑问宁缺最优秀的品质便是记仇,只不过值得他记住的必须是那些真正的需要用血才能洗干净的仇恨,而不是那些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情绪的风言风语。相对应他也能记恩,无论是朝小树陈皮皮还是面前的二人,都是他不会忘记的人。

    宁缺看着一身箭装站在晨光中的司徒依兰,笑着说道:“我很少会让朋友失望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