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七十八章 长安城是一座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再见朱雀,有没有什么新感受?””

    没有……吧?””

    难道你不觉得它是活的?””

    师傅,你也这么觉得?”

    师徒二人这时候已经走出了人群,顺着朱雀大道继续向南。听着颜瑟大师这话,宁缺惊讶问了句,然后忍不住回头看了被人群围住、已经看不到的朱雀绘像一眼。

    颜瑟大师没有理他,继续向前走:”什么样的存在才能确定是活着的,是有生命的?”

    宁缺转身追了上去,心想当十一师兄问这种问题的时候,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当然,这是比较艰涩的问题,和我今天带你来看朱雀绘像的原因没有太多关系。”颜瑟大师说道:”我带你来,是想告诉你,朱雀大道上的这幅绘像和艺术雕刻都没有任何关系,它是长安城里的一道神符。”

    宁缺微微一怔,他确实没有把朱雀绘像和符道联系起来,因为冥冥中他能感觉到那幅朱雀绘像拥有一种恐怖的力量,那道仿佛来自远古的肃杀之意,和符这种感觉神妙却微渺的存在,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你先前说过,我们这些符师把世间一切修行法都看作符……是一种很自恋的心态。但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那幅朱雀绘像就是一道符……道前代圣人留下来的神符。”

    圣人神符这些宇眼钻进宁缺的脑内他眉头紧紧皱起,沉默很长时间后问道:”师傅,你曾经说过神符师只有跨过那一步才能符动天下,那位留下朱雀绘像的前代圣人,是不是已经跨过了那一步。”

    “千年之前帝国定都长安,在原有城池基础之上扩建而那时这道朱雀神符便已经有了。那位前代圣人在画出朱雀神符的那是,必然已经超出了知命境界,只是不知是天启还是无距,不过我上次和你说的符动天下我猜测……需要的境界还要更深远一些。””

    那岂不是成了神仙?世间有这样的大修行者吗?””

    昊天道法门修到最终,逾过天启便是羽化,所谓羽化便是登仙,我虽然未曾亲眼见过,但道门典籍里羽化登仙的前辈并不算太少。”

    “神话终究只是神话。”

    颜瑟大师挑眉道:“那你说一个普通凡人看见我这样的神符师,会不会认为我就是神仙?”

    宁缺不敢确定说道:”……也许会吧。””

    所以修道修到最后羽化登仙,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想像的事情啊。只不过我猜测这些仙人和神话小说里的仙人不同,应该是真正超脱了的大修行者。””

    师傅我还是更好奇尘世里的故事。那位前代圣人留下的朱雀神符,相信威力一定特别恐怖,问题是符道自持,谁能激发这道神符?”

    颜瑟大师悠悠说道:”自我大唐开国以来,这道朱雀神符一直安静躺在石道之上,从未真正发动过。不过按照书院当年某人和上一任国师参详之后的判断,朱雀神符一旦发动大抵能够相当于一位知命巅峰大修行者的全力一击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越数分。

    “只不过是知命巅峰啊。””

    只不过?你这是什么态度?””

    师傅,你是知命巅峰,柳白也是知命炭峰,我猜国师啊大师兄也是知命巅峰夫子我是猜都不敢猜,我现在认识好些个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二师兄,朝小树,甚至连我那个憨货朋友都是晋入知命境界的天才,知命境界……真的很罕见吗?”

    “宁缺啊。”

    “师傅,我在。”

    颜瑟大师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你很幸运,或者说你很不幸。”

    宁缺疑惑问道:”师傅,这话怎么说?””

    世间大修行者数量最多的地方,就是西陵神殿和书院。你是书院二层楼的学生,又是我这个神殿大神官的徒弟,所以你能接触到很多知命境界的强者,而普通修行者终其一生可能都接触不到知命境界的强者,所以我说你很幸运。然而你现在实力如此微弱,却接触了如此多的强者,我很担心你仰望高山失去了攀宋超越的勇气。””

    放心吧师傅,其实我这个人骨子里也挺自恋的。””

    那就好。”

    不知不觉,颜瑟大师和宁缺师徒二人顺着朱雀大道穿过了整片南城,来到了长安城南城门附近,高耸似乎要破天的雄伟城墙,洒下一片阴影遮蔽住邻近的大片坊市。

    颜瑟大师带着宁缺向城墙上走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军纪森严的城门军竟没有一个人前来阻止或是查验身份,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们一般。

    宁缺心中诧异,更疑惑师傅带着自己登城楼是为什么,却也懒得去追根究底,盯着那件肮脏的道袍下摆向上攀爬,然而对于朱雀神符的威力一事,他始终还是有些不解,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傅,知命境界到底有多厉害?我找人表演过一次,但没见过知命打架。”

    颜瑟大师皱眉问道:”哪个糊涂大修行者居然会白痴到给你表演?”

    宁缺暗道那牟大修行者姓陈名皮皮,生活方面虽然白痴,但实在是个好人。

    颜瑟大师不悦呵斥道:”至于说到知命打架?难道你要我再去找柳白打一架给你看?……

    宁缺苦着脸解释道:”您误会了,我就是好奇。”

    师徒二人登上高高的城楼,平原上吹来的风顺着古旧却依然坚固的城墙向上攀宋,带着几声锐利的鹰鸣,吹拂得二人身上的衣衫振振欲飞。

    颜瑟大师站在城楼边缘手抚青砖,望着南方清晰可见的那座大山,忽然开口说道:”你书院里那位二师兄,只需要看你一眼,你就死了这就是知命境界。”

    宁缺站在他身旁,望向自己那片自己已经生活学习了月余的大止,心里默默想着。

    看你一眼,你就死了。

    细细品味这八个字,宁缺越发觉得敬慕畏怯,沉默片刻后老实回答道:”……师傅我明白了,以后我一定会对您和二师兄更尊敬一些。”

    颜瑟大师带着他走到城楼面向长安城的另一面。

    由无数坊市建筑构成的长安城,此对已经变成脚下的一方拼目,北城处的皇宫看上去也不再那般高不可攀,如果说正下方的朱雀大街像把锋利笔直的剑,那么皇城便是剑柄。

    “你看出来了一些什么?”

    这些天颜瑟大师带着宁缺周游长安城,看了很多古迹名胜,每至一地便会发问。宁缺知道老人家是想通过这种方法加快自己对符道的感悟速度事实上无论是春风亭的雨檐,还是那些檐兽雕像,他确实都能让自己对符道的认识有所加深,然而……

    此时站在城楼观城景,整座长安城出现在眼前,裢去了繁华热闹的外衣,只剩下安静以及视线拉开之后的分离感。普通人来看大概会兴奋尖叫寻找自己的家在哪里以文艺的眼光来看大概能察知到千年岁月留给这座雄城的历史沧桑意可要以符道的眼光来看,能看出什么?

    “长安城,其实就是一座大阵。”

    颜隽大卑的答秦,直接让宁缺震惊的无法言语。

    “这座集龘合无数前代修行者智慧以我大唐帝国财力也耗费了三十年时间才扩建修筑完毕的天下雄城,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就应该是世间最强大的阵法故名惊神。”

    宁缺睁着眼睛看着脚下的长安城,努力想要看出阵法的大概模样,然而却一无所获。

    颜瑟大师看他神恃不由一笑,说道:”长安城这座惊神大阵自然不能肉眼观之,大部分都埋在地底,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皇宫下方便是阵枢,朱雀大街是阵根。”

    老道右手指向皇宫的方向,然后指尖顺着朱雀大街缓慢下移,继续说道:“阵根一直延续到我们脚下,也就是朱雀南门,然而经由城墙发散,再由内城外城所有城洞回还。””

    你也可以把长安城这座大阵看做一道复杂到了极点的浩大符咒。这道符咒由无数神符组成,只需阵眼一开,这道浩大符咒便会被激发,护佑这座雄城和城中的居民。”

    宁缺看着长安城里密集的建筑,看着那些像蚂蚁一样忙碌却喜悦的人群,听着颜瑟大师的话,不禁心神一阵摇晃,赞叹敬畏难以言语。

    “刚才带你去看的朱雀绘像,便是这道浩大符咒里威力最大的一道神符。”

    宁缺用了很长时间才压抑住心头的震惊,望着眼前雄城喃喃感慨道:“这座大阵一旦开启,不知道会是怎样一幅画面,遮天蔽日乌云滚滚还是地动山摇城不动……””

    没有人知道那幅画面会是什么模样,我相信就连设计者和负责建阵的那些前代修行者都不知道,而且他们也不会想要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颜瑟大师看着他神恃严肃说道:“惊神大阵启动,说明长安城耶将破城,如果到了那一天,只能说明我大唐帝国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

    宁缺忽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望着颜瑟大师认真说道:”师傅,像这种事情你不应该告诉我,尤其是阵枢阵根,这样不好。”

    颜瑟大师平静说道:”你可知道现在大唐由谁负责长安城这座惊神大阵?”

    “谁?”

    “你师傅我。”

    颜瑟大师微笑看着他说道:”而你是我唯一的传人,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这座惊神大阵便要由你负责,所以提前让你知道一些情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宁缺没有说什么,他脸色苍白转身望向城楼下方的长安城,摇了摇头,嘴里发出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像是在骂人又像是在吸冷气,更像是无意识的碎碎念。

    过了很长时间。

    他回头看丫颜瑟大师一眼,幽怨说道:”师傅,不带这么吓人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